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七三 留点什么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尔知道吗,其实我变成蛇尾只的时候。我就知严什么了。我当时就想跟你一起去。随便去干什么,随便去哪里,反正只要跟着你就好了。”糖醋鱼用一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我怀里,轻声的说着。

我只是听,没有插嘴。因为当天亮之后。我就要从这里离开了。离开这一群从来没和我分开过的人们,去走上一条谁都不知道是不是不归路的路。

睡觉?别闹了,怎么可能睡得着。虽然嘴上说的只是去出差,但是究竟这个差要出多长时间,谁都不知道。

“其实我一点都不伟大,我真的一点都不想让你走。可是我很仔细很仔细的想过,你身上背着的东西太重了,如果不让你把它卸下来,你一辈子都不会开心。我不伟大,但是我也不能自私。起码,我不能对你自私。”糖醋鱼用一种听上去很洒脱的语气说道。

我摸了摸她头:“谢谢你。”

糖醋鱼暖暖的一笑:“谢我什么,我什么也没干。甚至不知道能不能跟金花姐一样给你留个孩子。”

我一听糖醋鱼的话,心跳突然急促了起来:“你,”

糖醋鱼扭过头含着泪水凶巴巴的捏着我的下巴:“你当我好糊弄么?你个混蛋,我是谁啊?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不说你是不是想骗我一辈子?”

我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对不起,我,”

话还没说完。糖醋鱼就堵住了我的嘴:“我很聪明,在这个情况下。我只能谢谢她。但是我还是得恨你。你明白我知道你们两个有奸情的时候多伤心么?你连少奶奶都敢骗,你说,你让我怎么原谅你?”

我网想说话,却被她给打断了,她好像自说自话一样絮叨着:“所以等你回来,我会跟你算账的。”而她说完之后。怔怔的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轻声说:“这次应该能怀上吧。”

说完之后,她就窝在我的臂弯里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可是我感觉手上用热热的东西顺着我的胳膊慢慢的流了下去,一直流到我掌心,痒痒的。

一整晚,我都没有动一下,生怕惊醒了这个已经心虑交悴的刚刚长大的小女孩。外面风雨交加,凄厉的风夹带着雨水打进了半开着的窗户。

我知道,当天一亮,我就要走了。我决定不去和他们告别。我怕

虽然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但是当破晓来临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在一瞬间被难以名状的迷茫、恐惧和无所不在的失落给充填的满满当当。“老公,”应该还在熟睡中的糖醋鱼,突然轻轻呼唤了我一声。我低下头的时候才现,她的眼睛睁得溜溜大,而且绝对不是网睡醒的那种朦胧,应该也是和我一样彻夜未眠。

我亲了亲她的眼睛:“怎么不睡觉。”

糖醋鱼摇摇头:“天亮了。”

我嗯了一声。轻轻把她放在床上,站起身走到窗口,轻轻点上一根烟:“抽完烟我就走。”

糖醋鱼安稳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你要早去早回哦我还要和你算总账呢。

”说话的声音和平时让我去给她买可可乐时候一样,撒着娇,还拖着尾音。

我轻轻吐了口烟:“等我回去给你做啤酒鸭。”

糖醋鱼沉默了一下:“等你

听完她的话。我沉默了一下,关上冷风吹着的窗户。拍了拍身上的水珠。走到了门口。而在门口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糖醋鱼,她整个人都被包在被子里,好像正在睡觉。

我轻手轻脚的拉开门走了出去,又轻手轻脚的关上。外面的天空还是灰蒙蒙阴沉沉,光线十分昏暗。滂沱的雨声已经把本来应该有的虫鸣鸟叫全部掩盖了过去,本来清澈见底还游着红鲤鱼的小池塘也变成一个肮脏不看混浊臃肿的怪物。

“路上吃小月给你做的。”老狗的声音从黑乎乎的角落里传来。等我扭过头的时候,就看见一小兜子鸡蛋冲我迎面飞来。

我一把抓住还有点烫手的鸡蛋,拨开了一个咬了一口:“这么早就醒了?”

老狗没说话,但是紧接着就是一个拳头在我眼前无限放大,接着直接打在了我的脸上:“杨云,你***是个王八蛋!”

我笑了笑,递给他一个,鸡蛋:“一?”

老狗咬着后槽牙拨开我的手。而这时我也看到了他脚底下的一地烟头。

“少抽点,不然三十五岁你就成了个硬不起来的孬货了。”我从地上捡了个。还有一大半的烟头。点上火深深的吸了一口。

老狗看到我的动作之后,也蹲了下去,在地上找了半天,然后突然蹦了起来,一把从我手里抢下烟头:“每次你他妈都能抢到最长的。”

我哈哈一笑,一拍他肩膀:“哥们儿,我走了。”说完,我没有任何停顿,脚下的火焰顿时喷。

这次的喷,比平时都要猛烈的多,猛烈到我从启动到突破音障快到我自己都没能反应过来。;立戏没回头,我知道。如果我日回头了,也许我那么孔和那么多挣扎之后的决定都会付诸东流。

勇气,很多时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不知道飞了多久,直到看到了那座依然坚挺的不周山的时候。我才停了下来。而这一次我一点都没有顾忌什么章法,直接马力全开的冲到了山顶。

山顶和下面的风光完全不一样。下面阴雨绵绵,阴沉的可怕。而这里现在却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致,而且和它网出现的时候居然完全不同。那时候这边还是一片不毛之地,而堪堪几天,这里长出了悉数的野草,也有不少虫秀鸟兽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而且从这里往下看,只看到一望无际被初生的太阳染成朦胧粉红的云。层层叠叠。同是一片云海,从下面看是厚重得让人压抑的积雨云,而从上面看则是无比殉丽多彩的金色云海。

同一种东西,不同的角度。居然变成了完全对立的,这算是一种什么事情呢?

“其实都是一样的,好坏善恶本来就没刃法界定。你说是吧?救世主大人海鲜鳃穿着丝质的小睡衣露着大腿和白色纯棉内裤,揉着眼睛出现在了我的肩膀旁边。它好像很偏爱坐在别人的肩膀上。得亏我不是学心理学的,不然我绝对会给它分析出一大堆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病来。

“你闻闻,夏士莲的香皂香不香。”海鲜贺把大腿凑到我鼻子下面。

我不耐烦的把她给扔了出去。抬起眼睛看着坐在半空中,一脸你不识货表情的海鲜鲍:“我下面该干什么。”

海鲜鳃听到我的问题之后。背着手,在空中慢慢踱着步:“第一,你现在应该把你那乱七八糟的脑袋给空下来。把里面的东西全给抛到一边先。第二,你先得想好,成功之后你要干什么,失败之后你会干什么。”

我听完它的话,仔细思考了一下,感觉她说的好像全是废话,可又好像有什么意思在里面:“什么叫成功,什么叫失败。”

海鲜鳃促狭的一笑:“成功就是你不死。灭世进行曲停止。失败就是你死,灭世进行曲停止

我苦笑了一声:“孙子哎,有你这么玩人的么?”

海鲜鳗摇摇头:“就算成功。你也会有代价。

就算失败。你会有补偿。”

“这算是强制拆迁么?代价是什么,补偿又是什么?我都死了,还会有什么补偿?。

海鲜鳃晃着手指头:“就是说,你就是活下来了,你也会少点什么东西。或者你死了,根据物质不灭定律,它可能会把你扔到哪个即将完蛋的世界里去当统治世界的大反派。”

说着,海鲜鳃把脸几乎贴在我的脸上,面色极为阴沉的说道:“少的东西。可能是你无法承受的

我一愣,着着海鲜鳃:“比如呢?”

“还记得你在我的世界做的梦么?”

它的话,直接让我如遭雷击,那个梦我到现在都分不清到底是好梦还是噩梦。真的。它让我恐惧。但是它真真切切是我曾经向往的生活。如果真是那样,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不是全部等于放屁么?我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赶紧找几个外星人做几艘飞船去外星大冒险的好。

海鲜鳃看到我的表情,笑得在半空直打滚:“我只是打个比方嘛。不过真的是很可能的

而我点点头,我既不想因为我活着而失去那些人,更不想死了去异世界称王称霸。我只是想继续的卖我的啤酒,仅此而已。

“兄弟,别想太多。想的越多死得越快海鲜鳃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或者说是大彻大悟。其实从本质上说,这个没有太大的区别。

我嗯了一声,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麒麟哥给我的,他自己的精魄。叹了口气:“麒麟啊麒麟,被骗了这么多年还是执迷不悔。”

海鲜鳃想了想,突然面泛桃花的说道:“那个小帅哥好有男人味啊,你介绍给我吧,我会好好疼他的。”

我挥手像驱蚊子一样赶了赶海鲜鳃:“你有事没有?没事回去早自习去

海鲜鲤摇头:“今天礼拜六啊,我不想过去了。你要不耍去我的世界看看?”

还能有这种事情?有这个时间,我还不如多陪陪糖醋鱼呢,于是我网想摇头。可海鲜鳃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天上一日,地下十年。你在里面住一年,也不过短短的一瞬间。你现在一定要让你的心平静下来。你现在都浮躁成这样了,你连麒麟都叫不出来,你信不信?。我听了它的话,一回想,平时不管我在什么地方叫麒麟哥的名字,他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面前,可刚才我连叫了他两声,他真的好像没来。

我看着海鲜鳃,其实我对它并没防备,因为作为一个有大智慧而且有自己世界的人,它除了骗我点人民币,它还需要骗我什么?

于是我很爽快的冲它点了点头,它见我点头之后,居然出现了一丝

我也懒的理它,它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不可能用常理去揣测的海鲜。

其实或许真的跟它说的一样,我现在的心太乱了。可是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我现在可真的是抛下了一切,可抛下了不代表我能忘掉的好不好。毕竟。我现在就是冲着那一点能重新回家的美好愿望才这么干的,要真是直接判我死刑了,我绝逼直接崩溃。

海鲜鳃一个人彷徨了半天,然后极猥琐的站在我面前。我看着它的德行:“要亲要抱。免谈。

海鲜鳃一愣。然后指着我破口大骂:“听你这口气,你把我当什么玩意儿了?你知道多少人哭着喊着要包养我么你

我摇摇头,真不知道这孙子上大学到底上出一点什么了,好歹是一个独立世界的主人,要不要这么没谱,我本身就已经心烦意乱了,而被它一闹,给整得更烦躁不安了。整个人就像是吃多了羊肉,睡觉的时候上火烧心一样难受。

而海鲜鳃看到我的样子,突然向我冲了过来,在我猝不及防之下,它突然变得很大很大,就好像一张饺子皮而我是饺子馅一样,把我包裹了进去。

被它这么一弄,我必然眼前一黑。而当挣扎着把它从我面前拨拉开之后。我赫然现我来到了一个有山有水。风景如画还有一片小竹林子的地方。

接着我脑子里点响起海鲜鳃的声音:“我现在已经不能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了,你自己玩吧,等你饿了就自然出来了。”

说完,就好像电话挂机一样,在我脑子里响起了忙音的信号。

我喂了好几声都听不到任何回应,所以只能像旅客一样在这里来来回回的绕着圈子。

可我现。这样根本没办法让我心情更好或者更平静,因为我本身就不能用一种平淡心来游山玩水。毕竟外面已经火烧眉毛了。就好像我家的房子已经烧到一半了,我难道还有打麻将的心情?

我站在空旷的地方,大喊了几声小蛇蛇的名字,但是现无人应答。我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海鲜鳗纯粹就是玩我,知道么”纯粹的玩我。我突然明白为什么它会推荐我来它的世界看看了。它完全就是抱着画了一张极丑陋的画,但是无比渴望得到别人夸奖和认同的小朋友心态把我骗进来的。

我估计它带我来的地方,绝对是它这个世界里最漂亮的地方了,其他地方估计还是毛坯房,真,真他妈欧比斯拉奇。可就这最漂亮的地方都不如我酒吧后面那个老头老太太健身的人造公园。

我果然是个容易上当的傻逼么”或许是吧,应该是吧,肯定是!

也不知道糖醋鱼他们到底怎么样了,我猜想小月一定没吃早饭。她从小到大心情一旦不好就不吃早饭。糖醋鱼现在应该还在睡觉吧,老狗呢?李子呢?毕方呢?狐狸仔?他们应该都在骂我吧。

“妈的,得留下点什么”。我像神经病一样自言自语。

说着,我从地上捡起一块碎石。走进那一大片竹林里,准备在每一根粗壮且生机勃勃的竹子上都写上杨云到此一游,算作被侮辱智荐的报复。

而就在我刻到整整一百根的时候,我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尖锐的惨叫。

我猛地回头,赫然现一个和糖醋鱼一样长着蛇尾巴的女子正拿着一朵咬掉一半的蘑菇,满脸悲伤的看着竹子上刻的字,浑身气得抖。

“你好我冲她打了个招呼。

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突然像的了神经病一样冲了上来,抄起尾巴就对我一通乱抽。噼啪的声音响彻整个竹林。

兴许,”该隐就是被这么抽着神经病的吧。

这一章我试图写的轻松一点。云哥哥的故作轻松其实很容易就看出来了。但是毕竟比前几章要轻松多了。

其实云哥哥真的是纯爷们。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后悔或者后退。当然。这也跟他无路可退有关系。

其实我很喜欢糖醋鱼这个角色,我始终认为这个角色是这本书里我塑造的最好的。她身上有一个智慧型女子的全部优良品质。

她知道云哥哥的出轨,但是又因为事情的特殊性,她展露出一种很另类的包容,其实不要一味骂谁,毕竟换个环境来看,云哥哥没变成大魔王已经算是天性无比善良了。当然,那些说什么种马啊,后宫的。已经展成这样了,生米煮成熟饭了,爱怎么办怎么办吧。再着说了,这其实也是一种必然嘛,偶然和必然其实不冲突,不冲突啊啊。

对了,杂牌完结之月,请大家给我一点月票作为结束礼吧,不管因为什么。好歹也算我第一本书的完结的纪念吧。

杂牌救世主 佰七三 留点什么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7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