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斗实我现,有的东西躲躲藏藏的试图掩羔,怀不如直接川瑰市公的说出来。因为人这一辈子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是必须要去面对的。根本逃避不了,只是一个早或晚的问题。

当然,这并不是说什么所谓的长痛不如短痛,毕竟谁会喜欢去经历痛苦呢?那些什么苦难是金,折磨是福的话,在我看来都无比的虚伪和恶俗。我不相信那些说这个话的人究竟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但是我知道,如果让我选的话,我怎么都不会去选择那些据说可以磨练心性的痛苦,毕竟我始终只是一个酒吧里卖啤酒的小人物。即使我现在有被人叫做救世主,但是我始终知道,我真的就只是一个小人物。

我享受小人物的生活,甚至是热爱小人物的生活。一碗方便面,一塑料袋鸡爪,一瓶快过期的啤酒。其实就已经构成了我的小幸福。

人有的时候,一旦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儿了,反而对自己是一种束缚一种狂桔。我并不是独一无二。如果没有了杨云,可能还会有张云、李云、王云等等等等。

但是,我又不能不把自己当回事,毕竟现在,外面倾盆大雨正下着。瘟疲肆虐。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有一些其他的什么让人灭顶的天灾会降临。

或许对我来说,无论我怎么选择。都是一种很残酷的事情。对我。对我身边的人,对着世界上所有人。其实都很不公平。

可即使这样,我也必须要让我自己定下心,选择一条真正应该勇往直前坚定不移走下去的路。

就好像蜘蛛侠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当然,曾经有人很极力的辩驳过这个观点,说什么个人英雄主义,说什么深受资本主义荼毒,有了能力想不想承担责任那是自己的事,谁能够强迫?谁能够去给他强加责任?

这其实也没说错,但是我始终觉得这有点小农思想了,要知道,我是活在这个世界里的一份子,它给了我什么,就一定会拿走我什么。有的时候,这并不是说我不想干。我就可以不用干的。

我可以不在乎这个世界上与我无关的人死了多少,我也可以任由世界因此完蛋。可是以后呢?这个世界完蛋了之后呢?好吧,我是活着。可是我还有什么呢?想吃油条都无从下手了。

同志们呐,其实我不想死,我比任何人都不想死。有钱有势,有老婆马上有孩子,还有几个和我关系暧昧的姑娘,有不少朋友,有想干没干成的事情,以及天下无敌的身段。难道真的以为我想去踏上一条生死未卜的路么?

但是话说回来了,一旦我不走上这条路,那么我所拥有的一切都会不再拥有,我会变成一个孤孤单单的存在,我的世界也会变得和海鲜鳗的世界并无二致。

当一个人不再被人需要的时候,他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所以你就决定抛弃我了?。”月用我从来没见过的恶毒眼神看着我。

我摇摇头,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小月,你冷静一点

小月听完,突然像疯一样的抓着我的手:“你让我冷静?你让我冷静!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让我冷静?。

我沉默着低头不语,任由小月在我身上踢打着。她不会哭,可能是从小的冷漠让她已经忘记的应该怎么去哭,但是她的眼神很干脆很决绝的告诉我,她绝对不同意我就这么离她而去。

老狗和小李子这个时候却出奇的冷静,他们坐在我身边的地上,老狗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小李子则一点一点撕着手里的珍贵符纸。

我抓住小月的手,把她递给站在旁边的金花:“控制好她

金花默然的点了点头,把已经像了疯一样的小月拥在怀里,可月却开始奋力的想挣脱金花的怀抱,而在一阵挣扎之后,金花突然捏了一下小月的脖子,她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其实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我一度认为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老狗或者小李子甚至毕方才会有这种反应,可我真的没想到所有人都无比的沉默,唯独一向文静淡雅的月却变成了一头疯的母豹子。

“我跟你一起去。”老狗低着头,淡淡的说。

小李子也点点头:“同去。”

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相信我。就算有一点机会,我都会回来。”

老狗听到这句话,抬起头看着我,他的眼睛半闭着,像一只即将捕食的野兽,用一种凶残的口气一句一顿的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我揪住他的头,把他的脸拧到小月的方向:“你他妈去了!我妹妹怎么办!她现在只能指望你了!”

老狗看到小月,也愣住了,然后沉沉的低下头:“可,咱是兄弟。

我笑了笑:“嗯,是兄弟。可兄弟没义务陪人送死不是。你这**。”

李子站起身,搂住我肩膀:“咱之间,就是用来同生共死的,你这**。”

我摇摇头,把他按回到座位上:“这样吧,我走之后,如果在你们回去之前,我没出现。那你们就先回去。把酒吧着,我肯定会回夹找你们小李子也低下了头,摇着头:“想也别想,骗老子你还嫩。”说完。他递给我一根烟,然后用他的烟头给我点上。

“这算是上路烟是吧?。我自嘲的吸了一口,白沙,平时都抽这个。

说完这句话之后,李子低着头沉沉的问道。

我摇摇头:“可能不用说了,她兴许知道了。”

小李子嗯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反而是老狗开始一抽一抽的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小李子一见老狗这样,猛地踹了他一脚:“你个傻逼。现在是哭的时候么?云子一定能回来的。”

老狗点了点头,但是依然是愁云惨淡。

我拿过一张凳子,坐在老狗身边:“如果我回不来,你一定要照顾好小月。我已经对不起她了,你可别让她受委屈。”

老狗点着头,然后抬起眼睛看着我:“我还欠着你好几个月的工资呢。”我愣了愣:“不是说去海南旅游当还工资了么?”

老格:“那个不算,你要想钱,就去酒吧财务领。人不到不给钱。”

我笑了笑,点头同意了他的话。然后我站起身子,拍了拍手:“趁现在还有点时间,咱们吃一顿好的吧。”

一直在哭的毕方一听这句话,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哭着说:“我去准备

她出去不久,基本上所有跟我熟一点的人都来了,我恍惚着好像又回到了在酒吧里吃年夜饭时候的感觉。

小李子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个铜火锅,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之很丰盛,糖醋鱼在准备饭菜的时候,都是带着一脸微笑。可我知道,也许除了已经昏过去的小月。她是最煎熬最痛苦的人了。

而神奇的是,在准备最后一道压轴菜的时候小月奇迹般的清醒了过来。她咬紧了牙关,围上围裙,把所有人都赶出了厨房。

我知道小月是想给我做一顿好的,毕竟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也许,我真的就这么一去不返。

“我压五十块小李子网想玩我们过年时候的保留曲目,可话说到一半,他突然抿住了嘴,表情很僵硬的说不出话来。

我笑着从桌上夹起一块香肠放进嘴里:“我赌一百小月要做鱼。”

老狗深呼吸了一口气,撑开了一张很难看的笑脸:“一百,牛肉

而毕方则强忍着眼泪,指着老狗:“你还欠,欠着钱”

看到他们的样子,我整个人都沉沉的。眼镜上面积蓄了一层淡淡的雾气,糖醋鱼眼尖,轻轻帮我摘下眼镜。在自己身上擦了擦,然后又给我戴上:“我到时候给你准备一副纯金的眼镜框。”说完之后,很仔细的把我脸上身上沾着着小灰尘给捻了下来。

火灵也是眼眶红红的看着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串贝壳做的小手链,递到我手上:“娘娘,火灵帮不上忙。这是我娘留给我的。放在你那里。你到时候要还给我

我笑了笑,结果了贝壳小手链。轻轻的塞进了上衣口袋里。而小三浦这时候倒显得十分冷静,一点也没有哭闹,而且还一个劲的在安慰哭得不成样子的小凌波。

“狐狸?狐狸呢?。我找了一圈,没有现狐仙大人的影子,就问着小百合。

本来在呆的扒百合,被我一问之下好像吓了一大跳,顺口就是一句日语出来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用中文说道:“不知道。”

其实狐仙大人是个挺不经念叨的狐狸,刚刚提到她,她就嘭的一声把门给撞开,一身水的跑了过来,过来之后,二话没说一口就咬在我脖子上,她身上的水把我半边衣服都给全部弄湿了。

我掰开她的嘴,按她在地上:“你看把我身上给弄得。”

狐仙大人的脸显得非常狰狞。喉咙里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你骗我!”

我没说话,叹了一口气。我没办法回答她这个问题了,毕竟我不久前才答应她要带她回家的。

“你骗我!连你也骗我!”狐仙大人身上在说话间,燃起了熊熊狐火。而且在盛怒之下,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我看到她的样子,慢慢在她脑袋上摸着:“我没骗你,我又不一定会死。你们老咒着我死干什么?”

但是狐仙大人不依不饶的怒视着我:“你骗我!”

糖醋鱼看了我一眼,然后蹲下身子。用有些抖的声音冲狐仙大人说:“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狐仙大人摇摇头,身上的火慢慢的熄灭了下去,然后像一只温顺的小狗一样在我的腿上蹭着:“你不要去了,不要去了。”

我摇摇头,揪着她的胡子,看着她的眼睛说:“你给老子听话。要不然把你卖给牛魔王当小妾。”

虽然我压根就不知道牛魔王什么的到底存在不存在,可是这种时候我也只能这样用这些奇怪的话来搪塞狐仙大人的小孩子脾气。

。北在众个时候,厨房的门打开卜月脸憔悴的端着旧尤矾东西走了过来。看到桌上五十一百的钱之后小月的眼睛里突然涌出了一滴泪水,只有一滴。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心都快碎完了。可是这个时候我却一点都不能表示出来,因为一旦我崩溃了,我不知道他们会干出怎么样疯狂的事情。

而现在,他们的唯一任务,都是必须好好活着。

小月把那一碗东西放在桌上,轻轻巧巧的把桌子上的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里,沙哑着声音说道:“我又赢了。

”说完就把碗上面的盖子给打开了。

看到她做的东西,我顿时就好像被冻结了一样,虽然不知道她是用的什么,但是味道闻上去,赫然就是”大白兔鸡蛋汤。

这一道曾经无数次用来调侃我的菜,现在时隔近二十年,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它。

看到其他人的脸色之后,我无奈的笑了笑,把大白兔蛋汤端到我自己的面前:“这是我的,你们都不许动。”

说着,我伞起勺子装了满满一大碗,然后鬼使神差的喝了一口,味道几乎和那时候一样,还是那么难喝。几乎是一种难以下咽的感觉。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却觉得这个难以下咽的东西,弥足珍贵。我认为在这种时候,语言真的是挺多余的。

我身边的人都理解我的傻决定。这已经足够了。他们给了我足够的勇气让我去义无反顾。

拯救世界啊。小时候老师问我有什么梦想,我说如果当不了科学家也当不了医生,我就要去拯救世界。我被笑话了很长一段时间,连老师都开玩笑的叫我小人。

可是,现在,我真的要去做这件想想都会笑的蠢事。而因为这件事,我让许多人伤心,也同时背负着他们的希望。不管是什么样的期望,反正都已经一股脑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一顿比年夜饭还要丰盛的大餐。整个过程几乎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大部分人都已经成年或者有着一般的智力或者是阅历,他们其实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到底准备去干的,是一件什么样的事。

糖醋鱼再最后,还是忍不住的哭了,眼泪滴在桌子上击打出很脆很脆的声音,而她一哭,几乎所有人都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我不说什么让你们忘掉我的话了。你们舍得,我还舍不得呢。只是觉得,如果以后我真的不在了。你们帮我照顾好月、糖醋鱼”和金花。这三个人我放心不下,至于老狗,你这个傻逼当了爸爸,就不要再惹事了小李子你以后对毕方好一点,人是个好姑娘,你只是个土鳖。火灵,对不起,我让你背井离乡,到现在,你还没个着落,等回去之后,让李子给你介绍个好男朋友。还有,老狗。那两个小的你一定得照顾好,她俩跟咱一样。都是无依无靠的。其他人,你们都有自己的生活,也轮不到我指手画脚了。狐狸,以后要咬人咬你狗哥哥去。”说完,我停顿了一下,用袖子擦了擦眼镜:“每次听见那句***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就觉得特难受。没办法,本来就是这样,如果我能回去,我就干翻这句话。咱也不矫情了,都是大人了。别的不说了,干了,当给我送个行了。”说完,我用牙咬开一瓶啤酒,然后一口气全给灌了下去。

喝完之后,我顿时就觉得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半闭着眼镜摸着糖醋鱼的头:“少奶奶,如果真等不到了,就忘了我吧。”

糖醋鱼鼓着腮帮子,捏着我的耳朵:“门儿都没有。”

“好了,大家都去休息吧,就当我出了个差。”我挥挥他们走开。

而糖醋鱼轻轻的搂住我的肩膀:“你得给我留下什么。”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其实嘛,云哥哥不是个宿命论者,但是现在根本由不得他。你们看。最忌讳写这种伤感的情节了。

我的月票就是最鲜活的例子。

当然,这也跟我曾经因为不懂制度,了一段新书在如里征求意见有关,当然,我也了免费的章节和道过歉了嘛。

所以总的来说,还是跟情节有关。毕竟大家都爱看那种爽快的干掉一个又一个高不可攀的敌人,然后肆无忌惮的破坏规则的书。其实我也挺喜欢的,但是我觉得,我写的。其实就是云哥哥一个人的挣扎,从开始到最后。

人的一辈子,总是有喜有悲。虽然说,总是有人说。大家平时生活就那么累了,何必再去给自己添堵。但是我始终觉得,一个故事要完整和一个男人要成熟是一样的,都离不开生离死别。

不过我郑重承诺,这本书,肯定是一种比较可喜的结局。云哥哥的死活,或许并不影响什么。当然。我不能剧透。,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一腆办,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杂牌救世主 佰七二 分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7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