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七一 执迷不悔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当瘟疫即将开始大范围爆的时里却仰来了肥猫哦咖刚外交团体。原因是他们那个小镇里已经开始有人陆续的感染疾病然后快的死亡,药物和法术都起不到任何作用,而他又是知道我在这边,所以专程组团过来寻求治疗方法。

“对不起”我看着肥猫爸爸渴求的目光,虽然有心,但是也只能直白的表达出我的无奈。

肥猫爸爸在知道一切之后,表情瞬间就木然了,直愣愣的站在原地。表情不断的变换着,眼神里的东西复杂极了。勇敢和胆怯、面对和逃避等等这些本应该对立的东西。统统都在他的眼睛里反复出现。

而他身后的小猫妹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生一样,不断冲我挤眉弄眼。满脸满眼都是天真无邪。

可越是这样,越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无能。并且让我从心底升起一种想救他们一命的冲动。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告辞了。不过肥猫爸爸在犹豫了一阵之后,就准备离开了。而即将要走的时候,他却又一次的欲言又止了起来。

我点点头:“你说。”

肥猫爸爸咬了咬牙,把小猫妹妹从身后拎了出来,推到我的面前:“请务必照顾好她,求求您了。”说着,这个憨态可掬的父亲,突然跪倒在我面前。

而猫妹妹看到自己的老爹突然变成这样之后,也愣了,她努力的想把她爸爸从地上扶起来,但是肥猫爸爸好像铁了心要跪着。

我没扶他起来,因为我知道,他现在其实是在和自己的女儿告别。他正在把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东西托付给我,而这种托付是由不得人拒绝的。

“你自己保重。”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也是我唯一能对他说的了。当希望一个一个开始破灭的时候。就只剩下这种看似最不温情的话可以说了。

在得到我的承诺之后,肥猫爸爸好像松了口气,站起身把膝盖上的土拍了个干净,然后咬着牙看着我:“如果还能后悔有期,我一定亲手给您做一桌好菜!”

我点点头,扭过了身子。我真的看不得他转身离开时候的那种落寞和绝望,他是一个真男人。但是我知道,这一刻,他的心碎掉了。完全碎掉了,当把让他犹豫不决的东西托付掉之后,他已经毅然决定了自己的生死。

我现在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爷们不是靠拳头的意义。

小猫妹妹看着自己老爹转身离开。没有一点犹豫的跟了上去。可没过一会儿,我就听见了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和忍着剧痛的一声“滚”

小姑娘是哭了,她可能活到现在都没挨过一次打,从她离家出走那么长时间,都只是被关几天门禁就可以看出来她老爹到底有多溺爱她。

她捂着脸哭着被赶回了我旁边,坐在狐仙大人趴着的地方嚎啕大哭。狐仙大人很温情的轻轻舔着她的眼泪。我看到狐仙大人的动作,我突然知道了,她为什么会那么热衷带孩子这种无聊的事情了。

以己度人,在她身上体现的很淋漓尽致。虽然她也是那种小孩子脾气,但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温情的关怀在人的心理到底能带来什么,就算同是孤儿,我只孤儿了不到三十年,而她,孤儿了几百年。

我叹了口气,缓缓的走到了屋子里。我总感觉我每一步都挺沉重。可能是心理作用吧,反正我现在心情真的非常差,可具体是因为什么,我却说不上来。

“没什么的,会好起来的。”糖醋鱼轻轻从后面搂住了我的脖子,长把我的视线都给遮挡起来了。

我摸了摸她的脸:“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要坚强一点。”

糖醋鱼嗯了一声,没有和往常一样一提到这种话题就开始耍赖撒娇。这也许是她这几天经历的生死交替有关系,她显然更加成熟了。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等你。而且我会好好活着,好好活着等你。”糖醋鱼用一种很沉稳的语调跟我说着。

我笑了笑:“一定要好好活着。”

而糖醋鱼拉过一张凳子,靠在我肩膀上,并没说话。其实我挺喜欢这种没有话说,但是一点都不尴尬感觉。而且她的话也给了我最大的欣慰,只要活着就好。只要身边的人都能好好活着,而我这个酗又能算的了什么呢?

我这一辈子好像都在为了别人而活。时候为小月,现在为糖醋鱼。或许有人会觉得我这样很没有自我。但是这其实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因为当一个人为别人而活的时候,那就说明这个人很重要,被人迫切需要着。我从来没见过哪一个只为自己而活的人可以得到真正的快乐。

敲门声打断了我和糖醋鱼的安静。开门之后纣王阴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杨哥,开始了。”

我愣了一下,仰起脸看着纣王:“什么开始了?”

纣王紧了紧腮帮子:“同时有四十个人病倒了。身上开始起血泡,有几个已经开始吐血了。”

我一听,赶紧抱着糖醋鱼从屋子里夺门而出。

而我网一出门,本来阴沉沉的天空。突然一声惊雷响彻天际,而在隆隆的回声还没消失的时候,雨点就开始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从一点一滴的声音,渐渐的连成了线,最后雨打在地上就好像起了一层雾一样把周围的景色变得朦胧不堪。

“是开始了么?”糖醋鱼在我怀里看着好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的雨水。轻轻的问我。

我嗯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阴沉的天空,现丫好像在嘲笑老子。这他妈也算是心理作用是么?

等我走到狐狸的会议室之后。我现地上躺着几十个,已经奄奄一息的病人,里面大多都是老狐狸和小狐狸。极少壮年的狐狸。

其实用人更好,因为我真的现,在这种时候,去***人去***妖去***神仙鬼怪,到头来都是人家玩物罢了。神话里那些什么翻云覆雨移山填海,都是吹牛逼的东西。

老狗蹲在角落里抽着烟,脸色也很难看。其实老狗才真正是我们之中最善良的,真的,他和毕方一样。每每都是闹得最凶但是都下不来手的人,毕方唯一一次伤人,还是在化形的时候烧伤了小李子,而老狗和她也差不了多少,而之所以说老狗是最善良的,也许是因为老狗不吃红肉而毕方来者不拒的原因吧。

“怎么样了?。我拍了拍正在地上布置阵法的小李子。

小李子站起身,擦了把汗:“不好,该隐变吸血鬼有百分之一的失败率。”

我扭过头看着坐在小台阶上穿着白大褂等着咬人的该隐:“失败率是什么意思?”

该隐沉默了一阵:“如果心志不够坚定,就会中心魔。会疯,直接变成怪物,很凶残的怪物,而且这些人本身都很厉害,变成怪物之后更难对付。”

小李子在一旁补充道:“看过生化危机么?就是那种状况

姐己站在窗口看着外面滂沱的大雨,一言不。

她明显消瘦了,我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可以在一天之内瘦下去这么多。

而玉藻前也在这里,她报臂站在一旁,眼神里死气沉沉,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妖娆妩媚,俨然就是一个心灰意冷的普通女人。

“云子,你知道吧。”小李子突然站起身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愣了愣:“我知道什纠”

小李子指着我:“你的那些能力,在你身上都是正面的。而一旦出现在别人身上就是灾难。比如你给人治伤的,就是现在的瘟疲,你用来烧开水的,就是火山。你平时用来搬东西的,就是山崩。你用来洗澡的。”说着小李子又指了指窗外。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盘古大神的回忆录已经告诉了我一切,我身上的力量其实统统都是灾难,而这些灾难和这个世界早已经密不可分融为一体了。之所以我要被代替,就是因为它们不可能被清除。只要我存在。它们就存在。而每隔一段时间,当它们不再能够被我控制的时候。那么,我也就会因为各种理由被消灭一次。

也许这就叫数据更新或者释放缓存。当然这次也许更彻底了一点。我看了一眼在一旁趴在桌上睡觉的金花。它换了一个更大的硬盘。

当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该隐深呼吸了一口,蹲在了一个可怜巴巴看着他的小姑娘面前,轻轻摸着她的脸:“你可是答应要嫁给叔叔的。”

而这次,该隐完全没有和平时一样的去咬那个姑娘,而是用指甲把自己的额头戈小了一条很长很长的口子,而他在那道口子还没复原之前,硬生生的从里面挤出了一滴鲜血,他的血并不是红色的,而是一种像水银的液体,似乎比重很大。看上去并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肮脏,反而显得有那种所谓的圣洁的感觉。“不管什么东西。达到一种极致之后,就会开始往另外一个极端变化。”该隐好像看出来我的疑惑。他淡淡的笑着,用一种和他身份很相应的雍容豁达来给我讲述他自己的故事。

他手指上的那一滴水银样的血。好像是有生命一样的蠕动着,就算是跟我这么笨的人,都能感觉到他血液里的那种澎湃浩然的生命力。

他轻轻的在那个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的额头上轻抚着:“如果疼,就喊出来。”

那个小狐狸精艰难的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任由该隐用尖锐的指甲在自己额头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糖醋鱼别过脸,不忍心看到这种血淋淋的场面。而那只小狐狸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除了脸上偶尔**几下之外,一切都是那么坦然自若。这个表情在糖醋鱼身上也有过,全心全意相信一个人的时候,确实会让人忘掉很多东西。

可当该隐闭着眼睛把那滴血放进小狐狸的伤口里的时候,原本虚弱的狐狸居然出了尖利的惨叫声。那惨叫声让人动容,让人可以感同身受的体会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该隐单膝跪在地上,用手奋力的按住小狐狸精的双手,不停的出声安慰她。原本紧闭的眼睛也因为剧烈疼痛而张得老大序亭的脸蛋也变得矛比狰狞,脸卜的而管变得丹比粥一勺讹好像恐怖片里才存在的那种丑陋的鬼怪。

屋子里除了那个可怜的小妖精的惨叫声之外,没有一丝声音,我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而糖醋鱼和毕方甚至连看都不敢着上一眼。

当嚎叫声变成粗重的喘息声的时候,我赫然现那个小狐狸精已经完全不再是那个清清纯纯的小姑娘了。现在她的眼睛赤红着,嘴里长着长长的尖牙,红润的脸色也变成了一种夸张的惨白,如果不是她还在急促的呼吸,我真的以为她就这样死了。

该隐轻轻把那个小姑娘放躺下去。然后站起身看着我们,脸上带着无比的悲伤:“其实你们知道么,我很讨厌做这种事情。因为我总是把一件件美好的东西破坏成那种丑陋的肮脏的让人讨厌的东西。可有的时候我真的没办法选择,美丽和生命。我根本看不透。”

纣王走上前,站在比他高一个头的该隐面前。两个帝王互相对视着。然后突然该隐笑了:“你也看不透。”

纣王点点头:“我们当不了朋友。”

该隐笑着点点头:“当不了。”

我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奇怪举动。完全都不了解他们在干什么,而这时金花不知道什么醒了,在我身边点上一根烟:“歧山未来是他们两个的。”

我愣了一下,扭头看着金花:“这是什么意思?”

金花摇摇头:“他们两个都是最适合这个世界的人,所以只能是对手。”

而接下来的事情几乎就是复制流程。该隐一个。一个的把狐狸变成吸血鬼,然后会议室里传来一阵一阵的惨叫声。这种声音并不会让人麻木。而是一遍一遍的刺透人的心,那种窒闷的感觉没由来的席卷了我的

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终于快崩溃了,金花好像感觉到了,直接把我拖出了这个残忍的地方。而出去之后,她当着糖醋鱼的面给了我一个很深很深的吻。

糖醋鱼紧紧皱着眉头,但是什么都没说。

神奇的是,在金花亲完我之后。我居然开始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好像不再那么压抑了,而金花摸着糖醋鱼的脸,在亲完我之后,又给了她一个很深很深的热吻。

亲完糖醋鱼之后,金花靠在屋檐下面用手接着已经形成雨个的雨水。淡淡的说:“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和他都走了。你会怎么办?”

金花的话明显是问糖醋鱼的,而这也是金花在和我生关系之后,第一次直接面对糖醋鱼。

糖酷鱼靠在我怀里:“我会等,我和他的孩子会等你来喂奶。”

金花扭过头,颇为玩味的看着糖醋鱼三“喂奶啊,好吧,不在乎多喂一个了。那如果他走了,我还在。你会怎么办?”

糖醋鱼哈哈一笑:“我会等。我和他的孩子会让你喂奶。”

金花点点头,没说话。静悄悄的像一只猫一样。走进倾盆大雨中。直到淡出我们的视线。

“奶妈为什么这么问?”糖醋鱼仰起头看着我,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不怀好意的疑问。

我摇摇头:“不知道。”

不过这次糖醋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头冲进了大雨中,任凭大雨冲刷着她的身体,然后冲我挥挥手:“我跟你说过了,我长大了。我会保护自己的!你想干什么,就去吧。”

我摸出一支烟,点上之后静静的看着糖醋鱼。她也在雨里静静的看着我。

我知道她在哭,但是她不想让我知道,而我也知道,有些东西肯定瞒不住她了,也许她已经知道了我身上到底生了什么,毕竟在鱼尾巴的时候,她是糖醋鱼,而现在。她是女妈。

可,她的坚强绝对是假装的,有的时候好多话真的是不用说出来的。因为可以感觉的到。

我们就这么互相凝视着,我看到了她的执着也看到了她的坚强。但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心疼她,这种心疼毫无理由。

“反正你给我记得,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在等你!等你陪我去罗马,陪我买潜水艇!”说完糖醋鱼直接从雨里扑进了我的怀里,用一种极大的力气狠狠抱着我,嘴里不停的念叨着:“等你。等你,等一辈子,等两辈子,等到永过”

我也同样的紧等的搂着糖醋鱼:“相信我。”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这一次我执著面对,任性地沉醉。我并不在乎,这是错还是对。就算是深陷,我不顾一切。就算是执迷我也执迷不悔,别说我应该放弃。应该睁开眼。我用我的心,去看去感觉。你并不是我,又怎能了解。就算是执迷,就让我执迷不悔。我不是你们想得如此完美,我承认有时也会辨不清真伪。并非我不愿意走出迷堆,只是这一次,这次是自己而不是谁。

杂牌救世主 佰七一 执迷不悔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7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