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六八 打完这一圈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汉惧其实嘉会传染的,它的传播度讨了任何疾病旧背,流言才能与之抗衡,不过通常都是因为先有的流言才有的恐惧,很少先出现恐惧再出现流言的。这很奇妙。但毕竟我不是社会学家,我没有必要去研究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

我只是把瘟疲将要爆的事情说了出去,而仅仅过了不到三十分钟。整个狐狸族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情况。他们不约而同的开始恐慌,甚至出现了整个妖族甚至整个人类将要覆灭的传言。

玉藻前在知道狐仙大人是第一个染病的人的时候,想进去看看她。但是被小百合给拦住了,我明白小百合的意思,因为我也开始无端的讨厌起玉藻前这个女人率了。即使我并不是个爱恨分明的人,但是如果我亲人病了,哪怕是一点小病。我也一样要弄个清楚,而她从头到尾没对狐仙大人表示过一点关心。也许几百年的流浪已经让她变得无情起来,但这并不是我应该想的。也不能作为我原谅她的原因。她很敏感,她用一种懊恼的眼神看着我。我读懂了她的眼神。她只是在懊悔自己走错了一步棋,导致我这条大粗腿终于挣脱了她的怀抱。而根本不是因为没有在自召妹妹生病的时候陪在身边。

这个眼神,让我更加讨厌她。我深信小三浦绝对是会和她老娘一样,而且可能更加暴躁,如果她进去了,小三浦说不定会当场格杀掉这个让人感觉很冷血的狐狸精。

正在狐狸族乱成一团糟的时候。一个矮矮胖胖的身影冲我们一路跑的走了过来,是纣王那个胖子。

虽然他现在并不是帝王之身了,但是很明显,在姐己身后指手画脚的那个人,肯定就是这个胖子。不过幸好,他还挺讲义气,没有干出什么让我觉得很不妥或者触及我底线的事情。毕竟善意的谎言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都是亘古不边的,我不可能要求任何一个人心甘情愿的为我付出什么。

“你肯定不怪我胖子走上来捶了我胸口一下,用一种很坦然的语气跟我说着。

我点点头:“下次有什么直接说。别绕着来。你没把我们当朋友。”

纣王愣了愣,叹了口气:“我是生在帝王家的

听到他的话之后,我也就了然了他的所件所为,我看过不少的宫廷戏。天子帝王的悲哀就在于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因为往往那个最得皇帝信任的人反而是最离心离德的那个人,天生的环境让胖子根本无从选择的变成了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这其实无可厚非。

而他在姐己耳边耳语了几句之后,姐己点了点头,立刻就宣布狐狸族全族进入高度戒备状态。不得命令不许出门。

玉藻前也不甘落后,她也有不少的拥护者,她的命令看上去更加兼爱一点,她命令她手下的人到各个族里,把瘟疫的消息告诉各族的族长。让他们做好准备。

纣王不屑的笑了笑,但是并没说话。没多一会儿,姐己和玉藻前就互相瞪着眼睛去召开长老级会议了,毕竟这是关乎到生死存亡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嘲风大人亲自传达的信息。那肯定就是板上钉钉了,所以现在一切的政治斗争都得暂停,不然到时候非得成个光杆司令不可。

胖子则不参与狐狸的内部会议了。他跟着我们走进狐仙大人的房间。糖醋鱼一见狐仙大人的样子。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坐在她床边上摸着她的小胸部:“小心肝,你怎么变成这样儿

狐仙大人就开始绘声绘色的讲述她是怎么快死的,不过她始终认为她自己是吃坏了东西。

“这次的事情,能确定么?”胖子阴沉着一张脸,帝王相是天生的。面相学真的很牛逼。胖子天生的面相和后天培养出来的气质,放在古代那叫君王之相,放在现在那叫福禄无边。

我指了指该隐。该隐点了点头:“没跑了。妥妥的。我对这种东西非常敏感该隐说起来也是个帝王级的吧?可惜,手底下就只有吸血鬼一个,人了。

得到该隐的证实之后大家都无比的沉默,毕竟这种事情真的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样,只能等着它生。等待的过程,其实比事情本身更让人

而这时候,许久没有露面的火灵突然站起身,很愤慨的说:“娘娘”你快点想想办法

我无奈的冲她摇摇头,其实火灵一直以来就把我当成了一个万能的存在,可是我真的不是万能的,我现在真的比他们所有人都茫然。就连狐仙大人一个人都已经把我给弄的手足无措了。

纣王笑着,像流氓一样搂着火灵的腰:“师妹,别急。”说话间。他的手还渐渐的从火灵的腰往上慢慢滑着。

鼻子里塞着两团棉花的老狗踹了胖子一脚:“什么时候了,你还耍流氓!”

胖子悻悻的从面红耳赤的火灵胸部上把手拿了下来,扭头问该隐:“还有大概多久?”

该隐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少则三天,多则七天。

这时候抽着烟沉默不语的金花突然开口说道:“接下来还会有暴雨、地震、火山

、海啸、雷暴、泥石流、龙卷风。瘟瘦只是第一步。”

金花的话,直接让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按照她的话,这俨然就是世界末日的前兆,就算这里是歧山。是仙界,可那些人跟整个大自然的力量比起来,和普通人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即使是海鲜鳃,它也坦言自己只是这个自然界里的一部分而已。

该隐沉声道:“圣经上说的世界末日也只是用大洪水洗一遍,为什么现在会有这么多的东西?”

金花连眼皮都没抬,靠在我肩膀上打起了瞌睡,完全把该隐的话当成了放屁。

该隐估计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有多么傻逼,也就没再纠结下去,然后他换了个问题:“那这些东西总该有理由吧?”金花这才有了搭理他的兴趣,抬起头横了他一眼:“没有理由。你还是想想你怎么活下去。

我扭头看着金花:“肯定有解决办法的,对么?”

金花笑了笑,笑容透着一股凄婉:“有,我不会告诉你。”

我一听她这话,就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要阻止这一切的办法,其实很简单。就像曾经我看到的一样。让我这个灾星重新融化在这个世界上,才能平息这一切的一切。

“你不会那么傻的,对吧。”金花目光炯炯的看着我,用一种肯定的语气的冲我说着。

我点点头,但是没有说话,因为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我到底应该不应该那么傻。

“那外面会怎么样?。小李子皱着眉头问金花。

金花摇摇头:“早晚而已。”

又一次冷场,房间里只利下大病初愈的狐仙大人和糖醋鱼还有网睡醒的小三浦和小狗两人组的嬉闹声,其他心智成熟了的成年人都没能出一点声音。

眼看一场锣鼓喧天的欢迎会变成了灾难防治专项研讨会,我打心底觉得无奈,无奈到都笑出了声,我现在真的很希望有个人出来告诉我怎

我一个人坐在屋顶上,看着这一片四季如春,常年笼罩在桃花下的村子小桥流水,山峦叠嶂。再加上狐狸精们都是极为爱美的,他们把村子布置的如诗如画小桥流水鳞次栉比。

可偏偏这么一个安详恬静的地方。马上要被无尽的恐惧和死亡完全掩盖掉,而我却只能坐在这感叹世道无常,真***讽刺。

现在想想,那些漫画里里拯救世界的英雄,他们不是打大魔王就是覆灭掉一个企图征服世界的组织。多简单啊,如果我现在面前站着一个魔王,有人告诉我打败它。就能拯救全宇宙,我肯定三十秒之内就弄死它,就算它是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美女,我都绝对不会手软。

当然,金花糖醋鱼小月这些人除外,如果是他们的话,我就让他们弄死我,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但是,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障碍。它简直,简直就是无可跨越的存在,就好像让我自己把自己给抱起来一样。

可偏偏越是这样,我还越不能崩溃,我现在必须保持清醒啊,因为我知道,如果我现在崩溃了,那么不管是我还是这个世界,那就真的彻底没救了。

而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王老二的那张老脸,我现在真的无比希望他在我身边,那个老头虽然讨厌。但是他简直就是一本万用说明书。

等等!海鲜鳃可以自由穿梭里面和外面!它本身就算是一个刚,王老二日记上说过的,让我自己试着找漏洞。

而海鲜鳃它就是一个最大的刨是

“没事的时候不要想我,我好奇心太重,你一想我,我就忍不住过来看看了。我那边正洗着衣服呢。”海鲜鲤挽着袖子,双手全是泡沫,身上还围着围裙。

我看到海鲜鲤的形象,大脑像电脑死机一般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指着它问道:“你这是?”

海鲜鳃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我现在是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大一新生,这是我的学生证。”说着它用湿漉漉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学生证,上面是一张漂亮的脸和奇怪的名字,

“海大鹏?你这傻逼,你会取名字么?。我总是觉得在和它交流的过程中,夫脑的干细胞经常成批的坏死。

海鲜鲤满不在乎的说:“这种小事就别在乎了,话说你找我来干什么?我等会还要陪我寝室的去逛街。”

我看着它,有一种肝胆俱寒的感觉,如果是其他人还好说,可偏偏它是一个相当于造物主的存在,偏偏,,好吧,这种事情我也懒的管了。

“你能帮我找一个人么?”我其实很少求人帮忙,乍一开口,连自己都觉得非常难受。

海鲜鳃的眼睛提溜转了一圈,伸出手:“你得给钱

我点点头,把我还剩下三千五百块钱的建设银行卡递给它:“密码就是卡后六位,省着点用。

海鲜鳃一见之下,顿时眉开眼笑:“好说好说。你要找谁。”

我掏出王老二的笔记本:“写这个的人。”

海鲜鳃看到笔记本之后,愣了愣。不动声色的把银行卡塞进口袋:“找他是不行了,他也是被它盯上的人。而且还是个大神通。不过我可以给你传话。”

说完,海鲜鳃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三十五块钱的地摊表。看了一眼。出一声惊呼:“你等等啊。”说着就消失在我面前。

而就在我以为我的三千五百块钱被它给骗了的时候,它又出现在我面前:“我衣服褪色,不能在洗衣粉里泡时间太长了。你说吧,我记着。”

我点点头:“帮我问他,后面到底该毒么办。”

海鲜鳃皱了皱眉头,脸凑到我面前,离我不到三厘米,我都闻到她身上那种大学宿舍的味道了:“我耸你可以,但是以后我的学费和生活费还有零用钱,你自己看着办。”说完,海鲜鲤渐渐在我面前隐去了。

其实我实在想不到一个这种连大自然都奈它不得的神器存在,要钱到底有什么用,不过既然它喜欢。给它也无所谓了。

看她的样儿,估计一年三万就能包下了。

妈的,一年三万块包养一个,造物主,太***划算了。

我澡在屋顶上静静的等着海鲜鳃的到来,狐狸的村子已经没有一个。人在街道上露面了,而且时间临近傍晚。一层淡淡的雾气笼罩在村子上面。显得格外如梦似幻。就好像置身于一个海市蜃楼的世界一样,真的是很漂亮很漂亮。

我是个很浪漫的人,真的。很容易被美丽的景色给陶醉。所以导致海鲜鳃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都没有缓过神。

“喂”。海鲜鲤用手指头戳了戳我肩膀。

我身子一晃,扭过头看着它,现它手上提着一个美宝莲的购物袋和一个美特斯邦威的购物袋。

海鲜鳃见我缓过了神,清了清嗓子:“我过去的时候那个老头正在打麻将,我手气不错,赢了三四百。”

我揪着她的领子:“我让你去干什么了?你再这么弄把钱还我!”海鲜鳗把我的手给掰开:“我不是帮你问了么,问完他说要去算上一卦,我就帮他打几把,赢了算我的。输了也算我的。有钱为什么不赚?。

我挥挥手,懒得和它再过于纠缠,让它继续说下去,海鲜鳃当着我的面开始换起了新买的衣服,边换边说:“那老头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只说了一点点。他说要你别急,等他打完这一圈。”

我听完之后,整个人都快燃烧起来了,我现在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海鲜鲤是***傻逼。还是王老二存心玩我。我他妈在这心急如焚,他在那边打完这一圈。

海鲜鲤已经开始换起了牛仔裤。它个傻逼又不穿内裤:“其实他已经回答你了。他打完这一圈才能知道答案。这叫禅机,你这种人听不懂的。”

我深呼吸了一口:“你这种不穿内裤的就明白?”

海鲜鳃提上裤子之后:“我全身都是你给我选的,反正这个身体只是我的衣服,衣服不就是给人看的么?我前几天还被寝室的人问为什么没体毛,你这个变态。”

你***这么下贱的话也能说的出口,早知道老子给你选个一米五身高,一百五十斤的衣服了。

不过王老二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什么叫打完这一圈?王老二也真是不正常,明知道我压根听不懂,还用这种话来恶心我。

我挥挥手把海鲜鳃给赶回去洗衣服。然后翻身下了屋顶,进到房间里之后,直接就把三浦给抱了出来。

小三浦出来之后,连连摆手:“二爸爸,我还不能生孩子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网络悲剧啊啊啊啊啊啊啊,谁能给我个解决方案。

我现在是五分钟一掉线,掉线持续五分钟。我整个人都快斯巴达了,而且我的四变动的极为夸物

而且它掉一次线,我的四自动换一次,我现在俨然就是坐地日行八百里啊。在短短的一晚上之间。我已经活活绕了大半个地球。

里面包括拍林、阿姆斯特丹、巴黎、赫尔辛基、华沙,这是八点到九点的欧洲游。九点到十点这个阶段我又回国了,在天津大连驻马店玩了一圈,而最近的一次,我已经去到了纽约,估计十点到十一点这个,阶段,我该去北美了。

弄得我这一章写的十分心浮气躁。所以如果有四,业的高手,请求援助。我打电话给铁通,居然还是忙音。这让我应该如何是好啊,我本来还准备写完作业就去看甜甜私房猫的,现在这种状况让我的夜间活动全部都悲剧了,这俨然就是不然我为计划生育做贡献啊这。。

杂牌救世主 佰六八 打完这一圈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