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六七 狐仙大人生病记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瓜仙大人病了,众个狐狸族的小公主在我们到狐狸聚集釉刨勿一天晚上就病了。但是她的姐姐从始至终都没在她面前露过一面。整个狐狸族都在忙着迎接女奶娘娘的降临,而糖醋鱼是女娼娘娘的事情,还是她自己和姐己闲聊的透露出去的。

毕竟如果不说,别人顶多会认为糖醋鱼只是一个调皮捣蛋的蛇精妹妹而已。而现在。所有的狐狸精都放下了他们的宗族里面的纠纷,玉、藻前和姐己两个。大佬已经暂时停火。全力迎接他们心中的圣母降临。

但是,所有的人都把病在角落的狐仙大人给忘记了,甚至从她旁边走过都没人去看她一眼。

“好点没有?”我挠着狐仙大人的脑袋,问着这个平时好像活力无限的活泼狐狸。

狐仙大人把头靠在我大腿上。半死不活的摇摇头。连汪汪叫的力气都没有,全身都缩成了一个团,还时不时的抖。

小百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毕竟狐仙大人的病来的非常突然,据百合说,从自己有记忆以来,狐仙大人就从来没有病过,而现在她突然病得这么严重,眼看就要香消玉殒了,可就是连小三浦都束手无策。

小三浦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她死死抱着狐仙大人的一条尾巴不肯放手,方正场面就跟林黛玉要死前差不多。

“绝对不是水土不服。”吴智力果断的下了结论。

通常会配毒药的人,都是医术级厉害的高手。吴智力也不例外。我真的第一次知道一个人可以这么全才,他不但有全套的配药工具,还在小李子那存着一套解剖工具和化验工具,俨然就是一个移动医务室。他化验完了狐仙大人的唾液之后。眉头紧锁,从表情上看很凝重。

我捏着狐仙大人的耳朵,心疼的不得了,其实狐仙大人她成功以一个宠物的身份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如果没有她,我们真的会少很多很多欢乐,而且我也过誓,一定耍把所有人都带出去。

“到底是什么情况?”把整个小屋封闭了起来,隔绝了外面那些让人心烦的吵闹声和鞭炮声。糖醋鱼他们去应酬了,而屋子里只有吴智力一家三口和我,以及一个病得不成样子的狐仙大人。

吴智力掰开狐仙大人的嘴,我看到她的舌头上有很多白色的水泡和红色的血泡,很触目惊心。

“很可能是烈性传染病,或者叫瘟瘦。”

我一操,瘾疫?这个。词是不是有点太过于骇人听闻了,要知道动物本身就比人的抵抗力要强许多,更何况成了精的动物,以它们的体制,想生病都是不可能生的。而现在,居然从吴智力嘴里说出狐仙大人了瘟。

小三浦一听就冲了过来,用小脚丫猛地踢吴智力,边踢边哭道:“你胡说你胡说!”

吴智力叹了口气:“现在从她的状况上来看,基本上是确定了。如果不想办法,她活不过一天。”

我听完心里一凛,顿时没了注意。而在我沉默的时候小百合突然冷静了下来,看着吴智力:“你一定有办法。”

吴智力摇摇头:“没有电子显微镜,没有药品,作为一个西医,我无能为力。”

“我在想,她为什么会突然病。病的这么突然。”我皱起眉头看着吴智力,如果他给我的结论是有人蓄意谋害。那么,我会让那个人连带他九族都去给狐狸陪葬。

吴智力想了想:“应该不耳能,她又不是家里养的狗,会吃带老鼠药的包子,我们吃什么她吃什么,应该不是投毒。”

看着越来越虚弱的狐狸,我那种无力感又开始疯狂的涌了上来。

而这时候小三浦突然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朝门口跑去:“快!快!二爸爸,我们去找那个老蝙蝠。”

老蝙蝠?说的应该是该隐吧?他现在好像在狐狸族里很吃的开,经常给漂亮的狐狸精看手相、看面相、摸骨什么的,还好像交了个女朋友,完全把自己的目的和请假的事给抛在了脑后。我很迷茫小三浦突然说要找那个老废物干什么。

不过既然她说找,那我也只有跟着他去了。而见到该隐的时候,他正坐在一堆十一二岁的小姑娘里面在讲述他和上帝的二儿子大战三千回合的故事。

我了一个去,上帝的二儿子那他妈是洪秀全那个农民领袖,这孙子也真敢胡扯。

而小三浦见到之后,一指他:“二爸爸,抓住他!”我点点头,走进姑娘堆里拍了拍该隐的肩膀,他顿了一下,但是嘴上还是口沫横飞的说着,非常有单田芳的气质。

“走,那边出事了。”我皱着眉头又拍了他一下。

这次他才缓过神,回头看了看我,然后冲小姑娘们说:“等下叔叔再来给你们讲故事。”

等他被我们抓到狐仙大人的房间之后,他看到奄奄一息的狐仙大人的时候,眉头皱了起来:“诅咒么?”

我摇摇头,我哪知道什么是诅咒啊。

该隐让吴智力和小百合让到了一边,露出长长的尖牙,冲我们说:“这个我也不确定,但是,,

说着他低头问狐仙大人:“能变成*人么?”狐仙大人挣扎着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接着狐仙大人的人形态出现在床上,圆润润的小脸已经苍白的不成样子了,嘴唇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娇滴滴病怏怏的样子让人看得心碎。

该隐冲我们说:“不要打断我。”

我们点点头,接着就见他把狐仙大人揽了起来,然后开始说一种奇怪的语言,听着不像英语,好像小凌波曾经说过这种语言。

吴智力皱着眉头:“古希伯来文,好像跟甲骨文一样,已经失传了。

而该隐说完了之后。扭头冲我们一笑:“我也是在赌博。”说完。他一口就叮在了狐仙大人的脖子上。

狐仙大人嘴里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但是她现在好像已经神志不太清楚了。并没有睁开眼睛。

我感觉到三浦的小手冰凉冰凉的,她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毕竟狐仙大人可能是她整个童年的唯一玩伴了。

渐渐的,该隐的眼睛翻起了妖艳的红光,他的身上也开始覆盖起一层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细密的黑色绒毛,看的出来,他现在也是一脸辛苦的样子。

吴智力眯起眼睛小声的说:“他在干什么?”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场面显得很诡异。

半个小时过去了,该隐缓缓的把狐仙大人放平在床上,他站起身冲我们一笑:“你们说,人生的际遇是不是特奇妙?”

我被他说的一愣,不明白什么意思。

该隐笑了笑:“如果你们没去我店里吃饭或者我没神经病的跟你们出来,你们今天就要少一个朋友了。”

我看着该隐,好奇的问:“你为什么可以,”

我话还没说完,该隐突然笑了起来:“哥们儿,你知道这世道上有种东西叫一物降一物么?牛逼不是关键,就好像大炮打不到老鼠,但是老鼠打不过猫一样。”他很得意的笑着,然后指了指床上的狐仙大人:“她休息一会就好了。你们肯定特疑问,我为什么能弄好她。”

我们点点头。

该隐云淡风轻的说道:“我自己就是最脆脏最恶心的东西集合体,当年上帝让我成为永远的流浪人的时候,他是这么告诉我的。”

吴智力走上去递给他一根烟:“都过去,你就别计较这个了。你那哪叫恶心啊。你看多少妹子围着你。”

该隐接过烟,在手上转着:“哥们儿,你这就错了。不管什么东西。都是会有两面性,他让我这么脏,可我靠这个就能成最好的医生。你们知道么?”

我愣了愣,表示完全不理解他的话。

而他指了指丹外:“仲士是不能在有顶的地方抽烟的,我们去外面。”

我和吴智力点了点头,而小百合极其她闺女都留下来照顾网被该隐咬过,但是明显脸色好很多狐仙大人。

“这是瘾疫,很厉害的瘟疫。告诉你们,过不了几天,就得广泛流传了,就像黑死病。”该隐坐在屋顶,一脸沉重,并没有开始的一脸调侃。

吴智力一愣:“这种地方也会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该隐给打断了:“这多正常的事儿,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可我知道什么叫自然界的优胜劣汰。我可是很博学的。”

我被该隐说的一蒙,什么叫自然界中的优胜劣汰?难道这种事情还会存在于这个都是人的世界里?好像说不太过去。

该隐确实是个人精,看到我的表情之后,不屑的笑了笑:“你肯定不信我的话,可你得知道啊,哥们儿,我活了可不少年头儿了。”

我尴尬的一笑:“弈您说话能听出来。”

“那只小狐狸之所以是第一个。就是因为她太弱了。在这里她就像一只草堆里的蚂非,现在到秋天了。”

这话听上去很残忍,但是偏偏这种残忍的话却让人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我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而吴智力反问道:“那其他人呢?那些比她还弱的。”

该隐摇摇头:“强弱不是这么分的,就好像把一个拳击手扔到深止老林,他肯定活的没有楼夫时间长。但是他能二十秒内打死一个楼夫。”

我这次才算明白了一点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说,生存能力其实不在乎到底一个人的战斗力有多强,就算是一个战斗力只有二的渣滓,在特定环境下也能够比那些牛逼的人更耐得住自然的考验。

看来,一直以来我对优胜劣汰的理解还是太过于浅薄了。

而接着,该隐又说出了一句让我心情很沉重的事:“我能救她一个。,我没办法救所有人。这种瘟疫一旦爆,这个地方差不多就要尸横遍野了,只有最适合的才能活下去。不适合的,无论多强悍,都会被消灭。”

我不是医生,但是我知道,这种事情是客观存在的,就好像之所以人类能称霸地球而不是恐龙或者狮子老虎或者耗子,就只是因为人类这种偶然出现的东西像阿米巴原虫

我突然想起了斯皮尔伯格的《世界大战》,那些外星人多么的强力,但是统统死在了感冒手下。这也变相的印证了该隐这个老男人的话。毕竟能活下来的,都是最耐折腾的。

当然,我也从他的只言片语中的知,狐仙大人所带来的,真的是一场像黑死病一样的恐怖瘟疫。可这时候老李的话却尖然集现在我的脑子里,既是圣山也是祸山,或许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真的只是一个,受人尊重的灾星而已。

可,这不是我的本意。我现在无比的希望海鲜鲤能出现在我面前。它是一个真正的智者,可能并不太聪明,但是它每一句话都可以给人带来一种很另类的启。

“你叫我干什么?。海鲜鳃突然出现在我的肩膀上,晃着脚丫子。一脸天真无邪。

我现我果然是乌鸦嘴的潜质,我一说麒麟,麒麟就会过来,而现在居然我连想都不能想到海鲜鳃了?还有这种事?”

当然,既然它出现了,我也就必然要把事情仔仔细细的问问它,毕竟它才是真正的万事通。

“这种事情经常生,这是它的宏观调控。每次那座狗屁的圣山出现,都会带来奇怪的东西,要不你以为你为什么能成英雄?要不你以为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去朝拜一座丑山?那座山就是盘古大神的化身。”

海鲜鳃的话不出意外的让人很惊悚。我当然知道盘古这个开天辟地的大神在最后却凭着一股怨念要毁灭这个世界。可真正从它嘴巴里得到证实之后,我却感觉我的罪孽深重。

海鲜鳃拍着我肩膀:“天道使然。通俗的说。就是地方保护主义和变相的经济封锁策略。这地方是一座监狱,监狱你懂么,这里面的人在它的眼里都是会破坏游戏平衡的人说着,海鲜鳃沉吟了一下:“简单说,就是把这个世界看成一个电脑,你是杀毒软件,它是处理器。而歧山里面的人,都是病毒。在你纵容病毒的第一天,你就被盯上了

我点点头:“差不多就是终结者的剧情。”

海鲜鳃哈哈一笑:“没错没错。就是那个。你该想明白的,现在它已经装了卡巴斯基了,等卡巴斯基的病毒库一下载完,你这个劲也差不多该下岗了。”

我干笑两声,没想到海鲜鲤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劲是垃圾的事实都了解到了,真的是太厉害了。

突然,该隐的神经病好像又犯了。他突然伸出手握住了海鲜鳃的一只手,伸嘴过去亲了它一下:“漂亮的女孩。嫁给我好么?”

我拍了拍额头,刚才对他的好印象一瞬间飞灰湮灭,我甚是希望海鲜鲤揍他一顿。可海鲜鳃居然没有揍他,反而从我的肩头闪到了他的肩头,拍着该隐的脑袋说:“那我们现在赶紧去生个孩子。”

该隐表情一瞬间就僵硬了下来,他哆嗦了一下嘴唇:“小姐,我想这是一场误会,”

吴智力听完之后哈哈大笑,拍着该隐的肩膀:“你个废物,有贼心没贼胆。”

该隐摇摇头:“哪里有这么主动的姑娘,其实我还是很保守的。”

接着海鲜鳃就和他们两个玩开了。它不停缠着该隐要和该隐结婚,而吴智力在一旁煽风点火。

我在这个时候,悄悄的从房顶上爬了下去,走到狐仙大人的房间里。短短的半个小时,狐仙大人已经能从床上坐起来了,虽然脸色还挺不好看,但是明显气色好了很多。

她一见到我进来之后,猛的拍床:“贱人贱人,过来过来

我回头看了看,现就我一个人,那么可以肯定,她这声贱人就是叫的我,于是我走到她床边,她突然暴起,一口咬住了我的手腕,就好像咬没煮烂的肘子一样。

我看着小百合,无奈耸了耸肩。而小三浦已经在床上的角落里呼呼大睡了起来,看样子是紧张过头之后的疲惫。

而狐仙大人咬了一会儿之后,松开了我的手,长出了一口气:“贱人。我以为我要死了。”

我摸了摸她的头:“让你以后乱吃东西,休息一会儿吧。”

狐仙大人点点头,一脸咬完人的满足,然后躺在床上睡了起来,而我拍了拍小百合的肩膀:“出来,有事。”

走到外面之后,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小百合,小百合非常非常惊讶,不停的问小三浦会不会出事,我估计她是不会出事。而真正值得担心的是她,毕竟这里只有她是一点能力没有的普通人,虽然该隐能救她,但是谁知道会出一些什么奇怪的意外。

小百合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指着这里像世外桃源一样的狐狸自然村:“这里会变成*人间地狱么?”

我摇摇头,示意我也不知道。

而就在这时,糖醋鱼被一大帮子人簇拥着往我这方向走了过来。

我叹了口气冲小百合说:“希望事情能有转机。”,

杂牌救世主 佰六七 狐仙大人生病记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