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六六 老男人的歌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守豫曾经问讨韩寒大致意思是说你有没有对你当初插弊巩觉后悔。弗寒很黑色幽默的说,后悔,因为女同学都在学校。

当然,这句话只要是智商能看的懂故事会的人,都应该能明白。其实人家一点都没有后悔的意思。

其实后悔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应该生在人的身上。人么,最难的就是坦诚的面对自己了,总想着逃避自己曾经的经历和漠视自己未来将要生的事情。

这其实就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就好像世界末日,光我记忆里就有好几次,比较牛逼的就是一九九九年的那次和出口的这次,反正都造成了大范围恐慌。恐慌的人其实都挺无知的,不但无知还愚昧。

虽然说愚昧通常和文化程度有关系。但事实上,博士后都有被吓的跳楼的,而酒吧前面那个公厕收费的张大爷却告诉我们:“怕他个先人板板,个瓜娃子。”

所以这种东西就只能用一个人是不是能真正的面对自己来说明了。

就好像我现在一样,我脑袋里出现了关于我的无数个结局,其中有言情片、恐怖片、悬疑片、科幻片、伦理片、金瓶梅和韩剧,之所以要把韩剧单独拿出来,是因为韩剧通常会死男主角,

当然,这些东西都不会有结果。所以我也决定坦然点接受将要来临的东西,毕竟我不能因为世界末日的到来就提前一年不吃不喝,这样是不对的,是不负责任的。

“我们下去吧我看着满眼血丝一脸宿醉样的老狗,点上根烟冲小李子说。小李子转过头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然后指着从不知道是从昨天晚上还是昨天白天就保持同一个姿势到现在的麒麟冲我说:“这家伙怎么整?”

我叫了他两声,现他没有任何回应,还是一副麒麟望月的造型摆在那里,如果不是他一呼一吸带出的火星子,我还真以为他昨天论阴阳倒乾坤把自己给玩死了,不过他不理我,我也没办法,只能把睡在我腿上的糖醋鱼给晃醒,她死死缠在我腰上的尾巴也给松开了。

“才几点啊,你就把我弄起来。”糖醋鱼懒懒的把下巴放在我肩膀上,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说着。

我看了看表。现现在才只有凌晨三点多,但是天已经大亮了,这俨然又是一个崭新的时差诞生了。

而这个时差可不简单,真的。如果告诉那些天文学家,我们的地球被人硬生生的给往回掰了一晚上,他们绝逼是不会相信,这种东西乍听之下跟科幻一样,但是现在事实摆在我们面前,不相信都不行。

我把糖醋鱼横抱在手上,冲老狗说:“你们先下去,我马上就来

老狗迷迷糊糊的看着我,哦了一声,接着就跟跳楼的爱尔兰人一样。纵深一跃往看似无底的山脚跳了下去。

但是片刻之后。他又一个白鹤亮翅蹦了上来,摸了摸脑袋,大着舌头说:“我把小月给忘了

我挥挥手,示意他滚蛋。我可不放心他这个德行抱着小月就这么跟个炸弹一样往下蹦着小月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待产妈妈。被老狗这么惊悚一下,会给肚子里的小朋友造成不好的影响。

小月笑了笑,脚丫子在悬崖边上轻轻一点,就好像一个风筝一样轻飘飘的冲下面荡了下去,看上去很飘逸很秀美,如果配上古装的那种长袖飘飘,那简直就是卧虎藏龙结尾的那种凄美感觉。

而老狗明显眼睛不好使,他没看到我的手势,还在到处找月,找了一会儿没找到之后,他开始焦急了,大声叫着小月的名字,还做琼瑶版马锦涛样的青筋暴起怒吼状。

小李子最后实在看不下去,拽着老狗的领子一把就把他给扔了下去,接着小李子点上根烟,摆出了一个汤姆克鲁斯的经典姿势也紧随其后的跳了下去。

我抱着睡着不醒的糖醋鱼,看了一眼金花,有点忐忑的问道:“要我背你下去么?”其实我对金花的感情有了很奇怪很微妙的变化。原来我并不会太多的关注她。我相信她就好像相信自己一样。而现在,在得知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之后。我反而对她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这种不安的感觉根本不知道从何而来,反正就是很担心她的安全或者说她肚子里的孩子的安全。

金花冲我扬了一下眉毛,递给我一个飞吻,接着就好像被杜十娘怒沉的那个百宝箱一样,往山底跌落了下去。

我无奈的笑了笑,果然女人都是不同的。如果刚才那句话是问的糖醋鱼,她会毫不犹豫的蹦到我怀里,连娇带喘的让我背她或者抱她,但是金花连拒绝都不拒绝,直接蹦了下去,她身上的这种果断,我分不清到底是优点还是缺点,但是能肯定的是。我在这方面肯定是不如她。

毕方眯着眼睛看着我,很调皮的用手指点着我:“有问题哦,你跟大奶妈有猫腻她说完,还不等我说话,就好像被人踩到尾巴一样。化作一只鸟子,扑腾扑腾的飞着,飞到一半还回头看看我,还想生怕我追过去一样。

至于狐仙大人,她苦命的当了一回搬运工,但是她严禁吴智力坐在她身上,所以吴智力只能拽着她的爪子的跟着她一日o8姗旬书晒讥口齐伞

等到山上的人都没有了之后。麒麟哥突然动了动,接着低下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突然爆出一声沙哑的嘶吼,接着我感觉到一阵失重,然后原本的青天白日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化作了漫天星斗,俨然时差就恢复了过来。

“朋友,我要休息一段时间了,也许三天也许一周。我会找到你的,你一定要等我。这个你拿着。”他说话的时候。从嘴里吐出了一颗珠子。

我从地上拿起只有一个溜溜球那么大的流光溢彩的珠子,摆弄了一下好奇的问他:“这是什么?”

麒麟化作人型,脸色惨白的冲我说:“天道之骨,我的精魄。”

我愣了愣。一种无泣描述的感觉涌上心头:“为什么?”

麒麟笑了笑:“朋友,别担心。我可不会死,只是我不再不入轮回了。可,兄弟,你觉得这是坏事么?”说完,麒麟大笑着消失在我面前。

我捏着面前的小球,无奈的笑了笑。我赫然我现我身边的人都在我为我的事,尽心尽力,甚至不惜放弃了永恒的生命。真的。我觉的现在说谢谢都特别多余,都说大恩不言谢,我总算体会到这种只存在于书本上的感觉了。

大恩不言谢,其实是一种根本说不出话的感觉。那种你明白我清楚的默契,感觉其实还是很好的。我的记忆很破碎,麒麟在我的记忆里大部分只是停留在他的冒牌阿曼尼和有点神经质的表情以及那种不可一世的王者气概,但是我却弄感觉到他的执着,就好像他说的,他为了救我。整整奋斗了三千年,这三千年他是怎么过的,我不知道。

或许,我在他心中就只是一个执念,支持着他破解天道的执念。当然,也许他单纯的为救我而救我。

这对我来说,有什么不同呢?看过那些勾心斗角的,但是我始终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存在着一些很难让人理解的东西存在,并不是所有事情都有意义,但是对干这件事的人,兴许有着无以伦比的意义。

看到麒麟消失之后,我紧了紧身上还在熟睡的糖醋鱼。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闭着眼睛狠狠往外跳了出去。

剧烈的失重感让我的肾上腺素剧烈分泌,那种心脏蹦蹦跳的感觉,真的很好。起码可以证明我还活着。还没死不是。当我携带着巨大的重力加度重重砸落在地面的时候,我也睁开了眼睛,而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我又赶紧闭上了眼睛。

因为我怀疑到底是不是我在做梦或者是肾上腺素导致我出现了幻觉。因为我看到我的面前,密密麻麻的跪着无数的人。

没错,都是人,没有一个妖。在这里妖和人的区别还是挺大的,虽然不知道具体区别在哪里,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谁是人谁是妖。也算是一种很特别的第六感吧。

我闭上眼睛努力的平复着呼吸,等到我呼吸稍微匀称点了之后,我又一次的睁开了眼睛,而这次我现。其实我并没有出现幻觉,而是真正的有好多好多的人都在里面跪着。

我看到了无忌哥哥也看到了女儿村的村长,他们低着头,脸上带着崇敬的表情,正面朝着那座被我们拿来当野炊地点的不周山,我没当过兵,并不能大致看一下人群密度就可以估计出到底有多少人。

不过我能肯定的是,面前这些人绝对几乎已经掏空了歧山八成的人口。除妖族外。

糖醋鱼这时候也在我怀里幽幽的醒了过来,看到这么多人在,突然浑身一紧:“呀,怎么这么多人呐这。”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而这个时候,提醒巨大的白泽在外面长啸了一声,接着我感觉到了一阵地动山摇,随后我看到乌压压的一大片东西朝这边飞驰了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什么情况??”糖醋鱼一脸惊悚的看着我。

我把她揽在身后:“不知道。看样子不像是找茬的。”

而很快,老李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我和糖醋鱼:“真不错。”

我愣了愣。扔了根烟给老李:“这什么情况?”

老李仰起头看着我身后的不周山:“这座山是圣山也是祸山。”

“什存意思?”

“说它是圣山,因为这山一出来。就说明嘲风降临了。嘲风降临就代表世间的至圣出现了。而说他是祸山,因为嘲风出现,就是祸事将临啊。”老李说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眉开眼笑喜上眉梢。

当然,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嘲风出现了才有灾难或者说有灾难的时候嘲风才出现,这种问题其实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没办法解答。

或许是因为嘲风带来了灾难。但是每次都是他摆平,所以别人认为它是英雄。或许是灾难带来了嘲风。依然是它摆平,所以别人还是认为它是英雄。

所以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到底造成了一个什么结果,结果就是嘲风成了英雄。

而这个英雄的背后。

呵呵,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当那一片乌淡浃的东西过来之后,我才现,那是成团成团的妖怪,它们都用的原型过来的,由于实在太大,所以导致

我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感叹或者去观赏什么了,反正这些对我来说都只是浮云而已,也许这恐怕是嘲风那个恬静淡雅的狗屁性格也开始慢慢和我交叉感染了。

“老李,你到底要干什么呢?”我看着老李。

而老李摇摇头:“他们可不知道谁是嘲风,他们只是过来祭拜圣让的。亲眼见过嘲风的人寥寥无几。”

我摸了摸鼻子:“那我现在能走存?。

老李点点头:“要走趁现在,你耍是现在不走,等认识你的人来了。你就走不了了。你可是歧山最大的明星。等我把这里的事处理完了就去找你们。”

我点点头,犹豫了一会,然后开口对老李说:“王老二要我跟你说。让你别躲他了,早点回去。他说两个人一辈子兄弟,别到老了还不能呆在一块,青岚的事,他不怪你了。

老李听完,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你先走吧。等事情结束了,我们一块回家说话的时候。一贯老顽童的老李脸上居然也露出了几分疲惫和老态。虽然我把王老二的话添油加醋了。但是我直觉上感觉,他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我说完之后,抱着糖醋鱼就奔着狐仙大人那个方向跑了过去,毕竟她挺显眼的,要是找老狗还真不容易。

我们逃出人山人海的包围,那是相当的不容易,先面对的问题就是糖醋鱼的尾巴。她的尾巴太显眼了。如果不是她不停的冲着那些注视着她的人扮鬼脸,估计她是女奶的身份早就暴露了。

第:个就是依然醉醺醺的老狗。他现在简直就是西门大官人附体,见一个人就上去摸着别人肚子说:“你要好好长大,别让爸爸担心。”

不论男女老幼,如果不是小月在旁边拉着他,还冲那些人解释的话。老狗一顿揍是肯定跑不掉的。碰到牛逼的,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都是没问题的。

这也不得不说的是,仙界这地方的人素质就是高,要是在外面,别说老狗那么摸人姑娘的肚子了。就是走在路上撞了别人一下,别人都可能冲过来杀老狗全家,虽然杀的掉杀不掉是个问题,但是叫人杀是肯定的主角都这么干。

“我说,咱下一步该干什么。我怎么觉着差不多了。小李子翻开一个小本子,上面是记着一些日程安排。

我想了想,把糖醋鱼放到地上,从金花的屁股口袋里掏出王老二的日记本,翻开带着金花体温的日记本。我现果然可以翻开到下一页了。

可”,

“该干什么干什么,别没事找事儿

王老二的字体依然那么苍劲有力。

小李子看着日记本上的字直挠头:“王老二这不玩儿人么?我们哪知道该干什么。”

金花点上根烟,慢悠悠的说:“去姐己那里。”

我看着金花,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金花坐在我膝盖上,旁若无人的说道:“那边漂亮。适合养胎。”

糖醋鱼晃荡着也不知是算走还是算游的跑到小月身边,摸着小月的肚子:“是啊是啊,要养胎了。我也要做好生孩子的准备了

而我深深的看了一眼金花,我知道她这句话其实不单单指小月,而我听到她的话之后,心里却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

“你有意见么?”金花扭过头。笑着看着我。

我摇摇头:“你说的算。”

而糖醋鱼这时候却趴在我的肩膀上。头把我耳朵弄得痒痒的:“小云云,你跟华姐不对劲儿哦。闹别扭了?”

金花扭过身子捏着我的脸,直接冲糖醋鱼说:“我要给他生孩子。”

我听到这句话之后,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但是紧接着糖醋鱼用一种满不在乎的口气说:“生孩子这种事急不来,你得先静心。反正我也想好了,我实在生不出来,就找个代孕的。在国外挺流行的,不就委屈点钱么而糖醋鱼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摸着下巴看着金花:“花姐,我劝你还是别打我老公主意了。咱们太熟了,要万一真生了点什么,我可为难了。”

糖醋鱼说着拧着我另外一边脸:“男人都是一个死相,绝对经不起勾搭。”我突然感觉,我是不是要拖一点剧情,不然到不了月底,到不了月底就拿不到全勤。拿不到全勤我就会饿死。我今天突然想起了有人曾经说我,哎呀哎呀,不就是个网络写手么,牛逼什么呀。

在今天我可以更明确的说,如果我他妈不是这个写手的身份,我可以更牛逼一点,我说话可以更肆无忌惮一点。说真的,在群里的人都知道。我从来没把我这个写手的身份当成事儿,所以请大家不要拿这个身份说事儿,你们看的是书,不是我。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好像跟任何人都没关系吧?而且话说回来,我只是个生蛋的鸡而已,你们连只鸡都不放过?有人道没有?

杂牌救世主 佰六六 老男人的歌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