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六五 轻飘飘的时光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池原本的本山变成?烧烤圣地,泣其实并不是我的本煎公“一北随后而来的老狗和小李子打了个电话给毕方他们,说现了一个风景这边独好的地方。于是他们一大帮人就撂下了手上的事,披星戴月的从姐己那边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我们这。

而且他们压根不存在说什么对圣山的崇敬,估计在老狗眼里这座止其实就只是一座可以看风景而且长得特别奇怪的地方而已,压根就有白泽心里那种一步一扣的虔诚。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对,神圣崇高只有你在乎它的时候,它才真实存在。而当你并不把它当一回事的时候。它其实压根就从来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不知道小李子从哪里弄来的啤酒。我对它的那个包越来越好奇了。它居然可以从它那个包里面掏出成捆成捆的啤酒,而且还都是百威喜力,都是临近过期的,一看就是从酒吧库房里淘换出来的产品。也就是说,他一直都随身携带着好几捆重达上百斤的啤酒,而且没让任何一个人知道。这是何种的神乎其技。

于是,我终于问了他,我一直想问的问题:“我说,你这个破包到底是什么玩意?”

小李子眨巴了一下眼睛:“我没跟你说过?”

我摇摇头:“忘了。

小李子神秘兮兮的一笑:“这个包就是普通的包,十五块钱。地摊买的。”说着小李子把它的包打开给我看,我赫然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包心相印的餐巾纸。

小李子拉上拉链,用骚包刘谦的表情冲我说道:“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他说完之后,把拉链拉开,又给我看了一次,我现里面多了好多东西,有闹钟有非常可乐还有统一的面霸刀。

“看吧,这玩意就是失传的空间阵法,和咱们酒吧直接连着的。要我能再牛逼一点,我就能从这里面钻回去买油条过来吃呢。小李子洋洋自得的跟我解释着。

我不屑的摇摇头。要从这个袋子里钻进去,然后还不知道要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回来还得从这破袋子里蹦出来,跟个水箱藏尸似的。太不值得了。

糖醋鱼把姑娘们都聚集在一起,炫耀着自己的尾巴。即使变成了女娼的她,还是甩不脱那种肆无忌惮的性格,并没有和我希望的那样,完完全全换一个人。一个把我忘掉的人。

如果那样的话,我觉得我真的会很高兴。

金花一个人坐在悬崖边上,任凭晚风吹乱了她的头,拿着一整瓶的啤酒在自斟自饮,我没叫她。这个时候让她自己安静一下或许更好。这也算是一种乎正常的默契吧。

糖醋鱼像弹簧人一样在地上蹦着,跟姑娘们笑闹成一团。老狗、小李子、吴智力还有我四个男人坐在篝火旁边,虽然沉默,但是一点不觉得尴尬。

“老狗,以后你得对小月好点。”我用脚踹了踹老狗的大腿。

老狗斜着眼睛看我一眼:“那还用你说,你怎么跟留遗言一样儿?你是要死啊?”

我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哪能啊。”

很快,我就微醺了,我本身就不胜酒力。而加上这几天的事情又让我心虑焦悴,所以一瓶啤酒就已经让我的胃开始翻腾,而脑子也有点不听使唤了,总有一种想一头栽下悬崖的感觉。

而老狗则醉的不成*人样了,打了套太极拳就一头栽倒睡得浑天暗地的。平时他偶尔还会说说清楚的梦话。而现在,他连说梦话都大着舌头。看起来这段时间以来,一向无忧无虑没有忧愁的老狗压力也是挺大的,毕竟他快当爸爸了,而他自己也知道,其实他压根没做好准备。

“贱人,你是不是有心事?”小李子递给我一根烟。我点上烟,摇摇头:“没有。”

小李子呸了一声:“你瞒,继续瞒。老子跟你一起长大,你拉放个屁我就知道你晚上吃了什么。”

我一愣,看着小李子:“你能别举这么恶心的例子行么?”

小李子挥了挥手:“我有预感。我们马上就能回家了。我快忍不住了,我真想回家。”

我嗯了一声,深深吸了口烟:“嗯,我也想回去。”

吴智力哈哈一笑:“我是无所谓在哪里,我现在很满足很满足。当我下决心用一辈子来弥补我的过错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无比的充实。你们知道吧,其实我现在才现,比起当世界第一,我好像更愿意有个完整的家。”而吴智力说着,从他的腰上把两把一直跟着他的太刀解了下来,不无感慨的说:“我忘掉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带着它们了,但是现在,我要跟它们彻底告别了。因为我有了更高的追求咯”当他的尾音高高拖拽而起的时候,他的两把太刀也在半空中刑出了一道长长的弧线,然后逐渐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扔完武器的吴智力突然像疯一样的冲到小百合面前,一张手就把小百合抱在怀里,像神经病一样在原地转起了圈,而小百合从开头惊愕渐渐的变成了一脸旭…。弹簧糖醋鱼和毕方怀在边瞎起哄六“哥,把手伸出来。

”小月坐在我面前,虽然她现在还看不出来肚子,但是行动也开始小心翼翼了,总之看着也开始有了臃肿的感觉。

我扭过头看着小月的眼神,突然心里一惊,但是片刻之后我又平静了。她的能力被小三浦给封掉了。再也不能看到我的想法了。

所以我听话的把手递给她,就好像一条被驯服的狗。

她紧紧握着我的手。靠在我肩膀上:“哥,谢谢你。”

我像小时候一样,拍了拍她的头:“怎么这么客气了?”

小月嘻嘻一笑:“没有你,我活不到现在。”

而小月网准备多说几句话的时候。糖醋鱼蹦着来到我背后,大笑着搂着我脖子说道:“太好玩了,太好玩了,这个尾巴比我原来的那个。尾巴好玩多了。原来我在陆地上就跟只海豹一样。”

我摸了摸鼻子,看着糖醋鱼:“你现在好歹也是个大神,有点仪态好吧”

糖醋鱼眼睛一斜,俯下身子在我耳边说到:“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我一愣,现在好像是谁都喜欢玩这一套,真是弄得我很无所适从,只能顺着糖酷鱼的话往下说:“先说坏消息吧。”

糖醋鱼嘿嘿一笑:“我不知道怎么变成腿了,就暂时只能是这条蛇尾巴到处晃荡,不过你要寂宾了,我有其他办法就是了

我:“那,,好消息呢?。

糖醋鱼听完,神秘兮兮的凑到我耳边说:“我又变成了个处*女”这种事情太神奇了,你知道吧。”

我被糖醋鱼的脱线给弄得苦笑不得,她得意洋洋的炫耀她又变成处*女的事实,而完全不在意旁边小月古古怪怪的眼神。

而她说完之后,也看到了小月的眼神,很下流的拧了一把小月的脸:“小月月,你就别指望了,你以为你是圣母玛利亚么?”

小月一愣:“你”,我

正在小月支支吾吾的时候小三浦一脸沉重的迈着小步子走到了我面前,看着我,眼神很凝重,里面还带着凌厉的杀气:“二爸爸,你过来一下。我要单独跟你谈一下。”

糖醋鱼挥挥手:“去去去小孩子别装大人,去和狐狸玩去

而小三浦对糖醋鱼的话置若罔闻,只是那样狠狠的盯着我,我捏了她的小脸蛋一下,站起身抱起她,冲糖醋鱼说道:“别跟孩子闹啊。”小三浦抗议道:“我比你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成熟,别把我当孩

看,这就是小孩子脾气。

安抚了一下糖醋鱼之后,我抱着小三浦来到远离人群的地方,而三浦在看到糖醋鱼试图偷听之后。朝天一指:“此路不通!”

“好了,二爸爸小妈妈听不到了小三浦从我身上挣脱了下来。背着手很老成的看着我。

我坐在地上捏着她的小手:“你要跟我说什么呢?”

小三浦奋力把手从我手里抽了出来:“她怀孕了。”

我心脏猛的跳动了几下,但是仍然故作平静的看着小三浦,压低声音说道:“才几个小时你就能看出来?”

小三浦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无比严肃的说:“你知道这么干的后果多严重么?。

我茫然的摇摇头,我虽然知道这件事根本瞒不过小三浦,但是我从来没考虑过这种事情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小三浦见到我样子之后,冷笑了一声:“两个嘲风的孩子,那是根本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这个世界根本没有承受它的能力,它会直接毁掉这个世界,你知道么?。

她的话太过于惊悚,我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如果真是这样,那金花肯定是直到的,那她为什么,,

不过小三浦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考:“当然,也不是没有转机的。”

“什么意思?”

小三浦戏德的看着我:“她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我摸了摸小三浦的头:“你错了。其实我更害怕的,是伤害金花或者糖醋鱼其中的任何一个”生死这些东西,曾经的我能接受,现在我也能接受。”

“你太天真了,小妈妈我就不说了。另外一个嘲风之所以要怀上你的孩子,就是用这个威胁“它

威胁它?难道金花说愿意给我生孩子并不是为了弥补她心里的愧,疚。而是另外有目的?那她到底是要干什么?我听完小三浦的话,我感觉愈的不明白金花到底在想什么了。

“不用说了金花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我转过身的时候,网好和金花的视线相对,金花双手捧着我的脸:“相信我。好不好?”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而小三浦的眼神却变得像一只正在捕食的老鹰,犀利异常的看着金花:“我希望你能知道你在干什么。”

金花蹲下身子:“你想阻止我?”

我听到金花的语气,

。纹种看似普沥的话,从金花嘴里蹦出来居然带肃杀。我现在丝毫不怀疑金花随时会把小三浦撕成碎片。

于是我紧紧握着金花的双手:“放松一点,别太冲动。”

金花微笑着看着我,眼神完全变成了那种小猫依赖主人的眼神:“不,我答应过你的。我不会动你身边的任何人。”说完。还真的像小猫一样,不动声色的在我的脸上轻轻舔了起来。

而小三浦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她还是强忍住指着金花说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比任何人都不希望二爸爸死,可是你这样是不是太极端了?”

金花摸着小三浦头:“你给我记住,你没资格问我想干什么。我会让我的孩子健康成长,对了。这是个,男孩。你已经被我预定了,女大三抱金砖。”

小三浦的脸色已经开始白,死死攥着我的衣角,我挪了几步,把自己挡在小三浦和金花之间,并把小三浦护在身后。

现在的金花让人感觉很陌生,但是这种陌生对我来说又无比熟悉,这种奇怪的感觉一直萦绕在我的身上。这或许就算是一种宿命的纠葛吧。

我摇摇头,轻轻摸了一下金花的小腹:“真的会出生么?”

金花把我的手按在她的肚子上:“会的。”

我点点头。然后直视着金花的眼睛:“那能把全部都告诉我么?”

金花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小三浦。小三浦飞快的把头塞进我的衣服里。我感觉她小小的身子在瑟瑟抖。

“为了你。”

我一愣:“为了我?”

金花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我不能让自己孤独的活在世界上,至于别人的看法和名声,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本身就凌驾这个世界的道德至上。

金花说话的时候,脸色显得很不好看。我这才想起,她其实本身就和这个世界毫无关系,她的世界早就崩塌掉了。

接着金花一脸韦福的摸着自己的小腹:“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他成我们儿媳妇说的那样。这是我最后的赌注了。”

儿媳妇,莫非说的就是小三浦?果然,;卜三浦始终还是要成我儿媳妇了,我从金花的话里听到了一丝斩钉截铁,我绝对有理由相信,金花绝对会残忍的干涉下一代的自由恋爱的。

不过金花到底要干什么,她还是没有告诉我。但是从她的情绪波动和表情上来看,她现在好像沉浸在一种无比的幸福感中。

小三浦从我的衣服里露出个头,冲金花气哼哼的大叫:“凭什么,你凭什么给我定娃娃亲?”

金花阴森森的笑了一下:“如果你不同意,你以后的日子会很痛苦。”

小三浦一听,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然后委委屈屈的点头算同意了。整个过程我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

而金花用脑袋顶着我的额头,说话的时候嘴唇时不时的碰到我的嘴唇:“我要用尽全力让你活下来。放心,只要你活下来,你一句话我就带着孩子离你远远的,一辈子不见面也没有关系。”

我苦笑了一句:“我突然感觉。我还是死了的好,真的。你这样,我该怎么和糖醋鱼交代?”

金花摇摇头:“你不用交代。我早就知道我没办法从她身边抢走你的。”

小三浦抽泣着说道:“那你为什么要给我找老公,我才三岁。”

金花没搭理她,只是继续看着我:“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相信我。”

我咳嗽了一声:“那我还死不死?”

金花耸耸肩:“如果没这个孩子,你必死。现在,五五开。其实这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自己。更多的是为了我自己,我告诉过你的。我害怕孤独,如果你死了,还有一个孩子能陪我。”

听完金花的话,我倍受打击。毕竟把对错先抛开一边,有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为自己生孩子,那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但是现在我到底应该怎么面对她?

金花看到我样子展颜一笑:“难道不是你的孩子么?”

我嗯了一声,无力感弥漫全身。金花轻轻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以后管教儿媳妇的事就归我了。”

小三浦:“亚达,,亚达

再这时候我越过金花看了一眼糖醋鱼,现她正在快乐的扮演着弹簧妹妹,和狐仙大人两个人俨然就是浪花姐妹二重奏。

好了好了,总算把忧伤稍微淡化了一点。前几天写的东西,让我连续好几天都沉浸在一种很奇怪,很悲凉的状态中,心里沉沉的。很压抑。人生啊,总有那么多选择和无奈。也有那么多无奈和无从选择。

杂牌救世主 佰六五 轻飘飘的时光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9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