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坍阳初生,日中天,秋风微勉强算得卫风和日丽颍的阳光把在场的所有人都镀上了一层璀璨的金黄。

我眯着眼睛看着糖醋鱼,她也眯着眼看我,她现在已经不再紧张了。毕竟只有在事没临头的时候,人才会因为迷茫的未知而感觉到恐惧。

而真正到事悚已经板上钉钉的时候。人们的那种无措感反而消失了,这种让人胆颤的感觉一旦消失,人反而会勇敢起来。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末日题材的电影里面,大部分人都那么勇敢无畏。其实这很正常,因为已经没有了选择,没有了犹豫的权利。不是有那句话么,破釜沉舟,百万秦关终属楚。这就是就是一种没有退路下的坦然。

“我去了。”糖醋鱼很平淡的冲我说,就好像她只是出去买菜而不是去经历一次脱胎换骨。

我捏了一下她的脸,笑着说:“我就在旁边看着你。”

糖醋鱼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棒棒糖。含在嘴里:“看我变身成功,晚上咱们玩点新花样儿。”

我:

糖醋鱼和小蛇蛇就这么坦然的走到这个不周止的山顶最中心,可就在白泽准备开始祭天地的时候,空气中突然一阵波动,接着一个冷峻的男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是麒麟哥。

他一如往常的冷着一张脸,双手酷酷的插在口袋里,看到我之后露出一个很僵硬的笑容:“亲爱的朋友,三千年了,我们又在这里碰

我冲他点点头:“是啊,真不容易。”

麒麟冲白泽挥手:“你们走。”

白泽愣了一下,不紧不慢的行了个礼,排着队的顺着楼梯走了下去。

我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麒麟,他看到我的表情之后,点了点头:“我真的不知道原来她一直在你身边。”

糖醋鱼在远处大声喊着:“快点快点,我要回家!”

麒麟好像根本没听见糖醋鱼在说些什么,只是看着我说道:“朋友,三千年前。我没能成功。这次我一定要成功。”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命吧,兄弟。”

他点点头,笑了笑。接着一步一步朝糖醋鱼走了过去,然后给糖醋鱼招了一下手:“这次仪式由我亲自主持。”接着他看了看表,沉吟了一下:“时间还没到,还有十分钟。”

糖酷鱼一听,蹦蹦跳跳的蹦到我怀里,指着麒麟问我:“为什么我现在不怕他了?我记得原来他可吓人了

我摇摇头,示意不知道。而麒麟哥呵呵一笑:“那是因为原来你只是一个小妖,它才是女奶。而现在。它是一个小妖,你才是女奶。”

糖醋鱼不解的问麒麟:“那你为什么见着我一点都不热情,看着我老公就那么亲热呢?你同性恋?”

麒麟摇摇头,没有说话。我搂着糖醋鱼的腰哈哈一笑:“别闹了,我可不想一老男人对我媳妇太热情

糖醋鱼嗤嗤的笑着,表情显得很得意。

但是麒麟并没怎么在意她的话,只是又看了一次表,然后看着我说:“我友,你下决定让这天地一起覆灭了么?。

我摇摇头:“让它去吧,违反游戏规则的是我,跟其他人无关。”

麒麟一愣,沉默了一会,用那种平平的语调说道:“你果然是你,一点都没变。”

我微笑着看着麒麟:“你觉得我能变成什么样儿?如果有机会,我请你吃饭。”麒麟严肃的点点头:“我只吃康师傅的。”

而糖醋鱼一脸茫然的在我们两个人之间看来看去:“你们说什么呢?我怎么就一点儿都听不明白?怎么感觉透着一股子哀怨的味儿?”

我摇摇头:“瞎说,说说客套话而已,回去把咱们剩的那包泡板牛肉给他吃去

“大善!”麒麟曰。

而这时候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海鲜鳃像鬼魂儿一样的飘了过来,用一种勾引的口气问麒麟:“你想创造一个世界么?”

麒麟鸟都不鸟它一下,好像连看都没看它一眼。就好像是听到了垃圾箱里的耗子叫一样,用视为无物都算是轻的。

看到麒麟的德行,海鲜鲤也切了一声,不再说话,只是摸着小蛇蛇的头说道:“你要乖哦。”

小蛇蛇晃了晃身体,躲开海鲜鲤的手:“说真的。”

海鲜鳃点点头:“你说。”

小蛇蛇吸了口气:“说真的,耍不是我怕死,我绝对弄死你

海鲜鳃:

而这个时候,麒麟又一次看了看表。看着糖醋鱼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

其实我从踏上山顶开始,原本属于嘲风的记忆,居然慢慢的一点一滴的从我脑子里涌了出来。我现那孙子的一生简直就是一本雷锋日记。我自认为我已经够的上一个好人了,但是跟那家伙一比,我就是拉出去枪毙活埋都不算冤假错案的。

当然,除了这个”我还看到了他的那种面对生死的豁达,我经常在电影电视上看见那些看淡生死的绝世高人,总认为这种人应该不存在,但是在看到了他斌用尔是曾经的我。面对生死坏能满脸微笑的样子,我不相出制凤他是真的牛逼圣人还是缺心眼。

或耸,缺心眼儿的成份更足一点。

麒麟现在干的事,叫引魂归位。其实白泽也能干,但是没有麒麟那么强力,麒麟手下也有人,而且麒麟手下的人是最多的,因为他能号令天下所有的活物,除了活人。也就是说麒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才是真正的百兽之王,什么什么狮子老虎统统靠边。

所以他执行这个引魂大阵的时候。直接是用了天下所有妖怪的力量。当然,其实我很费解,按理说这样的麒麟应该是无比强大的,就好像七龙珠里的元气弹,可事实上,这狗屁的天下万物在“它”的面前。统统不值一提。

“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的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塞其兑,闭其门,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见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习常。”

麒麟的声音让人感觉并不大,反而一反常态的柔和,但是奇怪的是。他没读完一个。字,天边就传来一声隆隆的共振声。这种与天共鸣的声音,效果是绝对想象不到的震撼。根本不是说什么闷雷什么海啸就能形容的。总是就是一种直刺心房的震撼,让人感觉这种声音根本不是从外面传来,而是从自己的脑海里面往外扩散。

当着几十个字读完之后,麒麟一声大喊。徒然间一个巨兽出现在我的面前,蹲坐在山顶的一边,整个山顶几乎被他占了二分之一的位置。差点点就踩到了糖醋鱼所站的地方。

那时候我在悬圃里看他的时候,我记得没这么大。不过好像确实是我和他两个人就沾满了一整座山的山顶。

莫非,,

好吧,我打死都不要变成原型什么的。就算我要挂了,我也要体体面面的去,我可不要变成一奥特曼打的小怪兽。

海鲜鳃坐在我肩膀上,翘着二郎腿:“这么点大

我一愣,想到海鲜鳃那个硕大无匹的身体,我了一个去,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么?

接下来。变成本体的麒麟,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天空,接着恐怖的卓情生了。知道么?我第一次见到有人能让日夜颠倒,而且还不是那种什么用召来厚厚的乌云遮蔽太阳云云。

我眼见着天空中的太阳用一种肉眼可见,而且度还不慢的渐渐从刚刚升起,变成了一抹血红的残阳。刚刚还是朝霞满天,转眼间就变成了晚霞迟暮。

在短短的时间里,经历了两种极致的美,这种美根本不掺杂任何所谓的人为给它灌注的东西,有的就只是大自然牛成的那种毫无雕琢的纯粹。

我突然觉得我自己平静了很多,真的。绝对不是那种无病呻吟的矫揉造作,反到是一种从心底升起的平静。我猜想嘲风之所以有那种平和的心态,也许真的跟这日出日落有很大的关系,虽然我根本不可能有那种高深的感悟,但是我还是真的能从这平平凡凡的景致里面抓住一些或许不平凡的东西。

这耳能也是一种心境上的明悟吧。

夕阳落下的度慢慢的变得缓慢,但是缓慢不代表停滞。美丽的东西最终还是变成了一片黑暗,可仅仅是短短一瞬间,黑暗被昨天晚上那种灿烂的星光所替代。可能还没到月亮出现的时候,那道银河恰恰好在我们头顶,无比清晰,清晰得好像触手可及,而且可能是因为高度的问题,现在看到的星光比昨天晚上更加清晰更加爽朗。而乍冷乍热之下。秋风也开始肆无忌惮的吹了起来。

“真浪漫海鲜鳃像少女一样双手抱拳在胸前,仰着头看着天上的银河。

我没搭理它,只是静静注视着那边的糖醋鱼和麒麟。

海鲜鳃见我没反应,用手拍了拍我的头:“我说真浪漫。”我点点头:“是啊。”

“如果把天道看成一个人,它也许是一个善良但是苛刻的中年女人海鲜鲤看着天,幽幽的说道。像是和我说又是跟自己说。

我不明白它的话,只是顺着它的话不住的点头而已。

“说它善良,是因为它会给所有人机会,阳光会照在每个人身上。不论是好是坏,在它眼里都是一样。说它苛刻。是因为它会消灭一切会让这个世界不再美丽的东西,谁都不例外。而中年,是因为它总是能在不经意间给人许多许多的启示,它的规律就是这个世界万物的规律,但是又不像那些迟幕老者那样行将就木,反而处处透着生机和活力。至于说它是女人,我只是猜想的,因为它创造出来的东西太美了。美到窒息美到炫目,不但美还很浪漫,这种极端的美丽,男人很少能创造出来的。”海鲜鲤依然是那种絮絮叨叨的口气,不但碎碎念而且还透着一股文学女青年的气息。

但是这些话听在我耳朵里,让我突然像在睡梦中被泼了一盆冷水,虽然脑子还很迷糊,但是整个人已经不能再昏睡下去了。

我仰起脸看着海鲜鲤:”

海鲜鳃摇摇头:“这是无垠的时间送给我的礼物,我没办法把它全送给你,只能给你一部分。其实这些东西谁都知道,但是很多时候,你们都会忽略,因为你们的心。

我们的心?它现在说话越来越玄学加哲学了,我越来越不能听懂它想要告诉我的东西了,或许这个能创造世界的妖师。并不像我看到的那样没心没肺。

“千万万年的孤独,让我学会了不用眼睛看这个世界,我收罗了数亿万个梦,现一个共同点。所有的生命,都不再有一颗真正纯净的心了,因为你们是用眼睛看世界。而这个世界太过美丽,越美丽的东西就越容易骗人。无数人被欺骗,这其实并不怪你们,事实上,这也是它给你们的一种恩赐。”海鲜鲸说道这里之后,就不在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天空,虽然都是星星,但是我知道,它看到的和我看到的,绝对不一样。

是啊,越美丽的东西越容易骗人,但是谁会不甘心沉迷于美丽的东西之中呢,如果说真理只存在于化粪池之中,那我绝对不去碰它一下。我宁可在一个安之素然的世界里面沉溺着不思进取。

而就在这个时候,糖醋鱼站的那个地方,四周突然升起了一道似有似无的光幕,光幕很薄,但是很亮。就像霓虹灯下的喷泉一样,闪烁着让人心驰神往的迷幻。

而小蛇蛇深深的看了我和海鲜鲍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缠上了紧闭着双眼的糖醋鱼的双腿。

而在这之后,光幕突然变得一点都不透明,就像一面着光的镜子。糖醋鱼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了。只看到一道光幕直冲天际,好像和银河直接连成了一体。

我手心开始渐渐的出汗了,我感觉我好像在产房外面等待母子平安的中年老爹一样,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是还是焦急得像已经迟到十分钟的高考生一样。

突然,海鲜鳃哈哈一声:“就是现在!”

说着它一头钻进光幕之中,一转眼就跑了出来,手上还拎着一个忽闪忽闪的人。

为什么说是忽闪忽闪的呢,就是那种像是电池接触不良的手电。有时候看不到有时候看的到,眼看就要彻底消失的那种。

而海鲜鳃伸出一只手指头伸进那个忽闪忽闪看不清的人的脑子里,很快那个人变成了一个实体。

看到她的样子之后,我惊讶了。这个人我完全不认识。如果不是她下半身是条蛇的话,我压根就不能把她和小蛇蛇或者糖醋鱼联系在一起。

“看你妹啊。”那个被海鲜鳃凝成实体的人冲我一瞪眼,骂了一声。

虽然声音不同,但是听到这个语调和这个眼神,我顿时把她和那条丑蛇联系在了一起,于是试探性的问问:“你是小蛇蛇?”

那个蛇尾巴的齐耳短丹凤眼瓜子脸齐刘海但是露着**的少女点点头:“现在信老娘是小姑娘了吧?”

而这个。时候,她突然又开始一闪一灭了,而且频率更快了,已经处在一个存在和不存在的边缘了。

海鲜鲤冲我打了个。招呼:“走了哦!”

说完,它就吼的一声协同那个光着屁股的小蛇蛇从我面并消失了,我无奈的笑了笑,这两个人合力创造的世界到底会是一个多么神奇的地方。不敢想象

它们走之后,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糖醋鱼身上,我慢慢走近光幕,一进去赫然现里面就好像是海底世界一样,糖醋鱼蜷缩成一团,已经很完整的蛇尾巴盘在上面,长飘散着,看上去就好像是科幻电影里在水球里面制造出的人类一样,再加上光幕上面的斑斑光点,让她显得格外恬静和漂亮。

而我进来之后,她迅的睁开眼睛。我赫然现她的眼睛还是那双眼睛,但是里面少了几分调皮捣蛋,多了几分端庄典雅。就好像我曾经在悬圃里看到的历史电影一样,不过那时候看到的女奶要比现在的糖醋鱼圣洁的多,也许真的正如海鲜鲤说的,这个世界太容易让人不再纯洁。

当然,我个,人认为,这并不是坏事。

糖醋鱼看到我之后,嘴角露出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温暖笑容,蛇尾巴渐渐缠在了我的身上,然后上半身紧紧贴着我:“老公,美人鱼要绝种了。”

我点点头。亲了她额头一下:“你真漂亮。”

糖醋鱼闭上眼睛,然后眼球动了动,再睁开时,我赫然现她的眼睛里居然能泛光,那种五彩斑澜的光在她眼睛里不停流动,美丽的都没人样儿了。

糖醋鱼见我的表情,然后哈哈大笑:“女妈大神啊,我的偶像啊!我回去之后先给自己多拍几张照片,把我原来的照片跟现在的照片合成一下,然后拿去给我那些姐姐妹妹看看,我跟女奶合影了!”

我摸了摸鼻子:“宝贝儿,你不觉得这挺多余么?”

糖醋鱼摇摇头:“我的身份要保密!”

我:

杂牌救世主 佰六四 美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