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六二 随遇而安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实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金花更多的,是种内万州际了自己的身体之外又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用来偿还这份内疚,假如和她说得一样,她真能怀孕,也许这在她心里才是对我的最好也是最大的一种补偿。

虽然我从来没有觉得任何人欠了我的,金花更没欠我的。毕竟这么多年以来,我的生活虽然说不上饥寒交迫,但是也绝对说不上多么幸福。

我早就已经看淡了,有得有失,有欠有还,老天不许人太贪心。虽然十分舍不得,但是从金花的话里,我听出来了,我好像只有两条路可供选择了,要么让金花安安稳稳的取代我,要么让这个世界跟我一起去死。

我不是英雄,但是我好歹还算个男人。我没有资格去肆意录夺任何一个人的生存的权利,谁也没赋予我这个权利。更何况难道因为一个。将要消失的我,就要自私得让那些爱我的和我爱的人都随我去了么?

他们还有他们的生活,我的离去也许会让他们伤心,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也许会渐渐的从哀伤中清醒过来,重新走进属于他们的没有我的世界当中。这样的结果也许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想留份遗书。”我捏着金花的耳垂,安静的对她说。

金花没有说话,只是把我的手捂在她的脸上:“你说,我给你记着。”

我笑了笑,把金花抱到腿上,拿起她旁边的衣服,慢慢给她穿上:“疼么?”

金花很僵硬的笑了笑:“疼,先给我们的孩子取个名字吧。我会告诉他,他爸爸是救世主。”

我拯着金花的脸:“他妈妈也是。”

金花把脸贴在我的脸上,我感觉到了她热热湿湿的眼泪把我的脸弄得滑滑腻腻的:“杨云,我爱你。”

我摸了摸她的头:“爱你就等于爱自己。”

金花听完突然嗤笑了一下,用手拍着我后背:“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贫嘴。”

我深呼吸一口:“我还有多久。”

即使我自以为已经看的很淡了,但是我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心里一颤,这太残忍了。真的,太残忍了。残忍到我开始觉得心角在隐隐作痛。

金花从我怀里坐起来,用额头顶在我的额头上:“我不知道,大概快了吧。因为我开始接管本来归你管辖的事情了,可能等手续移交完毕了,就到时候了。”

我点点头:“其实我不希望你怀孕,这会把你以后的日子给毁了的。”

金花用鼻尖蹭了一下我的鼻子:“你觉得我有资格过以后的日子么,你觉得我还会接触其他男人么,傻瓜。”

听了金花的话,我着实心里一酸,可是我现在要劝她以后如何如何就太虚伪了,而且我也根本说不出来那种话。

金花看到我的样子,笑了起来:“时间对我不起作用,因为没了你,我就好像被硬生生的劈成了两半,谁能忘记自己是不完整的人呢。”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其他所有人都可能忘记我,唯独金花,是不可能的。就好像我没有办法忘掉我的左手,我的双眼,我的脑袋一样。

“不管男孩女孩都叫杨云吧。”金花搂着我脖子轻轻的说道。

我无奈的笑了一声,也只能尴尬的默认了,毕竟让我现在的状态去给未来的孩子取名字,这也太折磨人了,金花跟我也差不多吧。可就是老爹老妈儿子女儿都叫一个名字,感觉上有点奇怪。

而就在我感觉奇怪的时候,金花紧紧搂着我,力气用的很大:“你把你想说的话都告诉我吧。”

我深深的闻了一下金花的香:“我不希望我走的时候,你们在场。告诉老狗,对小月好一点,还有小李子别那么小气了,毕方看上他是他的福气,还有让他们每年清明冬至都给老子烧点烟,不要中南海,中南海不好抽,要十块钱白沙。”

虽然我是笑着说的,但是金花已经泣不成声了,而她刻意压抑着抽泣声,估计是不想让她的情绪感染到我。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塑料吸管折成的幸运星,轻轻的放进金花的掌心里:“这是小月这辈子唯一做过的手工品了,我不在了,你一定一定要把她当成亲妹妹。

我和她相依为命的,没了我,她会害怕的。还有,你告诉她,哥哥不能陪她到老了,我小时候跟她拉过勾的,说谁反悔谁就要当狗。”说到这,我缓了一下,因为我现我快要说不下去了,金花也几乎同时的仰起头,用舌头轻轻把我脸上的眼泪给沾掉,然后用红肿的眼睛看着我:“对不私…”

我摇摇头强打起精神,撑起笑脸:“没什么的,这不是你的错,你可别内疚。看来这次我要变小狗了,其实我小时候我就天天盼着小月赶紧长大,赶紧长大了,我就不用那么累了,你知道,我比她大不了多少,可我老觉得我更像她爸爸而不是她哥哥。现在她真的大了,而且快当妈了,不过我恐怕是等不到看着小月穿婚纱的那”不讨我货得她那么漂亮,老狗又那么帅。生的孩子肯汇刑川好看。你得帮我照顾着她,别看她冷冰冰的,其实她特脆弱特胆”

金花点点头,用已经沙哑的声音说道:“你的,就是我的。我会当好你的。”

我笑了笑:“笨蛋,你是你,我是我。谁也当不了谁。”

金花把脑袋埋进我胸口,疯狂的点头。

其实,遗言我已经留的差不多了,其实人生百年,浓缩而来不就讣告上的那短短几行而已,总有万般不舍,可事到临头,总是无可奈何。

可,总有一个人让我无所适从、让我放不下心。那就是糖醋鱼。她太脆弱了,脆弱到就好像一个鸡蛋,根本经受不住任何事情的摧残。

“是在想糖醋鱼么?”金花靠在我肩膀轻轻的说着。

我嗯了一声,但是却无言以对。

金花在我耳边轻轻的吹了口气,用一种幽怨的语气说道:“看清楚自己的心,有时候只需要一秒钟。你对她的爱让我很嫉妒,你甚至都不舍得让她的世界有一点瑕疵。”

我依旧只是嗯了一声,依旧无言以对。

“我压根想象不到她会变成什么样,我现在特后悔。当初手贱的去爬那座礁石。”

金花呵呵一笑,眼泪洒满了我的肩膀:“是啊,不是你们相遇,你今天就不会有这个结果,我也不会认识你。我就不用这么伤心了。

都是你的错。”

我晃了晃脑袋,把金花抱到一块大石头上,紧紧的贴在她胸口:“我很怕。”

金花抱着我的脑袋:“我知道。”

而在这两句简单的对白之后,我们长久的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风把小树林吹得沙沙作响。

我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第一次觉得活着比死还要累。虽然我用尽各种办法安慰自己,但是都无法彻底的平静下来。

我还欠糖醋鱼一个七百桌的婚礼,我还欠她一枚结婚戒指,我还欠她一个承诺,我答应过她要陪她去罗马,去把公主假日里所有的地方都玩一遍。我答应过她,我们永远都不会像安妮公主和布莱德那样有始无终,我食言了。

就好像我答应小月,永远陪在她身边。就好像我答应老狗小李子,要把酒吧街三贱人扬光大。我都食言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但是我连选择的权利都被录夺了。

我该恨谁么?毕竟我违反了游戏规则。我不能有感情的。对。我不能有感情的,它给了我无限大的权利,但是我根本没有好好履行我的职责,我让自己有了感情。这也许就是规则,我现在要被炒炮鱼了,事事都不会无风起浪,这也许也算是一种罪有应得吧。

而就在这时候,海鲜鳃突然坐在了糖醋鱼的肩膀上,用一种戏德的表情看着我:“轮到你了吧。”

我还没反应过来,金花伸出手直接就抚住了海鲜鳃的脖子:“你,该死!”说完,海鲜鳃直接就被金花捏成了一团泡沫消失在空气中。

不过这团泡沫还没消散,海鲜鳃又一次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晃着手指:“我享受外交豁免,我不能伤害这个世界的东西,但是这个世界的力量也伤害不到我。别忘了,我可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主人。”

我知道,但是我并没有像小蛇蛇那种欢呼雀跃,与其说重新去它那个世界,还不如想办法怎么让自己活下去。我宁可舍弃掉我的一切,就算不能再飞,就算以后都手无缚鸡之力。这些东西和我的家人我的女人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海鲜鲤哈哈笑着,面目很狰狞:“它太狠了,嘲风你是逃不掉的。不过我欠你个人情,我会想办法还你。”

金花皱着眉头看着海鲜鳃:“你有办法?”

海鲜鳃摇摇头:“它已经锁定了我们的嘲风大人了,我现在可没能力跟它比。不过只要是规矩,就有漏洞。接下去的东西,就看你们自己怎么抓漏洞了,别再这么苦情了。”

我点点头:“你的意思是?”

海鲜鳃耸耸肩:“你知道的越多,被抹杀的越快。还记得那个大神通的笔记本么?”

我一愣,连连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来那本王老二给我留下的笔记本,居然能翻到上次不能翻过去的那张了,我看到上面的字的时候,我顿时惊讶的一塌糊涂。

“一家三口都叫杨云,孽障啊!小云儿,你看到这个的时候,你怕是已经知道生什么了吧。没错了,你要死了。但是老子这次非得跟它玩一票,还记得麒麟在收集的东西吧,那是给你做替身,不过能骗的过去骗不过去,那就是得看你的命了,帮我跟你小老婆说一句,别太心狠手辣了小心动胎气。”

动胎气”先不说这个。了,但是看到王老二的字之后,我莫名其妙的又一次从绝望里燃起了一丝很渺茫的希望。

我把笔记本递给金花,她看完之后,眼睛泛着亮光:“真的还有机会?不过小老

海鲜鲤冷笑一声:“别盲目乐观了,没走到那一步之前,谁都不知道结果。还有,女人我告诉你,你也自求多福。坏了规矩你们两个就化蝶去吧。”

金花一听就笑了:“这敢情好

我摇摇头,心情又一次像落潮一样落了下去:“也就是说,我还是要做好死掉的准备?”

海鲜鳃点点头:“不是死,是消失。从此世界上就没有你这个人了,不再轮回不再脱。”海鲜鳃说的确实非常耸动,但是不可否认,它说的的确是事实。

我看着金花和海鲜鳃:“我下面该怎每办?”

海鲜鳗冲我抛了个媚眼:小哥,这种事情你问我,我哪里知道。你是盘古的心。我的世界根本承受不住你的存在。会崩溃的

我点点头,盘古的心是恶毒的,里面包含了世间千千万万重灾难,而我就是所有灾难的集合体。但是让人很奇怪的事情就是历代的我,都是镇守灾难善良无比的祥瑞。

这难道也是应了水满则溢月盈则亏的道理么?

当然,我其实并不关注这个,我更关心的是,我的结局到底会是什么。现在的事情在海鲜鳃王老二这些有大神通的人介入之后,我愈感觉扑朔迷离了。

而金花这个时候也抬了抬手,眼神突然变成一贯以来的干我屁事,然后点上一根烟,淡淡的说道:“我让他们进来了。”

我亲了一下金花的嘴:“真爱演。

金花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你以为是为了谁?”

在金花把这一片给解放了之后,外面的人呼呼啦啦的就冲了进来,糖醋鱼冲在最前面,而一见到我她猛地扑了过来,在我身上上下仔细检查了一边,语气急切的说道:“你没事了吧?没事了吧?”

我和金花对视了一眼,金花冲我点点头,意思是她不会把我的事告诉别人,然后我搂着糖醋鱼的腰:“刚才被花儿姐揍了一顿,说我差点弄死她

糖醋鱼看了看金花,面带疑惑的说道:“你被揍了?可花姐姐怎么看上去那狼狈呢?你打女人了?。

金花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和往常一样的说道:“他强暴我了

我一愣,完全没有想到金花这么快就出卖我了。不过糖醋鱼倒是一脸的不信:“你又吹牛逼,我老公我还不知道么,他胆子那么你强暴他差不多。”

我咳嗽了一声,糖醋鱼说对了。但是明显她什么都不知道,反倒是小三浦的眼神很凶狠的看着金花。真的,很凶狠,我从来没看过一个三岁小女孩有那种凶狠的眼神。虽然只持续了不到五秒钟,但是这一瞬间的怨毒居然让我到吸一口凉气。

小月他们没有来,我估计八成是金花让他们留在那的。至于小三浦,以她的智商不知道里面有点猫腻才是真奇怪呢。

当然,在我面对糖醋鱼的关怀的时候,我猛然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对她的亏欠感愈的强烈,我的未来很迷茫,但是她憧憬的未来十分美好。我现在几乎都不能面对她了。

“嘿,傻乎乎看着我干什么,自己老婆没看过啊?”糖醋鱼捏着我的鼻子,似娇似嗔的埋怨道,她完全都不知道这个鼻子在不久前被另外一个女人的嘴唇亲吻过。

我摇摇头,很轻柔的揽住她的腰,把她抱进怀里,她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我:“你身上怎么一股金花姐的味?”

我心里一惊,扭头看了一眼正若无其事的金花,网想解释。糖醋鱼哈哈一笑:“花姐又占你便宜了吧,没事儿,少奶奶不介意,你吃不了亏也上不了当

我顿时对糖醋鱼没了脾气,这样可爱的女人,我怎么放得下啊。可是为什么放不下还会跟其他女人做*爱?

我***真是一个畜牲。

金花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一语双关的说道:“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接着就把糖醋鱼从我怀里拉了出去。

“哎哎,你干啥啊?有你这么破坏夫妻小甜蜜的没?”糖醋鱼大声抗议,但是金花熟视无睹。

而这个时候,白泽也走了进来,冲我行了个礼:“请嘲风大人开启歧山吧

我从地上捡起那把让我陷入困顿的斧子,淡淡的说:“是用这个吗?”

白卑点了点头。

而我网要开始启动的时候,小蛇蛇突然像弹簧一样蹦上了我的手,大声的哭喊道:“不数不要,”让我

它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闭嘴!”

小蛇蛇愣在当场,接着我冲海鲜鳃看了一眼:“下面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海鲜鲤点点头:“那是当然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当不了英雄,也要成个好汉。

杂牌救世主 佰六二 随遇而安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