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五八 世界与世界和另外一个世界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印度那个把神话当成历史的吹牛逼的女明古国,在他后训曰说里。至高神中有一个叫大梵天,而在他们的教义里,我们所身处的这个世界其实就是大梵天的一场梦。它创造了自己创造了这个世界。但是如果他苏醒,那么这个世界也就会跟着一起飞灰湮灭。

而没有谁可以长梦不醒,于是为了守护这个赖以生存的宇宙,于是印度另外两个至高神湿婆和湿奴化身千万轮流值守大梵天的梦,让这个梦可以一直永无止境的延续下去,无穷无尽,无休无止。

这其实对于我来说是几乎不能理解的东西,兴许是太过哲学了就好像我看面相脸上什么地方长一颗痣代表什么,鼻子占整张脸的百分之几代表什么,而其中联系到阴阳五行坎震艮兑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就开始一头雾水了。

海鲜鲤悬浮在半空中诣诣不绝的给我们讲述着这种只能用哲学和神学来探讨的事情,妖师不愧是妖师,把原本需要抽丝录茧的庞大体系用很简单的话阐述了出来。

“无数的光阴,我靠着别人的尖来了解其他的世界。无论多么强大的人,甚至盘古。我都可以毫不费力的进入他的世界。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可以,但是我确实就是可以。”海鲜鲤用一种轻松的表情来给我们阐述它的能力。我摸了摸鼻子:“那按照道理,你的世界应该很丰富啊,可你那里面有点什么?”

海鲜鳃摇头否定了我的推理:“那就是我创造的世界,但是我没有能力创造生命。我没有能力控制任何一个有思维的东西。所以就算我创造了所有的东西,那么始终还是我自己在和自己做游戏。”

接着海鲜鳃突然面色沉重了下来:“你们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么?”

众人摇头。

海鲜鳃叹了口气:“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至高无上的,我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但是我得不到别人的思想。在这也是一样,天道也没有任何能力控制别人的思维。它可以剿灭任何人可以让任何人诞生,但是它不能直接控制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就好比这条蛇,它的存在目的就是为了去死,但是它现在不想死了,这就是出乎天道创造它出来的本意。它可能会被毁灭,可能不会。”

我听到这,才算是明白了海鲜鳃的大致意思,它的意思简单的说就是。我们都是被操纵者,但同时我们又有足够的自主权去反抗这种操纵,而反抗这种操纵的代价可能是死,但是这说明并不是不肯能的。

小蛇蛇目光炯炯,带着希翼的光芒:“您能看在大家姐妹一场的份儿上,拉妹妹一把么?”

海鲜鳃扬了扬眉毛:“其实我也是很自私的,我之所以想救你,是因为你能让我的世界丰富多彩。”

老狗点上根烟:“你是说,你准备养条蛇当宠物缓解寂寞是么?”

海鲜鳃白了老狗一眼:“这个世界的主宰,其实并不是真实存在,就好像我在我那个世界里不是真实存在的一样,但是你们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这里的天道比我强太多了。对比而言我只是一台学习机,而它是级计算机。”

接着海鲜鳃继续说道:“我存在它其中,在看它看来,我是蝼蚁。但是在我那个世界,我和它一样,是至高无上的。我现在只是一团不受控制的思想,它奈何不了我。”

小蛇蛇一听就高兴的顺着杆子往上爬:“姐姐姐姐,那也就是说,我只要跟你一样,就不用死了?。

我摸了摸下巴:“玄。”其实这个猜测源自第六感,我有乎寻常的第六感,早就说过了,除了买彩票没中过大奖,其他基本感觉什么什

中。

果然,海鲜鳃摇摇头:“你能创造自弓的世界么?”

小蛇蛇摇摇头:“我只能做梦。”语气失落。好像被一块大石头直接压在的主动脉上一样有气无力。

海鲜鳃嗤笑了一下:“那你跟我一样,你就真的死了。其实它也不是不留情面的,它每次洗牌或者用你们的话说,就是每次格式化完系统。都会让你们重装一次,留下值的信任的保留记忆,而不被信任的都会被洗掉回忆。”

我一愣,心蹦蹦的猛跳了几下,我所认识的人之中,留着以前记忆的,有老李小三浦、麒麟哥、姥姥和苹果姐姐。那如果按照海鲜鳃的话说,这些人,,

“当然,别太紧张,任何规则都有漏洞,就比如那颗小树。她聪明的很,早就留了后门了,不过她好像已经被盯上了,如果她再这么肆无忌惮的泄露天机,她完蛋了。”

我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王老二和老李从来不跟我们解释原因,麒麟哥也不解释,小三浦总是说一半留一半。看来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处境了,而我这种属于不被信任的,完全就不能恢复原来的记忆。

我好像抓到了什么,又好像依然一片茫然,这种感觉很不好。

而这时候小蛇蛇突心叩汉头看着海鲜鳃!“姐姐,你瑰!我该怎么办。”海鲜鲤沉默了一下:“死一次。”

小蛇蛇:

这时候小李子突然掏出一本书:“这是王门,也就是王老二放我身上。说到万物归尘的时候才能打开。”

小蛇蛇一听,一尾巴把书卷了过来,然后急忙想翻开,可任凭它怎么用力,都不能翻开任何一页。

海鲜鱼看到这本书之后,莞尔一笑:“这是大神通,你哪能打开。”

我拿过书之后,尝试冉了用力,果然书就好像是被钮胶水粘住了一样,纹丝不动,而封面上有这一行苍劲的钢笔字:“就知道你们这帮兔崽子着急想看,密码你们猜。

我看到这个字就蒙了,这明白着是王老二字,而且语气都一样。看到他的字之后,我心里突然莫名的安定了下来。俗话说有志不在年高。流氓不看岁数,王老二俨然就是一个老流氓,但是每次他出现,都能让我们少走很多弯路。

不迂,,

“密码你们猜是个什么玩意!”我大声叫着,把书给扔到了小桌子上。

敢情弄了半天又被王老二给玩了。这老流氓。都什么时候了,还玩这一套,一个人怎么能没心没肺到这程度?

而老狗拿过书,眯着眼睛看了看:“月圆之夜。紫禁之数。”

话音网落,整本书突然出卡啦一声脆响,接着老狗轻松的翻开了第一页,然后不无感慨的冲我们说到:“我是在那被捡到的。”

接着老狗把书递给我:“我看到字儿就想睡觉,你来吧。”

我接过之后才现,这压根不是书,只是一个长得像书的笔记桓…

第一页是巨丑的签名,王德海。下面还有个小手印。我给老狗和小李子看:“看着没,这个手印才这么点儿大,老狗长这么大都是咱们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

老狗猛踹我一脚:“滚一边去,妈的。你俩咋老绕着圈占我便宜。”

我哈哈大笑着,接着继续翻了下去,后面的就是那种苍劲的钢笔字:“我孙女叫王若曦,落款一九八三年中秋夜。”

我读完之后,老狗脸色瞬间就白了:“王老二真神了”

我愣了愣:“怎么了?”

小李子哈哈大笑道:“老狗是那天被捡到的,那时候小月还没出生呢。”

而我摇摇头:“这能代表啥?提前给孙子孙女命名,多正常啊。”

老狗捂着额头:“你知道个球。昨个晚上我才和小月商量好,闺女以后叫王若曦。”

糖醋鱼一听就亢奋了:“我后悔啊,我后悔怎么没让王老师给算一卦我啥时候生孩子。”我笑着说道:“这种小事儿。不用在意了。”说着我翻开第二页,而看到上面的字的时候,我脑子嗡的一声就炸开了:“嘲风归位一年整。父母受谴。魂将归天,天道不仁。落款一九八四年仲夏夜。”

看来,我果然是个扫把星,扫把星啊,

接着我打起精神继续往下看:“儿媳妇马上出生,落款是三九八五年国庆节。”

没错小月是八六年出生的。八五年,我老娘刚刚好怀上她,王老二这老混蛋到底有多神奇?这种细微末节的事情都可以预知的到,太恐怖了点”就连小三浦也只能知道个大概而已啊。

“朱雀现世,我日你祖宗的老天,能给个好命的么?落款是一九八六年除夕。”

小李子深呼吸了一口:“好了。好了。这些别读了,直接往后快进。”

我点点头,虽然一直在翻着,但是每页上面也就短短的几个字,根本不影响我阅读,而越看我越心惊肉跳,王老二几乎按照年份,把所生的事,提前好多年就全部写了下来,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帆…

而看到所有的大事记全部结束了之后,我突然现后面写的东西都是倒着的,我把笔记本翻了一边,上面的内容让我大吃一惊:“封了天狗的灵智,无奈啊无奈。本该聪慧过人的天狗变成了第二个郭靖,这对他可能不公平,不过也可以给他带来最大的韦福。孔雀有嘲风庇护。朱雀天生祥瑞,独独这天狗凶戾无常,与其日后亲手斩杀,还不如就让傻小子一辈子傻乎乎的走下去。嘲风四卫全数到齐,这是天道将改之兆啊。希望有生之年还能再见青岚一眼,可复生的青岚还是青岚吗?谁知道?天知道。”

读到这里,我放下日记,冲老狗说:“看来我们身上的事和生的事,没有一件儿逃的过王老二。”

老狗表情僵硬:“我是该谢他还是该悄丫?”

吴智力表情也凝重了起率:“狗哥。我觉得你应该谢他,笨蛋才最开心么?”

老狗点点头,看我一眼:“继续啊你。”

我咳嗽一声,喝了口水,继续读道:“兔崽子们,你们看到这的时候。八成已经接近真相了吧?老子和你们虽然都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是老子一直把…当亲儿子,特别是德海,我欠他果你们能回来知沧小清客带你们去吃农家乐,要是还能看到老李的话,记得跟他说,老子已经不恨他了,让他别再躲老子了。都一大把年纪了,还玩小孩子脾气,个老混蛋。还有,你们告诉他,他找的天道其实压根不存在,别再费力气了,那玩意只是个游戏规则,好了,先让你们看到这,时机不到。”

而我再想往后翻的时候,这个日记本又一次死死的卡住了,任凭我们怎么念密码,后面几章就是翻不动了,而我觉得后面东西才是真正的精髓,可他妈又因为一句时机不到。导致我们怎么都看不到后面的东西。

海鲜鲤拿起那本日记,来回翻看了一下:“这也是个看破天道的高人,可是境界不够,可惜了。”

我们都没说话,只是用眼睛直直的看着海鲜鳃,等待它给我们解答下面的问题。

海鲜鳃躺在半空中,喃喃的说:“我没能力创造有思维的东西,但是我能借用它的。

所以我要你。”海鲜鲸指着小蛇蛇和糖醋鱼。

糖醋鱼嚼着橡子,头猛晃:“那可不行,我是我老公的,你问他

我连声附和:“就是就是,哪有要人老婆的道理。”

而海鲜鳃哈哈一笑:“到时候可由不得你们了。”说完,它的身体渐渐的化作水波,然后就这么消失在我们的面前。

小蛇蛇看到它消失之后,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我决定信这孙,子一次。”

老狗笑着说:“刚才姐姐姐姐的叫着,现在叫人孙子,你个人面兽心的货色。”

小蛇蛇不屑的说道:“看那孙子的德行,不是有事儿求它,老子当场就喷它一脸的。”

我挥了挥手:“咱们也出去看看件面那些大家伙吧。”

众人纷纷点头,我出门的时候,现肥猫爸爸正一脸痴呆的坐在沙上。我听说过这些仙啊妖啊,一心求的就是天道,可弄了半天原来只是规则而已,这兴许会让肥猫爸爸难受挺长一段时间。

不过,能创造自己的世界,这听上去也挺好玩的。不过我觉得那太费劲了,而且再者说了,就算让我过去。我也绝逼不去,这种明明是假冒伪劣的东西,我还去的话,我不成傻逼了么?鬼知道海鲜鳃是不是在做企业推广小蛇蛇这种濒临下岗的去去还行,让我这种风华正茂的业务骨干也跳槽,这太不靠谱了。

来到外面之后,大家伙们都已经变成了人的样子,三三两两坐在烤肉铺子上吃着东西,被老狗砸破的墙,居然完全的复原了。仙界就是仙界,可了不得啊,这生产力,绝逼赶日美了。

白泽小帅哥一见我们出来,用卫生纸一抹嘴,打了个呼哨,接着那些大家伙变成的人。都呼呼啦啦的把我们围上了。

我现这些人有男有女,大部分都可漂亮了,特别是那个穿着白衣服的姑娘,那小腰、那小腿、那小屁股,身材嗷嗷的好。

当看到糖醋鱼和小蛇蛇出来之后。那帮人齐齐跪倒。山呼海喊的。有几个嗓门巨大的,把我耳朵都给弄得嗡嗡响。

接着白泽小帅哥走了过来,特恭敬的说道:“是时候了。恳请嘲风大人打开不周山,让女娼娘娘恢复真身

我愣了愣:“要是我不在,那怎么办?”

白泽小帅哥哈哈一笑:“女娼和嘲风,百世轮回从不分离,难道大人不知道女妈娘娘姓风么?。

我当场就斯巴达了,听他这话的意思,看来我和糖醋鱼勾勾搭搭了好多好多年了,这他妈就叫宿命么?

糖醋鱼一脸幸福的看着我:“难怪你少奶奶第一眼就看上了你这个娘泡儿的小白脸。”

我咳嗽了一声:“你胡说”你第一眼是想弄死我的。”

糖醋鱼哈哈大笑,搂着我的腰。把脑袋架在我肩膀上:“有你在。我一点都不害怕未来。”

我扭头亲了她一口,而这时候小蛇蛇带着哭腔喊道:“你们这两个,死没良心的,老娘快死,了你们还在打情骂俏。有点同情心好吧”

白泽听完沉思了一下:“为什么会死?谁要死?谁要敢伤害女娟娘娘。我定然要让他碎尸万段

糖醋鱼“哼了一声,指着我说道:“他天天摒我,你杀他啊。”

我:

白泽:

小蛇蛇:“你们两个孽障

狐仙大人也连连点头:“汪!”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在这里我简单的解释一下开头的那个宗教故事。其实印度人说大梵天是自己创造的自己,这很难解释。除非是宇宙大爆炸。阿三是个吹牛逼的文明古国,这是无可厚非的。

当然,棒子是真正的宇宙饰造者。高丽棒子万岁!,

杂牌救世主 佰五八 世界与世界和另外一个世界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