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五七 悲伤的小蛇蛇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我真怀疑是不是全世界的麻烦事都在天当中向我八百旧卜皿必奔袭而来,各种麻烦各种焦虑各种纠结,这些东西多了,就被称之为祸。再我现在网好出于一个祸不单行的状态。这让我很无奈,我现我愈喜欢各种可以用暴力和钞票解决的问题了。那些问题对我来说好像真的不算是问题。

可现在,所有的事情,第一不能使用暴力,第二不能用钱买通,这让一点治世救国经验的我抓耳挠腮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狐狸方阵还在外面晾着,成千上万个千娇百媚、剪水生波的漂亮狐狸精还静静的站在大街上等待答复。

而这边那个大猩猩不顾任何人阻止叫来了女妈娘娘亲卫队来恭迎女娼回归,这次来的除了大猩猩嘴里说的几大护卫之外,还有上百个五花八门的大妖怪。

那可都是身高数十丈的大家伙,他们不进城,但是也用他们巨大无比的身体把整座小镇给包得满满当当。一个个欢呼雀跃着,看着就跟哥斯拉开兄弟联谊会一样。怎么看怎么让人感觉是世界末日的前兆。

这些妖怪没有一个,长得一样儿。有色彩斑澜的鹿,有长着四条腿的枕头、还有鸟嘴的大乌龟。其中几个最大的就是大猩猩和另外两个大家伙了,其中一个是一条比南京长江大桥还牛逼的大白蛇,还有最后一个,来的,很漂亮的小怪兽,浑身雪白。虽然很大。但是看不出一点臃肿。像一头健壮的马,不过头上有像动画片里的龙一样的弯角,而且身上云雾缭绕的。

不过这些大家伙的共同点就是面目非常和善,一看就不像是坏蛋的样子,不跟老狗一样,怎么看都是犯罪份子的脸。

小三浦指着那个漂亮的白马大声叫道:“我师弟!我师弟!”

我愣了一下:“你师弟?”

三浦高兴的连连点头:“是啊,白泽啊。女娼的书记官嘛,就是妖怪版的诸葛亮。我差点就嫁给他了。”

我摸了摸鼻子,感觉要是小三浦嫁给一匹马,这实在是让人心酸的一件事情,不过师弟和师姐之间。确实会经常生点奇怪的事情。

我咳嗽了一声,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问小三浦:“为什么我没护卫?我自尊心受挫了。”

小三浦嘻嘻一笑:“怎么没有?孔雀、我、天狗、朱雀。只不过我们一直跟着你而已。”

我一听,顿时兴高采烈,然后指着毕方:“来。给大爷捶捶背。”

毕方横了我一眼:“有脸没脸了?你还欠我一顿肯德基全家桶呢。”

“你看,有这样儿的护卫?”我一脸幽怨的看着小三浦。

小三浦坐在我的肩膀上,揪着我的耳朵:“都能陪着你去死了,你还计较什么。”

我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看来我还是把捶耸的事儿先放一边好了。

这时候那个,白色的马视线看到了我们这边,接着眼睛一亮,一个白驹过隙就朝我们这边蹦了过来,在半空中他突然变成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年轻人。

等他落地的时候,我赫然现这孙子是如此之帅,帅到老子想用美工刀在他脸上刻围棋盘。老狗兴许能跟他比,但是老狗在气质上绝逼没有这种温文尔雅的书生气,天生一副土匪气质的老狗,显然在气质上面落了下风。白泽蹦过来之后,眼睛直接就盯上了小三浦,声音颤抖的说道:“师”,师姐,”

小三浦咯咯的笑着:“有没有想我啊。”

小帅哥头都快点断了,接着小三浦抱着我脑袋:“这是你未来师姐夫。”

我一愣:“不要闹了不要闹了。玩笑开开就好了。”

小帅哥也跟着点点头:“谁不知道嘲风大人是女妈娘娘的,这么多年师姐你还不死心啊?”

我听到小帅哥口气中那种酸到没边儿的味道,我突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这可是第一次有人因为我而吃醋,我激动啊,激动之余还伴随着无比的优越感。

而这时候糖醋鱼皱着眉头走过来,很敌视的看着小帅哥:“你也是来勾引我老公的?”

听到这句话,我顿时感觉我面部肌肉都僵硬了,而长捷毛的小帅哥的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我”我”他,不能,真不能”

不过在一阵紧张之后,小帅哥看到糖醋鱼:“娘娘,你为什么还没醒?”

糖醋鱼:“?”

小蛇蛇这时候从糖醋鱼身后爬到了她的肩头,看着小帅哥:“白泽!狐族的事情,你去解决。”

小帅哥愣了愣,看了看糖醋鱼又看了看小蛇蛇:“为什么,,为什么一个是娘年却不是娘娘,另外一个不是娘娘却是娘娘?”

我最讨厌和这种高智商的人绕圈圈了,这帮孙子说话太他妈哲学了。我他妈哪儿能知道为什么是又不是,不是又是。

小蛇蛇吐了吐信子:“你先把事办了吧。”

白泽摇摇头:“我刚才就已经沟通过了,他们铁了心要嘲风大人跟他们回去。”

小三浦伸手拍了拍小帅哥的脑袋:“乖,别在想着你师”姐姐到时候给你介绍个漂亮妹打激宗小帅异心一川洲阴测测的一笑:“这是胖叔叔给姐己姐姐出的主意。”

玉藻前也是附和道:“姐己没有那么聪明。”

“这是一箭双雕,又想让狐狸姐姐的姐姐代替姐己当族长,又想把狐狸族老被人欺负的事情解种阴险的招数。除了胖叔叔谁还能想的出来,二爸爸,你别忘了。人家可是当皇帝的。”

我摸了摸下巴,这种时候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对于角逐智力这方面,我是非常不擅长的。我擅长的就是跟老狗小李子暴力拆迁。

当然,我听到是胖子出的招儿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伴君如伴虎,这王八蛋居然连我都要阴,虽然说这也确实挺无奈的,但是好歹打个电话知会我一句啊。

于是我指了指城外那些大家伙们:“那你们这帮人怎么办?”

白泽嘿嘿一笑:“当然是迎接女娼娘娘的。”

这下可难为我了,两个选择。随便放弃哪一个都是很大的麻烦嗯。很大的麻烦。要知道我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要我拒绝别人合理的要求,我真的会良心不安的。

而这时候金花突然拍了拍我肩膀:“我能。”

我扭头看着金花:“你能什么?”

金花从我裤子口袋里掏出烟,顺手摸了我大腿一下,点上烟:“狐狸的事,我能解决。”说完金花看着坐在一边的姐己:“我跟你去你那边,我跟他是一样的。”

我点点头:“好的跟一个人儿一样。”

姐己沉思了一下:“其实你们别怪胖子,他,”

金花挥挥断了姐己的话:“走,走。别废话了。”说完金花回头看着我们:“姑娘们跟我来吧?男人吃不消的。”

而这时候小狗哭着从角落里跑了过来,脸上被自己的手弄得脏兮兮的。我一看顿时大惊,以为她被麒麟哥给强行猥亵了。连忙跑过去把她牵回来,弄了点水把她脸上给搞干净。然后小声的问道:“怎么了?”

小狗看到我之后,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好可怕,那个人身上的味道好吓人”

我听完愣了一下,当时只顾着看小怪兽打架了,把小狗塞到了麒麟哥的手上,要知道麒麟哥可是那种往地上一站,连老狗毕方都不敢正视的变态人物。我这个傻逼。老是干出一点低能的事儿,我有罪我该死。

金花走过来问清楚情况之后,狠狠踩了我一脚,留下一句**,就带着姑娘们随着姐己出去了。说好了电话联系,反正姐己有我号码。

已经站了好几个。小时的狐狸精们,簇拥着姐己和金花一众走了出去。而我身边只剩下了吴智力和糖醋鱼以及蛇蛇。

“汪!”

“你怎么不去?”

狐仙大人没有去,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按照常理来说,这事儿应该跟她关系更大。当然,这只狐狸狗明显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反正她想怎么样都随便她去好了,毕竟狐仙大人对狐狸族什么的,那可是一点归属感都没有。而且她朝思暮想的姐姐对她的态度也明显不是一个姐姐应该有的,作为一个处于敏感时期的小母狐狸,心态上的转变也是不可避免的。一心想寻亲的狐仙大人,在寻到了之后,赫然现这个世界跟她所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的时候,肯定会非常失望,嗯,非常失望。

狐仙大人蹲坐在我旁边。眯着眼睛看着我,看得我不明所以。而许久没解放过的吴智力,这时候突然贼兮兮的走上来说:“我研究过宠物心理,一直狗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说明这只狗感觉到安全感。”

我愣了愣,指着自己问道:“你是说她在我身上找到了安全感?”

吴智力故作高深的点点头,而我无言以对。

小蛇蛇这时候盘到了狐仙大人的脑袋上,冲着白泽小帅哥说:“其实我不是女奶,我不是她,但是她是我。”

我点点头:“大腿成精。”

白泽还在来回看着糖醋鱼和小蛇蛇。看了挺长时间,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这种本我自我我的问题,我许多年都没有想明白。”

而这时候老狗和小李子手上拎着一兜子奇怪的东西屁颠颠的往我这边跑了过来,看到我之后老狗急忙问道:“小月呢小月呢?”

糖醋鱼指着城门口:“跟姐己去狐狸那边玩去了。”

小李子哦了一声:“我媳妇儿肯定也去了,不过那味儿,我可顶不住。到时候逮着谁强暴一通,那直接能被金花给弄死个球的。”我笑而不语,算丫识相。

白泽小帅哥,刚刚从他朝思暮想的小三浦的离去中清醒过来,晃了晃脑袋。突然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牌子:“恭请女妈娘娘。嘲风大人移架不周山。”

小蛇蛇和糖醋鱼互相看看,一贯没溜儿的蛇蛇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用一种下命令的语气冲白泽帅哥说道:“你们且在这等着。”说完蛇头一摆:“我们进去。”

来到肥猫爸”小雀午!后,肥猫苍苍突然冲我们行了个礼!“真想不驯翻糊八人女娼娘娘和麒麟先生能在同一天出现。这可只出现在传说里。”

而小猫妹妹从后面搂住糖醋鱼的脖子,撒娇道:“鱼姐姐,鱼姐姐。我要签名!”

就在小蛇蛇和小猫妹妹闹着玩的时候。小蛇蛇突然吞掉了桌子上的一个小苹果:“我不要当女娼。”

糖醋鱼好奇的看着蛇蛇:“总比你街头卖艺混饭吃好的多吧?”

小蛇蛇大声喊道:“可那毕竟是我自己好不好,你才是女奶,我不是!”

糖酷鱼耸耸肩:“我们扔硬币,谁输了谁去当。谁耍赖谁癞皮狗

吴智力自己卷了丹根烟,了一圈之后,很无奈的说道:“当那个。会怎么样?”

小蛇蛇沉默了一下:“我会消失。可我出现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女妈归位,我现在很矛盾。”接着小蛇蛇很严肃的说道:“一切的诞生都是有它存在的使命,没有任何一种东西的诞生是毫无意义的。我知道我的使命,但是我很眷恋这个世界。”

这几句话,让我们都挺沉重,狐仙大人眼泪汪汪的。虽然我没有那种小姑娘的情怀,但是听到小蛇蛇的这种残酷命运纲领,还是忍不住的觉得有点气闷。

小蛇蛇昂起头:“凭什么?凭什么让我出现我就出现,让我消失我就消失?谁有权利这么做?天没有,地没有,你嘲风也没有!”我点点头:“其实我就是一卖啤酒的。”

“可我又没办法改变,你知道么?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见过的事情都多,我贪图享受,我好逸恶劳。在我看来,你们都是凶手!可我又无可避免的喜欢上了你们,你们让我结束了千百年的孤独,但是也是因为你们,我必须要消失。

我是该恨还是该原谅?我恨不起来,也原谅不了。”

小蛇蛇顿了一下,软趴趴的垂下脑袋:“所以我很矛盾。”

我点上一根吴智力自制的土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现跟红梅挺像。然后用手指弹了弹小蛇蛇的脑袋:“你在这牢骚有个屁用,想点招儿

小蛇蛇摇摇头:“没有,我存在的目的就是这个。哪里还有别的途径。”

糖醋鱼不屑的看它一眼:“你这废物。刑法都有空子钻,这个怎么没有。”

“可那个是人造的!我,”说到一半小蛇蛇突然话锋一转:“我好像也是被造出来的。”

我挠了挠下巴:“那就是有办法咯?。

“当然有办法。”一个不属于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我被这声音一惊,扭头回去的时候,现一个,很面熟的女孩,大概十七八尖穿着一身很休闲的衣服,牛仔七分裤,水晶小凉鞋。

这”这他妈不就是海鲜鲤么,丫不是穿纸盒箱的么?

说着,海鲜鲸很迅的飘到我面前。指着我鼻子大骂:“你这个孽障,给我穿了一身什么破东西!要不是我出去逛了一圈,我都不知道得穿那个傻东西穿到什么时候。”

我咳嗽一声:“你不是滚球了么?”

海鲜鳃夸张的哈哈大笑起来:“我想去哪就去哪,天下没有我去不到的地方说着它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像章:“小小歧山哪能困住我?我是谁?我可是妖师鳃鹏。我开始只是梦中未醒,脑子不太好用而已。”

接着海鲜鳃坐在半空中,晃荡着两条小短腿:“宇宙之始我就存在,妖师不是白叫的,我算起来。可是年纪最大的妖了。轮回兜转都和我没关系,知道为什么么?”

我摇摇头,我现在已经完全弄不明白现在这个老气横秋的小姑娘和我梦里那个傻逼鱼到底是不是同一件东西了。

海鲜鲤指着小蛇蛇:“所谓的天道,是没人性的。别说杀你一个。就是杀尽这全天下的东西,也不过就是眨眨眼。”

我点点头,因为我经过这么多的事之后,也算明白了一点。比如金花和她那个已经崩溃掉的世界。

海鲜鳃晃着手指头:“不过我不怕它。它说到底也不过只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罢了。悠久的生命让我无比空虚,可惟独给了我一个好处。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来看破这个世界。”

我摸了摸鼻子:“从你嘴里说出这个话,怎么感觉味儿这么怪?”

海鲜鳃亮晶晶的眼睛直接出现在我面前不到五厘米的地方,但是我能看到它,可无论如何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就是那种看电影的感觉,睁开眼睛就存在,一闭上眼睛就空无一物的感觉。

“我,能创造自己的世界。”海鲜鲸一字一句的说道。

事实上我压根听不懂它所谓创造自己的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但是小蛇蛇突然就激动了起来。

“你是说!我也可以?”小蛇蛇用一种很低三下四的口气问着海鲜鲤。

海鲜鳃摇摇头:“不能。”日o8姗旬书晒讥口齐余

杂牌救世主 佰五七 悲伤的小蛇蛇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