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五六 你这是自寻死路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右狗的狗茶苍形杰确实非常威过跟他正干着架的凡估收可就不那么可爱了,这大猩猩比那在帝国大厦上面打*飞*机的那个打星星还要大,差不多跟狗爸爸差不多大,而且很明显的是,在角力方面,老狗明显干不过那个大猩猩,虽然老狗身形确实很灵活,但是乱拳之中总有一下能乎中老狗的哪个地方。

而老狗只要挨上一拳头,那就得倒飞出好几百米,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会把人家的城门楼子给砸成地质灾害遗址的原因了。

两个巨大的家伙之间的斗殴真的很让人震撼,老狗的牙依然断了一根。是他那时候在弄通天教主的时候自己掰的,三根闪着口水银光的尖牙露在外面,乍一看就跟剑齿虎一样。

小狗正站在一条小溪旁边哭着。两个大家伙打架的时候。都好像玄意绕开了小狗的个置,要知道被这两个玩意儿中随便哪一个踩一脚,那就是猛妈象都能被踩出屎来的,更何况小狗这样娇滴滴水灵灵的小妹子。

我见到大猩猩和老狗身上都挂了不少彩,急忙走过去把正在抹眼泪的小狗抱了起来,然后就跟西门吹雪的天外飞仙一样,高高飞到了天上。

“怎么了?这是?”

小狗指着大猩猩哭哭唧唧说:“那个像野人一样的怪叔叔说要带我去吃糖葫芦。我又打不过他。然后爸爸就过来弄他了

我一听就了然了,这种用棒棒糖勾搭小姑娘的事情,据我所知好像只有孙大炮一个人经常干,什么大月黄啊什么浅田春啊这些姑娘,反正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孙大炮放到现在也俨然就是个变态。

当然,我对这种事情绝对是深恶痛绝的,我决定要弄死那只大猩猩。我把小狗背在背上,然后召出久为用过的镇压之手,一只捏住大猩猩的脖子,另外一只死死卡住他的两条腿,顿时原本还嚣张无比的大猩猩在一瞬间就变成一串被挂在杆子上的香肠。

而这个时候老狗才算现了我,他眯起比星巴克落地窗户还大的眼睛。嘴巴里呼呼直喘气。然后冲我点点头,突然做出了一个非常惊人的举动,他弯下四肢,然后突然四足生风高高跳起,接着就像是狮子座的流行划过天际一样,屁股直接就冲着大猩猩已经被拉直的肚子堕了下去。

我看到这,赶紧吩咐小狗别再看了。后面一幕太过于残忍了,毕竟大便四处飙的场面,不是一个正常承受能力的人可以忍受下来的。

一声沉重的闷响之后,大便是没飓出来,但是大猩猩却闷哼一声,直接翻起了白眼昏迷了过去,眼看就是进气多出气少了,嗯?是进气少快死了还是出气少快死了?算了。反正知道我表达什么意思就行了,细节放一边,

而这个。时候,麒麟哥突然出现在我旁边小狗又被吓哭了,麒麟哥破天荒的摸了摸小狗的头以示安慰:“我没办法解决,那个女人太恐怖了。兄弟,你看这件事情能不能不用我了?。

我愣了愣,完全没想到这天底下还有麒麟哥没办法解决的破事儿,不过他说的那个女人,按照常理来分析,应该就是金花了。好像除非了这个女人之外,我没见过任何人敢用脚踹麒麟的。

我集点头,反正鄙人也想出了个办法,我冲麒麟指着下面那个昏迷过去的大猩猩:“这是个什么玩意?”

麒麟一摆脱金花的阴影就展露出了一幅君临天下的气度,用旁光扫了一眼底下的大猩猩:“垃圾而已。”

我呸了一声:“在你那儿,有不是垃圾的么?我问这孙子是什么?”

麒麟哦了一声:“是朱厌,其壮如猿而白赤足名曰朱厌见则大兵

我咳嗽了一下,有点尴尬的问道:“那个”什么叫见则大兵。”

麒麟哥很宽容的冲我解释道:“就是此物很凶恶,好斗。”

我指着正在地面上舔爪子的老狗:“跟这孙子比呢?”

麒麟淡淡的说:“都是垃圾

我:

而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地上的那只大猩猩突然清醒了,他吐了口唾沫,冲着老狗大吼一声:“你这是自寻死路!”说完,猛地捶打了自己胸口几下,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的老狗。老狗本来正在洋洋得意的舔爪子,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猝不及防之下被大猩猩骑在了身上,两条跟千年古树般粗大的死死勒住了老狗的脖子,老狗顿时连舌头都伸出来了。

不过这对老狗来说绝逼是小意思,我记得他在学校阻止踏青的时候。往水库池子里一猛子下去就是半个小时,当时老师就吓哭了,当大家都以为他已经溺毙的时候,他手上抓着两只乌黑锃亮的甲鱼像傻逼一样的回到了岸上。

那次的结果,就是我们三个再也没被安排进任何一次野外活动里,碰到这种事情,我们就会被安排在学校机房里面随便玩,,

不过看到老狗挨揍,不去帮忙也确实挺不仗义的,我把洲舶川麒麟哥的寺卜小狗当时就被吓傻了连哭都不会了。知制绷哥被是一脸的茫然和手足无措,显然就没有带孩子的经验。

我挽起袖子,准备下去。下到一半。我突然想到个问题,于是便回头问正在和小狗大眼瞪小眼的麒棒哥:“我有什么趁手兵器没有?”

麒麟哥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你大叫一声“给我力量。”

我一愣:“妈的,你有病。”

不过我觉得以麒麟这种死板的性格,不会跟老狗那么没谱儿,但是这种傻逼的话实在让我很难以启齿,毕竟我记得我从八岁开始就没喊过这么缺乏智商的话了,嗯。可能是九岁。

下去之后,我像扔玉米棒子一样,把那个大猩猩给甩了出去。可是没想到他的手居然那么紧,连带着老狗也一块飞了出去。

不过这一下的缓冲让老狗抓到了一丝空挡,他猛的一扭腰,硬生生的咬住大猩猩的胳膊,顿时大猩猩鲜血像尼加拉瓜大瀑布一样流了出来。

而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血一出。大猩猩把手一松,把老狗给甩了出去,然后指着老狗用嗡嗡的声音说道:“你怎么拼命啊你?”

老狗愣了,我也愣了。从没见过哪一个人打架都打到头破血流了。突然往旁边儿一站用一种受害者的语气冲你说“嘿,哥们儿,你丫跟老子玩真的?”

场面现在很诡异,真的很诡异。我抬头看了看,现麒麟哥还在上面,抱着已经被吓崩溃的小狗沉思着什么。

而大猩猩捂着胳膊,委屈兮兮的看着满嘴是血的老狗,老狗的脑袋微低,一副准备玩命的样儿。

“你别再给我过来了啊,你再打我报警了。”大猩猩又一次欲出惊人。

看到这个”我觉得这事儿里面八成有蹊跷,迅飞到了大猩猩面前。可他可能还在激动当中,居然用巴掌扇我,就跟赶苍蝇一样。

不过在他的手掌被四姑娘盾挡住并且因为体积太小压强太大,把他的手给刺痛了之后,他才现了我。

“到边上去,这只狗疯了。伤着你。”大猩猩冲着我,居然很善意的提醒我到边上去。

说完,他身上的肌肉突然开始很恶心的隆起,血管已经能透过毛看到了,就好像电视那种极品肌肉男一样,壮硕的一塌糊涂。

接着就准备冲上去和老狗来一次生死了断,他的肌肉涨起来之后,体型就好像喝饱了血的蚂蝗,胀大了好多倍。

我大声冲他喊,让他停下来,可是他耳朵里都好像塞满了肌肉,对我的呼喊不闻不问。老狗么,现在也就是一狂犬,我说了也没什么用。

于是悄急之下,我用镇压之手抓着大猩猩的小腿狠狠往下一拉,他被我拉的下盘不稳,脚下一滑像一座山一样的到了下去,出巨大的隆隆声。好像是巨大的石头从山上往下滚的声音。

可他很快就站起来了,指着老狗狠狠骂道:“你还敢耍阴招!”

我:”

老狗:“?”

从这个大猩猩的表现来看,他并不是一个智商很高的人,至少不是一个很机敏的人,难怪一身的怪力,这智商怕是比老狗都尚不足损有余吧?

我把他第二次弄到之后,按住了他,不让他起来。可我跟他比起来太小了,他压根就没把我当回事儿。所以我只能来到他眼睛前面,不停的手舞足蹈。

老狗被这家伙给弄蒙了,火气也消了一大半。其实老狗就是这种人。脾气来的快去的更快,就我看来。这次的斗殴八成有蹊跷,毕竟狗这种神经兮兮的小妹子说的话,可信度有待商椎。

在我手舞足蹈之下,那个大猩猩果然是看到我了,接着我冲他大声喊着:“都停!都停!”

大猩猩挣扎了一下,现起不来。接着诧异的看着我;“是你压着我?”

而这时候老狗已经像豺狗准备捕食的时候一样,悄悄接近了大猩猩。

看眼睛就知道他已经不再是疯狗了,估计八成是看到我了,所以才会这样有恃无恐的逛荡过来。老狗蹲坐在地上,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大猩猩,而通常这种肌肉男的内心都是非常脆弱的。这个大猩猩也不例外,他被老狗眼神一瞪,顿时如同看见老狗强暴他老婆一样,眼球都快爆出来了。

“你再看,你再看。你再看我撕了你。”

老狗丝毫不为所动,把屁股扭过去冲着大猩猩晃了几下,显得极为猥琐。

我也冲老狗喊道:“你他妈也消停点,先变成*人。”

老狗的耳朵就是好使,他听到我话之后,嗷了一声,然后变成了老狗的样儿,接着一个蛤蟆跳就抓到了我的脚脖子:“这孙子力气可他妈大了,我压根弄不过他。”

而我点点头,冲大猩猩喊道:“你也变人咋样?”

大猩猩气哼哼的渐渐缩接着一个男人四仰八叉的被我按在地上。小狗说他是野人怪叔叔,这一点我绝对赞同,毕竟我第一次看到”口2姆体毛怀多的男人,身上年都长着浓密的汗毛。反碘然口看就像是一只人形大猩猩。

我抬头看了看麒麟哥,现他已经不在了,反正他也神出鬼没习惯了。再者说了小狗在他手上,除了受点惊吓也没什么危险,毕竟麒肆哥很操蛋的,他连只耗子都不能弄死。

“我说,你们俩到底怎么打起来的?”我和老狗下地之后,站在那个野人怪叔叔的面前,仔细打量着他。

老狗还颇有些英雄识英雄的味道,毕竟这么长久以来,这个大猩猩是第一个在纯**战斗中能跟他硬碰硬那么长时间的人。

大猩猩从地上坐起来,气哼,亨的看着老狗,冲我娓娓道来:“我过来找老猫喝酒,到这边儿的时候就看到个小姑娘在地上闻来闻去,我从小心善,最看不得小孩饿肚子。我就说带她去城里吃东西。

可这王八蛋冲上来就给了我一脚,然后就打起来了。”

好吧,果然是老狗这傻逼又干的乌龙事,我早就说了,要不是我小李子和王老二经常给老狗擦屁股。他早就成级通辑犯了。一这么大的人,怎么就能老干出这种缺心眼儿的事呢?

老狗听完之后,也好像挺不好意思,摸了摸脑袋,想道歉,可是好像又害羞的难以启齿。反正表情就跟吃了屎一样尴尬。

我瞪了老狗一眼,然后笑着冲大猩猩道歉道:“这是场误会,实在对不住了。”

大猩猩愣了愣,指着自己还在流血的聪膊:“谁知道他会这么狠啊这?”

我看到他手上几乎见骨的伤口,血肉模糊的让我不禁的倒吸一口凉气。扭头冲老狗说道:“你怎么不搞清楚再动手儿?本来事就够多了。”

老狗傻乎乎的一笑:“当时我以为是拐卖儿童的嘛。”

大猩猩一听老狗的话就怒了,他大声喊着:“我可是女妈娘娘手底下三大护卫之一,我至于干那种事么?”

女奶娘娘的护卫?

当然,这个事儿,我肯定不能现在直接大喇喇的问人家,毕竟人都不认识我,还跟老狗干了一场。

接着我用泛着蓝光的手按住他的伤口。在他惊奇的眼神下,他的伤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就好的差不多了。而他看着我,用一种近乎炙热的眼神:“您,,您是嘲风大人?”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他整个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狂躁了起来,不顾刚才打完架的疲惫,在已经被他和老狗踩得一塌糊涂的溪旁边像疯了一样的狂奔了起来,边绕圈跑还边喊什么天佑大地,山川有主。

我和老狗时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有病?”

而等他跑了一会之后,来到我面前,就好像看动物园的大猩猩一样。仔细端详着我,在一脸胡子下面的眼睛居然水润润的沁湿着开心的泪水”

“嘲风大人,女妈娘娘回来了吗?”我舆嗽了一声:“大概”在精神上应该是已经回来了。”

大猩猩一听,脸色突然变得神圣而肃穆了起来,接着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把剃须刀,然后就着小溪里的水自顾自的刮起了胡子。

我和老狗又对望了一样:“真有病。”

不过很快,那个大猩猩刮掉了脸上的胡子之后,我现他长得有点像陈奕迅,脸型很奇怪的那种,就是配合上五官的话,跟哪一种型都不合适的脸蛋。

“我曾誓,女娼娘娘一日不归。我一日不休整。今天愕嘲风大人指点,我终于可以用本来面目示人了。感谢安拉。”

我:

老狗摸了摸下巴:“敢情还是个回民。”

他说完一大堆之后,就急匆匆的催促我们去迎接女娼大人,如果真的是女娟,他就会召集所以女娼护卫来迎接娘娘回归。

我现在觉得事情越来越麻烦了,狐狸精那边和女妈这边,两边的事都乱成热血传奇了,不过现实不能逃避,于是我还是带着大猩猩朝城

走。

老狗死都不去,说如果现在进城。自己会兽性大。而我问大猩猩为什么他不怕的时候,大猩猩骄傲的说:“我鼻炎四五千年了。”

我咳嗽了一声:“你是不是还有中耳炎?”

“果然是嘲风大人,明察秋有”

我:

进城之后,狐狸精们还是在原地没有动弹,而也只剩下狐狸精们了。一个镇子早就空空荡荡了,家家户户门窗紧闭。

果然这世界上的东西都是过犹不及啊,当香味变成了洪水猛兽的时候。那它一样是一种灾难,灾难啊。

当我带着大猩猩走到糖醋鱼面前的时候,大猩猩却突然冲正在地上装死打滚的小蛇蛇噗通一下跪到了。

“女妈娘娘!你怎么变成一幅这个样子,”

小蛇蛇直起身子:“去你妈的。”

杂牌救世主 佰五六 你这是自寻死路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