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真封神无双 佰五二 我相信。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二蜗果然长得是跟糖醋白毛样,真真儿※

小猫妹妹的老爹给了我们一张照片,一张很奇怪的照片,因为这张照片好像除了我和金花谁也看不到上面照了谁。

当然,我看到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上面是一个糖醋鱼的脸但是一条蛇尾巴的女人,这明摆着是女娼,不然还能是赵灵儿不成?

而她右边那个,,右边那个不就是老子本人么?虽然没带眼镜一副也奇奇怪怪的,但是自己还能认不出自己呢?何况摘下眼镜之后被镜框挡住的鼻梁上面那颗淡淡的标志性的美男痣也依旧在上面。金花也有,位置跟我一样,一毛一样。

照片上我一只手搂着女娼版糖醋鱼的腰,一手搂着麒麟哥的肩膀,俨然就是大学时代最流行的拍照姿势。麒麟哥的表情真的好像亘古不变,现在的他和照片上的他一点点区别都没有。

“看来你们两个老早就勾搭上了。”金花略带酸溜溜的说道。

我笑了笑,扭头椰愉着金花:“哎哟,金花姐姐吃醋了。”

金花点上根烟:“给老娘滚到一边去,我要上你随时随地的事儿。别把我惹急了。”

我一听就呆滞了,这真的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威胁。这到底是算威胁还是算引诱?引诱绝逼是不能成功的,威胁的话”这个随时随地,是不是有点太大胆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随时随地的问题了,我指着照片上面的细节,现这三个。人后面简直就是群魔乱舞,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妖怪都在里面。而更远处是一座插进了天的山,根本就看不到有多高,到一半就被云雾给笼罩住了。

当时在那个。悬圃的时候,我记得**嘲风从一座山上往下跳来着,我看八成就是这座山了,可这种牛逼的山应该老远就能看到才对。

“当然看不到。歧山歧山,当然很奇怪。这就是不周山啦,没有嘲风,不周山方圆五十里是不现行的,就算路过你也找不到。”小蛇蛇恶心呼呼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肩膀上伸了过来。

我扭头看着它:“你也能看见?”

小蛇蛇点点头:“我跟你说了,我是女娼的陆、上、行、者。”

我愣了一下,没现有什么不同,陆上行者就牛逼一点?

小蛇蛇冲我的脸吐了吐舌头,它的舌头弄得我的脸凉凉的粘粘的,要多恶心就多恶心,接着它伸出尾巴在照片上女奶的下半身点了点:“看着没,我是这个”你个死不要脸的,当年摸了我多少次了,现在翻脸不认账了?”

我:”

金花:”

“别怕,别怕。我真的是个小姑娘。我就说了,其实我不是蛇精,我只是一条腿成精。我去啊,腿成精,说出去你信啊?”

我的视线在正在吃得一脑门子汗的糖醋鱼和小蛇蛇之间来回膘了几眼,默默的摇摇头。这种事情太恐怖了,这个家伙居然是糖醋鱼的下半身,一个会说话的下半身,这让老子这个糖醋鱼的老公款男盆友情何以堪?

金花捏住小蛇蛇的脖子:“说!把你知道的都给说出来!”

小蛇蛇冲我们打了个眼色,示意我们到个僻静的地方。我现我现在连他妈一条蛇的表情都能看出来了,我果然这么牛逼了么?

走到外面之后,我一屁股坐在一个角落的台阶上,金花现没地方坐了,就干脆坐在了我身上。小蛇蛇昂起头慢慢爬过来:“歧山有歧止。的规则,三个平衡者之间是绝对不允许出现感情的。”

我点点头,这套理论我是听说过的,要是曹操喜欢上刘备,但是刘备深爱着孙权的话,那三国演义就操了大蛋了。

小蛇蛇继续说道:“天道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我们谁都逃不掉。我只能提醒你们一点,你们那个老李和老王之间,有一个人不能信。有一个人千万不能信。”

我想了想,现完全没明白这孙子说话的意思。于是想提问,可是小蛇蛇叹了口气:“再多,我就不能说了。天道会弄死我的,我说出来,女娼就不存在了。也就是说你媳妇也就灰飞烟灭了,然后人类就大洗牌了,甭管多牛逼,直接给老子变回卵细胞。”

我嘿嘿一笑:“你还知道卵细胞呢?”

小蛇蛇用尾巴猛地一抽我:“严肃点严肃点,这上课呢。”说着小蛇蛇用尾巴指了指大门:“那个小朋友已经被盯上了,你没现最近她特别正常么?”

我挠了挠头:“到底是哪个小朋友,我们这小朋友太多了。”

金花掐了我腰一下:“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个一心要嫁你的三岁朋友么?”

小三浦?好像是有点这个意思,自从那夜她长大一次之后,到现在为止她越来越正常,没有再弄出什么奇怪的举动,也没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敢情是已经被情报部门给盯上了。

“天道天道,什么叫天道?我不懂,你不懂,麒麟也不懂。但是它就是存在,山河大地湖泊海洋对它来说都是微尘,你我他都是微尘中的微尘。而你们他们我们那就是微尘中的微尘中的微尘。对那个东西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它是死的,它按照它的程序一路走下去,当有人要破坏它的时候,一般都是我们去清扫掉,但是一旦我们想破坏它的时候,就是我们自己清扫自己。小蛇蛇一反常态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

金花皱着眉头,看着我:“你要造反?”

我摇摇头:“哪有那功夫。”

小蛇蛇冷笑一声:“两今天守一个要反天道一个要顺天道,你们只能选一个来听,顺或者反,其实都在它的计算里了。但是它唯一没计算到的是,三个平衡者居然还能再度聚集到一起,它想怒,但是没办法怒。因为一旦怒了,它就犯规了,一旦犯规就要被清理掉。它的冷静乎我们想来”

,万

我咳嗽了一声,点上根烟,金花也点上根烟,汗且止给小蛇蛇根!来一根不,你挺激动※

小蛇蛇严词拒绝了:“好姑娘是不抽烟的。

”说着小蛇蛇把自己盘成大便:“当年嘲风死了,麒麟疯了,女奶丢了。本来都是在预料里的。可是麒麟那个神经病居然还留着嘲风的一缕残魂。然后那个,树娃子牺牲自己又把嘲风给复活了。就是你了,你这个贱人,身上背着上百万妖怪的命。”

我摸了摸鼻子:“我要真是他,我绝逼比他聪明,谁牺牲自己了?”

小蛇蛇冷哼了一声:“你的小人参果,那个全歧山最恶毒的女人

金花用烟头烫了小蛇蛇的脑袋一下:“是因为人抢你老公,你怀恨在心吧?。

红,…万

“胡扯,我是我,女奶是女奶。女娲是他老婆,我是女奶的腿而已。你们不知道小人参果干了什么事么?她把所哼哼记录的妖怪的一部分魂魄都锁紧了悬圃大门里。确实能不至于让妖们一下子灭种。可是也留了把柄

听了小哟蛇的话,我隐约感觉这个事跟王老二和老李绝逼有关系,可具体有什么关系,我却想不出来。而且小蛇蛇说只能有一个人可以相信,如果按照主观意愿。其实我更愿意相信王老二。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男人的直觉,可老李也照样值得相信,但是问题是他们到底在干些什么?他们干的事,我从头至尾一无所知。只是他们让我们去干什么,我们就按照他规划好的步调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而已。

金花夸张的笑了起来:“你们真麻烦,我头都晕了。”

小蛇蛇从金花的衣服下摆钻了进去,在,恤里奋力往上游着。接着从领子口钻出来小眼睛直直盯着我:“话就到这里了,再说就死了个球的。”

我点点头,其实压根没往心里去。兴许这种天生的没心没肺是让我这么欢乐的源泉,反正有麒麟哥那个没事儿喜欢瞎琢磨的变态狂在,操心的事儿肯定不用我。

再者说了,老李和王老二都没有要害我的理由,不过还是小三浦的话最给力。让我什么也别干。

说实话,有的时候不作为才是最大的作为。奥巴马什么都没干就拿了诺贝尔和平奖,我一直觉得这是名至实归的。毕竟他随便颁布几条命令,那战火都能烧到毛里求斯去了。如果按照小蛇蛇刚才的话,我大致能知道,我现在要干的事。就是***什么都别干。

反正就是那种去***君子自强不息,我要是自强了,会连累很多人,很多很多人。

小蛇蛇说完之后,突然显得十分颓废:“看你表情就知道,你压根不信我说的

我把它从金花衣服里拽出来扔在地上:“我信。”

小蛇蛇:“?”

我把烟头弹得远远的,烟灰撒了金花一头:“每个人我都信,毕竟我信你们都没恶意。没恶意的我就得信。但是最后怎么办,我自己的事,让我干什么,我都会干什么。但是让我突然投入谁的阵营,我可下不去那个手

金花抓着我的手塞到她,恤里面:“给你的奖励来着。”

“别闹”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等我们回去之后,屋里已经玩开了,打麻将的打麻将,打扑克的打扑克。反正谁也没跟小猫妹妹的肥猫爸爸客气,毕竟我们在小猫妹妹的身上可花了小李子不少钱。

肥猫爸爸坐在我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聊天,其实没什么共同语言的。毕竟年龄上和文化差异太过巨大,而且关键又不是漂亮妹子。

不过他最后还是有个,请求:“能不能让你们的那个猫灵留下来?。

我微笑着拒绝了他,虽然也许樟咕留在这或许对她更好,毕竟同宗同源,都是猫。但是我做出过承诺的,说带来一个人就得带回去一个人。毕竟我又没权利把谁谁谁留下或者带着谁谁谁离开,如果自愿的话除外。

海鲜鳃不见了。当然了,这种事情没有多少人会去在意,它的目的就是为了跑出来看看这个,世界。不管这个世界和件面相比多么的冷清多么的枯燥,但是对于它那个,只有一池水一棵树的地方来说,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热闹喧哗的大舞台。

它也是很可怜的。

总见过电视里里,那些人为了力量居然可以忍受百年千年甚至万年的孤独,我觉得这是很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要知道,就算是大猩猩都是成群出现的,金网都一心想谈恋爱。将心比心,如果我和海鲜鲤一样。被锁在自己的身体里千万年,那我绝逼愿意用一切我所有的,让我可以看看星星看看蓝天,或者用五万年功力去换一串炸豆腐。

有的东西,因为没有而显得珍贵,如此简单。

所以我能理解玉藻前一心想回家、海鲜鳃就算失去身体也要出来逛逛的美好诉求。这种东西其实太平常不过了。

当然了,我听完小蛇蛇的话之后,也只是觉得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一点都不觉得哪里让我混乱或者歇斯底里。

被控制或者被操纵又怎么样。在这种前提下,我身边有如花美眷,美眷还有百亿家财,并且和好几个姑娘关系暧昧,左右狐朋狗友,头顶一片明媚星空,脚底一马平川坦途。我还需要去抗争什么?

我脑子有病?

其实这种思想很多童鞋会不屑一顾,其实这只是一种无为思想。老子在道德经的全篇都透着一股这样的气味。

当然,无为不是说真的什么都不干。就是一种心知其空而为之。也就是心不著相,不执著。

当然,很多人说这是圣人才干的事。

那云哥哥是什么?

杂牌救世主 真封神无双 佰五二 我相信。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