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真封神无双 佰四六 云生晓梦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睁开眼睛现我躺在山海酒吧。我自只的房间制面打呼噜小李子正在插着耳机看英语书。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突然猛烈的跳了起来,心中不停的默念回去回去回去,可是我始终还是在床上躺着。

小李子见我的嘴皮子一直在动,他伸过脑袋:“有病?”

我愣了一会儿,从床上走到他身边戳了戳小李子的脸,现果然是肉,而且是热的小李子皱着眉头躲开我的手,然后摸了摸我脑袋:“你真有病啊?”

我摇摇头:“你认识王老二么?”

小李子蒋下耳机:“谁?”

“王老二。”

小李子翻着眼睛想了一下:“你说咱们小学看门的那个老头吧?他不是早死了么?”

我一听,脑子嗡的一声就蒙了,然后继续试探着问道:“那你认识老李么?”

小李子又摸了摸我脑袋:“你怎么老说不认识的人?老李?我就记得门口卖烧饼的那个老头姓李。”

我听完,呆呆的退到自己床上,脑袋里一团浆糊,茫然的问小李子:“今天几号了?”

小李子掏出手机看了看:“九月十九号,明天中秋节。你真没什么吧,你脸色真他妈难看,等会你还得去进货呢。”

我点点头,拉开熟悉的门走出房门,看到楼下一点没变的摆设和厨房里摆弄锅碗瓢盆的做饭声。

我冲到楼下,现小月正在厨房里做饭,她看到我下来了,歪着头:“刷牙洗脸了么?等会爸妈要来。”小月说话时候的样子和平常的少女一点区别都没有,完全没有平时冰冷的样子。

“爸妈?”我已经多少年没有听过这个称呼了。

小月看我的反应,晃着锅铲说道:“你睡糊涂了?明天中秋啊,爸妈跟我们过来一块过中秋,顺便考察酒吧生意。你得表现的好点,不然你就得去跟那今日本她结婚。”

我深呼吸了几口,平复一下心情。我现这里跟我知道的世界完全不同,一切都不同,倍感亲切但是无比陌生。

我则贯性的摸了一下小月的头,她扭过头:“有事?还是做好滚蛋的准备了?”说完就继续自顾自的开始准备早餐。

“我是谁?”我鼓足勇气问了小月这个问题。

小月手里的勺子哐当掉在了地上,她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和李子一样摸了摸我脑袋:“你不是病了吧?你是我哥啊。”

我拉过一张凳子:“你说具体一点儿。”

小月把煤气关掉,把剩菜倒进盘子,然后拿出另外一盘剩菜下锅,边热着菜边给我说:“杨云。二十七岁。家有父母和亲妹妹,也就是我。父母是有点小钱的小老板,妹妹是没用的酒吧服务员,未婚。你是酒吧老板,也未婚,但是有个很不招人喜欢的日本未婚妻。”

说完小月叉着腰看着我:“你是还没睡醒呢吧?出去出去,别妨碍我。”说着就把我往门口推。

我站在门口:“你有能力么?”

小月一呆,愤怒的说:“你今个儿是有病么?”

我继续不依不饶的问道:“金花和糖醋鱼?”

小月没搭理我,只是恶狠狠的把我扔出厨房,并且把门给关上了。我一个人坐在酒吧的大厅里,天已经亮了。我看到周围熟悉的街坊有的提着包子有的提着油条步履匆匆,民警小刘从门口路过的时候还冲我打了个招呼。

我尝试了一下召唤四姑娘小九。但是什么都没生,就好像我从来没这个功能一样。

抬头看了一眼柜台,现上面并没有摆着糖醋鱼买的海的女儿的水晶雕像,也没有金花买的一些小饰品。

我的心突然感觉到空洞洞的,好像少了什么东西,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在我脑子里盘旋。我突然想到外面这边还有一个老王八,我猛地拉开门冲了出去,用最快的度来到老王八的西餐厅。

可是,我依然失望了,我面前本来应该是西餐厅的地方,大门紧锁。门上挂着两个孤零零的招祖,黑体字显得格外沉重。

,万

我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白沙,借着旁边卖早点大爷的路子把烟点着,坐在台阶上,脑子里乱成一团。

糖醋鱼金花不存在,王老二和老李不存在,甚至连老王八都不存在。我没有能力小月性格开朗泼辣。小李子天天挂在床头的包不见了,老狗在将近月圆的时候依然在床上睡觉。

这些和我经历过的生活几乎格格不入。但是又无比和谐,找不到一点漏洞。幻觉肯定不是这样,梦里也没有这么真实,我刚才借火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那种高温的烧灼感,我掐自己也感觉到刺痛。

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我摸出本来应该已经完全坏掉的手机,了疯一样仔细寻找。可依然无果,春梦哥的电话没有、姥姥的电话没有、老王八的电话没有,甚至连陈胖子的电话也消失不见了。

可我依然还是不敢相信现在眼前生的一切,这太突然,太突然了。

难道我所经历的那么多东西都是我做的一场梦?那些人那些事原本就是不存在的?糖醋鱼、金花、小三浦、吴智力、玲玲、老帅哥、纣王、狐仙大人,他们统统都不存在?

当我带着满肚子疑问和不解。垂头丧气的回到酒吧之后小月他们已经准备开始吃饭了,毕方依然是那一副瘦瘦小小的孩子样,一点没有变化。

“大早上的你出去作死啊?”老狗呼哧呼哧的喝着粥,看到我回来之后就开始骂我。

我摇摇头,坐在熟悉的餐桌上面:“我没什么胃口。”

小月看到我的样子,盛了碗粥放在我面前:“还在担心你那日本媳妇儿?我告诉你了,你当初就不该招惹她。有钱横个屁啊,以你的条件随便找个仙女儿样的农村姑娘跟玩似的。”

我挥挥手:“我出去逛逛。”说完我就起身离席,走出门外。

当我走出大门的时候,就听着老狗在后面叫着:“心情不好路上心点儿,别他们跟福田重卡玩命儿,等会我去帮你进货。”“入,一下,有此东西坏是一讨现在我生要搞清楚引肌及生了什么,所以我没管其他的事情,直接打了个车直奔我的小学母校。

进去以后我没现任何不同,我知道玲玲是教哪个班,于是我径直找到了那个。班级,她还没上课,我打听了一个路过的老师,找到了她的办公室。

“你是谁啊?哪个学生家长?报名你得找校长,现在都过了报名的点儿了。”玲玲依然是玲玲,但是她好像完全不认得我了。

我一言不的坐在她办公室,几次想张嘴问一些事情都没有勇气,而玲玲突然俨然一笑,撕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什么东西,递给我之后:“要电话号码就直说嘛,我还有课,要约我就要等到周末哦。”

我接过纸条,抬起头惊诧的问道:“你没结婚?”

玲玲微笑着说:“你疯了?”说完就拿起教案走了出去。

走在大街上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只要和特异功能有关系的人和事都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这些人我明明都是认识的,明明都是认识的!

接着我有打车去了姥姥那,结果依然让我失望,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当得知我的来意之后,她让我进去了,可进去之后我赫然现屋子里并没有姥姥,只是一个灵堂,姥姥在照片里显得很和蔼。

,万

“我妈去世三年多了。”

我默默的放下水果,退了出去。

在回去的路上,我根本不能平静下来,我现在脑子里完全是一团浆糊。我可以接受这种普通的生活,可是我的糖醋鱼怎么办?金花怎么办?其他人我可以不考虑,但是这两个人已经深入我骨髓了,我该怎么办?

回到酒吧的时候,我看到门口停着一辆本田的轿车,车牌我完全没见过。我推开门走进去,下一个看上去很熟悉的背影和小月的一张臭脸。

而迎客铃响起,她们两个同时不约而同的回头。

小百合!是小百合!

她一见到我进来,就飞扑到了我的怀里,腻声道:“云桑,人家等你一上午了。”

我把她搂着我脖子的手掰了下来,盯着她的眼睛:“你认识一个叫凌桑榆的女人么?你家有养狐狸么?你有女儿么?”

小百合被我问的无所适从:“云桑”你?”

我咬了咬牙,沉声道:“回答我。”

小百合咬着嘴唇,摇头道:“都没有。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我从大学一直到现在都是在你身边的。”

小月狠狠的把抹布往桌上一摔,回到房间看电视去了,正在吧台算账的毕方也把耳机给带上了。

我木讷的坐在沙上,任由小百合坐在我腿上撒娇。

不对,不对!我印象里的小百合不是这样的,在什么时候都不是这样的。可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谁能告诉我?

我推开她,说我不太舒服,就回到了房间。小百合也跟了进来,她坐在我身上,用尽一切方法想让我开心。当她把衣服全脱光之后,我的压力和莫名的烦躁已经积蓄到了一个另节点。结果我和她狠狠的做*爱了,一次又一次,就算她求饶我都没有停下来。直到傍晚。

我穿好衣服之后,心里还是乱七八糟。无理由的焦躁还是伴随着我,出门之后小李子拍着我肩膀告诉我要节制一点,老狗则用一副羡慕的眼神看着我。

而小月直接就视我为无物,毕方告诉我:“月姐生气了,你得想办法,不然她可能给你下毒。”

我没有动,只是坐在酒吧的角落里喝着啤酒,缓解剧烈运动带来的疲乏感小百合甚至都没有下楼。

在晚饭的时间,已经离开我十多年的老爹老妈出现在了酒吧里,他们的样子在我脑子里已经快要模糊了,但是现在突然一见,却又变得无比清晰。现在的他们比照片上的老了,真的,老了。

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

老妈把我搂在怀里轻声问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毫无保留的把一切告诉她。她说我只是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缓缓就好。而且还承诺绝对不再逼我结婚,而我老爸也在一边帮腔,只要能在我三十岁之前给他们生个孙子就可以了。

我没有回应,只是觉得很累。

中秋节的团圆饭让我了解了更多的情况,老狗是我老爹战友的儿子,是孤儿小李子是我老爹收养的,而小月是我的亲妹妹。

这样其实从根本上和原来的相差不大。唯一有区别的就是扛百合,她是我的未婚妻,而且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在中国,她现在正在读研究生,读完了就会和我结婚。

她没有养狐狸,没有女儿,不认识一个叫凌桑榆的女人,没有被外国人强*奸过,一切都没有。

以后的几天,我居然开始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被老爸老妈强迫着搬到了一间三居室的新房里,当然,是和小百合。

每天要干的事就只是吃饭去酒吧回房间疯狂的和小百合做*爱然后睡觉。我不知道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到底我现在的生活是一场梦还是原来的生活是一场梦。我更分不清哪个是好梦哪个是噩梦。

因为这些事情好像本来就应该是我的生活轨迹,这个世界没有妖怪没有什么天道没有歧山没有穿越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我每天和小百合做*爱完,都会重复的问她到底有没有养过狐狸和认识不认识一个叫凌桑榆的女人,答案无一例外的否定。

我也会问我所有认识的人,有没有认识一个和我同名的女人,答案也是否定。

一场梦,不会像现在这么长的,我可以肯定。但是一场梦也不会原来那么长,这也是母庸置疑。

哪个我才是我,哪个我才是在梦里的我,我已经不知道了,也没有力气再去研究了,我突然感觉我很累,假如我还不能接受现在这种不可逃脱的现实或者梦境的话,我想我会很迅的疯掉。

我能做的,好像只剩下等了。等到醒或者等到死。。

杂牌救世主 真封神无双 佰四六 云生晓梦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