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三八 为了忘却的记忆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我知道是谁打伤了众个老外…

小蛇蛇突然出的声音,就好像名侦探柯南里的那声“真相只有一个”一样让我们顿然一惊。

神经病老外也闪着漂亮而邪恶的眼睛看着小蛇蛇,不过这样一来大家的视线都好像集中在小凌波漏在一半的胸部上面一样,更过分的是她居然毫无自觉,见到大家都看她,她反而抬头挺胸。

小蛇蛇的脑袋在空中晃了一圈,盯着神经病老外说道:“你身上弃定留下伤痕了吧?”

神经病老外一听,眼睛里顿时充满了无尽了好奇,一把扯着小蛇蛇的脑袋就把它从小凌波的衣服里给拽了出来。

而与此同时小凌波可能是被小蛇蛇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地方。突然浑身一颤出一声无比娇嫩诱人的呻吟,身体直愣愣的到在狐仙大神身上。浑身多处走*光。我连忙把她拽了起来,帮她整理好衣服,总感觉小凌波这个。状态不是很妥当。不对。简直是太不妥当了。得给她深入的教育,让她以后不能再没事就往我身上蹭了,会出事情的,在某种程度上说,我绝逼是个正常男性。

那个神经病老外拽着小蛇蛇之后,面相都变得凶恶了起来:“告并我。是谁!”

小此蛇一晃一晃的甩着尾巴:“你把你身上的疤痕露出来我看。”

神经病男人听完之后,撩开上半身的衣服。他身上的皮肤比脸上的还要白,白得就跟死人一样,而且死人白的还能看见血管,他连血管都看不见。

不过在他的腰上有一条很扎眼很扎眼的红色伤痕,还不想普通的那种丑陋的肉块状伤疤,反而像一个很漂亮的纹身一样,上面居然有着很诡异的纹路。看上去就好像是蛇爬过沙滩之后,留下的一层有纹路

蛇?

我揪着小蛇蛇的尾巴把它给拉直。小蛇蛇大声叫道:“你这个男人怎么这样?我让你动手动脚了?你尊重一下女性好吧?”

当然,我是不会搭理这种奇怪的小动物的抱怨的,拽直了之后,我把糖醋鱼小李子老狗都叫了过来。用小蛇蛇在神经病老外的肚皮上比戈着:“怎么样?差不多吧?”

糖醋鱼翻来覆去的摆弄着小蛇蛇。然后郑重的点点头:“真的一样线哎。”

接着我们所有人都用一种甚是怀疑的眼神看着小蛇蛇小蛇蛇垂头丧气的装死:“我什么也没干啊。”

而这个时候姐己带着一身香味挤了过来,仔细了观察了那个伤痕和小蛇蛇身上的纹路。然后好像自言自语道:“怎么这么面熟。”

听了她的话,玉藻前也走了过来,用小舌头在神经病的老外身上和小蛇蛇身上分别舔了一下,看得我精神为之一振,反正我老觉得这个叫玉藻前的狐狸精干什么都透着一股子淫荡味儿。兴许是她那句擦掉一切陪你们睡给弄得有点先入为主了吧。

“这是女娼娘娘的味道。”玉藻前狠狠盯着小蛇蛇。

小蛇蛇点点头:“我是女娼的陆上行者啊。”

而小月突然插了一句嘴:“你确定你不是女妨的腿?”

小蛇蛇一听完,就开始疯狂的在神经病老外的手里扭动了起来,反正依然像一坨屎,它边扭动边大叫:“你胡扯。你见过会说话的腿么?”

不过在我们的眼神逼视下,小蛇蛇最终还是软趴趴的垂了下去:“好吧好吧,我承认了,这个神经病是我给揍的。”

狐仙大人走了过来,用牙叼着小蛇蛇的脑袋。把它扔在了地上,然后以屁股坐了上去,只剩下了个蛇头还露在外面。

这明显是狐仙大人表达不满的一种方式,我曾经就被狐仙大人坐在屁股底下挣扎过。

我摸着狐仙大人的头:“你以后嫁人了,你天天坐你老公身上,然后保管让他欲仙欲死。”

狐仙大人歪着头:“汪?”

而我网要说话,却被金花从后一脚踹飞:“请不要猥亵未成年少女。”

神经病老外蹲在小蛇蛇面前。用比女人还纤细的手指在小蛇蛇的头上划着,当他不小心碰到狐仙大人屁股的时候,他的脑袋被狐仙大人吞了下去。

拔出他的头以后,他擦了擦脸上的口水,继续说道:“请你告诉我。那个打伤我的人在哪。”

小蛇蛇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你个小瘪三还想报仇?这里能干女娼的也只有那边那个戴着眼镜的青蛙男子了。

我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青蛙男子是说我呢?”

小蛇蛇理所当然的点头:“除了你还能有谁。”

我站起身,打了个响指:“狐狸,上。”

接着又是一阵惨叫和狗抢槽的声音。狐仙大人像跳踢踏舞一样日o8旧姗旬书晒讥片齐余甩四汉着小蛇蛇。就跟法国人踩葡萄酿酒…

金花点起一根烟:“它刚才说的那个干字,我一直在琢磨。

难道我是女娲?”

糖醋鱼脸带不屑:“要干也是干我。你个老处*女,请自觉用手指

金花扭过头,幽幽的说了一句:“我带了那个会嗡嗡响的东西,你试试么?”

小月哎哟哎哟的叫了两声:“你们不要越说越下作啊”

而那个神经病老外,却坚定的说:“不论怎么样,我都要见到那个,打伤我的人

小此蛇奋力的从狐仙大人的嘴下逃了出来,晃动了一下脑袋:“我都找不到她。我带你上哪见她?”而接着小蛇蛇慢慢的游到糖醋鱼的身边,用尾巴指着糖醋鱼说道:“不过我觉得这个老娘们很有那个家伙的神韵。”

糖醋鱼伸手就抄起小蛇蛇,像拧抹布一样的拧着:“今天老娘们儿弄死你。”

我咳嗽了一声:“你不会说我老婆是女奶吧,这太扯淡了。”

虽然我上次在那个神神叨叨的悬圃里面看到的女奶确实长着一张糖醋鱼的脸,但是很明显这个已经陪我睡了这么长的女人绝逼不可能是那个能造人的中国达人。不论从哪方面看都不像,毕竟谁见过女娲有那么欲求不满来着。

不过小蛇蛇却是一口否定了我的否定:“你以为老娘为什么跟着你们。就是因为这货太像了,在没确定之前,我绝逼不会走。我可是个残缺的小姑娘,等老娘变成*人样儿了美死你们去。”

我把小蛇蛇塞进狐仙大人嘴里。让她继续嚼着。反正这孙子怎么样都弄不死,不过它居然这么说的话,还真没准我老婆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牛逼大神呢。

糖醋鱼摸着下巴:“要是把我的鱼尾巴换成蛇尾巴,我就能变女娲了?。

小李子果断的摇头:“变赵灵儿吧你。你到现在都生不出来。人女娼可是第一大牛户。”

糖醋鱼切了一声:“要万一我还真是,论着辈儿你叫我祖奶奶你都长了脸了我告诉你。你看你们这些白种人,一看就是捏人的时候掺进去石灰了,半成品

小李子:

吴智力干笑了两声:“这打击面太光了。”

小三浦这时候突然爬到了桌子上,从狐仙大人嘴里把小蛇蛇给揪了出来:“你的意思是。要让我们去不周山啊?”

小蛇蛇在桌布上打着滚,把身上的口水蹭干净之后,仰起头看着三浦:小妹妹真聪明,不周山就是在妖族那边。到了那就能知道那个老娘们是不是女娲了。”

糖醋鱼沉思了一会儿:“我耍真是女娼会怎么样?我还能生孩子么?那我生下来的不是美人鱼,我家不就得绝种了么?”

小蛇蛇的绿豆眼不屑的晃了一眼糖醋鱼:“你这**老娘们儿。你要真是女奶,你想生什么不可以啊?”

糖醋鱼一愣:“还真是。”说完。又把小蛇蛇塞回了狐仙大人嘴里:“狐狸,把丫当槟榔给我嚼咯,不嚼到三个钟头不许吐。”

我们:

这时我们看着那个神经病的老外小李子说道:“我劝你还是别去了。这姑娘杀人不眨眼,万一你要是去了。她真是,你可就绝逼死球了。”

神经病老外口头上感谢了一声,但是神经很傲气:“上次一定是被人偷袭,我才会得神经病的。这次我有备而去,百分之百能打得过她。我是谁?我可是战无不胜永生不死的该隐大帝!”

可他刚刚一说完。整个人又从刚才那个洞里砸了进去,依然是老狗干的。他扔完那个该隐拍了拍手:“吹牛逼不打草稿,女娲可是我们这边的老祖宗,哪轮的到他

糖醋鱼眼睛一眯:“乖。

老狗一愣:“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好歹呢?”

而这个时候。老板娘朱姐走了上来。一脸和善的冲着我们说:“你们还是带他一起去吧,不然他天天能缠着你们,他这里有问题朱姐姐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脑子。

我咳嗽一声:“反正见怪不怪了,大不了我以后出本自传,叫我的老婆是女娲。说不定还能成大神呢。”

糖醋鱼哼哼的了几声:“那你晚上把我伺候的好点哦。”

金花也点点头:“我能参加么?”

“不行!”我和糖醋鱼异口同声的喊到。

今天身体微恙。早点睡觉,大家晚安。

求月票。

杂牌救世主 佰三八 为了忘却的记忆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