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一、生的大起大落本来就把我的心折磨的方比脆弱,而晚惺训猫醋白都快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了,要了一次一次又一次,大有不把我榨干不罢休的架势。而且听她的意思,在她没怀孕前必须每晚加班,保质保量的让她安全怀孕。

这种事情哪里是这么干的,这对我来说太过刺激了一点,要知道除去乱七八糟的召唤兄弟姐妹的功能,我的身体强度连活死人吴智力都差得十万八千里远。

所以我早上起床的时候连腿肚子都打哆嗦,去卫生间舌胡子的时候。我自己都被我的黑眼圈给吓了个半死。这摆明了是要我小命儿啊。虽然糖醋鱼是个人间极品,但是我怎么着也扛不住这么折腾啊,我现在真挺羡慕纣王了,光那身膘估计不吃放都能硬抗姐己一两月的压榨。

不行,我得跟糖醋鱼说清楚,如果她不想当寡妇的话,就必须得让我能好好休息。

“大爷,昨个儿晚上奴家还伺候的你不够爽吗?”被我叫醒的糖醋鱼光着屁股坐在我腿上,搂着我脖子腻声撒娇。

我叹了口气,指着自己的眼袋:“你看。”

糖醋鱼顶着我眼睛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会儿,然后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我真漂亮啊。”

我一听,冲着她屁股就是一下,她嗷的一声蹦了起来,然后掐着我脖子呵斥道:“你个没用的货,你看人老狗,一次就中了。你看看你。看看你。我跟你都结婚大半年了。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你还好意思要休假?告诉你,不批!门儿都没有。”

我一听就急了,掰开糖醋鱼的手:“你也不看看人小李子和毕方,人家都同居快十年了,不照样屁动静也没有么。”

我网说完,门外就传来毕方的怒吼声:“你放屁!那是我还没准备好!”

毕方一叫完,狐仙大人的汪汪声就传来了,然后就听到外面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扑啦扑啦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我得想个。办法,老让她们两个变态听墙根儿可不是个办法,现在居然猖狂到敢屏蔽我的雷达了。”糖醋鱼滚到了一边,开始穿衣服。

我叹了口气。

把糖醋鱼抱进怀里,亲了亲她脖子:“别急,实在不行我们去把许仙逮出来好好问问。”

糖醋鱼握着我的手,放在她胸部上,在我耳边小声的说:“我们再来一次吧。”

我:,,

果不其然,等我们穿戴整齐走出房间,来到圣玛丽招待所的餐厅的时候,那帮变态正在吃东西,老狗还在一勺一勺的喂小月吃牛奶麦片。看得我直想揍丫挺的。

小三浦眼尖,看着我来了,三步并两步的跑到我身边,然后顺着我裤腰带往上爬,然后停在我脖子上。

“你们俩辛苦了。”金花弹了弹烟灰,淡淡的椰愉着我和糖醋鱼。

糖醋鱼的脸皮已经到了唯快都不破的地步了,她一扬眉毛,走上前。把手伸进金花的领口,不停的掏啊掏:“花姐姐,要不要爽一下,今天晚上分你一半。”小三浦低下头,很小心的问我:“二爸爸,爽是不是就是今天早上你和小妈妈干的事情?”

我一愣,仰起头看着小三浦的眼睛:“早上你也在偷听?”

小三浦连忙惊恐的摇头。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百合已经冲我勾手,让我把小三浦交上去了。可小三浦扯着我的头死都不肯下来,嘴里喊得跟杀猪一样。幸亏这个招待所是个城堡改的,地方大,而且没什么人,不然我们绝逼要被投诉了。

而这时候小李子敲了敲桌子,清了清嗓子:“别废话了,今天我们就得跟着小猫妹妹去妖族了。”

我把揪着我头的小三浦扯下来。然后看着小猫妹妹:“你终于同意了?”

吃着鱼的猫妹妹点点头,不情愿的说:“没办法,我是离家出走的喃,警察已经打电话给我家里了说现我了喃,”

我听完之后也算知道了这个未成年的少女猫到底有多调皮捣蛋了,居然离家出走还这么理直气壮,不但理直气壮还四处闯祸。我以后要是有个这样的女儿,我就把她扔给小百合带,看小三浦就知道了,小百合到底有多让小盆友恐惧。

吃完早餐,从圣女贞德开的圣玛丽招待所里走出来之后,在歧山温暖和煦四季如春的阳光照射之下。我实在是很想睡觉。嗯,严格上来讲。基本上我从起床开始就已经非常想睡觉了。

“我们是怎么过去,要不叫老狗先扛着小猫妹妹过去,然后老狗再给我们带路?小李子出这样的提议。

不过小猫妹妹很决绝的拒绝了小李子这个意见:“我连看都不想看到这个家伙,他好恶心好讨厌的咕。”

按照平时,如果有人这么说老狗,那老狗可是不论男女老少都会抄起袖子开骂,如果对方是青壮年男性。那一顿揍肯定是跑不掉的。

可偏偏现在,老狗比产妇还像产妇,在小月严词拒绝了老狗要一路背着她的要求之后,老狗现在俨然成了一个压路机,地上有坑他给补上、地上有石头他给踩成石灰、有虫子碾死、有草拔掉,反正他经过的地方那绝逼的溜溜的妥妥的。

弄得连姐己都开始强烈的嫉妒起了小月的待遇,胖子则经常跟我们抱怨老狗做的太过了,让他很为难。

所以老狗现在压根就不会搭理小猫妹妹的话。反正现在对他来说就是用九尺红缨枪捅他都不带脾气的,说这个阶段脾气对胎儿育有印象。

我了个去,他脾气,干胎儿个蛋事儿,这都是无知给惹的祸。

不过也因为这样。现在什么事儿都不能指望老狗了。老狗现在绝逼不会让小月离开自己视线过五分钟,上厕所都得在门口候着。

一下子失去了两个主力队员。让我们压力倍增,而且是两个最重要的咽喉队员。靠我和小李子和毕方,打架还行。碰上什么寻路找人测谎预警,那都得找别人来干。

幸好现在寻路有小猫妹妹、找人有小狗和小凌波、测谎有小三浦、预警是我的糖醋鱼……这个挺不靠谱就走了。

不过小:浦的功能绝逼不次于小月,虽然不能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但是她在歧山居然能使用规则之力。简单的说,甩江里面儿,她说的话就是规矩,在地!出条线,说不能甘冰帕不能过来。往天上一指说这片儿不能降落,那就是连鸟屎都掉不下来。

据说这是灵魂规则,天下只有这么独一份儿的奇怪招数。真不知道小百合是怎么怀上她的。哦”对,因为***吴智力。

我们一行人么,现在就好像是在西天取经,小月坐在狐仙大人的身上。老狗在前面窜上窜下的清理障碍。小李子背着个包儿,我他妈吃着饼俨然二师兄。

“其实一路往西走,就能到妖族聚居地了喃。小猫妹妹借了妇己的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把这边的事情说明之后。并且重点汇报了关于我们的那个,整天没几分钟清醒的樟嘴妹妹之后,她得到了她老爹的同意多逗留几天,为此地高兴了在我们每个人脸上亲了一下。除了狐仙大人和老狗。

毕方依旧还是孜救不倦的天天教樟嘴妹妹学中文,现在这只傻猫毛经能做简单的交流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姐己和纣王两个人的表情越沉重,我也没问,反正到时候他们自己会说。

至于火灵,心灵手巧的她担负起了小月的生活起居的重任,真不知道为什么老狗独独信任她,其他人一概不行。要说胸部大,火灵不是最大的好吧,不过最大的抽烟,对胎儿非常不利。

在下午快天黑的时候,我们选定了晚上露宿地点之后,老狗创造了一个奇迹。

真的是一个奇迹,他用三小时二十八分钟平地盖起了一座木屋。还是两层楼的,

在小李子用阵法加固了之后。我们赫然现,如果老狗以后生活不下去了,去到海边帮人盖这种小木屋一年最少都能挣个百八十万的。

今天晚上我可算是能睡一个好觉了;毕竟小木屋环境差,隔音还不好。而且小三浦还趴我身上。就算是糖醋鱼想跟上次在潜水艇里那么玩都没机会。

其实我一直好奇,为毛小三浦那么喜欢粘着我。这很违反常理啊。她很少跟小凌波和小狗一块儿玩,反倒是越来越粘我,而且连她妈都可以不要。

而且她也绝逼没到那种能爱谁爱到骨子里的年纪,再聪明都还只有三岁呢。而且我深切的相信,她长大以后也绝对不会喜欢我这个比她老娘还大,而且和她老娘谈过恋爱的家伙。

这他妈得多乱人伦啊,我现在想着被小三浦骗的事儿就一脑门子冷汗。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我们真的是一点儿目标都没有,老李不知道在玩个什么花儿,麒麟哥见面儿就是“亲爱的朋友别着急。

我***能不着急么?合辙这不是他们被莫名其妙被弄去商朝,也不他们莫名其妙被扔到仙界。他们心里明白着呢,可他妈我们这帮子人算干了个什么事儿啊。

反正我现在死怀念当初当酒保的日子了,吃着红烧牛肉面前比现在舒坦多了,当***救世主,去***天地责任。要不是老子不知道怎么辞职,早他妈就不干了个球的。

“二爸爸,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没有用的。小三浦的小嘴在我耳边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着话。

我一愣:“你也能知道我的想法?”

小三浦亲了我一口:“你心跳的好快。”说完还顺势舔了我耳垂

我一个哆嗦,猛的坐了起来。把她从我身上举了起来:“你不是三浦茜!”

小三浦眼睛里闪着光,异常成熟的笑了一下:“我就是。”

“你绝逼不是!”

“我就是。”

糖醋鱼翻了个身,一手搭在我肚子上:“闹个球啊闹,让不让人睡了。”说完又沉沉的睡了下去。

三浦指了指外面:“出去说。”

我点点头,用胳膊夹着她悄悄的走了出去。半夜的风吹得我一个激灵,瞬间就清醒过来了。我把三浦放在地上:“说吧。”

“其实我就是三浦茜,也是你的人参果。三浦靠在空气上,像坐在沙上一样,渐渐的飘离了地面。

然后渐渐的开始长大,当然,衣服也在跟着变。

耸她停止长大的时候,居然已经变成了一个身穿轻纱挽着餐的大概二十四五岁的女人用一个异常妩媚的姿势斜靠在半空中,我当时就差点尿崩了。

“好久不见,嘲风哥哥。”声音很成熟。

我没回答她,因为我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伸出手去戳了戳她的脸,现真的是肉,

“嘲风哥哥,我的时间不多哦。等到小丫头长到二十岁的时候,我才能降临。”

我咳嗽一声:“那你赶紧说。”

这个成熟版的小三浦清了清嗓子:“我直接说重点。”

我点点头。

“我喜欢你。”

我:“噗,,说点别的。”

成熟版小三浦皱了一下眉:“嘲风哥哥,你千万不要反抗。不管多不愿意,你都不能反抗。”

我挠了挠脸:“什么意思?”

“很简单,麒麟要干什么,你要尽力帮他。天地重合是假象,盘古大神哪是那么容易倒台的,天地重合的根本其实九子换位,轮流执政。但是为的两个不愿意,你明白么?所以到时候他们都要被抹去神智了,宇雷洪荒是不能有自己神智的。这是规则,除你之外。重归混沌的意思就是让这些已经产生神智的至高所在回到原来的样子。”

我串联了一下这一串有点语无伦次的话,大概明白了一点:“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反抗了,我也会被抹杀掉的,对么?”

成熟版小三浦点点头:“真聪明。”

我咳嗽一声:“我到是想反抗来着,可没辙啊。”

成熟版三浦笑了笑:“这个身体我还是挺满意的,很漂亮啊。”说着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胸部:“尺寸也还可以。”

我咳嗽一声,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于是挥了挥手:“还有事没有,没有我带她回去睡觉了。”

成熟版小三浦郑重的点点头:“有!”

“那就快说,等会儿让他们看着,我就倒血霉了。”

“我喜欢你。”

我:

杂牌救世主 佰三十 棋子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