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二百二八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误会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们仓体被带尖了治安联防待着事情的下步顺,

要知道,这是我这辈子第二次被人逮进公安局,第一次是和糖醋鱼持枪反抗抢银行的坏蛋,第二次是甩为猴儿哥莫名其貌的瘟。

当然,其实我一点儿都不责怪猴儿哥,看过西游记的都知道,这猴子就这操行。别说我个皮糙肉厚的老爷们儿了,就是雪白粉嫩的小娘子他都能掏集家伙一棒子撂到。

当然,在事情没搞清楚之前。我们被安排在单独的一间休息室里,我们一堆人在里面吞云吐雾。

猴儿哥也在。

不过他现在一脸不高兴,坐在旁边不停的抓耳挠腮。时不时的冲围观他的小凌波和小三浦呲牙,可她俩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吓唬到的小孩儿。小凌波虽然笨,但是好歹也见过那么多的血雨腥风了。更别提三浦这个曾经歧山最高执政长官的秘书了。

“猴儿哥猴儿哥,你谈过恋爱没?猴儿哥猴儿哥,你看过西游记没?猴儿哥猴儿哥,你知道周杰伦么?”老狗一连串,都不带重样儿的狗屁问题,想屁股上点着火的二踢脚一样猛烈的轰击着猴儿哥。

猴儿哥被老狗问得就好像身上长着跳蛋一样,东挠西挠,呲牙咧嘴。如果不是金箱棒被暂时扣押了,估计猴儿哥八成会用金箍棒把老狗捅今生活不能自理。

我坐在猴儿哥对面,心里万般无奈。网把猴哥的金箍棒给缴了,那帮子联防队员就来了,一点反应时间都没有。本来说把这玩意儿弄出去,就算不卖留个纪念也是无比珍贵的。

毕竟我小时候掰个直点儿的树权子都得往出写着金箍棒三个大字儿。何况现在还碰着根真品,这绝逼给力啊。估计糖醋鱼跟我想得一样,在来的路上她还不停埋怨我,说我败家玩意儿,不知道顺手弄点好

西。

其实我也是很无奈的,毕竟我们现在只要赶紧完成老李给我们的任务,然后给麒麟哥验收。然后我们就能顺顺利利回去举办七百桌的婚礼收好多好多的礼钱了。所以完全没必要跟这帮虽然是级明星,但是跟我们八竿子打不着的神仙们扯上什么操蛋关系。追星适可而止就好。难道因为我喜欢谭望嵩我就要去学谭式飞腿、喜欢刘德华就要变个性非他不嫁么?

而我也试图跟猴儿哥解释了,耳是他固执的认为我是个来路不明的大坏蛋,怎么说都不顶事儿。我说我是嘲风,他说自己是麒麟。

麒麟!对啊,这个时候就是该麒麟哥出场了,毕竟他一直待在这里面儿,人际网肯定也是非常不错的。

于是我咳嗽了一声:“大家靠紧一点儿啊。”

糖醋鱼还没等我说话,头一抬:“你要越狱啊?”

“不是,他要叫麒麟来了。小月已经紧紧缩在金花的怀里,伸出了一个脑袋。

一听这句话,在房间里的立刻产生了骚乱,所有人都躲到了金花或者我的身后,而这里不受麒麟哥影响的还有一个小三浦和小蛇蛇,可惜他俩叠一块儿也只有那么一点点大。所以狐仙大人干脆就把小蛇蛇当成腰带缠在身上,而小三浦坐在小百合的身上,安静的等待着变态麒麟哥的出现。

猴儿哥则用一脸不明真相的表情看着我们,孤零零坐在角落的他显的有点、无助。

我清了清嗓子,开始了第一次正式召唤麒麟哥,我先掏出三根烟,点着之后虚空拜了一下,然后分了一根给老狗另外一根给金花,最后一根自己叼在嘴里。

“天灵灵,地灵灵。变态麒麟快出来。”

众人:可等了半天,一点都没有麒麟哥要出来的征兆,糖醋鱼把下巴靠在我肩膀上,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谁让你给他加特定称谓了?麒麟又不是变态麒麟,他以为你不是在叫他呢。”

百合摇摇头:“也许是不够虔诚吧。”

我呸了一口:“叫他还得虔诚?扯淡呢。”说着我弹了弹烟灰:“麒麟,出来,有事儿。”

果然。在这句不加特定称谓的称呼之后,一股淡淡的熟悉的感觉从周围弥漫了上来,我一度认为这是麒麟哥的体味,但是感觉到后面抓着我衣服的好几双手开始暗暗用力,我就知道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体味。而且浓重的体味。

当麒麟哥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他手上还拿着一个遥控器。脸上还有一个。尴尬的唇印,不过可能是因为这里有什么东西阻止了麒麟哥的乾坤大挪移,他出现的度比原来慢很多,原来是唰的一声,现在只是一点一点由虚变实。

这时候小三浦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我的肩头,在我耳边小声的说:“苹果姐姐,已经暗恋麒麟十八万年了。”

我了个去,十八万年。这要换成日历,最少得有两三吨纸吧,真不容易啊。

而想到这个的时候,我扭过头捏了小三澜的鼻子一下:“那我呢?”

小三浦很小心的看了看周围,把脑袋到我耳边:“月阿姨,从她诞生就开始执着的喜欢你了。”

我心头一抽,僵硬的回头看了小月一眼小月歪过头冲我艰难的笑了一下,然后又把视线和我错开了。

我了一个擦,要不要这么不伦啊,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亲妹妹啊,输血都不用化验的,这真是不太好啊。妈的,什么不太好,简直是***要做死相了。

我赶紧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的脑子给清空,这个秘密可千万不能让老狗和糖醋鱼知道,虽然我不知道刚才小三浦用了什么办法可以让蚊子谈恋爱都能听见的糖醋鱼没有听见刚才的话。但是小月是肯定知道了。我对她的了解比对自己的了解还多的多的多,她那分明是在难受啊那。明摆着是真事儿。要死了个人啊,要是老狗知道的话,那可就翻了天咯。

而这一连串的打击之后,麒麟哥也非常清晰完整的身形了,但是我已经对他毫无兴趣了,心里一直在翻来覆去小三浦刚才说的石,整个人都是蒙的对的。天旋地转的那好像凡押。苦干了一年,回家一刷工资卡,现上面只有四十块钱。

“亲爱的朋友,有什存事吗?”

“亲爱的朋友?”麒麟哥走到我面前,用手在我眼前晃动了一下。

我这才反应了过来,但是已经没有什么漏*点去说话了,只是指着另外一边已经把眼睛瞪出眼眶的猴儿哥:“华我解决了吧。”

麒麟愣了一下:“可”,可我不能杀生。”

这时候小月颤抖着声音说:“不需要杀生,我们和他打架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小月,现她在流眼泪。所有人都以为这是麒麟哥到来的后遗症,只有我知道,这是一场韩剧里的悲剧。

麒麟哥听到小月的话之后,淡淡的点点头,直接穿过大门走了出去。整个大门在他接触到之前就已经全部融化掉了。

他前脚走出去,后脚老狗一众就开始大肆喧哗起来了,可我心乱如麻。感觉干点什么都没有精气神儿。只能像个傻逼一样的坐在凳子上,兀自抽着已经灭了的烟屁股。

而就在这时,老狗走到小月旁边笑嘻嘻的想握她的手,但是小月却飞快的躲开了老狗的手,并且用一种冷冰冰的声音说到:“离我远一点。”

此话一出。顿时冷场。

我没有回头,但是我知道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小月身上,大概五秒钟后,小月突然哭了出来,哭声很凄厉。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听过小月哭,甚至连她掉眼泪都没有见过,她一直用一种很冷峻的面貌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而这一次的突然爆。也让所有人不知所措。

我依旧心乱如麻,压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其实这种东西对我来说从来没有接触过,真的。小月一直以来的表现都是一个亲妹妹应该有的。而我也努力在做一个亲哥哥应该干的,可没想到今天因为小三浦的记忆慢慢恢复,而打破了这种平衡。我想这可能是小月和我都不想看到的局面来着。

小月的哭声依旧,老狗在不停的试图安慰小月。可当所有人都七手八脚乱成一团想知道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

金花走利我的面前,我抬头看着她。

“啪”一声清亮无比的耳光扇在我脸上。

“孬种。”金花说完,扭头看着还坐在那边看热闹的猴儿哥,一指门外:“出去。”

原本争强好胜的猴儿哥居然完全没有办法抵抗金花的命令,甩着尾巴连蹦带跳的走了出去。

而金花这个耳光把我给扇得更乱了。我默默的捡起眼镜,抽出一根烟:“我能说什么。”

小月的哭声还没有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想过来询问我的人都被小三浦给拦了下来,包括小李子和糖醋鱼,他们居然迈不过小三浦拿水彩笔在地上画的那条线。不但这样小三浦还用奶声奶气的声音恐吓道:“强行突破,后果自负。”

“我能做什么?我能说什么?”我看着金花,复述了一下我的问题。

金花把我嘴上的烟抢了下来。狠狠吸了一口,眼神里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我也没办法。”

“你早就知道小月不喜欢老狗了?”我皱着眉头问金花。

金花点点头,没有说话。

而这句话让老狗的声音顿时从我身后消失了,我能感觉到他粗重的喘气声。

金花一指小李子:“控制好他。”

毕方这时候浑身点着火,一脚跨过三浦的那根线,直直的朝我走来。每走一步身上的火焰就黯淡一圈,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她身上的尖已经完全熄灭了,而她网要问。金花突然拎着她的领子把她给扔了回去,一回到线的后面,她身上的火焰把整个房间照得通亮。

我回头看了小月一眼,她已经满脸都是泪了,好像要把这么多年积压的情绪一次性毫无保留的都释放出来一样。

而老狗则表情麻木的坐在旁边。玩着小三浦的游戏机,平时最冲动的他,在这时候表现的非常冷静,甚至有点冷静的过头。

这时候小三浦稚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月阿姨,我觉得你应该说出来的。反正都是没有结果,干什么要自己承担。”

尔后就是小百合呜呜哇哇的日语声和用什么东西抽小三浦屁股声以及三浦呼天抢地的哭声。

我的眼角看到小蛇蛇和糖醋鱼正在角落说着什么,糖醋鱼时不时的抬起头看我一眼,然后黑着脸点头或者摇头。

一切都乱了,乱了,全部都乱了。我的内心突然升起了一股无法言语的燥热。金花突然抱着我的腰,目光严肃的看着我:“你先冷静下来。”说着一口亲在我嘴唇上。这次我完全感觉到了她的疯狂,因为我的情绪和她的情绪是可以互相传导,所以我在烦躁挣扎的时候,她也有同样的感觉。

所以这一次我也在疯狂的回应着金花。在我差不多快要窒息的时候。金花松开了我,点上一根烟:“能勇敢一点么?毕竟是亲妹妹。”

我点点头。站起身。走到了那边。先拍了拍老狗的肩膀。老狗冲我笑了一下,然后冲我招招手,我递给他一根烟。他吸了口,整个人就像散架一样坐在长凳上,抽烟的手都在颤。

然后我挪到小月那边,一把把她从凳子上拽了起来,然后把她架在肩膀上,从已经被麒麟哥烧破的门里钻了出去。

而在我走出门的一瞬间。我听到小三浦用哭呸了的嗓子说道:”妈妈,你跨不过去的。”

看,其实人生之中总是有各种各种的悲剧,其实我前面早就留了伏笔了。

女人注定会把第一个深爱她的男人甩掉。这是多少年以来的先哲们总结出的道理。

杂牌救世主 二百二八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误会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