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百二十一 你看你看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二卓要把我们甩了,他自称他不能在纹里待的时间太长:滞热会怎么样怎么样,我也没仔细听。反正大致意思就是这个。说完就跳窗跑了,老头儿可是坐副驾驶的。他这一蹦可把张主任吓了一跳,但是等张主任探出头的时候,老李已经被一团雾蒙蒙的东西给吸进去而不知所踪了。

“这功力,可了不得了。”说着,张主任扭过头看着我们:“别都挤后面了,前面上来一个吧”

当然,这种往前挤的事儿。最终还是落在了我这个坐在座椅夹缝里的人头上,而等我抱着小三浦坐上副驾驶之后,张主任冲我点点头:“刚才走的那个是你们师傅吧?”

我愣了愣,想想老李虽然没教过我什么。不对,是压根什么都没教过我,可我多少也还是被他给养大的,所以这声师傅不算亏。我也就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见我点头,张主任叹了口气:“这老人家功力深不可测啊。”说完又是长长叹了一口气,神色相当惋惜,但是并没多问一句话,比如什么门派啊,从哪里来啊。

难怪都说细节决定成败,就这么一点占小小的细节,我豁然对他的好感暴增,要知道,他问我们什么门派从哪里来,真的是让我很难解释。

车上很奇怪的一点都不闷。所以一路上虽然有点颠簸也好歹没有人晕车什么的。我看着外面的星光灿烂,好奇的问张主任:“现在几点了?”

张主任翻出一块看上去很有些年头的手边说道:“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了。我先带你们去休息一下吧。明天早上我再带你们去办手续。”

而这时老狗伸过来一个脑袋:“张大哥。我们不困,你直接带我们去蜀山剑派看剑仙吧。”

张主任脸一苦:“真不好意思,现在都下班了,我这是临时加班,本来我现在都在床上看北。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说话的技巧还真刷号,果然不愧是在接待部干活的人。就这么一句话既占领了道德制高点又把自己放在弱者的位置上,这一高一低,弄得我们一点脾气都没有。

当然,在老狗碰了个软钉子之后,我们都没有再说话,毕竟人家可没义务伺候我们,也许对他来说,我们只是绩效表格上的一笔红勾而已。他能做到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敬业了。

所以一路上我们也都不再说话,整个车厢里只有小李子哼着跑调的沙家涣和青岚不知道说些什么的轻声碎语。

不知道多久之后,我突然感觉眼前一亮。赫然现车子已经开到了一条有路灯的道路上,路灯不是很亮,差不多是二三十年前的老款路灯,路也是用很平整的大青石铸造而成,不过工艺非常好,基本上感觉不到青石之间的缝隙,就好像混凝土整体浇灌的一样。

而两边的房子,差不多一半是中式风格的亭台楼阁,剩下的则是各式各样奇怪的房子。有的看上去像教堂有的看上去像清真寺。

很快,车子停在了一个,看上去像旅社的地方,接着按了按喇叭,然后大门卡拉一声打开了,就好像鬼开门一样。明显是那种老式的铁门,根本没有什么电动开关,但是就这么凭空的打开了。

张主任对着空气挥了挥手。然后就把车开了进去,还没等我说话,张主任笑着对我说:“那是守门的剑灵,不是蜀山的弟子是看不到的。”

我摸了摸鼻子。咳嗽一声,网要说话,我身上的小三浦笑着说:“我都能看见,是个阿姨,很漂亮的。”

张主任一愣,脸色很尴尬。然后声音颤颤的说:“那是我老婆阿姨”

我拍了拍张主任的肩膀:“别在意小姑娘才三岁。三岁见谁都叫阿嫉。”

张主任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接着他表情突然定格,接着猛踩了一脚刹车,出一声很宏亮的大喊:“几岁!?”

我摸了摸鼻子:“三岁啊。”说完我捏了捏小三浦的脸:“是三岁吧?”

小三浦很享受的让我捏着脸,连连点头:“是三岁,是三岁。”

坐在后面一排的小百合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这个先生,她是我的女儿,三岁有什么问题吗?”

张主任没说话,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脸上的表情转了好几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扭过头和老狗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随时准备开工揍人。

而这时,原本一脸和善的张主任,突然板起了一张脸,很严肃的看着我:“我很严肃的告诉你。照顾好你的女儿,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她只有三岁。”

小三浦一听他说自己是我的女儿,连连摆手:“我不是他女儿。”

我点点头,最后一排坐着的吴智力委屈的声音传来:“她是我女儿,”

不过小三浦没有搭理他,继续冲张主任说:“我是他未来的妻子。”

糖醋鱼暴躁的声音顿时响起。不过很快就被小月给制止了,接着金花用手敲了敲张主任的靠垫:“为什么不能让人知道。”虽然有个为什么,但是语气是让人不可拒绝的肯定,很有金花特色。

张主任点点头:“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歧山。”说完张主任点上一根烟:“也就是仙界,这里的人除了在这里面出生的孩子,基本上就没有少于一百五十岁的。”接着,他指了指自己:“我就是在这里面出生的。”

张主任冲我撇了一下嘴:“你应该有一百六七十岁吧。”说话的语气很是得意,有一种“我已经看透了你,的得意。

我咳嗽一声,伸出两根手指头。

“两百岁啊?不错不错,应该还可以。”

我晃晃手:“二十七

张主任顿时石化,嘴巴潺潺的动了动,但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我继续说道:“这里过一百岁的,只有那个、那个、那个、那个,还有车顶上绑着的那个”我依次指了姐己、青岚小狗小凌波,以及外面的狐仙大人。

张主任长出一口气:“罢了,罢了。明天

说着他率先打开门,领着我们就往楼里面走,这栋矮楼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上面用中英双语写着蜀山招待所。后面还跟着三颗星星。

老狗打量了一下:“我擦。三星级宾馆呢哈。”

糖醋鱼伸了个懒腰:“我们不用睡通铺吧?”

张主任算了算我们的人数。哈哈一笑:“不用不用,我来给你们安排房间。”

说完径直走了进了大厅。前台接待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大概二十五六岁。看到张主任的来到,甜甜一笑:“老公,你回来了。”

张圭任点点头:“给我点房牌。”

我咳嗽了一声,冲正看着我们的女孩打了个招呼:“你好。”

房间其实和任何一间宾馆都没区别,里面有热水和电视,电视里面没有中央一套,凤凰卫视这种频道,而且换成了蜀山一套蜀山二套、青城电影频道、茅山新闻频道、圣约翰人文频道、圣玛丽音乐台等等这些奇怪的名字。

狐仙大人一如既往的赖在我的房间。一赶她出去,她就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摆出一副很可怜很委屈的样子。总之就是很反常就对了,而糖醋鱼正津津有味的看着蜀山一套里面演的电视剧,特效没的说,绝对过好莱坞。不过我怎么看都好像是本色演出,因为里面经常有穿帮镜头,就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踩着飞剑从摄影机前面施施然飘过,表情匆忙。还时不时的看手表,这明显不是群众演员,毕竟电视里可是演的古装片。

“我就现了,我们到哪儿都能碰到时差。”糖醋鱼看着电视。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我点点头:“去日本好点。”说着我看着外面的璀璨的星斗,再看看电视上的时间,已经是二十三点了,可我起床最多不过五个小时。也就是说这里跟我们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差

糖醋鱼扯着头一脸抓狂的样子:“睡不着啊,想点什么玩的东西。”

我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去听墙根那基本上是不太现实的,要知道狐仙大人这帮孽障能听我的墙根那是因为糖醋鱼一兴奋就沉醉其中,可小李子那可是个有被害妄想症的家伙。无时无废不是处于一个严防死守的状态。而姐己和纣王。和姐己不熟,不好意思干这种事儿。

不过糖醋鱼一脸无聊在床上打着滚,嘴里絮絮叨叨乱七八糟的话喷涌而出。我压根一点都不明白她满嘴那些支离破碎的话得需要怎么样的一种思维模式才能想的出来而且听上去还居然跟现代诗一样。这得多有功力啊。

而就在我仔细听着糖醋鱼到底在说些什么的时候,隔壁房间突然传出一声很尖锐凄厉的嚎叫:“滚开!”是青岚的声音。

糖醋鱼一听到这个声音,噌的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打了个响指:“就是这个!”

说完,糖醋鱼就闷头跑了出去,后面还跟着狐仙大人。

等我叼着烟走到青岚房间的门口的时候,里面的争吵声已经很大了,另外一个声音是苹果的苹果姐不断质问青岚到底生了什么。青岚则来回倒腾比如滚开、死开、到一边去这几句话,但是苹果姐的耐心显然极好,依然不紧不慢的询问着问题。

而他们门口,好嘛千里眼顺分耳影分身,什么招都用上了。老狗甚至在墙上用手指头戳了一个洞洞,然后和小李子轮流看。

我了个去啊,这帮变态狂,真是一点儿机会都不放过,而且一点素质都没有。好歹都是大学生。可拿出来一看跟希望小学教出来的一样。

我拍了拍老狗的肩膀,指着那个小洞说:“你丫把人墙给戳了一个窟窿。你是要死啊。”

老狗把我手给拍掉,头也不回的说道:“等会小李子给补。”

小李子推开老狗的脑袋。凑到洞眼上眯着眼睛看着,一边看一边说:“到时候我给补得跟新的一样。”

但是就在小李子刚刚说完不到三秒钟,突然房间里出一股爆响,接着房间的门被整个,弹飞了出去,眼看就要砸在体积最大但是有点笨笨的狐仙大人的身上了。

老狗的反射弧最短,他一个转身拽住了门板,往身后狠狠一拽。可是没想到,这一拽估计是用力过猛,木头门硬生生的插进墙里,就好像一把刀戳在西瓜里一样,还在往下掉渣渣。

而在房门被老狗戳进墙里之后,我们也看见了房间里情况。青岚正左手手握着右手的手腕,右手五指张开。手心对着苹果。苹果身体周围一层氲氤的光圈,苹果在里面冷冷看着青岚。

“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姐妹大战啊。”老狗压低声音。兴奋的说道。

金花眉头一皱,朝老狗屁股上踢了一脚:“什么劣根性啊你。”说完就挽起袖子走进已经一团糟的房间。

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青岚不知道什么原因已经被变得像个神经病一样了,她听到金花的脚步声,二话不说,转身冲着金花就开了一炮。

当时我突然感觉我全身一凉。就好像从特别热的地方走到室温只有二十度的空调房里,但是我明显看到怕冷的糖醋鱼身体在打哆嗦。牙齿磕磕碰碰的直响,然后就见小朋友们和糖醋鱼都钻到狐仙大人哪比天鹅绒被子还牛逼的毛里面去了,狐仙大人显得很得意。

我看到这种情况,我抽老狗毕方还有小月这几个有紧急抗寒能力的人打了个手势。然后就悄悄的摸进已经被一层浓厚的雾气笼罩的房间里,行动临时代码茶花女。

不过在在毕方踏入屋子的没几秒钟的时间,屋子里的因为瞬间骤冷形成的雾气被她蒸一空,接着我就看见金花正揪着青岚的耳朵在说着什么。青岚歪着脑袋呲牙咧嘴。而苹果则是一副惊讶万分的状态。

房间里已经一塌糊涂了,就好像网经历完地震,所有的东,“:工有样儿是好的,我真不知道苹果是怎么跟着讨来训,微记得她当时是直接跟着麒麟哥走了,难道麒麟哥身体不是很好,坚持不了几分钟么?

在老狗查看周围情况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张主任说的话,他说这边一动武警察叔叔就会过来。

可这么长时间了,警察依然没来,我顿时有点怀疑起来了。而就在这时,我的眼角看到了楼梯转角的地方,依门站着一个人,由于光线和角度问题,我没能看的清楚。

可能这个人看到我们这边闹完了,拍了拍身上的灰,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等她走到亮处的时候,我才看清楚原来是张主任的老婆,那个前台接待。

不过现在的她和开始完全是两个样子,刚才她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居家小少*妇,笑容甜甜的声音甜甜的,还有两个小酒窝。而现在她一身劲装,眼神冷冰冰的。

“恢复原状她来到我们旁边,靠着墙:“我可不管你们里面有朱雀或者是天狗,这是规矩

我们听完,顿时感觉这姑娘的气场太强大了,简直有种让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估计就是传说中的灵压。当然,也可能是做了亏心事的原因。

我们点点头,然后我拍了拍小李子:“你说给人家恢复的啊。”

小李子脸一苦,指着?面已经爆掉的电视什么:“我可不会造电视啊说着小李子扭头看着那个宿舍管理员:小姐,有其他补偿办法么?”

那个扛少*妇点点头:“照价赔偿。”

小李子松了口气,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密码是猛囱,你去刷吧。”

甜美少*妇瞄了一眼小李子的银行卡:“这里没有流通货币,是以物易物

老狗听完顿时就乐了,用他一贯耍流氓的口气说道:“要不你在这选个男人回去得了

话音网落,甜美小少*妇化指为剑老狗一点,接着一股很尖锐的红光一闪,老狗嗷的一声叫了出来,等我回过头的时候老狗已经被弹到了走廊的另外一边,墙上被撞出了一个人形的大洞。

“做男人需要担待,那个洞也算你们的说完甜美少*妇就走下了楼。

老狗也灰头土脸的走了回来,抹了一把脸上的灰:“妈的,丢人了丢人了。太丢人了

糖醋鱼从狐仙大人的尾巴里蹦了出来,快步走到楼梯口,看了一会儿,然后跑回来一脸兴奋的说:“好帅好帅,这个小娘子真的好帅。太拉风了,要是个男的肯定得迷倒一大片

小月捂嘴一笑:“我们花姐要是男的,那绝对是全世界男人的公敌了。”

而毕方撸起袖子,咬着后槽牙说:“让我去弄死她,这小娘们嚣张的。

小李子搂住毕方的肩膀,叹了口气:“不就不擦屁股么,从小给老狗擦屁股还擦得少么。”说着从他的包里掏出一把小豆豆,往地上一洒。

瞬间几十个一米多高的小人出现在我们面前,一个个精神量钦,而且带着一顶黄色的安全帽。

小三浦好奇站在旁边看着跟她差不多高的小人,眼睛里放着亮光,不同的用手戳戳小人的脸或者捏捏小人的肚子。

而这时候金花已经把青岚给扭送了出来,青岚在金花面前连个大屁都不敢放,只能低着头玩着自己手指头。

苹果在随后也跟了出来,看了我们一眼:“我要把她带走语气坚定。

如果老李没说错的话,照这个情况看,这些界树三姐妹没有一个是正常人,反正不要惹就对了,于是我给金花使了个眼色,金花点点头,捏着青岚脸说道:“跟姐姐去,不听话等你回来我就打你屁股

我们:

但走出乎我们意料的是,青岚居然点点头表示同意了,但是她指着小李子:“他还没跟我结婚

毕方切了一声:“你想也别想

就这么一句,青岚又差点扑上来和她打架,但是被金花拽住了。金花严肃的说:“等你长大再说。”

青岚又点点头,然后跟着苹果走下了楼。

我好奇的问金花:“她已经那么大了啊说着我在胸前比划了一下。

金花摇摇头:“她最多才十五六岁,叛逆少女期。”

而这时候小李子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一脸得意的指挥着他的小人开始清理房间,边清理还边唱着一儿歌叫小小泥瓦匠。

老狗把大门冲墙上抽了出来。看着我们几个看着一地垃圾呆的人大叫一声:“帮忙啊,是男人得有担待

小月捂嘴一笑:“他在纠结

我点点头:“也好,反正无聊

糖醋鱼假模假样的哈哈两声,然后自嘲的一笑:“自作孽不可活吼”。

嗷嗷嗷嗷,六千字啊,简直要了我的命。其实我不是很喜欢拆分章节,所以章节少字数多,就是这个原因。

最近其实没什么新闻了,大多是一些无聊的东西。

比如菲律宾的绑架案。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代购奶粉进口税起征点将从彻元降至坠元。对进口奶粉征重税这简直是人类历史上最寡廉鲜耻的行径!国产奶粉都是毒谁敢吃啊,现在还断了邮购进口奶粉的路。太黑了,当妈的真是心寒。

不是我们不支持国产,实在是国产太不让人省心了,自行车摩托车电视我都忍了,可***奶粉是什么玩意?一辜子就那么一块心头肉,让喝国产奶粉?这算不算对母乳喂养的曲线救国?

真***恶心,真***恶心,太***恶心了。

看到我一连说出三个***,大家应该能明白我此刻有多愤怒。这简直比喜欢看两个男人互相操还恶心。

杂牌救世主 百二十一 你看你看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