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一四章 宿命和原味的贴身衣物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斗实以闻仲对纣王的了解,他早就应该知道整件事的姆俏砌就是他们大商帝国那个英明神武的天子陛下了。毕竟纣王小时候可没少挨老闻的鞭子,虽然是今天纵之才,可偏偏像脑子进了水的脑瘫患者一样,怎么样都不肯接受身负重担的任务。这让老闻这个帝师经常气得连晚上饭都吃不下去。

所以现在纣王硬着头皮出来跟老闻面对面的时候,老闻并没显得多惊讶或者多不可置信,只是整个人看上去沧桑多了,佝偻着背坐在那边儿。一身的老人味儿猛地把曾经那种枭雄混着英雄的味道给掩盖了过去。

纣王低着头,紧紧搂着姐己。一个帝王一个妖妃,俩人一言不。就好像被班主任现了早恋的一对小情侣,虽然依然十指紧扣,但是多少还有一点做贼心虚。

这时候老李走上前,拍了拍闻仲的肩膀:“老兄,人各有志。你倒不如考虑一下怎么拯救苍生。”

我对老李这么突然的一句很是费解,这句话来的太过于突兀。显得跳跃性十分之大,从网开始的国计民生突然上升到了一个国际红十字会的思想高度,这着实让人很难接受。

不过以我和老李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熟悉程度来看,我八成肯定他早就忽悠闻仲跟他达成了什么协议。

虽然老李在骗人这方面虽然远不如王老二,但是长期的官僚主义生活。让他对诸如开会做报告这一类玩弄伟大语言艺术的行为如臂使指。说点什么煽动人心的话。那简直是太容易不过了,比让天灾人祸的遇难人员家属情绪稳定还容易。

老李说完之后。闻仲点点头。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就在他站起身的一瞬间。他那股子天地英雄的气场突然又倒灌了回来,虽然多少还是有一点英雄迟暮的感觉,但是看上去硬是有一股子霸气附身了。

他跟老李走出击的时候网好和火灵错了一个身,他稍稍顿了一下,伸出手拍了拍火灵的肩膀。火灵低着头没敢看他,只是眼泪从下巴一滴一滴的往下掉,看上去格外柔弱无助。

糖醋鱼用手狠狠掐了我屁股一下。然后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去,赶紧去安慰一下那个二号波霸。”

金花坐在一边,用一种很炫耀的语气问道:“谁是一号呢?。

糖醋鱼看了一眼金花:“哼

我叹了口气,分别捏了一下金花和糖醋鱼的脸,走到火灵的旁边,轻轻搂住她肩膀小声说道:“其实这不用开刀,也不用流太多血。不用怕成这样的,真的。要是害羞,到时候我帮你挡着就好了。”

可我不说还好,一说火灵反而哭的更凶了,连小狗都上来帮她抹眼泪了。我抓抓后脑勺,百思不得其解顺便一头雾水(雾水哥好长时间没出来了),这时候小月把我推开,冲我特妩媚的一笑:“哥,你到现在还是一点都不懂女人小月说完。给我使了个眼神,意思让我好好听着。

“其实你这不算是背叛了闻先生,虽然你们情同父女,但是你始终还是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在任何地方,亲人之间都是没有误会的。解释清楚就好了。小月语调平平,声音不大,但是她那种特有清冷清冷的声线很有穿透力。即使在盛夏三伏天,她一说话就好像在开水里扔下了一大勺的冰块,很冷冽很跳脱。

不过火灵听完小月的安慰,果然眼睛亮了起来,眼角挂着眼泪,看了看小月看了看我,抽泣着说:“是”是这样吗?”

我网想摇头说我毒么知道,但是被小月不动声色的踩住了脚趾头,于是连忙点头:“就是就是这样。”

火灵果然还是很单纯,单纯的就好像五台山上路旁的格桑花她居然在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了之后,脸色一下就变好了,虽然眼睛红红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但是神色已经明显好了起来,随后一扭屁股就追着闻仲跑了出去。

我看着火灵走远,拍了拍胸口。的意洋洋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心胸。看来我还是挺有威信的,终于找到存在感了。

“我给她下暗示了。小月看了我一眼,撇了撇嘴巴,走到一边安静的融入了阴影里。

我”其实我很脆弱的”于是我满怀一颗很受伤的心,也融进了阴影里。糖醋鱼还不停用头插我耳朵。

纣王这时候突然抬起头,贼眉鼠眼的四处看了看,长出了一口气:“我还不如一个娘们啊。”

老狗把腿架在桌子上,玩着小三浦的游戏机,头也不抬的说道:“你不如的娘们儿多了去了,你没看你才才那耸样儿。

纣王语塞一阵,反击道:“这不是一个性质的好吧,我可是个皇帝。皇帝懂么你。”

小李子接茬道:“不就是皇帝么。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菜了,你有你老婆厉害么?”

纣王又一次语塞,只是看了一眼眯着眼睛玩着桌子上那颗滚动着的小凌波的跳跳球的姐己一眼,愕然的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最讨厌你们这种有事没事把自己想的跟救世主一样的人。小李子说着指了指我:“看着没,真救世主一脸窝囊的在那边玩手指头呢。”

我咳嗽一声:“能别老拿这破事开涮么?”

老狗抬起眼皮,果断的摇摇头:“那可不行啊,没了这事儿咱得少多少笑话啊

我摸了摸下巴,点点头:“说的也是。”

糖醋鱼这时候突然站起身,叉着腰很傻的大笑了几声:“以后你们就说我吧,就说我是美貌与智慧并存还能可以挽救世界的女王说着她一脚踩在椅子上,一拍我肩膀:“叫我女王!”

我咳嗽一声,扭头看向不远处正安安静静喝着茶的小百合,咳嗽一声:“百合子,晚上把你那套护士服借我用用吧。”

小百合一愣,然后很淡定的点点头。表示同意。而糖醋鱼眨巴两下眼睛,看着我问:“你要那个干什么?你不至于啊,要借也借点贴身的原味内衣啊。”

求知欲最”枫凶小一二浦从小一百合怀里爬起来,昂起头看着他妈!“妈嚼,圳“么叫原味内衣?”

小百合愣了片刻,然后幽怨的撇了一眼糖醋鱼,糖醋鱼顿时惊愕万分的替小百合给三浦解释道:“就是洗干净之后晒在外面一整天,有阳光味道的全棉的衣服。那个味道很温暖的啊。”说着糖醋鱼摒了捅我:“是吧,是吧。”

我泪流满面的点了点头。而小三浦将信将疑的看着糖醋鱼:“妈妈,骗小孩子是不对的。那二爸爸要我妈妈的洗干净之后晒在外面一整天,有阳光味道的全棉的衣服干什么呢?”

我僵硬着脸,捏着糖醋鱼的鼻子说道:“这下好玩了吧,让你口没遮拦啊。你现在给人解释啊。”

糖醋鱼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茜茜乖,睡觉去。”

小三浦耸耸着,蹦到旁边窝成一坨睡得正香甜的狐仙大人身上,然后找了个。舒服的缝钻了进去,跟我们道了一句晚安,扯过狐仙大人的一条尾巴就开始睡觉。

“大小姐,我再三告诉过你了。在孩子面前注意自己的言行,等以后你有了孩子,请把他交给我好吗?小百合眉目间带着一层愠色,不显山不露水的了糖醋鱼一顿。

糖醋鱼自知理亏,撒娇式的蹭到百合子面前,搂着她的脖子道:“百合姐姐”

百合子这种温柔的性格果然吃不消糖醋鱼耍赖,没两下就投降了。而在旁边捧着个电风扇给小三浦吹风的吴智力回头阴测测的说:“我家女儿要是被带坏了,就嫁给云哥的儿子好了。”

糖醋鱼一听,挥了挥手:“你说的不算。你认真赎你的罪。你这是无期徒刑,录夺政治权利终生。”

吴智力一听,整个人像得了帕金森一样,脸上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姿势,反正显得特尴尬。

而就在我们网准备开始拿吴智力开涮的时候,老李从外面走了进来。背着手。身后跟着眼眶红红但是一脸欣慰和快乐的火灵,还有一个表情酷似准备嫁女儿的老头的闻仲。

“我明天,就要去做开门准备了,这段时间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啊。”说完老李背着手晃晃悠悠的就回房间了。

老李的离开,让整个场面又一次降到冰点。

纣王低着头,站起身:“闻太师,我,”

老闻挥了挥手:“陛下,你是老臣一手带大的。你是天生的君主。可又最不适合成为天子。路是你选的,怎么走,老臣都很欣慰。”说着闻仲叹了口气,带着一种解脱还有一点不甘。

“老臣唯一的遗憾,是未能看到陛下真正成*人,无后为大。”说着他瞄了一眼姐己,姐己身为九尾狐却被这一眼给盯得哆嗦了一下。

话一说完,纣王像小孩一样就哭了出来,但是网准备开始嚎的时候,却被闻仲厉声喝止:“陛下!身为男子,当有担待。老臣再问你一次,放弃这天下,陛下你是否后悔。”

纣王咬咬嘴唇,在这种感觉上跟生离死别没什么区别的氛围里,强忍住了伤心,断然的摇摇头:“辛不后悔!”

闻仲点点头:“陛下,你好自为之。好自为之啊。”说完闻仲牵过火灵,把火灵的手放在纣王的手里:“老臣托一次大,请陛下照顾火灵。以父兄之义。”

纣王听完,下意识摸了摸火灵的手,抬起头面露惊悚的看着闻仲:“父兄?”

“然”

纣王想了想,低声絮叨着说:“那岂不是没机会了”

闻仲:“陛下说什么?”

纣王咬了咬嘴唇:“不能娶她么?”

火灵呀的一声,跑出门外,纣王色迷迷的眼神就跟着她出去了。

闻仲看了看姐己和纣王又回头看了看火灵的背影:“若能如此,甚好。”

姐己懒洋洋的说道:“苏姐己只要有夫君在身边既可。”

而这时,糖醋鱼蹭到了他们面前。用一种很遗憾的口气说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听哪个?”

我咳嗽一声:“别玩这一套了,”

糖醋鱼点点头,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红本,我眼睛一亮,是我和她的结婚证。接着她摊开结婚证用一种炫耀的口气说:“坏消息呢,就是我们那边只能一夫一妻,这个就是凭证,多了就犯法。”接着她在纣王还没悲伤的时候,话锋一转:“但是呢,我们那流行二奶,就是没有凭证,但是还住一起,夫妻干什么他们干什么。

纣王听完大喜。但是闻仲猛一拍桌子:“伤风败俗!”

纣王听完脸色暗淡。

在一阵咔咕声中,金花点燃了一根烟,然后用一种缓慢的口气冲闻仲说:“你放心,有我在,她不会吃亏。”

我们听完纷纷点头,有金花的保护。火灵想吃亏都是一种很困难的事情,而这个潜台词也是对纣王说的,要想包二奶先得把咱花姐给哄开心咯,不然要二奶还是要命。只能二选一。

闻仲看了看金花,估计这种人老成精的人可以感觉到金花身上那种强大无匹的气场,于是也跟着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冲金花拱拱手:“请务必保护好灵儿,那孩子心地单纯,极易受骗。”

老狗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放心吧,到了我们那,多单纯也就两个月。”

闻仲听完一愣,接着一层阴云爬上了他的脸。

纣王抓了个空挡踹了老狗一脚。接着冲闻仲说道:“太师,我必定会保护火灵妹妹的。”

闻仲皱着眉头:“陛下,老臣唯恐的便是你啊。”

纣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还有三章就要进歧山了,那个任凭想象遨游的地方,才是我辈的真谛啊。

明天又是一个哀悼日。

嗷”我为什么要说又?

杂牌救世主 佰一四章 宿命和原味的贴身衣物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