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山许从今天晚上开始。纹西歧城里就会流传出段诡异刚傲甲。比如半夜还响彻天际的哀嚎。

说真的,老狗的哀嚎从本质上说,还是很有贝多芬的气质的,毕竟连惨叫都叫得这么抑扬顿挫的人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是很少见的。

我们几乎都站在老狗面前,他躺在床上不停打滚,每次打滚都带给他新一轮的哀嚎。

“看他这样,我还以为自己在集中营呢。”糖醋鱼捏着自己下巴,很无奈的看着老狗。

小李子边往老狗身上泼洒一种散着奇香的黑色粉末,边抽着烟,看着糖醋鱼说道:“你这个药不管用啊,丫还是欲仙欲死的。

糖酷鱼耸耸肩,然后不知道从拿掏出一把小匕,在小李子胳膊上划了一下。

李子:“嗷”

接着糖醋鱼从小李子手里扣下指甲盖差不多的粉末,往他手上一洒。几乎就是眨眼间小李子的伤口就不流血了,而且肉眼可见的开始结痴愈合。

小李子摸了摸手:“哎?好神奇啊然后想了想,把剩下的大半包粉末放进了自己的百宝箱里,嗯了一声说道:“反正给老狗用了也不顶事儿,我先存下了

毕方一听就急眼了:“李杰克。你他妈还是个人么?”

小李子挠挠脸,委屈的看着毕方:“这玩意这么金贵,你鱼姐弄来也不容易不是。”

糖醋鱼点头:“是啊是啊,可不容易了。”

到底还是毕方心地善良,她看着在翻来覆去的老狗眼泪都快下来了。然舟拽着小李子的衣角:“你赶紧给想想办法啊。”

而老狗这时好像回光返照一样。伸出颤抖的手,看着小李子,虚空抓了抓:“睡在我,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

小李子看了看老狗,摇摇头:“你这是要死啊,狗桑

看到老狗的样子,毕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然后不停晃着老狗脑袋,冲小李子咆哮道:“赶紧想办法啊!没见这都出幻觉了么?。

毕方这一晃不要紧,老狗那边就彻底悲剧了,整个人就像快进焚尸炉一样,脸都紫了,抑扬顿挫的嚎叫声愈的响亮,乍一听还不知道在遭受什么酷刑。

我看到毕方还在不停的摇老狗的脑袋,估计要是她再这么摇下去,老狗可就真死球了。于是我连忙把她拉开,冲她解释道:“你见过哪个要死的,中气这么足的。就他这么嚎下去方圆几公里今天晚上都别睡觉了

毕方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我:“是么?”然后又戳了戳老狗的脸,老狗又是一声嚎叫。

小李子点点头:“估计天一亮就能好了。”说着小李子在裤子上蹭了蹭手:“师门典籍上说了,妖怪精怪统称是妖,一般的妖都会比常人厉害很多。不过也是有限制的。”

毕方一听这种像讲故事一样的语调,立刻就把病危的老狗抛在一边。端端正正的坐到小李子的旁边。摆出一副认真听故事的样子,而糖醋鱼她们也都围了过来。毕竟在这里大部分的人都应该是妖来着,就算是吸血鬼那也是外国的蝙蝠精嘛。

不过小月这时候手上不知道拿着一个什么东西走了进来,只是亮亮的,看上去珠圆玉润的样子。她没讲话,只是把那个亮亮的东西按在了老狗的脑门子上,接着老狗突然浑身一僵,接着就好像僵尸一样脸色青直挺挺的躺在了那里,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

“月”你把老狗杀了?。我一脸惊悚的看着小月,等待她的回答。

小月微笑着摇摇头,手上摊着一个着微光的像花生豆那么大的东西:“我让他魂魄离体了。”刚说完。”一三浦从外面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根漂亮的长羽毛。

像孔雀翎毛。

孔雀毛!?

我扭头看向小月小月一脸无所谓的冲我笑了笑,然后拿了一条冷毛巾敷在老狗的额头上。

我知道问小月是问不出什么的了。所以把视线瞄准了小三浦三浦见我在看她,扬了扬手上的孔雀毛:“好看吧?”

我摸了摸鼻子,把小三浦抱在手里:“怎么来的?”

小三浦指着小月:“跟她换的,他那个珠子可是我的种子呀一颗种子换一根羽毛。”

我一愣,掰开小三浦的嘴仔细看了看:“你有多少羽毛啊?”

小三浦歪着头想了想,然后用手比划道:“每一个树权上面前是一个种子,有好多好多,等熟了我就摘一个给你吃,只给你一个人哦。”

听到小三浦这么说,我才记得姥姥跟我说过的,每一个树粮草怪都是有本体的,不过这个本体是受制度保护的,一般人看不见。不过三浦的话真的很有诱冉力,她可是人参果树啊,那个只比婚桃姥姥低一个档次的水果啊,我这辈子还真没想过能吃上人参果,平时吃吃火龙果就是奢侈不得了了,连苹果都没吃过美国进口的。

不过还没等我暗爽小李子在旁边嘿嘿一乐,摸着小三浦的头冲我说:“你要吃了,就跟我师父一样一辈子被套牢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糖醋鱼一个鲤鱼冲就钻了过来,一手把我撑的远远的,一手揪着小李子的衣服:“说清楚,赶紧说清楚。”

,一李子很混蛋的笑!“看着我师父了吧。我现在确定,月川儿绝对是他亲外孙。因为我记得我师父在我三四岁的时候,跟一个大概四十来岁的女人吵架说“不就是一个桃子吗,你至于这样绑住我吗?”现在想起来,那个八成就是姥姥了。”

我摸了摸下巴:“你记性这么好呢?”

小李子骄傲的点点头:“我除了英语,这么都走过目不忘,要不你以为我这个道门几千年不遇的天才是怎么来的。”

说话间,我突然感觉我面前白光一闪,然后一身尘土的老李坐在藤椅上,抄起茶壶喝了几口:“你记性还真好啊。”说完,看着小李子战战施兢的表情,挥了挥手:“没错啊,桃桃就是我女朋友。”

我听完顿时觉得心中一滞,然后清清嗓子,刚想说话。但是被金花抢先我一步说道:“你这么大年纪还叫女朋友,你有什么感受么?”

老李膘了金花一眼,脸色泛起一阵无奈,然后捏了捏小三浦的脸,冲我说:“你要吃了她特意给你的人参果,她的种子就进你身体了,她一辈子都必须跟着你。距离不能过二十米,你什么时候跟她生了孩子,什么时候才算完。”

我一听,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二十米”而且还得跟不到我大腿的小朋友生孩子,这也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而小百合在旁边脸都气白了,拽着小三浦就走了出去,接着就传来小三浦呼天抢地的呼喊声,和吴智力跟小百合求情的声音。看来牛逼到能和小月公平买卖的三浦也始终抵不住她老娘的巴掌拍屁股。

糖醋鱼听到小三浦的哭声,然后搂着金花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金花没说话,只是不住点头摇头,还时不时的露出一副好奇和惊诧的眼神。

伴随着打孩子的声弃,老李点上一根烟:“我找到另外一半修罗了。”说完,他笑了笑:“我还是笨,忘了有嘲讽的地方就有古怪。这个人你们都认识。”

我们还没说话。火灵就从角落钻了出来,急匆匆的问道:“是谁?”

我看到火灵的表现差点就笑出来。自从她知道她屁股上的头像还有另外一半的时候,她每天都急不可耐的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天天憧憬着有一个帅哥能和如,有一段这种非常唯美非常罗曼蒂克的羁绊,所以她现在显得比我们任何人都要着急。

老李抬起眼皮看看她:“你的失望了。”说完冲我们露出白花花的牙齿,阴森森的一笑:“闻仲。”

顿时,我们全场肃静了,而我心里更是泛起了一阵难以名状的恶心,想到老李连这样的老屁股都要去偷窥,我很是为他感到心酸。

老李看到了我们的眼神,站起身给了我们一人一个脑瓜崩,然后气哼哼的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什么,他醒了。”说着老李皱了皱眉头:“修罗苏醒了,不过只有一半。不然生灵涂炭那是最轻的。

我摸了摸鼻子,指着火灵问道:“她怎么没醒?”

老李不屑的说:“本来应该是一起醒的,可她被压制住了。”然后他拍拍我肩膀:“你猜是谁。”

我愣了好长时间,然后抹一把汗:“你觉得还能有谁。”

老李赞许的点点头:“智力见涨。”

我:

不过老李开完玩笑之后,马上板起一张脸:“你们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么?”说话的时候表情严肃且不威自怒。

小李子也从笑眯眯的样子换成了一张打报告时候的脸,冲老李汇报道:“师父,下个月初一那帮自称是神仙的人要开全体会议。”

老李点点头,然后指着床上的老狗,猛一拍桌子:“你们胡闹!”

我们:“?”

“天狗疼一次。实力就加强一次。疼够七次,他就能随时随地召唤日蚀了,你们不忍心让他受折磨,他一辈子也登不了顶。”说着老李揪着小李子的脸皮:“你这师兄,怎么当的!”

小李子被揪的眼睛里都泛着泪花:“师父”师父”疼。”

说着,老李招招手把小月叫到身边。和颜悦色的说道:“还给他。”

小月淡然的点点头,然后掰开老狗的嘴,把那颗小珠子给扔了进去。

大概二十秒之后,老狗突然睁开眼睛,然后脸色又一次变得苍自。

“睡在我,,我,,我上铺,的。救命啊

我们: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其实这个大章已经快结束了,下面一个大章是混乱歧山。

所以大家会觉得这段时间有点赶进度,这也无可厚非。毕竟进度如果不推进,那不就能写三百万字了?这可不好,一本,精髓最多就是一百二十万左右。再多就是灌水了。

你们说是吧。

顺带一提,我要求月票,月票呢?呢?呢?

其实我很反感主角什么的突然性情大变,这是很想剧的一件事情。

人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改不了吃屎,这些古话都是放屁么?

杂牌救世主 佰一十章 疼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