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零八 不服的全趴下了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具实在我看来老狗的泣场战斗简自就是出好莱坞出见数他效果的全视角电影,声光效果再加上仿真震动还有一波一波如潮水一般袭来的罡风剑气,这种身临其境的试听效果是在任何电影院都不可能实现的。更别说我这种只在迅雷上找盗版高清电影下载的电脑用户。

漫天密密麻麻的剑在通天教主的控制下,就好像变成了一个横着的龙卷风,而老狗一个人顶在龙卷风的最尖端,手上拿着自己的牙和那些剑在叮当响成一片,看上去他手里的狗牙好像变成了一面盾,其实大家都知道的,他其实只是度很快。每一次都能顶在一把剑的剑尖而又因为我的视觉误差,所以看不起他每次出手,所以就感觉好像是连成了一个面一样。

当然了,这说的有点罗嗦。

简单来说,老狗的度已经快到能把点给连成一个面了,估计除了空气,什么东西都进不去。

而通天教主的剑阵,比刚开始的威力要大不知道多少倍,而且是呈现一种无差别攻击模式,我们周围原本秀丽的山山水水,早就被这上百万把金光闪闪的小飞剑给戳得乱七八糟一塌糊涂。

特别是离老狗大概三百米外的一座山,那都已经不能用鬼斧神工来形容了,简直太行为艺术了。本来挖的多惨的山我都见过,可还真没见过那一座山整个被钻成了马蜂窝。我倒是琢磨着,如果这座山在下次下雨之后没被冲垮,那这座山在十五年内会成为兔子、蛇、黄鼠狼、耗子等一系列喜欢钻洞打洞的生物的最好栖息地,说不定已经离我们而去的兔子王都可能带着她的乎乎孙孙来到这座山上开垦一片新的南泥湾。所以通天教主也算是为西部大开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当然,这个贡献也是要等到好多个五年计划以后才能实现,毕竟现在重点关注的是老狗和他俩人之间的眺大赛。

其实我也不知道老狗是怎么想的,他只防御,不进攻,行为实在很让人费解。

“他在等机会。小月淡淡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话不多,但是一下就能让人把原来压根想不通的事情给看清楚,这就是小月的特点所在。

我看了看老狗,摸了一下鼻子,扭头问小月:“他等机会干什么呢?”

小月挑了一下眉毛:“一击必公”

听完我一愣,还想问,但是小月已经远远的跑开了,蹲在草地上开始挑刚才他们摘来的野果子吃。于是我之后问小李子:“要等到什么时候?”

小李子坐在一根漂起来的玉笛上。美滋滋的抽着烟和被他画地为牢的元始天尊聊着天,听到我问题,他抬起头:“我哪知道啊。我跟老狗又不是一个系统的,我跟这老头儿到是一个系统的。”说着,他又转过头和元始天尊开始很激烈的谈论道术的多元化应用以及怎么用最的体力来释放最大的能量。

而这个时集,周围的光线突然一亮,太阳渐渐从黑框框里面探出了一点点头,然后月亮的黑影用很缓慢的度悄悄挪开。

一时间一边是天文奇观,一边是武斗大赛,我一瞬间不知道去看哪边才是正途,不过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小李子看着天,把手上的烟头一扔:“我他妈知道老狗等什么了?”

我撑着眼睛看着小李子:“等什么?”

小李子指了指太阳:“他在等日蚀过一半,那时候的天狗。”说完李子看了老狗一眼,哼了一声:“你就能看看什么叫毁灭性打击了。”

听了袖的话,我抬头看了看只冒出一点小头的太阳,估计还有三五分钟才能露出一半。我突然感觉这三五分钟漫长到无以复加,果然人一旦有了希望,就会变得特别急躁。

而周围那些姑娘们一听到小李子的话,也哼哧哼哧的围了过来,纷纷放下手里的玩意,站在我身边好像等着新年到数钟声一样,牵着我手的糖醋鱼,手心都开始出汗了。

不过金花还是一副“不干我屁事,的表情,站在小月旁边,就那么看着小月在地上把烂水果和好水果挑出来狐仙大人则变成一个大概只有诺基亚丑刃那么一点点大的袖珍狐狸,顺着我的裤子爬到了我衬衫口袋里,探出个脑袋紧张兮兮的盯着老狗那边。

小三浦和小凌波小狗三个小朋友道是还正常小三浦身边开了好多的花,还长了好多的藤子,小狗正在用藤子绑小凌波的手脚小凌波奋力挣扎。至于青岚,她则很潇洒很飘逸的坐在一根树权子上,手上拿着金花送给我的口琴,在很仔细的摆弄,她旁边还睡着一个跟这个世界没多大关系的猫女。

“本王,,本王着实一点不舒服。原本躺在地卜晒大阳的纣革。皱着眉头。略屁八边异像。要知道,在旧社会,如果生这种大面积的日蚀,那就是国之将亡的征兆,虽然确实如此,但是纣王心里难免还是会有一点不开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渐渐的露出了一半,原本刺眼的阳光现在像被蒙上了一层暗红色的灯罩,照在的上显得又压抑又诡异。

老狗在这时,突然停止用他的牙去防守,一只已经变成爪子的手向前虚按了过去。顿时那些原本极具冲击感的飞剑像被挡在了一层很有弹性并且透明的玻璃罩外面一样,奋力往里突,但是最终都被弹了回来。

接着就见老狗低头看向离他不愿。正在用两根手指头指挥飞剑冲击他的通天教主。他从喉咙深处出一声低嚎,然后把右手上的狗牙往地上狠狠一戳。

忽然间,我眼前所有的颜色、所有的声音、所有的味道、所有的触感在同一时间内全部消失,在这一刻,我突然体会到了植物人的心理历程。

四周变成一片黑白色,耳朵里甚至连血液流动的嗡嗡声也没有了,周围寂静的可怕。随后就见老狗的身前有一个黑色的裂缝像眼睛一样渐渐张开,周围燃着一圈暗红色的火光。

老狗用手随意的抹了一下脸上因为硬拔牙而流出的血,然后猛一用力把插在土里那根牙给抽了出来。然后在那个黑色的裂缝中间狠狠的戈了一道。接着那个裂缝就好像一个被火从中间烧开的缸纸,像一朵花一样慢慢开始绽放。

而等这个洞绽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老狗一甩手,把他的牙给扔了进去。就在他的牙刚进去的一瞬间。我感觉我好像突然沉入了水底一样,巨大的负压把我的耳膜开始往里面压迫,四姑娘盾也在这时候自己弹了出来,把周围的人都包裹了进去。

这个动作刚做完,我就简单河里的鱼虾蟹,周围的蛤蟆麻雀小蜻蜓。没有一个活口,所有生物的头都像是吹爆的气球一样炸裂开来,河面上漂了一层的死鱼死虾。不过离我比较远的青岚和被她保护的傻猫看上去没多大影响,就是温度降低了不少。

小李子扭头说道:“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么?”

糖醋鱼接茬道:“我的声波定位时断时续的,信号不行。”

小李子摇摇头,指着老狗面前那个已经成了一个脸盆大小的黑漆漆的洞:“外面快真空了,老狗召了个黑洞过来。”

果然刚一说完,我们还来不及惊讶,就见那个黑洞好像心脏一样突突的跃动,接着四姑娘盾外面突然开始飞沙走石,不论是山石河水还是花草树木,开始被一股强大到没别的吸引力往黑洞的方向拉扯。

越来越多,越来越快,无数的东西被那一个奇怪的洞给吞了下去,尔后再没有半点痕迹,就这么凭空从它们原本待了十几年、几十年、数百年、甚至从地球出生就没动过的位置上消失了。

原始在小李子的剑阵里,也被我无意识的保护了起来,但是通天教主现在正承受着自然界里最恐怖的东西的侵蚀,也许老狗召出来的黑洞只是一个通道或者干脆就是一个假冒伪劣山寨的黑洞,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黑洞,都不是普通的东西能抵抗的住的。

渐渐的,通天教主从攻击方变成了防守方,百十万把剑把他紧紧包裹在里面,就好像一个硕大的鸡蛋。剑与剑之间毫无缝隙,并且还飞的旋转着,带起浓浓的灰尘。

但是,嗯,但是”灰坐在大马力吸尘器的面前简直就是毫无意义。

所以随着老狗把黑洞针对性的瞄准通天教主的时候,他的诛仙剑阵明显扛不住这种大自然最恐怖的东西之一。就好像录洋葱皮一样,他的剑球被一层一层的录落下来,接着就好像被冲击到瀑布边缘的大马哈鱼一样,想逆流而上,但是始终玩不过一整条河。

这时我突然明白了老狗临去的时候交代我让我保护好这些人是什么意思了,天狗食日月啊,这他妈不就是黑洞

而被困在门板里的元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用一种惋惜的口气说道:“通天完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好吧,好吧。

我承认这段时间我着实比较忙,大家体谅我一点。

嗯就是这样。我到时候会经常性玩命码字的。

没人想到老狗用黑洞吧?哈。都以为玩体术是吧?

顺带求月票。

杂牌救世主 佰零八 不服的全趴下了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