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零六 不服的全趴下了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二兰对干金花。自从知道她跟我其实宗宗仓仓是同个东西以后,我就一点都没有怀疑过她的牛逼。毕竟我自己有多牛逼我是知道的,我又不是缺心眼儿,当然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金花其实大致上跟我没多大区别,兴许她现在大概跟我被王老二诓去锁门之前差不多,只是因为性格使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牛逼。

硬要说区别,还是有的。而且还不比如我能让人生孩子,她只能帮人生孩子。当然了,这也就是最大也是最彻底的区别所在。

所以综上所述,我们完全没有为金花直接把两个教主的法宝给按趴在地上而惊讶,不但不惊讶,老狗和吴智力还一人在地上捡了一把趁手的兵器,两个人在一边乒乓的打闹了起来。在他俩打闹的时候小月和小三浦的脸色都异常不好看。

而法宝被击落的两个,教主。仿佛被定格了一样,站在那边毫无反应。我估计这八成就是高手之间的气势决战,反正两个人的法宝都被金花一嗓子给弄下来了。下面就是比气势了。得亏这不是升级的,不然让他俩一个。人在身上沾块牌子上面写着等级,然后俩人往出一站互相一比

“我是九级剑师,你是八级骑士?你败了。”

如果等级一样的话,那就比装备,装备差不多的话就比后台,后台一样硬了,才需要比操作”那么打架的几率就变成了原有了将近二十分之一。

当然,要是都这样的话,全世界就没有纷争了,全世界人民就大团结了”,

不过两个教主静静的对视了将近五分钟之后,居然不约而同的在同一时间把视线都扫到了我们这个地方,那眼神儿,绝对的目光如炬,熠熠生辉。

一看到这种情况。姜子牙小声哎哟一声,脸色一变就往外偷偷摸摸的窜:“我肚子疼,去方便一下。”说着几个回合就消失在茂密的野草和被野草覆盖的小山包里了,不知去哪,但是总归是从我们视线中消失了。

而就在他刚走没几分钟的时间之后,两个一直在打量我们的教主,也开始拔腿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他俩结伴过来还有一段路小李子猛一回头,一指后面:“战斗力低于那只狐狸的,全部退后三百米。”

于是我点点头,狸着小月糖醋鱼金花还有小百合准备往后跑,但是刚走没几步路,被小李子拽住了裤腰带:“你存心找茬么?”

我看了看离我们这越来越近的两个教主,摸了摸鼻子:“好吧,我留下就走了。”

而当那两个教主站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后退了,他们干着他们一直在干的事儿。我知道他们的想法。反正天塌下来有个儿高的顶着,这种抛头露面打秋风的事儿压根就跟他们没关系,这大概也算是一种默契。

“方才,可是你们施术?”原始指着他那鼻涕虫一般瘫软在地上的云彩。眼睛里充满了因为没喝王老吉而形成的怒火?

说实话,我们也就是看看热闹,谁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打扰人家的好事,从哪个,角度来说我们都不占理由;但是金花却是一副毫无所谓的态度。迎着原始天尊走了两步,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然后爽快的点头:“没错。”说着指着我说道:“他干的。”

我:“你”不过看到金花妩媚的一塌糊涂的眼神,我认栽了;于是叹了口气看着原始天尊:“是我干的,你怎么着吧?”

两个,教主互相看了看,然后通天教主沉声道:“为什么?”

我耸耸肩,我哪知道为什么啊。告诉他,我家金花老佛爷不喜欢你把剑悬在我们脑门子上,然后人振臂高呼一声,你们传说中的法宝就中途掉了链子,酿成了重大空难?这话是实话,可人信不信那可是两说了,反正看他俩的样儿已经认定我们是在恶意攻击了。

想到这,于是我干脆就不找什么借口了,直接说道:“其实我们是逮你们的?”

俩教主齐齐一愣,用看熊猫的眼神看着我?

“我知道你们不信,其实我也特无奈,你们知道吧?不过大概意思就是你们破坏游戏平衡了,老天得收你们了。”我大致组织了一下语言,但是明显感觉到不是很给力。

果然说完之后,两个。教主一个脸青了,一个眼绿了。都用一种吃人的眼神看着我,我挥了挥手:“劝你们别动手啊,我是和平主义者。”

我说完之后小李子在姑娘们前面布置的阵法也完成了,老狗也站到我身后当起了援护。

而唯一和我站并排的,是知道自己已经和我一样天下无敌的金花?

那两个,教主阴沉着脸,一言不的往后面退了过去,然后自以为不动声色的又把各自的云彩和剑动起来了。俩人配合的很默契,一点都看不出刚才还在打生打死胡搞瞎搞?

看来从古到今的中国人都有这么个特性,在没外敌入侵的时候就会互相殴打,惨烈到连老妈都不认识。而一旦有外人介入的时候,那立玄就变成了步调一致的一块铁板,携手把入侵的外敌给打的稀烂。而这之后,两边绝对不会握手言和,依旧继续打生打死。

所以,看他俩的样子,估计是准备动猛攻,直接把我们一窝端掉,然后再继续他们开始时候未完成的斗争。

而布好阵的小李子看到这个场面,在两个教主还没开始动进攻之前,快步来到我面前,拍拍我肩膀:“这次让给我怎么样?”

我愣了愣,瞄了一眼正在调整法宝的两个教主:“你能搞定么?”

小李子拽着正在舔小凌波吃了一半的棒棒糖的老狗的裤腰带,把他拖到我们面前:“人家也是师兄弟,我跟老狗刚好练练。”

老狗一愣。把棒棒糖咔蹦咔蹦的嚼碎,吞下之后点点头:“我随便,反正打不过这边有天下第一给垫底。”

小李子表情一凶:“你他妈有点骨气好吧?”

老狗摸着脑袋说:“要不我现在去偷袭他俩。先弄死再说?”

小李子脸色灰暗的说道:“你能有点骨气么?你要偷袭等会儿师父来了打不死你。”说完眼看着那两个教主的法宝又重新飞了起来,而且比刚才的气势更加凶残小李子一跺脚,一拍我胳膊:“你盯紧点,别让他后面那九个孙子偷袭。”说完,拽着老狗的裤腰带就迎着教主们走了过去。

”戏看了看那边正嘀嘀吐吐不知道说什么的十个金仙。回炽才小看我们这帮人,确实挺犯难的,然后我挺不好意思的看着金花:“花姐,你去看着那几个孙子呗。”

金花不置可否,往狐仙大人背上一坐,一拍她屁股:“走,去那几个王八蛋那边去。”

狐仙大人的度确实不慢,转眼就把金花带到了九个金仙的那边,而小李子还走出去不到五米。接着就听到金花说道:“都站那老实点。我们要打你们师父。谁乱动我就捏死谁。”

糖醋鱼咳嗽一声,站在我旁边嘀咕道:“这也太嚣张了。不行!不能让她一人出风头。”说着糖醋鱼一挥手:“姑娘们,冲啊!”

我一愣,连反应时间都没有。糖醋鱼就把我身后包括小三浦在内的所有姑娘都带到了金花那边,我连拦都拦不住。

吃得像糖葫芦一样的小蛇蛇。慢腾腾的滚到我脚边,耸起身子看着我:“你放心好了,那个。白头的神经病和那个小人参果可厉害了,而且还有两只大鸟。

我一愣:“厉害成什么样?”

小蛇蛇头晃了晃,然后一尾巴抽到我身上:“我说厉害就厉害,你找茬么?”

几分钟的功夫俩人说我找茬,我他妈招惹谁了我?

不过小蛇蛇话音刚落,小李子已经和老狗正面对上了。平时最好斗的老狗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总让人感觉懒懒的,一点活力都没有,难道他被小月一折腾就从藏奖变成了可卡了么?

在这个。时候也由不得老狗犹豫不决了,他突然一用力,身上的衣服顿时被涨裂,并四散飞开,然后就见他弓起背,身上开始覆盖上了一层红光,接着他身上肉眼可见的长出一层看上去很坚硬并且很有光泽的红色的长毛,最后他的四肢也开始生改变,慢慢的从手脚变成了爪子,而屁股后面也长出了一根粗粗的很有锐气的尾巴,嘴巴也变得像狼狗一样尖锐,上下顾的犬牙也从嘴唇里露了出来。

我看着有三米多高的老狗,总觉得奇奇怪怪的,像像狼人。

于是作为后勤的我,高声冲老狗叫道:“我他妈看你等会儿怎么变回来。这边可没人带衣服。”

果然,老狗一听,狗躯一震,可怜巴巴的回头看我一眼;我耸耸肩,冲他说道:“我没办法,等会给拿树叶挡一下。”

不过话虽这么说,现在的老狗充满了爆力,而且不像平时得了狂大病一样,见人就咬,看来这孙子果然走进化了。

而小李子则一脸高风亮节仙风道骨的站在那边,冲两个教主说道:“今日一战必不可少吧,我想两位也不会放任我们离开。”

原始天尊看了一眼通天教主,然后上前一步:“我师兄弟早料有此一天。本就是逆天而行,何惧之有?”

他刚说完,老通也点点头:“束手待毙,可不是我的习惯。”他乍一说完,手指虚空一指,原本有气无力的飞剑突然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朝小李子他们飞了过去。

要怎么形容这个。场面呢?十几万把大概有五十到六十厘米闪着金属光泽的凶器,像行军蚁一样整齐划一密密麻麻的在一个路径上急飞行,每一把剑上都带着嗖嗖的破空声,汇集起来就好像钱塘江大潮一样的惊心动魄。但是关键还不在这惊心动魄上,更恐怖的是那种压迫有

这个压迫感整体来说,就好像是一朵金属制造的云,正在用和谐号动车组的度朝人奔驰而来,那种眼前一黑并且被罡风吹的喘不过气的感觉,是最让人心悸的。

而这时候老狗突然跳了起来。是迎着那剑阵过去的,而在他跳起来之后,我就已经看不到他的人了,但是那个剑阵里突然出了很快并且很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丁叮当当响做一团连成一片。

而紧跟着,那些剑就好像包子皮就好像包子皮一样把老狗围在了里面,我明显听到了老狗嚎叫一声。但是感觉上好像是嘲笑的意思毕竟老狗在还是**的时候就已经不害怕子弹了,怎么会怕这种不如子弹快的东西。就我个,人观察而言,这些个剑连老狗的防御的都破不了。如果通天教主不帮忙的话。

小李子这边两个师兄道是很温文尔雅,没有跟那边两个师弟一样那么粗暴而直接小李子抬头看了看被包成了个球的老狗,然后笑了笑,甩了一下刘海:“可以开始了吧?”

元始天尊看也不看正在操控飞剑戳老狗的通天教主,反倒是冲李子淡淡一笑:“请。”

我呸了一声,不屑的说道:“两个装逼犯。”

不过这声请字之后小李子从他的小包包里掏出了一把剑。真的,是一把剑。说实话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小李子用这种东西,他从来没用过,但是我始终知道小李子才是得了老李真传的人,而老狗纯粹是靠本能战斗。毕竟老李曾经尝试教他,但是他一点没学会,反而学了不少拳皇九七里面的招儿

小李子把剑拿出来之后,往天上一抛。然后那把剑在落到他面前的时候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然后开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九、九九八十

而真正当八十一把剑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别说元始天尊了,连我都被吓了一条。这阵势虽然没有通天的阵仗来的凶猛,但是谁见过八十一把比故宫城门还大的剑呢”

这些剑一出,顿时就遮云蔽日的。我拨开一扇门板剑,不顾原始惊悚的眼神,看着小李子:“你玩什么呢?”

小李子脸一苦:“我问你借力了”

我一愣:“然后呢?”

小李子指着哭笑不得的说道:“你看,成这样了。”然后小李子看着原始:“你投降好么?”

元始:

而就在这时,老狗那个孽寄突然出一声很奇怪的叫声,接着天色突然变暗。

日食开始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杰一一一一一一一

好吧,我告诉你们今天我只能更出这么多了,我貌似灵感有点卡壳,需要调理一下。争取明天给大家呈现出更精彩的场面。

嗯,就是这样的。

月票都不好意思求了”

杂牌救世主 佰零六 不服的全趴下了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