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零五 牛逼之间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斗实每次看到师兄师弟读类的称呼,我总是深切的感卧一洲集寒。可能是电影电视武侠看的太多,因为通常这些师哥师弟之中总有一个是坏蛋,然后把整个门派都给祸祸了,然后还把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那个师兄或者师弟给弄得欲仙欲死,并且还可能抢夺那个大家都喜欢的师妹。

比如笑傲江湖里的林平之、再比如神雕侠侣里面的李莫愁。当然,虽然我一想到李莫愁脑子里就蹦出谢特姐脸,但是我还是深切的以为一天到晚把师兄师弟挂在嘴上的人。都不是好鸟。

我们面前姜子牙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看着没?这种人就是个祸害。连带着跟他玩的好的几个也都是祸害,把自己同门师兄弟都给弄得凄惨无比,天天跟人打罗圈架。现在还把自己师父和师父的师弟也牵扯了进来。

这种人得坏成什么样儿啊。

要是大家都像老狗那样多好,高兴的时候管小李子叫小李子不高兴的时候见谁都叫孙子。如果大家都这样,世界和平也就指日可待了。

不过现在局面也已经成这样儿了。那边两个大佬已径直接对上了。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要个面子,而且是死要面子。现在已经很清晰了。那今后来来的叫元始天尊的白胡子老头因为门人的事儿被那个万剑齐的老通落了一个硕大的面子,而且老通估计也是个直肠子,压根也没想怎么找台阶下的事儿。

于是现在两个大神已经在那边哽了半个多小时毫无结果了,不但问了吃没吃饭,就连昨天洗澡没洗澡都问了个透彻。可老通始终没有顺着这个杆子往下爬,估计如果他说他没洗澡,那个原始天尊兴许会说“师弟,我今日现一处清泉,你们同去共浴如何。”

“哥”你能不能不要老想那么恶心的事?”卜月皱着眉头冲我抱怨。这也是三天以来她第一次说话,不是说了么,她现在已经到了不用语言就能跟人正常交流的地步了。这次说话是因为要斥我”

而听到小月说我,糖醋鱼歪过头看了我一眼,问小月道:“他又在想什么?”

小月看了我一眼,笑笑没说话。但是金花叹了口气:“无外乎两个。老男人脱光了在一个池子洗澡的场面。”说完她还补充一句:“还互相搓背。”

我顿时感觉到这个女人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个灾难”

糖醋鱼看着金花一脸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你跟月姐有一样的功能啊?”

金花摇摇头耸耸肩:“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

众人:

而糖醋鱼酸溜溜的哦了一声:“你们两个真配啊。”

老狗郑重的点点头:“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我看着老狗,顿时泪流满面。他这个搅局的习惯估计得喝下一瓶子四升装的孟婆汤才能完全改掉,就因为他,我和小李子小时候没少挨老李的。

果然。糖醋鱼很不开心的扭过头,不再搭理人了,嘴里还在不停的碎碎念着,由于声音太我始终听不清她在念叨什么。

而我想爬过去哄她一下都不行。因为我趴在地上,狐仙大人趴在我身上以报复我刚才靠在她身上仇,而且她身上还坐着小三浦。

就在这时,原始天尊指着老通说道:“通天,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我本就不想与你为难,你为何还要苦苦相逼。”

毕方不屑的一撇嘴:“多老套的对白,还珠格格里面看了八十多回。”

小凌波一听,从正在打滚的草地上坐了起来说:“不是只有二十多回吗?你这个女人不诚实。”

毕方哼了一声:“我看了四遍不行么?”

小凌波顿时语塞。不过这也不怪她,真的。自从还珠格格上演以来。湖南卫视每年寒暑假都要重播几遍,间或是情深深雨蒙蒙。而毕方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每逢重播都必看,就这么的,一部还珠格格陪伴了她十二年的光景,让她从婚嫂袅袅的豆慧年华一路成长到现在的花信之年,其中小燕子在她的生命里占据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就在我们废话的时候,那边早就已经扛上的两个教主的战斗已经开始升级。就见老通手往天上一指,几十万把围成了一个球,许进不许出的剑阵哗啦一声齐齐往天上冲去,接着在大概一两百米的地方,慢慢聚拢,形成了一条不住盘旋的友龙。

“通天!你当真要和我恩断义绝?”原始天尊说话的时候,语气里一点遗憾伤心都没有,也没听出来多气愤,好像早就知道一样。

老通压根就不搭理他的话,冲着底下自己的门人挥了挥手:“走。”

在这句简单明了的一句话之后。那十个已经挂了点小彩的十天君呼啦一下就从我们视线里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边的十二分之九金仙也眼巴巴的看着原始天尊,等着他师父也话让他们滚蛋,以逃离通天教主的怒火,当然,还有那十几万把很恐怖的会飞的出震耳欲聋声音的剑。

不过原姑姑像根本没有在意身后的人的意思,连头也不回,完全不像老通在开打前还知道把小的叫走,通过这一点细节,其实就能知道一个人的性格和秉性,看来这个元始天尊好像挺不把徒弟当回事儿的。

接着战斗自然而然的打响了。估计两边都没打算下死手,只是开始比法宝了。原始的法宝就是那个跟宇雷飞船一样的云彩。

那朵乌云在天空中兹啦开始放电。细小的电弧不断在老通的剑龙上盘旋,把云彩映射的五彩斑澜,果真有五彩祥云的味道。

而伴随着闪电的出现,吴智力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卷电线”当哧哼哧的爬到树上。然后把电线的一头绑了上去,还用他的一把刀竖在顶端。他跳下来之后,离开我们远远的。捏着电线的另外一头,一脸喜庆的坐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天上的雷雨云。

小三浦看了吴智力一会,爬到我怀里,很无奈的说:“我爸爸是不是很弈旬书晒锄肋姗不一样的体蛤”讥阅读奸甚外州口你如果众样的人当你岳父,你会不会为难。”糖醋鱼一听,一把抱过小三浦很严肃的捏着她的脸说道:“你云叔叔已经结婚了。”说着她指着自己:“是和你小妈妈我。”

小三浦耸耸肩,指着吴智力:“我把我爸爸给你,你把你老公给我。”

我:

百合:

糖醋鱼:”

所有人:

就在我们愕然无语的时候,突然一道惊雷炸响,接着天空突然变得血红,而通天教主的剑龙一头就钻进了原始天尊的云彩里,然后里面就出了乒乓的碎响声。

时不时有一把两把剑跌落下来。但是没几秒钟时间,地上的剑又一头钻了回去。就好像古装武侠片里面在混战中被砍死的士兵一样,躺一会儿就继续参加战斗。

我完全没有想到,两个教主级之间的战斗居然这么不好看,还不如当初小月度应龙的时候来的拉风。不过唯一高兴的人是那个自制避雷针的吴智力,他的小避雷针还真吸引了不少漏网的雷电,看着他像吸了毒一样一脸满足,我刹那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小三浦不太待见他的原因了。

而这时候,天空中徒然亮了起来,周围也跟着疾风四起,风里很强劲。最少都是十级台风的水平,我开着盾把所有人都包了进去,远处的两个教主和一众金仙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姜子牙眼睛一眯:“玩真的了。”

话音刚落,就见漫天的飞剑突然四散开来,在云层中左突右闪,不停的穿刺着,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蜂窝,上面不停有蜜蜂起起落落。

每万剑齐安一次,云彩就怪异的蠕动一次。不停的出闪电和奇怪的黑雾,而地上也开始慢慢堆积起一层断剑,有的断剑在地上还兀自颤动。场面十分惨烈。

由于离开那械斗的教主大概有五十米,我看不到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他俩的样子,就是我便秘的时候都比他们轻松。毕竟两个人的法宝都是伤亡惨重,但是还都没分出胜负,明看地上的断剑越来越多,而天上的云彩也快变成了奶酷。我想,这个时候,他们应该笑不起来吧?

“我一直好奇,怎么一直就没有太上老君什么事儿呢?小李子看着天上的东西,好奇的说道。

姜子牙眉头紧蹙:“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年,谁也没见过。只是听我师父说还有一个二师弟,好像是专门搞阵法的。”

小李子一愣:“搞科研攻关的?有机会我得跟他较量一下。”

老狗一歪头:“少来了吹牛逼了,那打架的俩人你能弄得赢谁?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刚才那个带着剑的老头一直在给我们施压。”

我一听就纳闷了,摸着鼻子问道:“怎么了?我怎么知道呢?”

小李子指了指通天教主,然后手上掏出一张符纸,轻轻一撕。一缕烟气四散飞开,然后我惊愕的现,我们每个人的头顶上都悬着一把像是冰做的剑,在李子的烟气中慢慢显形。

那些剑就这么悬在我们脑袋顶上三米的样子,就好像同步卫星一样。我们到哪它们跟到哪。

“这什么意思?”糖醋鱼一脸戾气的看着自己脑袋顶上的剑。

小李子嘿嘿一笑:“没恶意。就是个治安督查,一是怕我们偷袭他,再一个就是保证我们不被误伤。”

听到这个解释,糖醋鱼的表情缓和了一点,点点头也就没再说话。而金花紧蹙着眉头,凝视着自己脑袋顶上的剑,脸越来越沉,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接着她捅了我腰一下,指着天上的剑说道:“让它们都给滚下来。”

我嘿嘿一下,点头准备去摘剑。而这时奇怪的事情生了。

随着金花的命令,天上的水晶剑全部砸在了我的四姑娘盾上,然后像死鱼一样滑落到一边,而这还不是最诡异的,最诡异的是原始天尊的云彩,也同时间一脑袋载在了地上。

接着就看到通天教主的剑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一点都不带犹豫的直接摊了一地。

突然间天地就好像下了一场剑雨,天上下刀子这种诡异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华丽的登场了。

顿时我的四姑娘盾上叮当脆响一大片。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则都是一脸呆滞的望着对方。

李子一拍手:“这下好玩了。”

“?”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今天么,晚上的时候,不知道从哪流窜了一批盲流到我的书友群里。看清楚了,是一批。

很明显,都不是我的读者,大部分人是存心找茬的。

有一个。人说我的书是流水账,我说你说的对。

其实这个都很正常,一万个卢、眼里有七万个葫芦娃和一万个葫芦妹。所以这个东西无可厚非。流水账就流水账吧,反正已经都快一百万字了,想改也没办法了,都成风格了。写书又不是谈恋爱,一旦形成风格就寸土难移了。

不过后面一个盲流读者让我很是愤怒。

他说:“其次写的时候,要照顾读者的心态,读者想看奸情,你写牺牲那算什么?”

这是原话哦。

我当时想了想,读者的心态其实很微妙,大部分的人都试图改变作者原有的设计理念,让一本书按照他的理想走下去。

但是我明着说了吧,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放心,绝对不可能,我不管流失了多少这样的读者,也不管多少人气势汹汹的过来告诉我“你一定要写奸情。”我的书,就是我的书。除了我,谁也动不得!

好了,就是这样。还是那句话。喜欢我的始终喜欢。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杂牌救世主 佰零五 牛逼之间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