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零二 牛逼之间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干为什么会有直升机的声普,泣其实是个错觉※

真的,是一个错觉。

因为来的这个家伙身后跟着十几万把剑,

对,我肯定没看错,那绝对是剑,而且就这么跟在那个大热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男人的身后,每一把剑都轻轻颤动,出好像跳蛋一般的嗡嗡声,而那一大片黑压压的剑同时出这种猥琐的声音,听上去也就感觉像是直升飞机的轰鸣声。

“这孙子是谁?出场太他妈震撼了。”老狗一脸羡慕的看着那个出场拉风的男人。

姜子牙听到之后,出一声轻笑:“通天教主来了,我师父还会远吗?”

我摸了摸鼻子:“不是说这家侧亡四把剑么?”

姜子牙点点头:“古代人备,说什么三啊、九啊、三千啊、五千啊,都是虚数。这次他只带了戮仙剑来,要是都带来了,那才壮观。”

小李子蹲在旁边琢磨了一会:“这这是集团军方阵啊?”

姜子牙叹了口气:“戮仙剑方阵。”

看到这个场面,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封神榜里把诛仙大阵形容的那么玄乎了,合辙恐怕封神演艺也是个道友写的吧,一把剑就是这么十几二十万把剑组成的,那四把加起来小一百万。这都能武装一个县级市了,用痔疮想都能想到四把剑同开得多牛逼。

一身黑衣的通天教主,带着一阵劲风和着嗡嗡作响的蜜蜂剑群,就走到了正在打架斗殴的两拨人之间,刚一站定,身后原本搭眉骚眼的剑群突然就炸开了,然后以很快的度把整个角斗场都给包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半圆,把人全部都笼罩在了里面,我们也不例外。

于是老狗和小李子一人从半空中掰了一把剑下来玩。

“这是什么材料啊,摸上去跟铝合金一样,轻飘飘的。”说着老狗冲自己手指头一哉拉,鲜血顿时飙出,于是老狗哟呵一声:“还挺快。”说完老狗把手放到我面前:“治。”

我看了看他血肉模糊的手指头:“你这不是犯贱么?得破伤风弄死你。”

老狗看着被治好的手,甩了甩:“放心,死了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我:“你个狼心狗肺的货

说着,通天教主把脸冲向了我们,朗声说着:“几位,究竟要看到几时?”

我一愣,看着小月:“他能看着我们?”

小月站起身,拍拍屁股,嗔怪的看了老狗和小李子一眼:“他们掰人家剑。”

我顿时用看傻逼的眼神看老狗和小李子一眼,也跟着站了出去。

而在我站起来之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没有一个人脸上有什么紧张不安或者什么担惊受怕的表情,就算是小三浦都一脸镇静,骑在狐仙大人身上,很专注的给狐仙大人梳毛。

而老狗和小李子也兴致缺缺的把掰下来的剑又给插了回去,然后就跟着我们一块往通天教主那边走去。

通天教主看着我们,诧异了一会儿:“你们一介凡人,怎么瞒过我的灵识的?”然后看着狐仙大人,眼神里透这了然,笑着说道:“原来是有天生灵物相助。”说着他挥了挥手:“凡人便退下吧,不然死伤勿论。”

他说完,那个剑组成的包围圈中间出现了一个,两人宽左右的空隙,足够体型最大的狐仙大人横着出去。

可就在这时候小蛇蛇不知道什么钻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通天教主腿上爬了上去,然后在他肩膀上冲着他打招呼:“天,你好。”

我一愣,上前一甩手把小蛇蛇给拽了下来:“你抢我台词。”

而通天教主被小蛇蛇这么一弄给弄蒙了,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原来是女奶娘娘。”然后喘了口气,才继续说道:“的使者啊。”

我们:”

他说完,看了看仍然在那边互相对峙的两拨人,脸色瞬间变得铁青,指着那个洞说道:“快点出去罢,今日定当大开杀戒。”

我们互相看了看,然后毕方先把自己点着了,接着狐仙大人也着火了。随后小三浦他们几个也觉得好玩,于是开花的开花长翅膀的长翅膀。

而老狗甚至自主狂化了,虽然没有变成那个哥斯拉一样的大怪物,可是狂暴的气具已经很熏人了。

当然,我和其他正常一点的,都没有什么动作,我觉得可傻了。这种非人类的东西有什么好显摆的,特别是吴智力,他顶着个灯泡一闪一闪的蹦醚着,哪里像个已经当爹的人哟。

通天教主一时间神情恍惚,很明显的。毕竟就是那个叫毕方但实际上是朱雀的毕方和看上去人畜无害但是很凶残暴戾的老狗以及那个,还是婴幼儿但是已经具备人参果完整功能的小三浦所爆出来的能量,已经很是惊人了。更何况他还吃不准我们几个站在旁边一脸苦笑的成年的水有多深,于是一时间也就无言以对了。

而毕方这么浑身烧着火蹦到他面前说道:“老头,我们现在能旁观了吧。”

通天教主一愣:“老头”不过他依然很大度的一笑。

当然,我们也就被保留了旁观的权利,但是绝对不能插手,这个规矩其实和现代小流氓谈判打架一样。能看,但是千万不要没事多管闲事的插上一手,不然肯定会被连累到。

于是我们又回到了我们一直偷窥的地方。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三清之一,算是人间力量金字塔的最顶层了吧,不过我完全没想到的是,这个最顶层居然这么容易沟通,我一直认为顶层的那众大爷们一个个都是牛逼的二五八万,逮着谁都是用看鼻屎的眼神打量对方。

不过从始至终躺在旁边带着太阳镜晒太阳的纣王这时候突然说道:“本王是不是也很好说话。”

我们点点头。

然后纣王指了指那边在和十二金仙交涉的通天教主说道:“越是像我们这种人,越是容易沟通。人要站的高,才能看的远。”说着,他又用不屑的口气说道:“到是我手底下那帮太监很难搭伙,一个个比我还有范儿。”接着他补充道:“就跟那什么截教阐教的二代弟子一样。真牛逼的都低调,傻逼天天在外面晃荡。”

而纣王还举了不少的例子,比如截教里面的九龙岛四圣、还有阐教的燃灯道人,重来就没见过他们出现,唯一一次见九龙闷…一上是他们贩卖批海货到朝歌的时候。※

被纣王一说,姜子牙也点点头:“燃灯是一个我都要叫他老师的人。没有什么法宝,但是我估计他不会比我师父差多少

而刚刚说完,就见围住这一片的十数万把剑突然同时爆鸣了起来,而一直关注战局的吴智力也扭过头说:“脾气了脾气了,那老头脾气了

我听了他的话,抬起头。果然看到通天教主身上的衣服开始无风自动,双手背在后头。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是人家可是有气场的人,气场一变好彩自然来。更何况还有万剑开始准备归宗,因为剑的震动,四周响起了类似呜呜组啦这种奇怪喇叭出的声音,很是震耳欲聋。

接着,就见那个家伙从背后伸出一只手指,对着狼狈不堪的太乙真人那堆人指指点点,看上去就好像是刮导主任在教翻墙出去打游戏机的小同学一样。

不过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通天教主在说话的时候,截教众人没有一个敢上前,也没有一个敢出声音。大有师父说的就是对的“对的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的盲从感。

不到二十秒时间之后,可能是阐教那边有人惹了通天教主一下,接着就见十几把剑嗖嗖的飞向十二分之九金仙那边,然后每个人脚下插了两把,虽然没有伤害到他们,但是也把他们吓了个够呛,估计算是一个乱说话的告诫,意思是如果你丫再给老子乱说话,老子就把你们全部戳成豪猪。

“看这样子打不起来啊,我还指望着看着万剑归宗御剑寻仙呢。”小李子的语气中透着一丝失落,就好像所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人一样。

姜子牙这时候突然盘膝而坐,然后拿出个乌龟壳,里面不知道晃着什么卡拉卡拉直响。

糖醋鱼突然扔了一块钱硬币到他面前:“买大。”

姜子牙: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姜子牙在放下乌龟壳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哈哈!我师父来了!”

其实我们都觉得这是自我安慰,人家老通都耀武扬威二十分钟了,也没见姜子牙的师傅出来护护短。而且人老通还是强势一边。就好像俩孩子打架,甭管谁赢谁输谁欺负谁,哪个家长先来,就是哪边有理。

我靠在狐仙大人蓬松且香啧啧的真皮靠垫上,抽着烟看着天上的蓝天白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怎么离得我越来越远。而看到周围的人神态表情的时候,现他们和我一样对这个世界一点归属感都没有,唯一时刻关注战场的只有吴智力那个灯泡战争狂人,还有纣王和姜子牙也很关注。

其他人嘛小月和小百合正在一边研究怎么打毛线衣,糖醋鱼和毕方坐在孩子堆里面拿着姜子牙的乌龟壳扔般子玩,谁输了谁就去揪小狗的耳朵,老狗和小李子坐在树荫底下老神自在的下着象棋。火灵抱着膝盖靠在树干上,看看我们看看天,然后笑一笑,接着再看看我们看看天,笑一笑,

至于金花,她靠在狐仙大人另外一侧,跟我隔着一个狐仙大人背靠背。抽着烟,时不时把手伸过来拽拽我的耳朵,我问她干什么,她也不说话。

那个傻猫睡眼惺忸的在树荫下玩着自己长出来不久的尾巴,而小蛇蛇不知道从哪吃了好多野果子,把自己吃成了一串冰糖葫芦,正在地上自己摆造型,比如盘龙式、比如拱桥式,还屁颠屁颠的让我们看它的新造型。

而就在我们快睡着的时候,原本暖风和煦片片白云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眼看着远处一大片积雨云就飘了过来,云层里还忽明忽暗的,一看就知道积雨云里面还装着正负电荷,

我手上玩着狐仙大人的尾巴,扭头问姜子牙:“那是你师父吧?。

姜子牙点点头:“我师父驾着七色的云彩来

说了一半,被糖醋鱼抬头打断了:“来迎娶你了么?”

姜子牙咳嗽一声:“御驾亲猛”

我仔细看了看那朵小云,啐了姜子牙一口:“明摆着是乌云,什么七色云彩

金花把烟头扔向天空,然后指着烟头大喊一声:“看流星!”

我们:

很快的,乌云就飘到了我们脑袋顶上,接着云层里破开了一个洞,里面射出一道光直接打在地上,就好像外星人的飞船开仓下货一样。

说实话,这个出场比老通要差远了,一点创意都没有,科幻片里都看烂了,动不动就是一个硕大的宇宙飞船下面开了一道口子,然后像生蛋一样扔下一个两个人来,乍看挺高科技,其实看久了也就那样了,哪有老通那个万剑归宗横扫乾坤来的有气势。

果然不出我的预料,从那道光里缓缓落下了一个人,飘着下来的,手上拿一个电视剧里太监才用的拂尘,眉毛胡须老长,还是白色的。看上去颇有几分神仙姐姐的气质,但是就以我的审美观来看,这样的造型远不及老通那个包得跟铠甲勇士一样的造型好看,可能是平时看的多了,毕竟住在戒指里的老前辈们都是统一造型,就是连魔戒里的白袍甘道夫也是造型。所以全世界的神仙都长得差不多,反而不如那些神秘又邪恶的反派的有吸引力。

而他下来站稳之后的第一句话,就特别没有油水。

“通天,好久不见。吃了吗?”

我们:”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这几天人比较疲惫,有点不在状态啊。

顺便推荐一本好书。

《异闻录》的新书,这是我最近难得看的下去的几本书之一。

其实我也是个很毒的读者,我看到的好书一定会拿出来分享给大家,即使我不认识这个作者。

当然,我不能给评论,就算给也是在我自己一个内部小圈子里,毕竟没有人能拿矛盾文学奖,所以谁都会有缺点。就算是韩寒来写,他照样是个扑。

敬上,我会继续按寻好书,为大家提供更多乐趣。

顺带一说的是,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你们是不是得给我一点月票什么的?我个人感觉其实月票是一个证明价值的东西,所以我很需要。

杂牌救世主 佰零二 牛逼之间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