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九十二章 女子对抗赛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广二浦果然是个很牛逼的小姑娘。她居然可以比她剐像址,的大花骨朵塞到自己口袋里。塞完了之后。她还可以若无其事的从那个口袋里掏出小零食和狐仙大人咔蹦咔蹦的吃得一嘴碎沫渣子。

小李子的脸色黑的吓人,大家都没有打扰他。不过他在悲伤之余也没忘记我们的计划,一言不的牵着毕方的手就朝西歧最大的房子方向

了。

糖醋鱼看到小李子的背影,摸了摸脸说:“怎么会突然想哭?难道我也有些逆流成河的忧伤?”

我没回话,但是老狗在旁边悠悠的飘过来一句:“怕是那姑娘再不走,小李子不纳妾都对不起他自己了。”

金花正把一根烟一点一点的掐碎。然后往我头上扔一点,往老狗头上扔一点。看上去很是调皮。

而小月听完老狗的高,眨了一下眼睛:“当时她可是你的骨头。”

老狗一愣:“姑奶奶哟,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儿乒”

月耸耸肩,指了指金花和糖醋鱼:“环境很容易改变人的。”

糖醋鱼听完,抗议道:“别老把我当反面教材啊,金花姐才是牛逼人儿。”

而这时候火灵走上前,咬了咬嘴唇,楚楚可怜的看着我说道:“娘娘。如果有一天火灵也将这样离你而去。你会不会也像李先生一样伤心。”

还没等我回话,糖醋鱼盯着火灵先声夺人道:“你这是提前开始挖我墙角么?你给我三万,我就让我老公陪你睡一晚上。”

火灵听完顿时颜面羞红,而我更是无言以对,不过这时候金花从糖酷鱼身后鬼魅一般的绕了上来。从口袋里掏出那颗纣王的夜明珠:“少说值三千万吧。”

我听完一惊,心想:“这回完了。”

果然,糖醋鱼从金花手里接过夜明珠,仔细看了看:“最多就三千,我不稀罕这个,我去趟海底这玩意多了去了。”

而金花必然也不是什么好鸟和省油的灯,她指了指糖醋鱼手里的珠子:“三千的话,那记两个半小时的点儿吧。”

糖醋鱼:

我:

就在她俩玩着的时候,老李背着手说道:“时间不早了,再不走青岚就要孵化了。”

糖醋鱼对孵化这个词特别敏感。所以一听到老李说出孵化的时候,她耳朵立刻就竖起来了,迈着小碎步蹦醚到老李面前:“孵化出来是不是一朵花上面长一张人脸?”

其实这种画面感很强的话,瞬间就能让人脑海里映出一幅无比清晰的画面,而现在,我的脑子里分明就是一根管子上面长着个人脑袋,而且那人脑袋还能镇定自若的聊天喝营养快线,

集体打了个寒颤,金花上前拽着糖醋鱼的小辫子,把她拽了回来。然后冲我们说到:“先回去再说吧。”

糖醋鱼挣脱了金花的手之后。很气愤的喊道:“怎么了?怎么了?我出生的时候就是人脑袋鱼身。我到时候给你们看我满月照片儿。”

学校一个人都没有了,大门紧锁。外面站岗的士兵和众学生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不用说,这肯定是小李子和姜子牙俩人商议的结果,现在仔细想想。好像整个华夏王朝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了,毕竟姜子牙勉强算是一伙儿,而纣王”他早就入伙儿了。但是那帮搞政治的人就是这样儿。早就板上钉钉的事儿,非得三天一个小会五天一个大会。想方设法的要折腾自己和财政部,我估摸着这就是一种扭曲心理的典范,反正就算自己捞不着好,人家也别想自在。

所以我一看到政治就头疼,因此我从来不看人民日报”

偷摸着翻墙而入之后小三浦像到垃圾一样把那个花骨朵到在地板上。

接着我们一圈人搬过凳子,围坐在四周。小三浦还玩起了凹。把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嫩黄色的花骨朵戳在那个比她大好几圈的纯白色花骨朵旁边。

一朵花像花,两朵在一块儿”像毒气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天就完全黑了下来。小李子还没回来,但是我们的肚子已经饿的此起彼伏了,前几天都是有食堂大师傅给做饭。耳今天学校彻底歇业,所以我们只能饿着肚子等着青岚孵化。

“老李,你给我说实话,你开头儿说她马上就能孵化,都四小时了。还是个。蛋。你犯不着这么蒙人吧?”我点上根烟,抵御饥饿的侵蚀。而小凌波和小狗还有狐仙大人加上小蛇蛇已经在地上打滚喊饿长达一个时之久了。听着孩子们一声声喊饿,看着他们嗷嗷待哺的表情。件为家长,我内心十分悲痛和气愤。

老李眨巴一下眼睛,抓过小蛇蛇把烟头扔它嘴里,然后冲我们说到:“这个,我也不能说的那么准。连狂犬病都有个潜伏期,是吧。”说着他掏出一根吃了一半的火腿肠,一口吞下。但是火腿肠的香气弥漫在全场,于是糖醋鱼也加入到了小朋友们哭喊着叫饿的行列中。

我叹了口气,指着老狗:“老狗!我他妈丹几占道你丫怎么众么没谱几了!”老狗一愣,半晌反应过来之后,叹了口气:“都是师父教育有方。”

老李抹了一把嘴:“我跟老二还差着远呢。”不过说完,他还是站起身在老狗脑门子上用手指一弹,老狗继续在地上翻滚。

而就在这时,一直都是毫无存在感。像影子一样存在的那个和毕方关系很好的日本名字很奇怪的傻猫从窗口钻了进来,手上捧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看上去像是各种还没经过烹饪的食物。

看到这,摸了摸鼻子,问她:“你从哪弄来的?”

但是这个傻猫压根就不搭理我,只是把视线瞄准了正仰天躺在地上。装着饿得抽筋的狐仙大人,把一大堆东西往她面前一扔,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道:“吃。”

狐仙大人一愣,翻转过身子。在的上那一堆食材上左闻右闻,然后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我们。

傻猫看到她这样,再脚尖捅了捅狐仙大人的屁股:“吃!!”。

这时候小百合苦笑不得的冲傻猫说:“她只吃熟食的”

“马鹿世。”

狐仙大人:“汪!”

这一嗓子叫完,两个;欢喜冤家又开始了旷日持久的猫狗大战,狗和小凌波在一边欢呼呐喊,一时间就把肚子饿的问题给忘记了。

我听到这种奇怪的对话,问小百合:“她俩说什么呢?”

小百合憋住笑:“阿樟喃说狐仙大人是笨蛋。”

老狗点上一根烟,搭腔道:“狐狸说她胸部比这只猫大

吴智力在一旁摸了摸脑袋,纳闷道:“她们说话怎么跳跃性这么大?”

而这时,在一边一直安静的没说话的火灵,默默检起散落在周围的食材,然后冲我笑了一下:“娘娘。稍等片玄,火灵这就去给你做饭。”说完,就扭着风姿绰约的屁股消失在暮色之中。

糖醋鱼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喃喃的道:“太贤惠了,这样的女人没主权啊。”

金花也赞同的点点头:“我得把她培养成二奶,不然有竞争压力,在她面前我都不够贤惠了。”

老狗苦着脸央求道:“大姐。您能别干这种事儿么?”

又是在老狗话音刚落,房间里的温度又一次开始降低,不过没有白天的时候那么恐怖,只是降低到能看到白哈气。

小月也同时从睡梦中醒来,眼睛里蓝光一闪:“开始了。”

说完,那个雪白的花骨朵里面隐约透出一缕微光,隐隐从外面能看到一个人的轮廓。整个花骨朵变成了一朵大心脏,正在不断跳动。

小三浦旁边那个伪花骨朵这时候也撤下了伪装小三浦从里面蹦蹦跳跳的出来,然后参加到了狐仙大人和傻猫的战争中去。完全就不管眼前的异相。当然了,对她来说这可能太平常了。

对我们也平常,再奇怪还能有老狗那只直立后腿高达百米的大狗奇怪么?所以我们毫不吃惊。但是对于吴智力就不得了了,他惊奇的搂着小百合,轻声细语道:“我们家宝贝出生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小百合白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吴智力:“?”

小月捂嘴一笑:“别提这事。提着我就生气。”

吴智力顿时就哭了,不停的说好话。哄人说瞎话。

而在这个时候,那个花骨朵里面的光越来越强烈,但是寒气越来越弱。等到室温恢复到正常的时候,白光已经亮的像早上**点钟的太阳了。

小三浦看腻味了打架,从那边蹭到我身上,指着那个花骨朵说道:“二爸爸,那里面的人是个大变态。”

我听完一愣,撑着眼睛问道:“大变态是什么意思?”

小三浦小大人一样的想了想:“她好坏好坏。”

虽然我不理解坏是什么意思。但是从三浦嘴里说出来,那肯定就不是好事儿。

于是我扭头问老李:“你得先告诉我,王老二这女朋友是个什么样儿的人。”说着我指了指身后:“不然到时候一准打起来。”

老李看上去很严潇,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我咳嗽一声:“大爷,您倒是说话啊。”

老李抽完一根烟,又点上一根烟,迷茫的看着我:“你说什么了?”

我一拍脑门:“我说,这师娘能跟我媳妇儿他们合得来么?”

老李僵硬的点了点头:“应该,应该可以。”

老狗听完,和小月对望一样,凑上前:“师父,您说这“应该”是什么情况?”

老李闭目沉思了一会儿:“就是应该。”

我:

大概这么亮堂了五分钟之后,那个花骨朵的花瓣开始片片展开,一层一层像洋葱一样慢慢被剥开,每录落一层光鲜就黯淡一层。

渐渐的,大家都围拢了过来,等待看见证奇迹的时刻。

等花苞剩下最后一层的时候。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就好像买了彩票。前面全中。在等待最后蓝色球摇奖之样。

突然,一霎那间,屋子里的光鲜完全黯淡了下去,吴智力出现了从皮卡上拆下来的大灯泡,又把房间照的透亮。

借着灯光,我看到一个皮肤如雪、如雪,但是眼睛却是墨绿色的女人站在花朵中…。及个女人除了头颜葳和谢特姐样!外,没有处栅一。训相似,毕竟谢特姐是尖下巴,她是鹅蛋脸。我松了口气,这也杜绝了小李子睹物思人的悲惨境地。

她的眼睛渐渐开始有了活动。在转动了一下眼球之后,她把目光投向了我们。

“你们是谁?”声音清脆,但是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我摸了摸鼻子,看着老李:“她不认识我么?连姐己都认识我。”

老李摇摇头:“死而复生,脑子肯定有点不好用。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好起来。”

而这个。青岚见我们没人搭理她,提高了声音:“你们是谁!”

我咳嗽了一声:“你好,我叫杨云。”

青岚用眼角看向我:“为什么不站起来跟我说话?”

我嘿嘿一笑,拍了格卜三浦的脑袋:“手上抱着孩子呢。”

青岚嘴角一撇:“从今天开始。你们都要听我的”

我们:

糖醋鱼摸了摸下巴:“这神经病吧?得送去吴家窑。”

我愣了愣:“吴家窑是哪?”

糖醋鱼嘿嘿一笑:“治病的地方。”

而青岚见我们没把她当回事儿,柳眉一竖:“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金花点上根烟,不咸不淡的说道:“你说你是谁?”

青岚突然一愣,眼睛睁得大大的:“我是谁”说话间,眉目里透着一股很痛苦的味道,电视剧里的失忆的人都这么演。

金花继续不依不饶:“你连自己都不知道,我们听你的有个屁用?”

糖醋鱼拍手:“金花姐,好样的!”

“我杀了你!”话音刚说,青岚的身形诡异的出现在金花的身边,一拇指头直接捅向金花的胸口。

我们都来不及阻挡,连老狗都没反应过来,怎么说出手就出手。

接着我感觉胸口微微一麻,然后什么感觉都没了。而青岚则一脸惊讶的看着金花,手指头还戳在金花的胸口上。

金花脸色微变,接着露出一个笑脸:“你是想杀我?”说完,金花一把揪住青岚的领口,轮圆了胳膊就是一巴掌拍在青岚粉嫩的脸蛋上。

“啪”一声脆响。接着金花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如果刚才是其他人,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小三浦从我怀里探出脑袋:“没错没错,肯定死了。”

而小月这时候看了老李一眼,站起身,眼睛里的蓝光已经变成了宝石蓝,并且着幽暗的光,身后的光翼也随即展开,轻轻扑扇。已经准备好给予青岚致命一击。

我的水盾也把糖醋鱼狐仙大人他们保护在里面。

而金花脸上没有表情,但是另外一只手又轮圆了给了青岚一巴掌:“我不管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我皱着眉头看着老李:“你不管,我就让她消失。”

老李点了点头,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然后让符纸凭空的燃烧起来。而这个符纸不知道有什么魔力。让已经被金花两巴掌打蒙掉的青岚的眼神又恢复了神采。

老李走到金花面前,挥手示意金花让开,接着他目光炯炯的看着青岚:“你还记得我吗?”

青岚迷茫的看着老李,显然已经不记得了。

老李叹了口气,大拇指按上了青岚的额头。然后冲金花抱歉的说道:“她其实纯净的像玻璃,什么都不记得了,只剩下刁钻古怪的脾气了。”

糖醋鱼切了一声:“这刁钻古怪也有个度吧,不问青红皂白了这。当初我要杀我老公也是因为他打扰我成*人仪式,你总得给个说法。”

我看着老李点点头,表示赞同糖醋鱼的说法。

老李一拍大腿:“你们看着调教吧。”说完,把已经昏睡过去的青岚往地板上一放。就闪身走了出去。

金花看着地上的青岚,眼神中闪这特危险的光芒。然后看着老狗说道:“去找李子,让他找三百个壮汉。”

我一愣:“要干什么?”

金花点上一根烟,防风打火机的火光把她的脸映得绿油油的:“崩坏式心理复健。”

我听完,顿时感觉脑门子上出满了虚汗。

抹了一把脑门子:“这真不好,太黄太暴力了,想点别的招儿吧。这有小孩儿呢。”

金花指了指糖醋鱼:“刚才要是戳了她,你就守寡了。”

糖醋鱼猛点头:“就是就是

而这时候小蛇蛇插嘴道:“她可是我近亲,哪有那么容易死

糖醋鱼一愣,一脚踩在小蛇蛇的尾巴上:“你再说我是你近集,我想个招儿也弄死你

小蛇蛇不屑的说道:“那就远亲呗。”

病。并且我认识。是因为被人强暴。导致神经失常的。很可怜的一个姑娘,其实要写她出来的目的,是因为她太鲜明了。

顺带说一句,月票,还有么?

杂牌救世主 一百九十二章 女子对抗赛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