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九十章 雪莲花上。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了十十八十一难。我们一行人终千老到小李午的叩”口开始门庭若市的文武学校因为小李子的疑似叛变而变得更门庭若市。大门外被西技的士兵层层把守着,进来出去的学生都要经过严格的盘查,一旦有可以目标或者携带了什么可传达信息的东西,被现之后都是立刻清缴。

而即将离开的谢特姐,搬着一把椅子撑着脑袋吃着一块看上去很美味的烤肉,坐在门口双目无神的看周围的人来人往,时不时的从衣服里掏几张符纸出来擦擦手擦擦嘴,看上去十分落寞萧条。

不过,在我们几个刚刚踏入大门。离她最少还有二十米的时候,她猛然抬起头,把手上剩下肉块往旁边一扔,站起身,眼睛死死盯着我们这个方向。

“她不会无差别攻击吧?”老狗看到谢特姐的样子咳嗽一声问我。

我当然更不知道,所以我扭头把这个问题用眼神移交给了小月。小月捂嘴轻笑道:“不会,我已经给她了短信了。”

说着话,我们已经走到谢特姐身边了,她看不到我们,但是接收到了小月的心灵短信,也就自然知道是我们。

于是她默不作声的转身,带着我们走进了休息室,然后屏退了在里面打扫和练习的学生,然后启动房间里的阵法。

“这里已经被监视起来了。我不想惹麻烦,所以没有用武力干预。”谢特姐朝我们的方向做着报告,声音比几个小时前见到她的时候更好听更清冷。

而小月挥了一下了个响指,然后原本围绕着我们的稀薄的光幕应声而碎。随后。谢特姐眼睛里也有了焦点。

“我的老师没来吗?”谢特姐在见到小李子没来之后,眼睛里透着一丝很迫切的失望。

毕方从金花身后探出脑袋:“他能赶过来送你最后一程。”

我回手敲了个毕方的脑瓜崩:“怎么说话呢?人又不是去死。”

毕方这次破天荒的没有冲我脾气,而是用一种很委屈的语气向谢特姐说了对不起。要知道毕方说对不起的次数绝对比老狗说我错了的次数少的多的多。

而谢特姐晃着长。轻描淡写的说道:“这没什么的,我早就不记得生死了。”说完谢特姐很难看的一笑:“而且我这次是回家,不是吗?”

听完她的话,我现我根本没有话题能接上她的话,而周围的人也是一样。就连一贯贫嘴的糖醋鱼都没再说什么话。

我坐在谢特姐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你这次回去了,有什么打算没有?”

谢特姐摇摇头:“几百年过去了,不知道我那个世界毛经是个什么情况。也许继续当我的巫妖。可能有机会成为巫妖王。也可能找个机会做回普通人,是男是女都没关系。然后学你们,开一个属于自己的酒吧。再找一个适合的人谈恋爱,最后结婚。”

她刚刚说完,我们又陷入了一阵沉默,谢特姐冷场的功夫绝对是一流的,而她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又透着一丝随遇而安和一丝不安,很矛盾的纠结在一起。

而我就这么看着我面前的谢特姐。突然想到老李对她的评价:一个低级生物而已。

当我刚刚听到这个评论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老李究竟是要干什么。而等到后面的时候,我才现,原来谢特姐只是王老二和老李复活青岚的一个工具而已,但是其实如果让我来选,我宁可让谢特姐就这么保持原状。虽然她和我的接触时间并不长,但是她和小李子已经朝夕相处三年多了。一起求生,跟着小李子学艺。这三年的时间又这么的形影不离,就算跟只耗子都能长出夫妻相了。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以我对小李子的了解,他就算嘴上不说。心理别提有多心酸。毕竟闷骚的他在高中毕业典礼上就哭得不成*人形,眼睛哭得跟浮尸的眼睛一样。所以更别说面前这个和他朝夕相处的谢特姐离开的那天,他会是个什么情景。

想到这,我停顿了一下,看着谢特姐:“大概什么时候走?”

谢特姐伸出一只手,掌心上面有一朵很立体很漂亮的纯白莲花,根本不像是画的或者纹的。怎么看都像是长上去的:“等这朵花完全盛开的时候,我就会被强行拖走。我跟她的灵魂等级差的太多了,连一秒钟都不能抗过去。最多还有三天的时间。”

我叹了口气,又一次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而糖醋鱼这时候突然站起身,一把搂过谢特姐的肩膀:“你现在是个娘们儿还是个爷们儿?”

谢特姐想了想:“我想我更适合当女人吧。”

糖醋鱼打了个响指:“那就这么定了,这三天我让你享受女人的快乐。”

我一听顿时想歪了,愣愣的看着糖醋鱼:“你”你没这功能吧?”

金花也连连点头:“我才是同性恋,这话应该我说。”

小月:“咳”

而糖醋鱼愣了一回儿,才恍然大悟道:“你们俩有心理感应啊?这都能想到一块儿去?女人的快乐嘛,当然不止有那么一点儿。还得加上跟人打架、偷东西、逛街、欺负人。”

我:“你这也太不正常了。”

而这时候小狗突然钻了过来,蹦着说:“没错!这些事情干完之后都非常开心。”

旁边的小凌波也跟着点头道:“就是这样的,这些才是贵族经常要干的事情。”

我咳嗽一声:”你说的那是富二代太子党吧?”

小三浦这时候不动声色的抱着一个包就放在糖醋鱼面前。我诧异的打开之后现,里面居然是一个照相机和一堆电池。

我:“这…”

小三浦笑得咯咯之响。拿起照相机冲着我咔嚓一下:“走,拍艳照去!”

我:气…”

小百合:

吴智力:干一些很缺德的事儿。整个西技城被弄鸡飞狗跳,四畜不宁。

流言蜚语一瞬间满布整个西歧,有说天神下凡惩罚恶人的、有说是朝歌派人来搞破坏的、有说是天外来客随便观光的、有说是西笛许被大水冲垮原本被关在里面的妖魔鬼怪仓部都她出扒旧人间的。反正众说纷纭,整个西歧的民间一瞬间就炸了窝了。而他们的高层还在外面运着尸体凯旋归来。

我、老狗、吴智力三个男人坐在学校的大门前,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哽咽叹息了整整一天。

“我感觉,让她们去胡闹简直是个悲剧,这太破坏日内瓦公然了。”老狗扔掉烟头,一脸刚从奥斯维辛集中营出来的衰相。

吴智力摸了摸已经长出一层毛耸耸的头的脑袋。一脸无趣的说:“其实我也想去。我可以做炸弹,可以做水源毒。”

我一愣:“怕就是因为这个她们才不让你去的吧?”

而我刚说完。就远远的看到西技城门那边突然哗啦呼啦跑进了一大堆骑兵,于是我踢了一脚老狗:“去看看。”

同样百无聊赖的老狗一听,站起身眺望一下,一抹鼻子:“好劝”只话还在耳边。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吴智力一脸惊艳的看着老狗消失的地方,羡慕嫉妒恨着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能有狗哥这度就好了。”

我挥挥手:“别指望这些有的没的,你就本分的当好一个电池的本职工作。”

吴智力一愣:“什么工作?”

我把手上的凹口递给他:“充满。

吴智力:

而没多一会儿。老狗就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手上抓着一把不知道名字的野果子,一脸无耻的笑容:“来来,我刚才路过一个果园时候偷的,吃吃。”

我接过水果,吃了两个,突然反应了过来:“你说正事儿行么?”

老狗一卑。拍了拍脑门儿:“把这事儿都给忘了,李子他们回来了。不过他们先得去市政府报道。晚点儿才能回来。”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老狗想也没想:“我了个当兵的,他告诉我的。他的刀丢了。被调过去看大门儿了。”说完老狗想了想,嘿嘿一笑:“他的刀好像是我偷的。”

这时候,网把游戏机电充满的吴智力,抬起头:“狗哥,路上有看到我老婆孩子吗?”

老狗摇摇头:“没有,她们下午就回来了,你急什么。那边儿有小月有毕方还有你那厉害闺女。多少人过去都得死路一条。”

我叹了口气,摸了摸鼻子:“其实最危险的是我媳妇儿和她俩手下。还有你媳妇儿。”

吴智力想了想:“他们四个确实是不稳定因素,不过也没丰。只要她们不出事随便她们折腾吧。”

话音刚落。突然见天空中一道霞光,贯穿天际,把原本有点阴沉的天空照的雪亮雪亮。还伴随着点点的雪花飘落下来。

我伸出手接了一片雪花,冰冰凉凉的,很舒服。于是情不自禁的说道:“哎,下雪了。一下雪就快过年了。不知道今年能回去过年不能。”

老狗也接了一片雪花:“多下点儿,上次堆了个葫芦娃,这次我堆个黑猫警长。”

而吴智力愣愣的看着天,突然重重的一拍脑门:“妈的!现在是夏天!”

夏天!我突然反应了过来,算算日子,现在也刚刚到小暑,阳历七月下旬,虽然这边儿还不存在温室效应,但是总不可能大复天的突然下雪吧?

想到这,我突然站起身,一拍老狗的肩,冲他喊到:“赶紧,把姑娘们找回来,这太不正常了,万一出点事儿,什么都晚了。”

说着我不管吴智力和老狗,脚下的阿童木之火突然熊熊点燃,瞬间飞到了一个可以看到全城的地方,接着我在漫天大雪里连续引爆三次小九的火焰炸弹,爆鸣声和刺眼的光亮绝对过了国庆节在**广场上燃放的烟花。

而网引爆没多少时间,突然小月的声音在我们心里响起:“哥,往左下方八点方向降落。然后前走一百米右转,再走四十米右转,最后直走一百五十米就能看到我们了。”

我:这太复杂了。”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但是我依然还是按照小月的指示,很不顺利的找到了他们。

而当我到了的时候,包括小李子在内,所有人都已经到了,连老李都不例外,而他们中间围着的谢特姐浑身上下开始冒出一种很诡异的淡蓝色烟气,而这边的气温已经降低到最少零下二十度了。翠绿的树叶子都被冻的硬邦邦,狐仙大人这时候就体现了她的作用,把几个小的蜷缩在她毛耸耸的尾巴里,雪花每每还没飘到她身上就变成了水蒸气。

而其他几个人都被毕方保护着,她现在就像一个大火炉子,稳稳的把包括小蛇蛇在内的所有人笼罩在里面。

正伸着脖子看热闹的小蛇蛇看到我来了,冲我点了点头:“作为一条蛇。在这个时候,我完全可以说的上是一个悲剧。”

而糖醋鱼也冷的直打哆嗦,看到我来了之后,整个人都塞进了我怀里:“我其实严格算起来,是冷血动物。再冷点儿,我就该冬眠了。”

我点点头,摸了摸她的脑袋。呼啦一下用四姑娘强效保温盾把在场的人,除了闭着眼睛像冰雕一样的谢特姐都包了进去。再加上暖风呼呼的吹,不要几秒钟大家被冻的棒棒脆的身体就已经开始复苏了。

“哎哟,妈呀。总算是活过来了。来,让我亲亲。”糖醋鱼舒展了一下胳膊,长出一口气,亲了我下巴一下。

而这时已经像冰雕一样的谢特姐突然睁开眼睛,随后低温和风雪骤然停止,她理了理雪白的长。伸出手掌。我们现那朵莲花已经完全盛开了。

小李子走上前。小心翼翼的说道:“你是?”

谢特姐很难看的笑了笑:“师父,我还有五分钟。”

小蛇蛇装模作样的在老狗身上蹭了蹭眼泪:“是要留遗言了么?太残忍了,人家不忍心天下没有完美的东西嘛。明天我再写下手段吧。

顺便求月票。

杂牌救世主 一百九十章 雪莲花上。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6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