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八十八章 什么什么和什么的大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李从那天说要出去逛漆。连续二天都没有再出现在我狮州。而因为这件事儿。我们诞生了除去驾鹤西去外的各种猜测。反正老李的消失,就连小李都一点儿不担心,毕竟老李是个老牛逼的老头儿,要弄死他可不是三年五载能办到的。就我们估计他可能自己酿酒去了,毕竟这今年代的酒跟酒糟似的,像老李这种老酒鬼,哪能忍得这个。

而今天也刚好是小李子把纣王和姐己绑了送给西歧的纪念日,上午的时候纣王和姐己洗了个鸳鸯浴,然后一人换上一身华丽到没边儿的衣服,携手去拜了拜爹妈,然后任由老狗把他俩的享用手镝拷上,手镑依然是百合的。至于她为什么身上要带五副手镝,至今仍然是一个。迷。

接着小李子启动了布置整整一个上午的阵法,接着在嗡嗡的蜂鸣声中,那个浑身雪白的谢特姐”青岚阿姨出现在了里面。

“有什么事?”青岚阿姨的声音和眼神在这一段时间里愈的娘们和冰冷,而她的冷和小月的又是截然不同,小月性格很活泼但是要强行压制浑身强大的功能,是属于外冷内热。而这个青岚谢特姐则从里面凉到外,给人一种刨冰的感觉。再看王老二,难道每一个冰山美女的身边都隐藏着一个贱人么?

小李子看到被召唤过来的青岚阿姨,想张口,但是突然反应了过来,连忙赔笑道:“得让你帮忙布阵啊。”

青岚愣了一下。然后用亮并且已经完全变成白色的瞳孔疑惑的看了小李子一眼:“你是我师傅,为什么要这么客气?”

小李子脸一苦:“您是我祖宗,照着辈分我得叫您阿姨。”

青岚:“?”

这时候我结合了以前玩游戏时候的经验,探过头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巫妖么?”

青岚点点头:“不过我可能很快就要和你们告别了。我体内的另外一个灵魂已经开始把我往另外一个空间挤压了。”说着她伸出一只漂亮清秀到让人指的白嫩小手,钻进老狗的胸膛,拉出那个一直在老狗身体里的盒子。

老狗看到那个盒子从自己身体里出来之后,脸色突然煞白,僵硬的扭头看着小月金花他们:“这东西,,一直在我肚子里?”

糖醋鱼抱着胳膊,做沉思状:“可能是在你胸腔里。”

老狗顿时脸色更苍白的捂着胸口:“好痛…”

小月捂嘴一笑:“心理作用,那玩意是在你魂魄里的。”

老狗听完。愣了半天,站直了身体,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原来没事儿啊,早说不就行了。”

我们:

而青岚把那个盒子拿在手上之后,接着很轻易的打开,指着里面一簇微弱的火光说道:“我可能要回家了。”说着,青岚绽放出一道无比灿烂的笑容。虽然一闪而过,但是那种淡雅的气质晃的让人喘不过

小月目不转睛的看着还有谢特姐的青岚,好长时间之后,长出一口气,也绽放出笑容。伸出手道:“恭喜你。”小月的笑容比上青岚的笑容,淡雅不足但是灵气有余。刨冰和油炸冰激凌平分秋色。

青岚淡淡的抽回手:“谢谢。”说着回头转向小李子:“如果我回到我的家乡,我会告诉我的子民,你是我的师傅。”

小李子一愣:“你还有子民?”

谢特姐点点头:“我是另外一个世界的黑暗统治者。我想我现在已经可以越半神了,我很感谢你给了我报仇的能力,同时我也会永远缅怀你。”

谢特姐这么一连串的话,说的大家鼻子都酸酸的,就好像现在她在跟小李子遗体告别一样。

哼,生离死别什么的,最讨厌了,,

而小李子拍了拍她的肩膀,从怀里掏出一本高二英语单词的小手册递给谢特姐:“给你当个。纪念,我也没什么能给你了。”

谢特姐摇摇头:“大概还有三天左右吧,三天以后我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带不走任何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除了回忆。”

她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做声,默默拍了拍小李子的胳膊,接着俩人就一起开始合力布置据说可以乾坤大挪移的阵法。老李和小李俩人也布过一次,但是好明显小李子压根不敢召唤老李回来帮忙打下

纣王被拷着手,看到李子师徒告别的这一段,叹了口气:“世间的事情总是十全九美。”

糖醋鱼双手搂着我的腰,脑袋钻进我怀里:“我最吃不消这种琼瑶风格的剧情,他俩平时培养那么多感情干啥啊,现在难受了吧。”

毕方红着眼眶抽着鼻子:“就是就是。”说着她指着谢特姐冲李子说道:“你再摸摸她呗,我准了,以后就没人摸她了。”

小李子:

而金花斜靠在墙边,点着根烟,也不抽只是呆呆的看着天,半晌之后她摸了摸她旁边卧着的狐仙大人的脑袋:“你该嫁人了,不然就成老姑娘了。”

我们:

狐仙大人:

而很快。在谢特姐和小李子的联手努力下,阵法终于被布置好了,接着谢特姐向我们告辞道:“在这个世界已经几百年了,只认识你们几个人,我很高兴。你们强大而善良,这是上天赐予你们的纯净。我,黑暗暴君沃克夏特厄运之手,在此向我仅存的朋友和师傅告别,希望我们还有能相逢的一天。

三天之后。这具身体会被它原来的主人占据,希望她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说完谢特姐深深冲我们行了个很贵族很宫廷的礼,接着就化作一道水波纹消失在我们面前。

众人沉默了一阵,然后金花扔掉烟头:“其实我只关心她最后一句,为什么会给我们惹麻烦?”

糖醋鱼想了想,突然曲手成爪,嘴里嗷嗷的学老虎叫。

我拍了拍她屁股:“你又怎存了?”

糖醋鱼说:“学怪物啊,说不得那个青岚像个哥斯拉一样,到时候估计得老狗出去弄她了,藏奖侠大战哥斯拉。”

狐仙大人:“汪,”

老狗苦着脸替狐仙大人翻泽道:“她说哥斯拉她都打的过,真的。不吹牛。”

我看着狐仙大人:“好吧,我相信你没吹牛”

而这时候闷闷不乐的小李子走上前,从我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点上一支:“上路了。”

有两点之间的直线距离无限制缩小的要说是度快么?可是我完全没有感觉到什么突然加的惯性。要说是虫洞的话,怕是地球上没有什么能承受虫洞这种奇怪现象里面猛含的能量吧?

所以在百思不得其解之后,我总算理解了苹果姐姐为什么一定要学量子物理这种很神奇的学科了,这其实就是跟牛顿晚年苦心钻研神学是异曲同工的。因为科学有太多东西没办法解释了,而我们这边刚好相反,没学过空间学的,谁能给解释一下阵法的运作原理?

而当我们从阵法的光幕里走出来以后。现我们身处的地方并不在西歧,而是在一片很自然的原始公园,周围全是遮天蔽日的大树,时不时还传来一阵阵野兽的嘶吼声。不过嘛,夏季本来是繁殖的季节,这看一看那些刚刚高三毕业的小情侣们就能摸清楚规律了,每年九月份不但是开学的月份还是那种凭学生证人流五折的小医院丰收的月份。连上了十二年学的国家的未来主人翁都是这样,所以野兽比较忙一点就更好理解了。

“你是没带地图还是把我们弄来打金川?”糖醋鱼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很诧异的看着小李子问道。

小李子也是一脸无辜:“这不太可能啊,阵法的安全系数绝对要比杜蕾斯要高的多。”

被拷着手的纣王伸过脑袋问道:“什么是杜蕾斯?”

金花听完一脸坏笑的说道:“杜蕾斯和卫生巾一个是装水的,一个是吸水的。”说着她指了指纣王和姐己:“你们以后肯定要用到。”

说到这,老狗突然一脸疑惑的问道:“人跟狐狸真能生孩子么?”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全场都陷入一种很尴尬的沉默中。因为这里几乎所有的情侣都是不同种族”如果不能生孩子,那就太悲哀了。

很长时间之后,突然听到吴智力长出一口气:“幸好,我还有生第二胎的机会。”

而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和糖醋鱼,我只要和她在一起,每天晚上必劳动,估计劳动成功都能产生一个新种族了,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只能说明老狗的问题问的却是很尖锐,这里除了小百合和吴智力之外,其他人不是男方就是女方可以变成动物形态,虽然吴智力和百合生下了一个人参果,但是好歹他们有的生啊”

就在我们既困惑,又不好意思开口的时候,老李据的一声出现在我们面前,脸笑愕跟菊花一样。在我们都没缓过来的时候,他拍了拍小李子的肩膀:“等到了技山,我帮你们把那条小白蛇精逮出来问问。她能生,你们肯定也没什么大问题。”

我听完心中一凛,咳嗽一声:“老李,你说的怕不是”

“没错,白素贞,除了她还有谁跟男人生了孩子的?”老李说话间,掰开了狐仙大人的嘴。平时只要反应稍微折腾一下就拼死反抗的狐仙大人,在被老李掰着嘴的时候居然一动不动。而且用一种非常楚楚可怜的求助眼神看着我。

而还没等我上去阻止老李折腾狐仙大人,老李就已经把狐仙大人给松开了,拍了拍她脑袋说道:“你是月读的女儿?”

狐仙大人撑着迷茫的眼神看着老李,摇摇头。不知道是不知道还是压根不是。

老李沉吟了一会儿:“你应该是月读的女儿。”说着老李从口袋里拿出一本破破烂烂上面有一颗红五角星,下面印着**万岁的塑胶片笔记本找了起来。

“你看,我上面有账。你是两个大妖的女儿。”老李翻了半天之后,很肯定的看着狐仙大人说道。

狐仙大人气势顿时弱了下来:“汪?”

“嗯,是啊。你爸和你妈都是大妖,你爸是烛龙,你妈是月读。不过你是狐狸不奇怪。”说着老李走上前,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狐仙大人。

狐仙大人被检查完之后。哆哆嗦嗦的躲到了我的背后。一脸被摧残被凌辱的表情,尾巴耳朵全部都耷拉下来了,显得十分楚楚可怜。

而检查完了之后,老李哈哈一笑:“我第一次见到两个大妖的后代这么弱。你早点找个人嫁了吧。”

金花:个老不正经。”

狐仙大人:

而这时候一直视狐仙大人为级儿童守护神的百合走上前:“她为什么不能更强?”

老李摇摇头:“这不归我管,不过也无所谓了。等她再长出两条尾巴,在狐狸界就无敌了。”

姐己:狐狸界”

老狗咳嗽一声,搓着手:“我挺好奇,你们是怎么从生孩子的问题聊到狐狸的?”

就在老狗刚说完,糖醋鱼耳朵一颤,猛转过身:“有大部队朝我们这边过来了。人数不明。有马有车还有帅。”

我咳嗽一声:“有没有红桃?”

糖醋鱼一拍我胳膊:“讨厌,捣什么乱啊。

不过大家也不是全没把糖醋鱼的话当回事儿,比如两个整天玩玩闹闹的小朋友就很认真小狗和凌波已经开始布置丛林陷阱了,看到她俩熟练的不得了的样子。我决定等回去之后一定狠狠揍僵尸哥一顿。两个朋友好几百年的童年就这么被他给彻底毁灭了,现在乍一看完全是粉红可爱版的人间凶器。

就在刚准备教育一下糖醋鱼,告诉她不能把孩子当黑社会教育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和毕方摘山楂的小月捧着一大堆山楂走了过来,塞了一颗在我嘴卜引云说道!“下面应该是胖子狐狸坏有李子的表演时间不呕

老狗长大了卑:“啊”啊啊”

我顺势就把吃了一半的山楂扔进了老狗嘴里。

接着小月背后哗啦冒出一对光幕形成的大翅膀把除了胖子姐己和李子之外的所有人都罩在里面。而小李子看完之后,冲着我们这个方向大声喊道:“连我都看不见了。不带这么欺负我啊。我紧张。”

被拷着并且一身被吴智力的战术伪装弄得破破烂烂的纣王嘿嘿一笑:“**说的好,要骗过敌人,先就要骗过自己人。”

在罩子里的我,摸了摸鼻子。回头问坐在地上分食山楂的众人:“这句话是毛妾席说的么?”

老狗回答道:“都一样,反正纣王跟**行政等级都一样,谁说不是说。”说完就咔嚓咔嚓跟狐仙大人一样连山楂核都不放过。

而就在我们把最少五斤山楂还有不少的杨梅全部吃掉,牙已经开始酸的时候,糖醋鱼说的大队人马终于出现了。

领头的赫然是姜子牙还有另外一个我没见过的老头,其实我特别好奇,这今年代打仗为什么都是统帅坐着车冲在前面?这要一死,后面的不用打了。

很快,站在高处姜子牙眼尖。现了道路的旁边站着三个人,有一个还明显是两个人的分量。

我远远看见,他和他旁边那个老头耳语了几句,就指着小李子他们说着什么。很快。大部队在一声令下之后,全部停了下来,然后就见两个老头互相搀扶着缓缓走向小李子的方向。

我低声冲老狗说道:“这俩人乍一看还真有点老梁头儿和老王头儿的风范。”

老狗点点头:“再加上老吴头儿和老张头儿,这四大天王常年一瓶,啤酒坐一天。”

说话间,两个老头已经走到离我们不到五米离小李子不到三米的距离了。嗷,你们能算出来,我们和小李子之间隔了多少米吗?很高难度哦,属于奥数题呢。

啊!李先生!你!你”你不是已经投靠商纣了吗?”另外一个老头用颤抖的手指头,指着李子。又惊又喜又怒的表情交织在脸上,表情说不出的奇怪。

小李子回身一指:“西伯侯,你看他们是谁。小李子让出一步,指着纣王和姐己。

那个老头眼睛突然睁大,手指惊悚的指着纣王,嗓子里出荷荷的声音。一听就是有支气管炎。

纣王被反扣着手,怒视着那个老头,大声吼道:“姬昌!若不是此等妖人诈降本王,又用妖器束缚于本王。你定会被我朝闻太师千刀万剐,闻太师已早布置天罗地网等你去矣,奉劝你还是早早放了本王,本王既往不咎,你继续当你的西伯侯,就你这老弱残兵也可与我大商的金戈铁马相抗?”

我嘿嘿一笑:“这演技。没的说。演的多外强中干贪生怕死。”

而小李子这时候接上了纣王的话说到:“西伯侯,世子乃我挚友,他之死。我也十分痛心,于是便伺机而动,逮了这昏君以祭世子在天之灵。”

那个被称为西伯侯的老头,毫无预兆的仰天长啸,笑完之后说道:“好!好!!!待我事成之日,李先生便是我姬昌的恩人!封疆裂土永享富贵,届时我要”要”

那个老头还没说完,突然肺部出一阵呼噜呼噜的声音,接着两眼一翻,倒了下去,而姜子牙也没有扶,任由他扑通一声倒了下去,只是稍稍挪动了一下位置,挡住了后面本身就少的可怜的视线。

“演技真好。”姜子牙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白沙,由衷的夸奖小李子和纣王。

而小李子这时突然苦了脸,俯下身子不停摇晃着西伯侯的身子:“你他妈别死啊”老子的一字并肩王啊!”

姜子牙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我昨天就给算过了,今天他得死,没事,他一死就是我做主了。”

纣王轻松把手镑挣脱,也点了根烟:“你这么快就夺权了?”

姜子牙点点头:“穿越我也是看过的,加上我那个牛逼师父,想不快都不行。”说着他用脚踢了踢地上已经开始抽搐吐白沫的西伯侯:“电视剧里英明神武的姬现在才十一岁。以后这个周朝就是我的了。”

纣王点点头,搂住姜子牙的肩膀:“哥们儿,跟你商量点事儿。”口气极流氓。

我:”

纣王搂着姜子牙,看了看天:“以后你务必得把国家给治理好了。还有闻仲不能死,能做到么?”

姜子牙点点头:“没问题,这都是小事。我除了治理国家带兵打仗,什么都不会了。”言语间不再是第一次见到他时候颓唐,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强大的自信。

纣王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始吧。”

姜子牙点点头,突然做出了一个惊恐惊讶痛苦悲伤交杂的表情,然后恢复正常:“先调整一下表情。”

我们:”

“来人呐!快来人呐!西伯侯病了!”

纣王一愣,赶紧把已经报废的手镝装模作样的套在手上,看着天,嘴里用口哨吹出了一曲百世名曲,那英的征服”越九八年洪水的大潮,我顿时连头皮都是麻的。

想着那水脏的样子,我就浑身战栗。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是期望我们的三峡大坝能顶住这一波攻击。不然人生就悲惨了。你们有月票的敢给我投么?敢么?

敢的站出来!

杂牌救世主 一百八十八章 什么什么和什么的大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9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