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七十九章 鬼吹牛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人那天以后的半个多同时间里。我们再也没毋过任何有仙风道骨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连丸子男都从给纣王送信那天开始就好像被抹除了一样。也没有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而我们则趁着这半个月的时间把整个三千年前的都玩了一遍,说实在话,真是一点乐趣都没有,朝歌比北京差多了,连天上人间都没有。

于是老狗干了一件很牛逼的事,他亲自动手制作了一幅大理石的麻

而在我们开始了古代赌博之旅后的第二天,闻仲找了上来。

“几位先生。陛下有请。”闻仲一身普通打扮。但是露着一双金线鞋,尽显高贵。

刚刚学会打麻将的火灵见到闻件来了,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用她好久没用过的古礼冲闻仲施礼,然后说道:“闻先生。您最近身体尚可吧?”

闻仲听到火灵的声音才现了火灵的存在,然后擦了擦眼睛半天都没敢确定是不是火灵。

火灵看到闻仲的样子,撒娇式的晃着闻仲的胳膊:“闻先生”我是灵儿啊”。

接茬儿天后糖醋鱼果断插入:“其实我叫林月如然后指着毕方:“她是阿奴

然后毕方蹦了起来,和糖醋鱼异口同声道:“我们是轻熟女二人组

我:

众人:”

而闻仲则没官糖醋鱼她们俩的恶作剧,瞪着眼睛看着火灵,很生气的甩开火灵的手。指着她说道:“你怎能穿着如此下作?”

听老闻这么说。我打量了一下火灵,只是穿着低腰牛仔裤露出一截小内裤、上身低胸恤、擦了点眼影抹了点口红,活脱脱一个**辣的时尚女孩,跟下作完全就不搭嘎。当初存开酒吧的时候。有一个女的那才叫下作,她,

小月一声清脆的咳嗽,把我的回忆打断,然后金花站起身,走到一脸委屈的火灵身边搂住她的小细腰,深吸了一口烟,然后轻轻的吹到闻仲面前:“你说她是下作,那我呢?”

小李子扯了扯我和老狗,搬过我俩的脑袋小声说道:“看,看,看,”豆奶。”

老狗和我都没反应过来:“豆奶?”

接着小李子用猥琐的眼神看了看周围,现没人注意他之后,他用手在自己胸前比划着一圈:“大,两个,”

这下我们彻底明白了,有小月的场合我们说点下流话一般都得用缩写简写或者暗号。不然小月听的不对劲会主动扫描”

而闻仲被金花给问愣了,因为金花穿的是露脐装、小热裤,火灵和她一比那简直就是村里来的小芳姑娘。

金花看到闻仲的样子之后,轻轻一笑:“以后尊重女性一点。要比年纪大,那个老头比你老多了。”金花说着一指坐在旁边穿着花裤衩和人字拖喝酒吃花生的老李。

我们:“老头。

老李:“咳,”

而闻仲听完一甩袖子,面色冷峻的冲火灵说道:“玉者天然,由内而外然后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接着他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明日挑选一个合适的时辰,面见天子。”

我连忙追出去,冲他的背影喊道:“不是,大爷!什么时候是合适的时辰啊?”

不过老闻没有搭理我,自顾自的消失在街口的转角。就好像当年送小百合上飞机的时候一样,她通过了出进站口,再见面时,她已为人母。

目送挺值得尊敬的闻老先生消失在路口,再回身的时候,屋子里的人已经乱成一团了。老李正在往天上抛花生米,糖醋鱼和毕方还有小狗小凌波在下面抢着用嘴接

傻猫正在用手指堵睡觉的狐仙大人的鼻子、兔子王站在窗台上模仿小号吹义勇军进行曲、老狗正在和小月解释着什么小李子在给吴智力脑袋上插针。唯一正常一点的可能就是小百合和三浦了,两母女正在互相挑毛病,而金花上下其手的安慰着火灵,那个能言善辩的小蛇蛇更诡异,平躺在地上像一条木棍一样一动不动。

我看着这么一群人,顿时觉得我无比的正常,于是我从老狗身上摸出手机,拨了旧。看看有没有信号,,比漫长、而在马尔代夫五日游中的一天,总让人意犹未尽。

夜幕降临,整个朝歌城如同不是清明节时悄的坟地一样冷清,各种夜间出没的鸟子出拽着长音的哀号。

我们在结束了最后一圈麻将之后,也意犹未尽的回房休息了。房间么,当然是丸子哥买了单了,反正他又不出现,那肯定就便宜我们

不过话说古代的旅店,条件真是不怎么样,关键是还有蚊子,弄得小凌波被蚊子骚扰到快崩溃,硬生生挤到我和糖醋鱼的床上,害的我晚上的公粮都没办法上交,又不能跟潜艇上那回一样,毕竟当时新婚燕尔的,火气比较旺盛。

所以在哄完这个被蚊子叮到失眠的世界上最后一只吸血鬼小朋友睡觉之后,我只能捏捏糖醋鱼的脸,然后开了我的自然风空调,很

而当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彻底斯巴达了,我房间里居然塞满了小朋友。从小三浦到狐仙大人,还有金花火灵,几乎所有没有配偶的人都睡在了我的房间,横七竖八的堆满了整个屋子,连小蛇蛇都挂在我头顶横梁上。半梦半醒的。

我看着他们还没睡醒,走下床。准备去旁边的小河里洗漱一下,毕竟这边的河除了洗菜洗马桶之外,没什么污染。

但是我真到霉。真的。我如此小心翼翼在人缝里穿梭,仍然踩住了狐仙大人的尾巴。

大家都知道的,踩到狗尾巴是一件很想情的事情,狗不但会咬你,而且惨叫声还会让周围的人对你毫无同情,认为是你先伤害了狗,,

我就是这么一个悲剧,踩到狐仙大人的尾巴之后,她作为一个犬科动物的敏感挥了作用,眼睛还没张开,牙已经冲我小腿过来了,接着她眼睛睁开了,但是牙依然没停。

顿时,狐仙大人一跃而起,冲着我就是一套疯狗三十二连击,嘴里还呜呜乱叫,瞬间就把周围的人给弄醒了,大家睡眼朦腕的看着我和狐仙大人。

而这时的狐仙大人是屁股冲着我,我一只手拽着裤子一只手揪着她的尾巴,她的嘴咬着我的大腿,,

这个场面是一种何等的引人入胜,以至于周围所有人苏醒了睡眼之后。用一种我看不懂的但是一定不是善意的眼神看着我。

我松开狐仙大人的尾巴,整理了一下裤子,然后自我感觉面无表情的说:“我要说,我是不小心踩到她尾巴的,你们肯定不会信肥?”

而这时候。狐仙大人突然变成了少女形态,然后揉着屁股冲我怒吼道:“你难道就不能轻一点吗?”

我愣了半天。然后苦着脸冲周围的人耸耸肩:“我”我解释没用了对吧。”

众人点,点头

于是我点点头,然后拍了拍粉嫩的狐仙大人少女版的脑袋:“疼

狐仙大人理所当然的点点头:“那是敏感区,怎么可能不疼?下次注鲁一点。”说着她又变回了狐狸,往角落滚了两圈,把尾巴和屁股都冲向了墙。

我摸了摸鼻子:“你们看,误会就是这么产生的。”

糖醋鱼抓了抓脸:“我是没事,我能全息投影。看的到。”然后她指着周围一脸金光闪闪的八卦少女们:“等会这事儿传到老狗小李子那边,你就幸福了。”

我深切的点点头,如果被他俩知道的话,那传出来的话可能就是狐仙大人意外怀孕,凶手究竟是谁,

而金花摇摇头。看了我一眼。继续躺了下去,嘴里嘟囔着:“我不认为插鱼和插狐狸有什么太大区别。”

火灵愣了愣:“插谁?”

糖醋鱼哗啦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我!”

而这时候木头门被推开小月走了进来,环视一圈之后,眨了眨眼:“你们的早间活动真丰富。”接着她冲我们点点头:“现在差不多就是合适的时候了。”

我想了半天,一拍手:“进宫面圣是吧?。

小月点点头:“刚才有个人过来说是接引咱们的,说陛下特别吩咐,把那个带上。”

众人:“哪个?”

小月摇摇头:“那个

在一个面貌丑恶的太监人的带领之下,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进了皇宫,我是第二次来了,老狗来了三次。他第一次来掰折了纣王的手,第二次来撞坏了肥婆的腰,不知道这次他还会展露出什么样的新奇故事让大家开心。

领路的太监不是上次那个了,而且这次估计他得到了什么密令,没跟我们说一点关于规矩的事儿,这就导致了糖醋鱼和毕方不停从旁边的摆设上面往下扣宝石,比如铜雀的眼睛、铜猫的眼睛、铜虎的眼睛、铜鱼的眼睛”的眼睛,而金花伙同几个小朋友给他们当掩护。狐仙大人当成运输船。俨然形成了一个盗窃产业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把这一路的雕塑的眼睛全部扣掉了,还掰下了一对象牙雕成的门把

我们进入大殿之后,那个太监就退下了,接着又一个看上去很太监的人走了上前。在我们面前跪了下来:“几位,大王在里面等着你们。”

说着就领着我们往里面走,而随着我们的深入,盗窃团伙更加猖檄,连胖子那张椅子上的那块雕花镶玉都被小凌波悄悄给弄了下来。

老李手上把玩着一个香炉上的大珍珠,开口说道:“我们不是来盗墓的,收敛一点o”说着他顺手把另外一个香炉上的珍珠也顺了下来,放在手上滴溜溜的玩。

听完他的话。老狗连连点头:“一百三十三章就说了,这是杂牌救世主,不是鬼吹灯。不带偷东西的。”

金花眼睛一歪:“管着么?”

糖醋鱼也附和道:“就是,不是鬼吹灯还不能是鬼吹牛?”

当我们已经快把整个大殿值钱的东西扣的差不多的时候,太监哥带着我们来到一个偏厅门口,接着他弯着腰退了回去:“几位,这后面是小的进不得的说完,旧几汉捷的消失在我们的视野甲。而毕方走上前,仔细看了看那门帘,然后招手叫糖醋鱼:“鱼姐,来看看这是珍珠么?”

糖醋鱼上去用鼻子闻了闻,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拆!”

在经过了第三个这样的门之后,狐仙大人终于告急了,她再也装不下了,于是第四个门洞幸免于难。

很快,我们来到了一个很有韵味的房间,接着看到了两个人坐在一张大床上,正在吃东西聊天谈恋爱。

很明显嘛,这就完美的女人桓己和纯爷们纣王兄,他俩见到我们来了之后很热情的站起身迎接,可姐己一看到老李,脸色顿时灰白灰白,就好像刚流产一样。接着姐己很惶恐的向老李行了个大礼。

“天守夫人,您什么时候来的?”

老李挥挥手,懒的回答她的话,径直走到旁边往一张豪华椅上一坐:“交代你的任务看样子你完成的不错。”

姐己连连点头,恭敬的说道:“天守大人之命,哪敢怠慢。”

老李点点头,便不再说话了。我纳闷的看着他俩,好奇的问道:“这怎么回事儿?”

姐己向我施了个礼:“回嘲风大人,我便是天守大人派来祸国殃民的。”说着还无比妩媚的横了纣王一眼。

纣王特闷骚的笑了笑。然后不停冲我使眼色。还伸出两根手指夹

我:“?”

而金花走上前掏出一根烟递给纣王,纣王哈哈一笑接了老狗的火儿,美美的抽了一大口。打了个冷颤:“爽啊!”

我:

接着纣王往旁边的凳子上一坐:“明天鹿台就完工了,我会把国家大权交给闻仲和比干。”说着他好像无比得意一样:“然后纣王就成了一个酒池肉林的昏君。”

老狗探出脑袋:“你也知道纣王乒”

纣王嘿嘿一乐:“我封神榜又不是白看的,不过我觉得里面那姐己真丑,尖嘴猴腮的。哪有集老婆百分之一好看。”

姐己脸蛋微红:“陛下,”

半天没说话的小李子突然蹦集一句:“可里面哪个演你的不比你帅

纣王无言,”

而无言半天之后,纣王冲我们招手:“哎哎,来来。我们定个计

糖醋鱼听到计划俩字深恶痛绝,恶心的一挥手:“跟我们干活从来不要计划,什么计划都屁用不顶。”

而我想了半天,终于知道我想问什么了,于是摸着下巴冲纣王说道:“你把那丸子弄哪去了?”

纣王哈哈一笑:“做成丸子了,给他爹吃了,然后我把他爹放了。”

我听完觉得胃里一阵翻腾。而不吃红肉的老狗,直接就跑到走廊的痰盂里开始猛吐。

金花沉默了片刻,问纣王:“你吃了么?”

纣王突然呕了两声:“哪能啊,不要恶心我”

我咳嗽了一下:“还是听听你的计刚来。”

纣王从床底下掏出一个演兵用的沙盘,得意的一笑:“这是我照着你们的地图自己做的,厉害不?”

“厉害厉害,你赶紧说。”

纣王清了清嗓子,在西歧的地界上画了一个圈:“那天,我已经把阐教给彻底惹毛了,然后我已经逼走了黄飞虎。按照封神榜做参考,两个月内他们就要起义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战场控制在这个地方。”说着,他指着西歧那个圈圈。

然后他拿过一块鹅卵石。放在沙盘上:“我老婆告诉我,你们的任务还有个是找人,你们要的东西就在阐教截教其中一个人的身上。”说完之后,他伸手又问金花要了一根烟:“我的计划是先让他们死磕,再在没死的里面找那个人。以云哥的能力,抓住他不成问题。”

我听完连连摆手:“您老可比我大三千岁呢,您折我寿。”

这时姬己插嘴道:“其实我夫君叫您一声哥,便已是占了您的便宜了。您可是与天地同寿的。”

我听完一愣:“那我不是成精了?”

老狗听到我说的话,诧异的伸过脑袋:“你还以为你是普通人呢?”

我悻悻一笑:“这不习惯了么?”然后我指着纣王:“你继续

纣王想了想:“你们吃了么?”

众人摇头。

“这事儿不急,我先带你们吃点好的。”

我们:史,或许云哥哥他们是穿越时空的蝴蝶,但是我始终相信,历史的纠错能力是无与伦比的。

作为一个作者,没什么什么事情比自己的东西被人认可还要高兴,虽然真的很累,但是乐在其中。

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看我的书,我像问的是你们其中有没有蝶矿富二代?包养我何如?

我把要求提一下,要女的,三十周岁以下,身高不限。但是身体要健康。最好是看的过去的”

求月票!!!月票呀呀呀!!!!

杂牌救世主 一百七十九章 鬼吹牛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