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七十七章 朝歌乱中中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引乏不明白这种像放大几百倍的呜呜组啦的声普一样的烽吸引岚有什么具体用途,但是光看这个声光效果着实走了不得,毕竟一个喇叭需要三十多个人抬着。这是何等的威武?当然,我个人感觉这有点劳民伤财,不过想想也没关系,毕竟世博都开得,喇叭就吹不得?

随着喇叭声由远至近,然后便看见纣王坐着车带着文武百官缓缓上前,接着站定在离两边械斗人群差不多五十米的地方。

大喇叭正对我们,差点把我弄成噪音性耳聋,而耳朵特别敏感的糖醋鱼已经快要狂了。不过万幸的是,就在糖醋鱼准备冲他们吐音波炮的时候,大喇叭突然停了下来,不然今天这个四方会战是肯定跑不掉的,到那时候。我个人感觉基本上商朝会提前好几年彻底和社会说再见。

老李四周看了看。拍了拍两个变态小姑娘的头:“去。给爷爷把桌子凳子搬出来。”

小狗是何等机灵。一听这个马上一溜烟的扭头走了进去小吸血鬼则站在原地一脸忧郁,不知道是听还是不听。而兔子王不亏是当过几天领导的人,一看小吸血鬼这样儿,她一把拽过小凌波就往罢面走,边走还学着那个喇叭的声音吹着甜蜜蜜的调儿,听上去可别扭了。

妖精干事儿。就是效率高,几秒钟之后我们就坐在凳子上吃着自备的瓜子花生米,兴致勃勃的看起了表演。

而底下那群械斗的修真人渣们,则陆陆续续的走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地上除了一地的垃圾之外,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倒地重伤或者不治的躯体,乍一看就感觉像是在看老版的三国演义,明明看着身中数箭倒地不起,但是一个转身之后那个人又一次的爬了起来向碉堡冲锋。

等混战的两拨人各自归位开始料理身上的擦伤碰伤和磕伤之后,纣王带着他那文武百官插进了中间。

接着文武群臣把他围在中间,打头的赫然是闻仲闻太师,不过这次他手上没拿着他那两把像大耸宝塔糖一样的武器,而是跟他身后的人一样一个人拿着一个玉劣,每个玉劣上面前隐约闪着五彩斑澜的光。

老李指着那个玉劣冲我们说:“看到那个没?黄河九曲阵。”

小李子一听就惊了:“这怎么会在胖子手上,封神榜里都是在宵家三姐妹手里的啊。”

老李眉头一皱:“是有艺术加工的。”接着老李吃了个花生米,解释给我们听:“黄河九曲阵,是护国阵法。文武百官加上人皇之力,接引星象虚空。这就是为什么这两帮人不敢用法术的原因,谁用谁就会被自己的法术吞掉。”

我摸了摸鼻子:“要是咱们被困了,能跑的掉么?”

说完,老李奇怪的看我一眼:“黄河九曲是要问你借力的。你说呢?”

我:

而这时,纣王一脸威严冷峻的站了起来,和平时那个。会抓着火灵手说你的人生有两个大波的胖子截然不同,除了体型之外,几乎就是两个。人。

“各位仙长。可否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纣王背起手,站在华姜车上,不可一世的样子挺像老狗骚的时候。

纣王这么一手儿。明显把在场的几个大佬给弄蒙了。看他们表悄,明显是认识这个传说中和电视剧里都需要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合力才能破掉的牛逼大阵的,而从他们的脸色来看,这个大阵已经开始挥作

了。

“哥,还没挥作用呢,这是战略威慑。动大阵集要牺牲满朝文武,代价太大了。小月眯着眼睛被老狗搂在怀里,冷冰冰的小女人的样子格外漂亮。

而听了小月的话。我算是明白了,纣王这是在玩破釜沉舟,反正已经准备好和我们去私奔到未来了,也就不在乎什么文武群臣什么江山社稷了,本着一颗莫斯科那种谁敢弄我同归于尽的心和这帮贪生怕死的人渣们在玩着智力游戏。果然是应了那句老话,不要命的天下无敌,比不要脸的还无敌。

在纣王问完话好长的一段时间里,开始那些满嘴跑火车的孙子们一句话也没有说,整个场面冰凉冰凉的,而周围的百姓有的也开始从窗户里偷偷观望围观了。

没多一会儿。孔宣走了出去,仔细观察了一下纣王,明显表情很呆滞,然后扭过头用很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冲纣王说道:“未通知陛下,实属抱歉。”接着他指着对面那个长须男说道:“陛下,太乙纵徒行凶,并帮其掩盖罪行,我等只为讨回个公道。”

长须男一听。冷哼一声:“一派胡言,我爱徒本就是良善之人,怎会有行凶之嫌?”

胖妞金灵圣母上前一步,肥嘟嘟的手指着哪吃:“良善之人可会拨他人之皮抽他人之筋?”

我摸了摸鼻子。想想说的也是,要是我可干不出来把人杀了还肢解碎尸的变态事儿。这完全没人权嘛,死刑犯也不过砰砰两颗花生米而已,顿时我就对那个被中央电视台给神话美化的小哪吃充满了厌恶感,这明显就是个仗势欺人的二世祖的典范,而且哪吃即是个富二代还是个。官二代,几乎是罪无可恕了。

纣王沉思了一下,偷偷抬起眼看了我们这边一眼,然后就见小月冲他点点头,接着小月说道:“胖子问我们是要他们现在开仗,还是让他们积怨再深点?”

老李摸着花白的胡子,阴阴的一笑:“当然是再深点,要一网打

月会意的阴阴一笑,用手指点了点自己额头,而远处的纣王浑身一颤,然后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接着纣王扭过身子,看着太乙,日光炯炯气势逼人。比上这些修真人渣一点都不逊色。果然人都有闪光点的,那个铺张油纸就能打地铺的胖子,穿上锦衣一瞬间就化身为俯瞰千万的帝王,这份演技拿出去绝对杀进奥斯卡。

“太乙真人。你护短之名,我早有耳闻。”胖子转着手上的戒指,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然!那是你等天人之事,与本王毫无关系。可如今,你二人居然聚众在我朝歌闹事,是否已视契约为无物了?”

太乙网想说话。被纣王强行插入:“太乙!本王早已忍让你多时!从今日起你等阐教众人,不得踏入朝歌一步!否则别怪本王动大阵,想我殃殃大国,何惧你这

糖醋鱼听到这,突然站起身猛的拍手,大声喊道:“胖子好样的!加油啊,晚上我叫火灵洗干净等你啊!”

火灵一听。整张脸羞红,看着我说道:“娘…”

我耸了耸肩:“我也没招儿。”

而纣王更是尴尬,脸色变了好几变,强忍着还嘴的冲动,继续冲着太乙说道:“带着你的人,滚出朝歌城!”

太乙一众人铁青着脸,半晌没有说话。

小李子在我旁边点上根烟,特高深的说:“看来电视剧里说阐教的都是欺软怕硬的孬种是高度还原历史。”

就在小李子网刚说完,孔宣起了第二轮攻击,他指着太乙说道:“今日我孔宣以大商镇守之名,驱逐大商所属全部阐教门庭!”

被双重挤兑的太乙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忍,继续一言不。而月侧过头说道:“他看出来胖子和那只鸟是一伙儿的了。”

网说完,太乙身边基佬二人组齐齐向前踏了一步,其中一个指着纣王喝问道:“你为何独独驱逐我阐教?是否有失公允?”

纣王一挥袖子:“本王再不济也是一介天子,何时由得你指手画脚?截教乃是我大商建国之本,我帝辛不能忘本。然你等阐教在我大商于危难之时。龟缩不前。我要你何用?原先我还本着求同存异之心,但是你等近日所作所为已不是我帝辛所能忍之,自便吧。

网说完,纣王招了招手,两边的大喇叭又一次轰鸣而起,接着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就带着文武百官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了。这次牵好喇叭不是冲着糖醋鱼……

看到这一幕,资深黑社会老大小百合同志言了,她说:“胖君这一招很厉害,利用人性的弱点。”

我一愣:“件么弱点?”

小百合微微一笑:“这就好像是基督教和天主教以及东正教的冲突一样,排除异己是这些人的本能。”

老李眯起眼睛看了看小百合:小娃娃很不错啊。”然后又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我们几个一眼。

小百合深深的点了点头:“李先生过奖了,我是日本神学研究所的副所长而已。”

糖醋鱼一脸挫败的看着小百合:“百合子”我跟你一比简直什么也不走了,我长的就这么有主妇脸么?”

小百合淡然的摇摇头:“我愿意用我这一生交换你身边的男

糖醋鱼浑身一紧:“免谈!”

她网说完。就见下面那个被帝国主义的老大驱逐出境的太乙真人一众人都站在旁边一言不,而对面那个阵营则有孔宣带头开始了一轮很尖酸玄薄的讽刺。

“太乙真人,您请吧?三界盟约里有曰,互不犯戒,驱你出境也非我所愿。如您实在没处可去,我的洞府尚空着几间上房,您屈驾休息几日再做打算如何?”孔宣说的话,看上去就好像跟一个混的不如意的老朋友寒暄,其实内里极度险恶。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前几年那凄惨的同学会,那帮孙子都是这么跟我说的。

至于太乙一众人么,哪能还听不出孔宣的意思。隔着老远我就听到他们那边出一阵一阵的磨牙声。

“哟,人买房有团购,这儿磨牙都团磨啊。”老狗扔了一粒花生米弹到哪吃敢怒不敢言的脑门上,放肆嘲笑。

没过多久。太乙嘿嘿一笑,特有风度的朝孔宣一拱手:“孔圣,你我后会有期啊。不过多久我等就又能把酒言欢了。”说完之后,他冲着身后一招手:“我们走!”

接着人群稀稀拉拉垂头丧气的在兵丁的监视下缓缓朝门外走去,个多号人走在泥土地上,居然也弄出了个沙尘暴的效果。

而孔宣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带着金灵圣母等人走到我们面前,装模作样的说道:“现在适逢大乱,你等最好老实一点。私人恩怨暂且搁置一边,希望你等不要再惹是生非!”说完一甩他飘逸的长衫,就走了回去。

而金灵圣母在我们面前站了一会,冲我说道:“你法力高强,是否想过为国效力?如此便可化敌为友。”

老狗看着金灵圣母的样子,摸了摸鼻梁,咳嗽一声:“你又不漂亮,又没个承诺待遇,也没五险一金,谁知道你那是不是黑砖窑?不去不去。”

金灵圣母一愣:“哼,不知好歹!”说完也追随着孔宣走了下去。

老李这时也喝完了最后一口酒,抬起头笑眯眯的问道:“刚才精彩吧?”

众人点头。

火灵咬了咬嘴唇说道:“没想到胖子居然能这么帅。”

毕方轻笑一声:“他老婆更漂亮。”

而李子则突然眼睛一亮:“阐教去西歧了!”

老李连连点头:“西歧现在有了起义的资本了。就差个药引子了。”

我们不约而同的说道:“清水肉丸!”

而在我们为可以早日完成任务而欣喜的时候小百合突然沉默了,然后很慎重的问老李:“他们不干涉普通人的事,怎么可以出面当战争愧儡呢?”

老李摸了摸下巴,摇摇头

“钱。”啊哈,今天有一个智商情商都很低的童鞋在我的书评区里骂我,试图影响我的心情。

当然了,我怎么可能为这种瘪三而动气呢,何况我整本书都是以骂人为生的不是。不过我还要感谢他为我带来了巨大的欢乐。

这种好同志不多了,宁可让自己的心灵被自己气到受伤,也要制造快乐送给大家,这是一个多么高尚的人啊。

说实话。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样活到现在这今年纪的,太不容易了,估计把他到现在为止的一生编成故事写成书,差不多就能成为第二部阿甘正传,这是多么神奇的一件事情。人生总能碰上奇奇怪怪的人,不知道这位童鞋上飞机会不会要求开窗透气呢?当然,如果他有机会上去的话。

还有,昨天我欺负了一根喝醉酒的香蕉,我想想觉得他太可怜了”我次承认我昨天是恶意吐槽。

月票呢?来月票!!!!

杂牌救世主 一百七十七章 朝歌乱中中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8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