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七十七章 朝歌乱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们的露面。把原本的两方会谈变成了二足鼎古。而打有引切丸子男则连门都没有勇气走进,毕竟这里头的人都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光是气场就不是一个养尊处优天天和一群美少女厮混的王子少爷能抗的住的。

就好像我们不敢硬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会场一样,不是说那个地方多么神圣,毕竟那是一个可以把掏大粪当议题的大会,能高尚到什么程度?主要还是因为里面的人多多少少都有气场,众多气场混在一起就是污气冲入九霄云了,一般人哪里敢越雷池一步?

三足鼎立的场面是大家最喜闻乐见的,他们两派明显互相不对付,而我们和他们没一个对付的。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奇妙和微妙的平衡,我们承诺不先使用武力,而他们两边儿都互相忌惮。所以我们出来之后整个场面前冷下来了,刚才还在面红耳赤的长须男和孔宣也像被幔头卡着嗓子的鸟一样。局促不安的开始暗暗用劲了。

“你们先聊,我们先吃点东西去糖醋鱼拨弄了一下长,拽着正把枪口对着那两拨奇怪的人的小朋友拽到了我们刚才那个角落。

而小百合也拖着吴智力抱着小三浦追随糖醋鱼过去了。我看了着周围,一拍狐仙大人的脑袋,拽着金花也跑了回去。

我网坐到位置上,就见老狗小月毕方小李子都陆续回来了。于是我摸了摸鼻子:“你们怎么都回来了?不打架啊?。

小李子偏过头,叹了口气,没说话。

而小月捂着嘴笑着说道:“我们有车夫

小月话音网落,就见老李背着手踱着步走了过来,然后往作为上一座,点上了根烟。一脸什么事都没生的表情。

老狗看到他这个样子。额头上开始冒出细密的冷汗,然后忐忑的问道:“师父,您都跟他们说什么了?”

老李咳嗽两声,头也不抬:“我告诉他们,说我家少爷在他们处理完自己的事之后,会给他们个交代。”

金花摸着狐仙大人搁在桌子上的大脑袋,调侃道:“姜还是老的辣,你们太嫩了。”

老李喝了口酒,敲了敲桌子:“今天打不起来,他们都怕被人一锅

果然,在老李刚网说完之后,角落就传来了很激烈的争执声,没过多久就传来盘子碗被砸碎的声音,可是一点开打的迹象都没有。所以我连看都懒的看,这帮自称是仙人的孙子们净干一些高中生小流氓才干的事儿,让我的热血一点都不澎湃。

而从这一点,我们现了一个问题,其实我们和那些人的仇恨压根就不是个大事儿,他们之间的矛盾是叫阶级矛盾,而我们和他们的矛盾对于他们来说是人民内部矛盾,毕竟这帮子人一看就是经常在江湖飘的。挨个揍什么的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估计我们要不提过一段时间他们都能把我们给忘咯。嗯,兴许哪吃忘不掉,他东西还在我们那儿呢。

就在我们几近无聊的时候,屋里突然传出一前一后两声脆响,接着这两声脆响拖着尾巴朝远处滑行了出去,而糖醋鱼眼睛突然一亮,神秘兮兮的说道:“丫们吹哨子叫人了。”

狐仙大人一听,连忙躲在墙根,探出半个脑袋冲那个角落獐头鼠目的观望着,尾巴摇着不停,一看就知道心情特别好。

而老狗听到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估计是心痒难耐了,站起身冲着老李嘿嘿一笑,就蹲到狐仙大人旁边一块去听墙根儿去了。而他一过去,平时巴不得和老狗睡一块儿的狐仙大人居然不自觉的离开了十几厘米。

看到这一幕小月挑了挑眉毛,一脸晴天好心情的冲我说道:“哥,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另外一个好消息。”

众人一听小月这么说,全然不顾里面的吵闹声,都竖起耳朵听月后面的话,小月看了看我们,捂嘴一笑:“第一个好消息是狐狸不喜欢老狗了。”然后她把脸冲着糖醋鱼:“嫂子,狐狸越来越喜欢我哥了

我:“月,你存心的吧。”

而糖醋鱼则一脸淡然的说道:“虽然么,我不知道为什么有姑娘会喜欢这样的男人,但是我知道我现阶段的对手只有咱们花姐。”

金花看了看我,看了看糖醋鱼,摊开手:“哪有女人不喜欢把自己藏在男人身后呢?。然后指着老狗:“除了神经科医师,谁能接受一个有神经病史的男人呢?”

毕方假模假样的摸了摸下巴:“嗯,有道理,你们俩跟他时间最长,日久生情是最正常的。”

金花摇着手指头:“安全感和日久生情是两回事。”

我摸了摸鼻子,求助似的看着老李,但是老李冲我摇摇头:“我这辈子都折在桃桃手上,别指望我能救你。”

而这时网把一个十二阶三十二面的魔方复原的小三浦抬起头看着我:“我长大了也要嫁给二爸爸的。”

我听完,顿时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而这股吐血的冲动让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糖醋鱼伸过手捏着小三浦的脸道:“那可不行”妈妈凡经和你二爷茶结婚了。等我们生个儿午娶你好不曳

小三浦想了想,摇摇头:“我可不喜欢比我小的。”

众人:

百合子则仰起头看着我,苦笑道:“杨君,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请善待茜茜。”

糖醋鱼听完就爆了,一只脚踏着凳子,指着小百合怒道:“你怎么当妈的?等回去你把孩子过继给我好了。”

小百合摇摇头:“杨君是个很优秀的人,被你独自霸占其实是很可惜的。”

小李子听完嘿嘿一笑,扭过头看着毕方说道:“看着没,这马上要后宫种马了。

我抓紧时间把涌上来的血给吞了回去,站起身连连喊着:“这太扯淡了,咱不能干违法的事,绝对不能种马。”

金花拍了拍我肩膀,指着旁边正在看热闹的小凌波:“还有她

“我求你们了,,别玩我了

老狗这时候回过头,特深沉的说道:“你现在心里特得意吧?我上学那会儿也这感觉。”然后老狗又看着金花说道:“你得把谁是神经病给说清楚啊,我可不是神经病。”

金花吐了口烟,眼睛一眯。突然大喝一声:“趴下!”

顿时老狗和狐仙大人一起下意识的扑在了地上,然后老狗在几秒钟后反应了过来,一脸灰暗的说道:“后遗症”只是后遗症。”

我们:时候溜走一样,我们毫无察觉。

老李始终笑眯眯的抽着烟看着我们笑笑闹闹,一点将军外加天守的样子都没有,时不时还插上两句嘴搅局。而我也知道了老狗那神乎其技逢局必搅的功力是从哪学来的了。老李简直就是一个全才,除了我们的桃姥姥之外,他几乎没有弱点。连专门挑刁钻角度下手的糖醋鱼都对他毫无办法。

在几轮厮杀之后,老狗和我完全的败下阵来,几乎被折磨的体无完肤,反观话题另外一个中心的狐仙大人,现在正叼着半头野猪很有味吃着,丝毫不为他们所动。

而这时候,我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兵荒马乱的声音,声音来源好像是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的,而没过两分钟另外一拨兵荒马乱也咋咋呼呼的

了。

这一下外面可就热闹了起来。两拨人渐渐的开始有了争执,接着夹杂着各地方言的古代国骂接距而来,听的我是如此如醉。

很快,屋里的人也一个一个鱼贯而出,走出去时候的神态各不一样,他们唯一不约而同的地方就是走出来的时候,都恶狠狠的盯了我们几眼。唯独孔宣,他走出来的时候连看都不敢看我们一眼,低着头带着他那顶象征着权力的圣人帽。不过老李也一样懒得看他,连个侧脸都不给他,只给了他一个很苍劲的后脑勺。

“咱们是不是跟出去看看?万一要打不起来,咱们就去煽动一平,弄死他们去。”毕方伸着脖子。用一种唯恐天下不乱的语气央求着老

而我们也是压抑着一颗同样骚动的心,蠢蠢欲动。

老李在身上擦了擦手上的肉油。指了指离我们很远的丸子男:“你过来。”

时玄关注我们的丸子男,一见到老李的呼唤,马上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估计以他的智商已经知道这个看上去很农业户口的老头才是我们这边的老大。

“大师,有何吩咐?。

老李没回答他,只是伸出手在衣服口袋里掏着,然后拿出一个玉、石做的狗不像狗马步像马的牌递给他道:“你现在带着这个,去找闻仲,说这里有上三道的人闹事。”

丸子男一愣,很明显他是认识闻仲的,然后眼珠子转了几圈。一把拿下那个小牌,告了声辞就走了集去。

小李子见他走出去之后,扯着老李的袖子道:“师父,我在这边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是上三道啊。”

老李哼了一声:“你不就来了三年?也叫长?你不说我还忘了,你差点就招了外星舰队来你知道么?。

我一愣:“什么什么?”

老李挥手让小李子滚到一边:“他们这些土狗分三道就是分什么天地人,刚才那帮垃圾就是修天道。”然后他指着被抓在小凌波手里装死的小蛇蛇说道:“这种兔崽子,是妖道。属地。”

“一直跟着你们的那个胖子,是人皇。天生神力,智慧群。反正也不是普通人。”

小蛇蛇听完,仰起头:“老头儿,我可告诉你,别兔崽子兔崽子的叫,我不是兔崽子,蛇你懂么?知道什么是蛇么?”

而一直在拨指甲嚼东西的兔子王竖起耳朵,用她自己那种细细的小的声音说:“我是兔崽子,我是兔崽子。”

金花用筷子拨拉一下小蛇蛇的头,然后冲着糖醋鱼说:“这蛇说话的语言风格跟你挺像。”

糖醋鱼一愣:“胡扯,出嫁以后我收眦丁。我现在可是专心等着当妈的人了。早期胎教很重要吐

我一看架势,感觉金花可能又要语出惊人了,于是摸着脑门冲糖醋鱼说道:“你有逗我开心。”

老李点点头,没说话,接着突然站起身,冲我们一招手:“看热闹去了

说着,我们跟在这个力场很强大的“车夫”走到了门口。

一堆开门,豁,,

外面的人和刚才屋里的人一样,泾渭分明的分裂两边,互相辱骂对方的人格、家庭、学历和长相,要多没文化就多没文化。难怪大家都说修真的人,八成八是人渣。

而他们打头的几个大佬也没制止,只是各自亮出了兵器。真的,我真的没看到他们从哪把东西掏出来的,一人手上最少一样儿,还没什么重样儿的。

就我个人估计,他们都有!个里面住着老前辈的乌黑的小戒指或者小手镯,不然青光闪闪的三尺长剑总不能是从裤裆的防盗兜里掏出来的吧?

两边人马武器都齐备了之后,那个捏着一根细长银针的金灵圣母,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往对面阵营里面飙出了一针,直接插入了一个路人丙的大腿。那个路人丙看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反映了好长时间才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声。

老狗哈哈大笑:“这他妈假摔太明显了。”

但是很明显,长须男并不在乎是不是假摔,只是知道对面的人已经出手了。碍于面子。他大手一挥大声喝道:“道友们,今日便是我教清理门户之时!”说着带头冲向了金灵圣母的方向。

而他身后的几百路人弟子,如同蝗虫一样突入了对面的阵营,而长须男这一流派的所有人也紧跟其后,冲了上去。

孔宣这时候拿出了那柄被金花烫了个洞的扇子,狠狠一扇,五色霞光一扇而灭,扑飞了冲在最前头杂兵,接着出一声怒吼,也领着一堆人冲了上去。

顿时,场面立刻失控,两方虽然都没有动用什么大杀器,各位大佬也只是站在旁边互相对望着,但是他们手下的杂兵们确是乱成一团,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一个人动用法术,完全凭借着地痞流氓一般的格斗技术在和敌人纠缠着。

想象一下,近乎两千人的大混战,这要放在古代日本都能算成是大规模战役了,而在这。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流氓恶霸的团体混战,估计陈浩南手里的古惑仔都比这些人打的好看。

我和老狗糖醋鱼还有几个小的看的是拍手称快,而小李子则看出了里面门道,纳闷的问老李:“师父,他们怎么不用法术?”

老李回手就是一个脑瓜崩:“我刚才说的你是没听见是吧?。

小李子一愣:“这个

这时候资深黑社会小百合走上前,向老李鞠了个躬说道:“这恐怕是他们双方和其他什么人达成了一个什么协议,不会在这个地方使用阴阳术。”

老李一愣,看了看小百合:“日本人?”

“嗨。”

老李点点头:“我认识一今日本的小伙子,人挺老实,老被老二骗。

我笑了笑:“您不会说着是一个喜欢用扇子的老色狼吧?。

老李想了想,嗯了一声:“我们叫他明。”

明,,老帅哥泪流满面。

这场斗殴持续将近半个小时了,我居然没有看到一个人见红或看到底,这明摆着是打假球啊,两边儿就是嘴上叫着响,没有一个人动真格的,这跟看甲联赛有个蛋区别?

但是,就在我们网准备走回宾馆准备继续吃回笼饭的时候,远远传来一声如同炸雷的声音。

“各位仙长,是否可以休息片刻了?”话是好话,但是语气上透着一股子不卑不亢的上位者态度。

老狗眯起眼睛。摸了摸下巴:“没想到胖子还挺威严瑰”

而胖子的叱喝声网落,四周突然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大喇叭的声音,震得人耳膜都嗡嗡叫。

老李看到这样的场面。满意的点点头:“演出开始了,烽火号吹

我们:“?。家的人民都活在一个苦不堪言的环境中,急需我们伟大而光辉的**先进性思想去解救他们。

然而,摆在我们的面前的问题也是同样严峻的,因为有美帝国主义一直在阻挠我们解救世界无产阶级的步伐。

但是!我坚信的是,我们终将挽救数以亿计的无产阶级于水火之中,**教导我们,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是不是先把台湾要回来?

月票呢?怎么这个月的月票还不如上个月?我着实很伤心啊,我一更可是有五千多字啊”

杂牌救世主 一百七十七章 朝歌乱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