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七十六章 朝歌乱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据纣王自只赏布。他来众边是为了嘉奖参与建筑鹿台的咀芦只讧民,顺便大赦天下。这种政治味道很浓厚的活动。本来应该是普天同庆的,但是就现场那种诡异的气氛来看,周围的民众和士兵都对纣王这条命令完全不抱有乐观态度。

接着。我们在黄飞鸿不可思议的眼神和他那个官二代的废物儿子的愤恨要吃人的目光之下大摇大摆的入了城。

纣王看到伯邑考之后还特意假模假样的告诉他。让他明天上午直接去面圣,随后胖子带着老婆胡乱往下分了一点圣诞小礼品之后,俩人就耷眉骚目的拉上帘子回宫芶且去了。

而那个被纣王亲自点名的丸子男,他完全不知道明天会有一个怎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他,反而因为得到了当今皇上的亲自接见而雀跃不已。我们不禁为他摇头默哀。

不过经过了胖子的话,我知道了原来那个将军不叫黄飞虎,而是叫黄飞虎。所以说口音这种东西简直就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所以那些被娶到中国的越南新娘才会经常性的逃回那个改革还没开放并且重男轻女的地方。毕竟孤单时会经常性的面对自己,而真正能面对自己的人。世界上几乎没有。

“妖孽。师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是黄飞虎的没用儿子在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放下的狠话,看他的样子,他巴不得用勺子把我们一勺子一勺子给敲死。

糖醋鱼在他说话的时候,用不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傻逼。”

金花吐了个眼圈,点点叉:“顶楼上。”

很爽快的骂完他之后,我们被丸子男招呼着去到最高档的宾馆里休息一下。

很快。我们来到了一个看上去比周围建筑物高档许多的地方。而敏锐的我刚刚走进去,就觉得气氛很是诡异。

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一个。餐馆的角落里聚集了这么多奇怪的人,有一个女的。体重最少一百八十公斤,,

有两个脸上乌青亮但是像连体婴一眼的男人、有露着一巴掌宽护心毛但是捏着兰花指的中老年人、有抱着一个小朋友留着两条长长胡子的小白脸一样的男人、有上下抛动一块三角砖的大胡子猥琐男、有背着一个看上很重的包的高大男子、被老李弄得像狗的孔宣也赫然在列,嗯,还有一个三只眼睛的畸形儿。

他们分成两拨,一群人在大厅左边一群人在右边,除了他们几个。人坐着之外。还有许多瘪三路人甲站立在旁边。

两拨人一言不,静静的喝酒吃菜,时不时的两边都有人抬起头互相瞄一眼,那眼神就好像天主教徒看犹太教徒一样,充满仇恨和敌视。

而就是因为他们都全神贯注的盯着对方,完全没有现我已经姿在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我一看这场面,心里一乐,然后扭过头低声冲金花说道:“这帮孙子干什么呢?。

金花耸耸肩:“他们干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他们要是现咱们,那肯定会干点什么

我听完之后,愣了片刻,摸着下巴说道:“这里有一半儿被我们揍过

小月咳嗽一声:“是全部。李子也打过一点。”说完后。指着老狗:“也打过。”

糖醋鱼听完,想了一想,哈哈一笑:“咱要不要过去跟他们玩三足鼎立?我们人数也不少

老狗嘿嘿一笑:“我过去弄他们一票。”说着。准备站起身过去找茬儿,但是被小月一把拉住,然后回头土脸的坐了下来。

小李子没说话,只是边笑边从他那个一直没离开身的背包里往外掏东西。而毕方和李子玩起了夫唱妇随,也跟着挽起了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小百合看到这种情况一把抱过正在把狐仙大人当马骑着的小三浦,准备一开打就跑路。而可怜的半植物人吴智力只能用眼睛表达自己的

而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老李,把壶里最后一点酒喝完,笑眯眯的冲小月说道:,“月丫头,你告诉他们吧。”

小月点点头,无奈的冲我们说:“我们现在就是集体去他们面前跳肚皮舞,他们都看不到我们。

我和那个孔宣的同时开了丰扰

趴在的上昏昏欲睡的狐仙大人,一听到肚皮舞。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蹦到那边泾渭分明的两拨人中间,踮起后脚开始用一种很奇怪的姿势跳起了狐狸版的肚皮舞。

小三浦看得直拍手,而小百合则捂住脑门,别过头不看幼稚到极点的狐仙大人。

狐仙大人跳着跳着,突然朝正在咔嚓咔嚓嚼着零食的兔子王叫了一声,接着兔子王愣了一下,然后不情不愿的放下手里的小零食,开始用口技完整再现演唱会版本的立体声效,而有了音乐的狐仙大人跳的更加欢畅,时不时还能跳出点迈克杰克逊的感觉。

“百合子,你真的没想过把你家狐狸卖到马戏团去么?”糖醋鱼下巴靠在桌子上,嘴里碎碎念着。

百合子听完,坚定的摇摇头:“狐仙大人是三浦家的守护神兽。”

我一愣:“这很难联系到一块啊说着,我指着老狗:“守护神兽应该是这样的。”

老狗听完我的话,翻用一肯粗了会儿,突然拍桌子!,“你怎么骂人呢”口※

小李子也哈哈一笑:“没错啊,守护神兽就该跟他一样,得狂躁。”

老狗呲着牙:“我跟你拼了

但是他网准备飞扑过去的时候,却被老李拽着裤腰带给拎了回来按在了凳子上,接着老李笑眯眯的看着我们:“孔宣是我的人。”

众人一愣,然后糖醋鱼问道:“李大爷,那为毛我总感觉他是你收服的坐骑?”

我听完也不由得冷汗了,要知道老李可走出了名的霸权主义,我总记得小时候老狗和小李子被揍的嗷嗷叫,在嗷嗷叫的同时老李还让我给他加油,所以对于这种变态的大叔,一切不合理都会成为合理,合理的就会更合理。

老李摇摇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特深邃的说:“其实我的心态很年轻。”

糖醋鱼手一拍:“看的出来,不然不会还惦记着桃桃。你这场恋爱谈的得多惨烈啊。”

此话一出,四座如同被尼加拉瓜大瀑布直接冲刷,连小月都一脸惊悚的着着糖醋鱼。

而我赶紧上前搂着糖醋鱼,向老李说道:“你看,作为一个儿媳妇辈的,你就别跟她计较了。”

老李听完,眼睛一瞪:“我就这么小心眼儿?”

我点点头:“可不,老狗小时候就偷了你一块钱,你就把他打成斑马了。”

老狗悻悻的摸了摸头:“往事不堪回啊。”

老李摇摇头,恶狠狠的瞪了老狗一眼:“从小打到大,他都这德行。要是不打他指不定会成什么样儿呢。”

小李子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没错,他从小就欠折腾。”

而说完之后,老李脸色一整,挥挥岔了,这帮人是我叫孔宣弄来的,现在得让他们矛盾激化。至于他是人还是坐骑,这种事儿无所谓了。”

这时候毕方搬着凳子蹭到老李面前,斟酌了半天,怯生生的问道:“小刘是您外孙么?”

老李:

众人:

就在这时,突然狐仙大人跳舞的那个方向传来一声摔杯子碗的声音。接着狐仙大人连呼带喘的跑了回来。躲在我身后,只露出半个脑袋看着那边的局势展。

糖醋鱼看着小百合一笑:“很可爱的守护神兽。”

小百合尴尬的笑了笑,把脸别了过去,用日语小声给小百合讲故事。

而随着兔子王的声音曳然而止。然后那边就传来了那个曾经听过一次就没有办法忘记的声音是那个一百八十公斤但是声音香甜如同林志玲的金灵圣母:“你们也太欺负人了。为何要绞杀我教众人?”

听到这个声音,我们所有人都搬着凳子坐在了两方中间进行围观,孔宣看到我们几个。行为先是愣了老半天,然后用袖子擦了擦脑门子上的汗。

而他这个动作却被已经站起来的胖姑娘敏锐的捕捉到了,然后便朝孔宣一点头说道:“孔圣,你对这些虚伪小人有何见地?”

孔宣一呆,然后迅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朝对面那一拨人说道:“石矾娘娘虽是妖族,但是只因讨个说法而被太乙绞杀。这可谓人神共愤,天理不饶,今日我截教众人定要为其掏要个公道。”

金花抽了口烟:“又是抗诚”

而说完,那边又站起一个人,就是那个有一巴掌护心毛的娘娘腔。他掐着兰花指恶狠狠的一指孔宣:“哎哟哟,既然是个妖族,你孔圣人有什么理由强出头呢。你就安稳的守好你的商汤江山就好了,别凑这个热闹了啦,晓得伐。”

他一说完,金花摇摇头:“这傻逼当初被我家杨云打得像狗一样。

糖醋鱼抢过话到:“什么你家的,明显是我家的。

你也检点一点儿啊。”

小月耸耸肩,扭头对我说:“是我家的才对。”

站在风口浪尖的我,一点意见都没有,我可说不出诸如,我是你们大家的,这种烂屁眼子的话,所以岔开话题道:“这孙子不是叫什么什么道德真君么?怎么改成太乙了?”

而我网诧异完,就看见那个带着小哪吃的长须男子站了起来一手指着哪吃冲着孔宣说道:“那石矾本就是为了我徒儿的莲薪之身而来,我杀她有何不可

“胡扯!”

“胡扯!”

两声断喝,一个是由孔宣出来的,一个是由小李子出来的。

“妈的,人家那个叫石矾的。听名字就知道是石头精,一石头精要藕干什么?回去泡藕粉啊?”小李子气愤不已,指着那个长须男子大声喝骂道,完全忘记了别人完全听不到他说什么。

但是孔宣却听的到,他诧异的看了一眼小李子,然后也是义愤填膺的冲长须男说道:“石矾本是玉石成精,天材地宝,冰肌玉骨。何来要你那一段破莲烂荔?”

金花伸了个懒腰:“到底打不打?不打我吃点东西洗澡睡觉了。”说着,金花轻轻揪着我的头,用一种很慵懒的撒娇声说道:“云哥哥,给我烧热水”说完还调戏的看了糖醋鱼一眼。

糖醋鱼面色如常,头也不回的说到:“烧热水很正常,狗洗澡也

狐仙大人点点头:“汪。”

老狗嘿嘿一笑:“她叫你烧多一点,她也要洗。”

我咳嗽了一声。很抱歉的看着金花:“作为一个光荣的锅炉工,我烧热水天下一绝。”

而全程听到我们聊天的孔宣,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估计他已经现了,我们压根不是来帮忙的。纯粹走过来看热闹的。可又迫于老李的淫威,他也不敢说什么话。

在那个长须男酝酿许久之后,他终于爆了,狠狠的一拍桌子:“我就是杀了!你耐我何?”接着他指着旁边一句话不敢说的哪吃:“我徒儿被夺去了法宝,你当我不知道是谁干的么?如此下作之事,寻遍天下也只有你们这等无耻之徒才会干这种事。”

老狗呸了一口:“最讨厌这种说不过就要赖皮的傻逼,牛逼就动手啊。”

糖醋鱼想了想:“这孙子好像骂我们呢。”

我摸了摸鼻子:“让他骂。”

老狗得意的点点头:“无耻那是夸人,说人老实才是骂人。”然后指着李子说道:“其实李子是个老实人

李子听完一急:“你一小区都是老实人。”

我:

而孔宣现在是有苦说不出来,明知道被冤枉了,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气势稍减。冲着长须男说道:“一派胡言。动手吧!”说着从背后摸出一把五彩羽毛扇,只不过上面多了个烟头洞。

金花笑眯眯的指着那个洞:“那好像是我烫的。”

孔宣听完,突然把头转向我们这边:“够了!我受够了!你们简直欺人太甚!”

我们:

其他人:“?”

然后小月突然身子一晃,脸色一变:“他在干扰我”。

老李低声一笑:“假货就是假货,心理就崩溃了。月丫头你撤掉吧,别把他弄死,了。”

说着小月也听话的撤销了抵抗,紧接着,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我们身上。从他们眼神上分析,他们现在绝对是很吃惊的,估计我们在他们那边就是突然出现的。将心比心一下,如果突然有十几号人还有一只大狐狸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心脏也会突然停顿个三五秒。

果然,在我们出现三五秒之后,在坐的几乎所有人几乎同时出了一声惊叹。

“啊!是你!”

但是我现他们惊叹的目标完全不一样,几乎我们所有人都被两根以上的手指指着,甚至连植物人吴智力和好妈妈小百合都被人指着。

可想而知我们在短短的这么几天里到底闯出了多少的祸害,而且看情况这些人还是其中的一部分,,

其他人还没有来齐。

而我们则站在他们的手指交汇中心,也是半天没说话,因为习惯说“你好,的我,居然一时间不知道跟谁打招呼了。

于是我站起身。学者弱智的古装片里,双手抱拳转了一圈:“你们好”

接着就听见糖醋鱼和两个小朋友枪械保险声,以及毕方和狐仙大人身上的火焰的呼呼声还有李子在低声的念法术布阵。

而老李咳嗽了一声,往后退了退,朝两边的人说到:“我是车夫,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实时播报。

章鱼哥成功干掉老贝利,成功加冕,大家以后跟着章鱼哥买足球彩票肯定没有错。它简直是章鱼界的一朵奇葩,用它那柔若无骨的手指指引着众多赌球迷的目标,它是灯塔,是明灯!是永恒的太阳。

至于老马。他带来的那一百多个黑社会籍贯的足球流氓怕是也该能派上用场了,第一个任务就是把章鱼哥给弄过去当章鱼此

不过么,下一此章鱼哥的预测到底会怎么样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贝利预测时代过去了!章鱼哥的时代彻底到来。告,我同意了。毕竟人家找我是看的起我,咱不干装逼卖骚的事儿。

而且作为一个同样粉嫩嫩的新人,给我一个拒绝的理由啊。

其实我也没看过他的书,但是他是一个高学历的人,原来是给外国名著打注脚的牛逼人。翻泽过老人与海和战争与和平这种经典名著。

而且他有足够的信心辞掉工作一心写作,大家为什么不去试试看呢?

旧口毖以这是链接。

《天赐之珠》

名字虽然不是十分极品,但是比救世主的名字可是要好上无数倍。

嗯,没办法,我的书名和简介都是硬伤”硬伤啊”

对了,我顺便求月票!月票知道是什么么?来吧!投给我,投吧投吧。

杂牌救世主 一百七十六章 朝歌乱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