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七十一章 死去活来--一百七十二章 看 那是天马座。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占泣种事情。当然是需要我谅种悍不畏死的炮灰前芍厂”汰容应对的,毕竟能把小李子圆环套圆环的阵法全部破的干干净净,特别是还不破坏加持在房子上的基本属性,这需要何等的牛逼?

就好像天下无贼里黎叔拨生鸡蛋的那一手儿,没两把刷子谁干动?阵法这东西。我曾经也好奇过一段时间,说白了就是跟拆弹时候剪红线还是剪黑线一样,如果剪不对可是要爆炸的。而阵法也是差不多的模式,如果不抹除掉核心的那一笔,任凭谁来动,都是死路一条。

问糖醋鱼要了钥匙,并且把他们屏退二十米。在众人充满信任的眼神之下,我深呼吸一口,把手中的钥匙捅进了防盗门里。

“咔”的一声脆响,优质的中国制造的防盗门应声而开。

接着,我走在日式的长长的小走廊上,亦步亦趋。小心翼翼。这并不是害怕,只是有一种对未知的好奇,就好像看恐怖片一样,自己给自己带来一种肾上腺素极分泌的快感。

小走廊很短也很安静,但是就是这么短短的几米却让我感觉好像是灌篮高手里面一个三分球,一个多礼拜都掉不进篮筐。是那么的让人不安。那么的让人心焦。

而我就心焦的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呼吸声和脚步声。把一只看上去很瘦弱很苍白但是实际上十分孔武有力的小细胳膊按在了推拉门的把手上。

深呼吸一口。然后猛地拉开推拉门,连看也没看房间里的人。就大声喊着:“你们要倒霉了,你们可以说也可以不说,反正说不说都川

话说了一半,我现我忘词了,但是因为忘词,我也看清楚了摸进我们屋子的人。

一个是背影……

不过还有一个,人我是认识的,明显就是被小李子给弄成脆皮炸鸡的当朝前任皇帝陛下的偶像,殷商国民卫队总长孔宣孔大人。

他撑着大眼睛看着我。一脸敢怒不敢言,就这么用很凶残的眼神盯着我。不过善于察言观色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昨天那个摆谱装逼到没边儿小孔雀今天明摆着一脸孙子样儿。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声。

而那个只有半个脑袋瓜子露在外面,正在茶几上喝着小酒吃着花生米儿的老头才是正主儿,毕竟我刚才那气势一般人招架不住,起步都得修炼三百年以上的。不然一准就心肌梗塞了。

我见那老头始终不抬头看我一眼,好奇感顿时汹涌勃。于是我边挪动着脚步准备试图绕到他的正面,好好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长得像奥巴马,居然在我这今天下第一面前摆这么大个谱儿。

步履轻挪,探头探脑,然后突然看到孔圣人正在用一种看他老婆的第三者的眼神看着我。我嘿嘿一笑:“看你妹啊。”

孔宣大怒,一拍凳子:“你,”

网想说话,那吃这花生米儿的老头咳嗽一声,就这么一声,就把开始跟我们咋咋呼呼的孔宣弄得像被掐着嗓子的老母鸡,咔了半天。终究不敢出一点儿声音。

而我,也即将成功,已经看到了这老头儿的侧脸,我愈感觉我肯定认识这老头。这脸型太熟儿了,特别是耳朵边上那颗长着几根长毛的痣,我看了十几年了。可我认识的那个。我是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推到火葬场焚尸炉里变成一堆钙片被铲出来的,我还给他带了孝呢。

就在我诧异的时候,茶几上那个老头,缓缓回过头:“你个兔崽子磨叽的毛病这么多年都变?”

看到这张脸,脑子里突然嗡的一声,接着感觉的眼前一黑,差点,晕倒:“我……我靠

刹那间,我除了一句语气助词之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这种事儿实在是太诡异太恐怖了。

渐渐的,我恢复了一点儿。可就在我刚想开口问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而在我扭头的一瞬间就见到糖醋鱼手持双枪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然后提枪便朝那老头猛扣板机。

而那老头则不慌不忙的从桌子上抄起一把花生米。往空中一抛。接受单手一挥。糖醋鱼手中那点四五口径的沙漠之鹰喷射出的大口径子弹,就这么叮当的掉了一茶几。老头抛出的花生米紧接着也掉在了盘子里,除了每个花生米都裂成两半之外,丝毫未损。

我回手把糖醋鱼搂在怀里:“别怕别怕。”

糖醋鱼用枪指着那个老头冲我说:“他太厉害的吧?十七子弹他用十七个花生米儿就挡下了?我爸也只能用石子儿。”

老头目光炯炯的看着糖醋鱼,然后笑了笑:“小鱼儿都长这么大了?你爸给我送报纸的时候还没你呢。”

糖醋鱼一愣。诧异的看着我问道:“这老头是谁?”

我苦笑着摇摇头,刚要解释的时候,小李子他们也随后赶到了。然后小李子呆滞了三分之一秒之后,突然一个鱼跃跳到老头面前,膝盖一软跪了下去,并且带着哭腔喊道:

“师知…”

“老李,我现在只好奇,你是怎么活过来的。”我坐在沙上。仔细打量着老狗和李子的师父,现他果然和生前没什么区别。

老李抿了口小酒:“我就没死。”

我摇摇头:“你知道王老二骗的我们多惨么?得亏老狗现在智力不是很高。不然他得凶性大。”

老李又抿了口酒,摸了摸正在看着他的老狗的脑袋:“老二的话,你们都得听。”

毕方凑上前:“李叔李叔。你活着的么?”

老李再一次抿了一口酒。捏着毕方的脸蛋说道:“这个其实嘛。我死了。”

话音刚落。怕鬼的毕方顿时挣脱老李的手,大声尖叫起来,然后一脑袋栽进小李子的怀里瑟瑟抖。

老李一愣。旋即一拍桌子:“闹什么闹!”

小李子谄媚的凑上前:“嘿嘿,师父,师父,嘿嘿

老李一个花生米弹了过去。正中小李子门心,把小李子疼得直翻白眼:“好好说话。”

“师父,我,我就是想问问,你刚才说没死,现在又说死了。我我他妈傻。听不明白。小李子一脸的儿子样,但是看着不太别扭,这儿子样很自然。

而小李子这个问题,也恰巧是我们想问的,毕竟上了年纪的人说话都留一半儿,听着可烦了。

老李清了清嗓子。用脚捅了捅在一边孙子样儿的孔圣人:“去。做点好菜去。”

孔圣人诺诺的应了一声:“是,天守大人。”说完就屁颠屁颠的跑到厨房,然后用三味真火开始做饭

老李看到他进厨房之后,指了指小月:“丫头。去把门关上。”

小月极度听话的走了过去。关上的厨房门。

紧接着老李清了干!“我来遮边,是因为个我愣了愣,摸了摸脑袋:“又是我啊?多不好意思啊。”

老李的巴掌如同疾风闪电一样拍在我后脑勺上:“你还好意思说啊?”

我摸着下巴故作沉思了一会儿:“我也不明白,您老说话越来越深邃了。”

老李接过小李子递上的一根烟,眯了眯眼睛。扫视了我们众人一圈:“你们每个人都在老二的算计之内。”接着他指着我:“除了云儿和另外一个小云儿。”

听到小云儿。我和金花同时一个激灵,然后相视一笑,默契无比。

说着老李把小三浦小狗还有小凌波抱到沙上:“她们三个,以后会接老二的班。”说完踹了我一脚:“前提是扛得住这波大天劫。”

我摸了摸鼻子:“是,是。”

小李子一听就蒙了,然后小心翼翼的插嘴道:“我和二师弟呢?”

老李诧异的看着小李子:“你最近游泳了吧?当然是接我班。”

说完我们就笑场了,然后小月皱着眉头说道:“那我哥只是为了当炮灰才存在的?”

老李摇摇头:“本来是这样儿的。”

我叹了口气:“我的命运挺多喘。”

糖醋鱼听完搂着我脖子说道:“我也给你陪葬。”

“我说你们能让我把话说完么?谁再打岔出去蹲五个小时马步。”老李拿酒瓶子一跺桌子,特严厉的说道。

我连忙点点头,然后跟糖醋鱼小声说道:“看着没?我小时候就这么过来的,老被体罚。”

而金花插嘴道:“也没见你学到什么。”

我一拍胸脯:“我天赋异禀。”

老李摇摇头。一个指头戳在金花的琵琶骨上。然后我顿时感觉到一股窒息般的疼痛,然后捂着自己琵琶骨在地板上打滚,痛不欲生。

金花则愣愣的看着自己,又看了看我,然后一脸惊奇的看着老李:“你怎么知道的?”

老李嘿嘿一笑:“我怎么会不知道。”接着马上正色道:“没有人是没有弱点的,你是他的弱点。”

金花脸色一黯:“我果然还是拖后腿的么?”

老李摇摇头:“不,你也是他无敌的保证。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任何东西都没办法伤害到你,所以他也一样。”

金花眨了眨眼睛,点起一根烟:“我不是很明白。”

老李往沙上一靠:“还不明白么?我刚才那一下已经用了我全部的功力了。比我破开时间限制来这边时候的爆力还要强。”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本二零零九年出版的中英双语版时间悖论,往茶几上一扔。

“你们总该知道破开时间需要多大的能量,我过来的时候,是用阵法把整个歧山的能量加持在身上的,我现在可能除了嘲风已经是天下无敌了。”说着,老李嗯了一声:“比麒麟还要厉害。”

我捂着已经被戳肿的地方挣扎着站了起来,歪着身子有气无力的任由金花把我托在腿上,这一下戳的我是欲仙欲死,四肢百骸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

糖醋鱼想了想:“我听苹果姐说过,穿过时间和同时穿过时间空间不是一个概念的,好像是需要几何倍往上翻。”

老李点点头:“不亏是小海的闺女。”接着老李坏笑了一小:”说里靠被雷劈就能穿越,那完全是放屁。”

我听到这算是明白的差不多了,也就是说,金花是我的弱点,但是金花又是保证我天下无敌的唯一途径。人生啊,总是这么矛盾。

而老李接着说道:“我过来就是为了嘲风来的,可以算是跟麒麟同一个目标吧。老二把麒麟的事都告诉我了。”

小李子睁大眼睛问道:“你们怎么联系上的?”

老李得意的一笑:“我和他各自掌管一扇门,两个守门的联系,当然有自己的办法。”接着老李冲点点头:“从现在开始,你们必须全力帮麒麟收集他要的东西。”

我想了想,觉得老不对劲,于是问道:“那不是提前加让我去死么?我可不干啊,我老婆在身边,孩子在酝酿。年纪轻轻的我才不死,呢。”

老李猛的捶了我一个脑瓜崩:“麒麟收集东西的假信息,是我给他的。他要收集的东西,其实就是为了替代你。”

“代替我去死?”

老李嘿嘿一笑:“没错,而这个时代,就有其中一样。不过我找不到。”

小李子趁机拍马屁道:“您这么厉害,还找不到啊?”

老李眼睛一斜:“你跟我这么多年。书都读到狗身上去了?术业有专攻知道么?”

狐仙大人:“汪…”

“哟,你还是个经济学硕士啊?果然读狗身上去了。”老李看到狐仙大人哈哈一乐。

听到这,我一直以来忧郁的心情陡然转好,笑着问道:“那我们找着了东西就能回家了?”

老李点点头:“我跟你们一块回去。”接着他指了指厨房:“但是还有一件事。”

众人:“?”

老李神秘的一招手,把我们招呼过来,指着狐仙大人说:“把这个年代能力过她的,全部赶去歧山。”

接着老李站起身,一手拎着老狗往楼上走,边走边说:“我先把他给治好。等会儿菜好了给我送上去。”

“扎啤先给我放冰箱里去。”

老李去给老狗疗伤之后,屋子里剩下我们这些人面面相觑,其实我相信大部分人听不懂老李在说什么。但是很明显,他给我们带来的是好消息。而其他的具体细节。按照我对他的了解。他压根不会说,当兵的人啊。总是不喜欢解释。

这时把啤酒放进冰箱的金花,坐到了我身边,然后一把搂住靠在我肩膀上的糖醋鱼的肩膀:“看来,我们这辈子得共用一个男人了。”

糖醋鱼一愣:“门儿都没有!”

我:心…”一,一一一,一一,

好多东西今天要解释,还不能解释的太清楚。怎么样,是不是很贱?当然了,作为一个品德很高尚的作者,我总不能直接写大纲和设定出来吧。

今天我看了好多第一人称的书,我现了别人的问题和自己的不足。

其尖第一人称的代入感是最强的,但是又是最让人反感的,我以后争取还用第一人称!

还有我现我悲剧了,“我越来越胖了,体重已经从七十五公斤级跃升到八十公斤级了,而且还有长的趋势,”

五月不减肥,六月徒伤悲,七月徒伤悲,八月徒伤悲,九月徒伤悲,十月徒伤悲。十一月稍微好一点”

一百七十二章看那是天马座。

二李的出现,让我们重新审视了自只经以为剐,一是由得我们为所欲为横冲直撞的,但是现在我们吃惊的现。就算是我,也不敢说可以横行霸道,毕竟老李刚才那一指头已经给我指明了道路。我想。如果碰到一个跟老李不相上下的人。就算弄不死我,那在我吃疼的那么几分钟里。足够把我周围所有人给清场,而且弄完了还能跑,剩下我只能傻乎乎的毁灭地球。

有意思么?

“李子,你个废物。”我抽着烟,捡了几粒桌上的花生米吃,然后骂李子。

小李子费解的看着我:“我招你惹你了?”

毕方往沙上一靠:“李叔这么厉害,你学到点什么了?”说话间,眼神里透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歹毒。

小李子点上根烟,环视我们一圈:“你们都上过大学吧?”

小凌波和山狗同时摇头:“没有。”

而网找到插座充电的纣王,也凑过脑袋问道:“大学就是那个老师可以搞学生,学生可以搞老师的地方吧?”说完他摸了摸下巴:“本王很走向往啊。”

小李子呸了一口:“上过大学的,你们现在谁的微积分比你们老卑厉害?”

我嘿嘿一笑:“微积分是什么玩意?”

小李子一耸肩:“没上过课的自重。”

这一记完美的回击。让我们久久不能平静,互相观望着,期待有一个人能批判小李子一下,但是很明显我们失望了。

糖酷鱼吃着一个野果子,鼓着腮帮子说道:“数学这玩意,有个屁用。你这可是吃饭的本事。”

小李子听完,瞄了瞄楼上,低声说道:“我靠这东西吃饭早饿死

话音网落,一根铅笔直接从天花板插出,然后钉在小李子两条腿中间,离他的幸福不到一公分,笔尖冲上,还是兀自晃动。闪着耀眼寒光。

小李子伸出手。摸了摸铅笔,然后小心翼翼的拔了出来,揣进口袋里,嘘了口气:“吓死我了。”

糖醋鱼好奇的看着小李子:“你和老狗两个人都打不过你师父?”

我点点头接口道:“加上你爹和你后妈都不一定打的过。”

小李子嘿嘿一笑,得意的说:“哪有不一定,是肯定打不过。”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小月突然往我们面前一坐:“你们不能说点正事吗?”

金花连连点头:“是该说点正事了。”

我叹了口气,往沙上一靠,扭头对昏昏欲睡的毕方说道:“有正事儿么?”

毕方强打精神。摇了摇头:“中午没睡觉,困了。”说着她抬起头,朝二楼喊道:“李叔,我先睡了。”然后又冲卷缩在角落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的日本猫说道:“阿粹喃,睡觉去了。”

接着毕方就带领了一众打打闹闹的小姑娘滚到了狐仙大人的房间里,因为狐仙大人的房间里吃的东西最多,玩的东西最多,还铺着外蒙古制造的高档毛毯子,配置几乎跟香格里拉五星级总理套间一样豪华。

在见到毕方一众人等进到自己房间,狐仙大人也坐不住了。狗类都有这个特点。特别护食。看到自己的东西将要被人侵犯,所以显得特别焦躁不安。于是在几分钟之后,实在坐不住了,就从小百合手里叼过已经熟睡的小三浦,晃着屁股走进了房间,然后就听到里面一阵笑闹声和噼啪的玩闹声。

看到小的和不懂事儿的都走了小月喝了口茶:“正事!”

我连连点头:“对对,正事正事!”然后踹了一脚百无聊赖正在三浦的练习本上画狸猫的小李子:“说正事儿了!”

小李子把笔一放。往沙上一躺:“还有什么正事,以后的事儿都被规划小好了。我师父都在了,还能有什么正事儿给我们干。”

金花点起根烟。斜着眼睛看了小李子一眼:“你这种话是废物说的。”

小李子听完一乐,指着我说道:“你问问他。”

见到金花的视线瞄准了我,我咳嗽一声,坐直腰杆:“下面的事儿嘛,我们得揭竿而起,反抗老李的暴政。趁他不注意我们逃到天涯海角躲起来。”接着我数了数我们在座的几个人:“嗯,够创造一个种族了。”

话音网落。就见离我最远的金花朝我飞了一只鞋过来,然后被糖醋鱼的另外一只鞋子中途拦下,接着就见两个风格各异,但都是男人心中意淫好伙伴的姑娘之间的气场开始升级。

而这时候。已经打扮的完全是个摩登女郎的火灵走了上来,扶了扶小百合送给她的平光眼镜:“娘娘,火灵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那些真君圣母被一网打尽。”接着她像等待着我们吃惊诧异惊艳的眼神一样,环视一周才继续说道:“现在天下还尚未大乱,不过我们可以让天下大乱,趁机挑拨那些虚伪之人互相敌视甚至兵戈相向。”接着火灵眼里寒光闪闪:“方才那位大仙只要我们将那些人捕提起来,并没说是生是死。”

说完之后。火灵又恢复成了普通村姑一样的单纯眼神:“娘娘您说,我这办法好不好?”

我略微愣了愣:“好是好,有点太狠了吧?”

而纣王这时候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这样是最好的,等回潮之后,我立刻带着姐己出来。哼,国家无主,三日必乱。”然后纣王的眼睛也闪啊闪

卜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该让他去的人。就让他”

我听完,傻傻的看着纣王和火灵,憋了半天:“我总觉得你们俩更适合在一起,一个暴君一个妖妃。绝配了。”

火灵银铃般的一笑:“娘娘,您别说笑了。”

纣王也是连连点头:“处对象不能处性格一样的。到时候会分手的。”接着他看了看火灵的身材,摸了摸下巴:“不过”

说着,他一屁股坐在火灵旁边,把火灵的小手抓了起来,笑吟吟的说道:小姐,你有一个凶兆和人生的两个。大波啊。

于是,金花的第二只鞋子准确的砸在了纣王的脑袋上。

至此,我们几个都是面面相觑,现其实我们跟这两个古代人相去甚远,他们俩说文化知识吧。肯定不如我们多,说伙食好吧,也肯定没我们均衡。不过他们的水是无污染的水,每一滴都是经过二十七层净化的带点甜的好水,他们的肉都是没有苏丹红瘦肉精的好肉,他们的聪鱼都是不带避孕功能的。

“哥,你是想说我们智商低是因为被有机磷污染了吗?”小月一脸怪异表情看着我。

我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而就在我们回味刚才两个古代人计划,的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声,接着老狗从楼梯上很顺畅的滚了下来,出一阵砰砰的脆响声。

等他站起身之后。面色苍白的一个。跨步直接跨越了五米的距离,来到小李子和我的面前,然后拽着小李子的衣服,一只手指着楼上,惊魂未定的说道:“网”刚才师尖”师父来索我命了”

我们:我面前,手按着我脑袋。这事儿放谁身上谁不渗?”老狗把头埋在沙的垫子下面,瓮声瓮气说着话,说破大天他都不抬起头。

小李子已经给老狗解释了两遍,现在正在旁边给老李献殷勤倒酒夹菜,完全没工夫搭理老狗。

我坐在旁边用电电他、用冰水呲他、用热风吹他,老狗就是不肯抬头。最后我只能求助老李:“我说,老李你也管管啊。”

糖醋鱼看着我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叫他老李?”

我摇摇头:“不这么叫没办法论辈儿。”

糖醋鱼:“?。

小月坐在糖醋鱼身边。笑着给她解释道:“你爸爸要叫他老

然后小李子插话到:“那个四百多岁的老帅哥也要叫他大人。”

我嘿嘿一笑,指着旁边一脸乌黑,面沉如水的孔宣说道:“这三千年的鸟儿也得叫他大人。你说不叫老李我怎么叫?”

老李听完抬起头:“叫吧叫吧。你要叫我干爹。我就活不长

这次不但是糖醋鱼不解了,就连周围那些旁听的观众都一脸不解。于是小月苦笑着给他们解释道:“知道为什么我们几个都是孤儿吗?”

众人摇头。

“克人,特别是我哥。他小时候想整谁就叫谁干爹,三天之内那个。人都得出点状况。”

老李点点头,笑着说:“这还是不诚心的叫,要是诚心叫,我早就真的去见伟大的思想领袖马克思了。”接着他脸色一正:“嘲风的爹是宇雷洪荒,谁受的了他这一拜?”

这样解释,众人总算明白过幕了,然后小百含笑着看向我说道:“杨君,您是真正的贵族。”

我摆摆手:“没成盲流儿就算是谢谢老李谢谢新中国了。还妾族,绿钻贵族算贵族么?”

而这时,老李一口喝完剩下的啤酒,抄起一根一次性筷子,轻飘飘的往老狗屁股上一甩。

“”的一声,就好像烂泥糊在墙上的声音一样。

“嗷!!!”老狗的惨叫声顿时响彻云霄。

接着老狗就像我刚才一样。捂着痛处开始在地上打滚。看着老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在地上打滚,我们谁也不敢上去扶他一把,就连月也只能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

这就叫家规,就好像斯大林他娘揍斯大林,朱可夫绝对不敢上去帮忙一样。

渐渐的,老狗的惨叫停息了下来,接着他整个人好像更清醒了一点,屁股不沾地的跪坐在的上。姿势很是奇怪。

他就这么的看着老李,半晌之后,突然飞扑过去搂住老李的脖子大声哭了起来。

“师父啊,,师父都是我害了你啊”你等我,我生了孩子就下去陪你亦,”

于是老李又是一筷子。

“嗷!!!!”。

我们:“”。七月二号快来了。这今日子在我心里的分量很重,这是一个纪念日。但是不是一个开心的纪念日。

大概在好几年前,我大学毕业,毕业的那天散伙饭吃完之后,我有三个同学彻底了跟我们说再见了,算算起来,原本小他们两岁的我,已经大他们六岁了。

杂牌救世主 一百七十一章 死去活来--一百七十二章 看 那是天马座。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