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六十六章 寻找周杰伦。一百六十七章 今夜星光灿烂。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内被电击二十多次是种什么感货,我不知道枫不比知道。也许我们面前那个已经成了大烧鸡的孔雀王知道,也许杨永信叔叔的网瘾重口味俱乐部的会员知道。可,这些人都死了,毕竟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看着地上已经死的透透大孔雀,李子百感交集:“我说摘眼罩摘眼罩。你们非得挤兑我。这下可捅了大篓子了。”

而这时候小月检查完尸体走了回来,笑着对小李子说:“你以为孔雀那么容易死?”

话音网落,地上本来已经死掉了的大孔雀身上的羽毛突然膨胀了起来,接着一道白光闪过,然后我就看见那只孔雀的羽毛片片飞散了出去。

顿时整个这一片儿都被鸟毛儿给笼罩了起来,随着羽毛的增多,地上的孔雀渐渐的开始瓦解消失。

当地上那只巨大的孔雀完全消失之后,从它身上脱离的羽毛在半空中慢慢聚拢,然后在天空中又凝聚成了一只新的孔雀,型号看上去比网才最少小了百分之八十,不比是不知道,一比就现这只孔雀最多相当于刚才那只孔雀的五岁阶段。

不过那只柴瘦柴瘦的孔雀并没有再一次的和我们生冲突,反而在看了小李子一眼之后,迅以舒马赫的度朝着东南方向飞驰而去,片片翎羽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熠熠生辉。

看到他的逃跑,我连去追的兴致都没有,毕竟我到现在为止到底什么事儿都不知道,就打了一场糊涂仗,当真是一头雾水雾水哥,真的好久不见啊。雾水:可不是,最近抗洪抢险去了。。

而看到那只孔雀仓皇逃出视线之后小李子翻了翻白眼,一口血沫子吐了出来,脸色很不好看的坐在旁边的台阶上,呼哧呼哧的大喘气。

不过还没等我和毕方问关心一下,他已经冲我们挥了挥手:“没事,就是内脏破了点儿。”

内脏破了点”没事”。此刻我开始怀疑起了小李子到底是不是被铁血战士附身了。

而毕方听到这个消息。脸色一瞬间变得就比小李子还难看。然后冲过去一把搂着小李子的脖子大哭道:“你要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糖醋鱼点了点下巴,脱口而出:“改嫁。”

众人:

小李子边搂着毕方,边怒视糖醋鱼。糖醋鱼看到他眼神之后。无辜的说着:“不改嫁还给你陪葬啊?”

毕方一听糖醋鱼的话。立刻从小李子怀里站了起来,边抹眼泪边冲李子喊道:“你凭什么让我给你陪葬?快说!”

小李子顿时愕然,支吾一阵之后,吐了几口淤血:“我,,我他妈一句话都没说呢。”接着他接过金花递给他的卫生纸擦了擦嘴之后说道:“我没事,刚才差点被一百多人给撑爆了。”

我看着他的样子确实不像是有什么大事儿的样子,于是好奇的问道:“你什么内脏破了?”

小李子看了看姑娘们。冲我招招手。我俯下身子之后,他在我耳边轻轻说道:“肛裂。”

“我靠!那你吐鸡毛血啊?”我实在压抑不住心中被戏要的愤怒,大声向小李子咆哮道。

小李子捂着屁股站起身:“我他妈刚才喊招的时候咬着舌头了。

我:

而这时金花一脸不屑的看着小李子冲糖醋鱼说:“肛裂就肛裂,装什么重伤。真不像个爷们。”

糖醋鱼听完也连连点头:“就是就是,还偷偷摸摸的说,也不嫌丢

小李子听完,脸色顿时惨白惨白,颤声问道:“你们怎么知道

金花吐了个漂亮的烟圈:“我会读唇。”

糖醋鱼耸了耸肩:“你就是说声波,我都能听见。”

小李子听完,完全没了脾气,而这时小月笑着给了小李子最后一下重击:“其实我也知道。”

听完小月的话,我深切的感觉到作为一个不能有秘密不能装逼的男人的悲哀,人生似乎对我们太过残忍了一点。当然,老狗除外,他极其享受这种被快感。

小李子沉默片刻之后,转过身,凶神恶煞的冲着已经从各个地方汇集到他身边的李氏子弟兵说:“你们都听到什么了?”

话音一出,正在列队准备在谢特姐的带领下班师回校的学生方阵顿时出一阵嗡嗡的讨论声,然后所有学生整齐划一的喊道:“师父。我们什么也没听到!”

这下小李子的脸色从阴天有雾变成了多云转晴,高高兴兴的一瘸一拐的带着我们往明走。

我看着得意洋洋的小李子,叹了口气,网准备说话,金花走了上前,也叹了口气说道:“自欺欺人的事,我也一直在干。”

我一愣,好奇的问道:“什么事儿?”

金花莞尔一笑:“我说我不是你,我是我。我把我当成你就是自集欺人。”

听完,我捏了捏金花的脸:“你当我有什么好处?”

糖醋鱼眼睛一翻,迅插入我和金花之间:“你管得着么?以后少对姑娘家动手动脚的,说出去显得我特没面子,你要捏就捏我啊,随便你怎么捏。”

小月头猛摇头:“光天化日的”说完之后小月又对金花说道:“准备什么时候当

金花笑着摇摇头。而我则完全没有听懂她俩的对话。我这个情商不高的哥哥,其实说起来还是挺失败的,

而正当李子背着毕方乐呵呵的往学校走的适合,突然在他前面出现了很多人,都是穿着正规军军装的商朝大兵们,武器都是入鞘的,看上去没什么敌意。

我一看到这样的情况。知道肯定又有一些破事儿,不是军事上的就是政治上的,这些我都不感兴趣,而且不但我没什么兴趣,就连一向爱凑热闹的狐仙大人及其一众玩伴都显得兴致缺缺。

糖醋鱼看到正在和士兵们交涉的小李子,听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冷笑了一下:“那个肉丸子抓了李子的把柄,估计现在不会罢休了。”

小月赞赏的看了糖醋鱼一眼:“嫂子真棒。

糖醋鱼一甩头:“用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果然不多一会儿,李子背着毕方捂着屁股走了回来,先是吩件谢特姐带着弟子们去加餐。然后走到我们面前苦笑一声:“肉丸子请我们喝下午茶。”

糖醋鱼点点头:“去。”然后她拍了拍小李子的肩膀:“姐可是黑社会的一把手,谈判的事儿最在行。”

而糖醋鱼网说完,金花笑了笑:“是怕你爸吧?”

糖醋鱼:”

不多一会儿,伯邑考的内侍就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堂里喝下午茶。还特意用当时很稀缺的白银盆子装了一大盆油乎乎的精致烤肉给狐仙大人,狐仙大人看上去十分高兴的呼唤几个玩伴分而唉之。小狗和那个叫阿樟咕的欣然接受。小凌波气哼哼的往我身上一坐,很气愤的看着我说道:“难道一个贵误会和那些低贱的种族在一个盆里吃饭吗?”说话的时候眼睛却看着大桌子另外一边的吃的正香的三个可爱的小动物,不停吞口水。

而这时候,给我们吃的东西也陆陆续续的上来了,我一看就蒙了,这才反应过来,这年头儿他们都把蔬菜瓜果当成好吃的东西,所以给我们上了一桌子全素宴。小凌波一看到菜,眼神就特别黯淡,然后用手一指小狗:“贱狗,给我停下!不许再多吃了。”说着就挣脱了我的手,从桌子底下钻到了狐仙大人那一大盆肉的面前,开始了四国混战。

其实说实话,看到那油光光香啧啧的肉,我也想去抢着吃吃,但是碍于面子,我始终只是看着。

而周围人,除了金花和小月在吃奇奇怪怪的水果之外,谁都没有下手,毕竟瓜果蔬菜不是人人爱吃的。

很快的,值邑考一身官服从里头走了出来,往我们对面一坐,笑着说道:“几位天师方才好威风。竟可杀得孔宣使出身外化身。”

我一愣,指着坐立不安表情奇怪的小李子说道:“都是他干的。”

伯邑考哈哈大笑:“这位天师,你可知道为何一直无人打扰么?”

我摇摇头,网准备猜一猜,金花擦了擦嘴:“你是想说,是你派人肃清场地的么?”

糖醋鱼叹了口气:“这招太老了,一点儿都不新鲜。”

小月却微微一笑:“可是确实挺管用。”

伯邑考点点头道:“我的心意,想是诸位都了解了。还请几位三思。”

这时候,毕方看着小李子,小李子看着我,我看着糖醋鱼,糖醋鱼看着小月小月这次居然看着金花。

金花点起一根烟:“你能给我们什么?”

伯邑考一愣,然后打量了金花一圈,随后笑着说道:“救出我父亲后。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金花笑着摇摇头:“太空泛了。实际一点。”

而这时小月插嘴道:“我要你帮我找人。”

一听到这个条件,伯邑考眼睛顿时一亮,大声喊道:“成交。”

当我们走出门之后,大家基本上都没把什么护送肉丸子去当肉丸子的事儿放在心上,不过大家都对小月那句找人耿耿于怀。

“月姐,你要找什么人?”糖酷鱼刚才就板着指头算了半天,在确定我们真没少人之后,才忍不住好奇的说了出来。

小月笑着摇摇头,耸了耸肩:“是那盆花告诉我的,具体找谁。我也不知道。”

而小李子点点头。故作看穿一切的表情说道:“我大概知道了。”

一听这话,我们很诧异看着小李子,等待他的下文。

只见他挠了挠屁股,甩了一下刘海。

“我们要找女妨!”

金花一愣,眼睛一眯:“放晃”

小月捂嘴偷笑道:“肯定不是。”

糖醋鱼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就当是寻找周杰伦好了,未来的事儿谁知道呢?”

毕方这会也装着特成熟的说道:“人生就像盒子里的月饼,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儿是豆沙的还是椰蓉的。”

武:”。嗯,书评说也可以,群里说也行。

毕方最后一句话出自阿甘正传。

一百六十七章今夜星光灿烂。

卜的时候。我很欢为吊然没有世界杯也没有非,既”沉那个一夜情的大温床可以让我打无聊的空虚,但是作为文学男青年的我,还是可以吃着胆固醇很高的大块烤肉,边吹牛逼边看星星看月亮。即使明天还要去和那个烦人的丸子男做最后的洽谈。

喝着甜滋滋度数不太高的小米酒,天空刮着凉飕飕的小风,我靠在凉亭边上,突然感到无比的苍凉。哎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仁人儿啊。

像我这样的绝世高手。难道天生就是该在这苍茫的世界上享受孤单的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哥,不带这么小资的。小月拿着一把未完工的羽毛扇子,像诸葛亮一样指着亭子里围了一圈儿的人,和正中间啃骨头咔嚓作响的巨大的狐仙大人。

糖醋鱼光着脚踩在狐仙矢人的尾巴上做足底按摩,听到小月的话之后,诧异的看着我们俩:“月姐,你哥又在干什么呢?”

金花慵懒的抬起头,脸蛋上微醺的酡红,点着一根饭后烟,无比妩媚的看着我说道:“每个男人都有一个。侠客梦。”

毕方靠在依然坐立不安而且只吃清淡东西的小李子身上,一脸幸福的问金花:“那,女人有什么梦呢?”

而又由于我们这边阴盛阳衰的厉害,所以包括谢特姐在内的所有姑娘都侧过脑袋想听听内附妇联总瓢把子金花姐姐如何回答这个很经典很传世的问题。

金花晃了晃脑袋。从旁边花丛里摘下一朵桅子花别在耳朵边,然后看着我们说道:“我漂亮么?”

我们:

但是紧接着,就在我们以为金花醉了,想把她搬回房间的时候,她突然冲糖醋鱼说:“借你老公给我用一下。”

糖醋鱼一愣,然后呆呆的看着我,嘴里喃喃的说道:“用一下,用一下,用一下是怎么用?”

小月一低头:“我现我不能老读你们,嫂子不要想的那么色*情好不好?”

而糖醋鱼想了一下,嘿嘿一乐:“你用,你随便用。”然后又恶狠狠的看着我说道:“今天晚上不许离开我视线!”

我:“哦

这句话之后,金花带着所有人的目光,朝我走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在她朝我过来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她身上有气场,有女王一般的气场。就连一边看热闹的狐仙大人,都叼着小三浦远远的躲到了一边。难怪说喝了酒的人,会展露出平时别人所看不见的第二性格,金花很明显也受到了酒精的影响。把平时端庄慈祥充满母爱的形象丢到了一边。反而展露出了一副唯我独尊的女王姿态。

随着金花缓慢的脚步朝我们这边挪动,小李子呲牙咧嘴的抱着毕方,也躲到糖醋鱼那边去了。连小月都闪开了小狗和小凌波伙同那个名字奇怪的日本猫妖趴在亭子上面用大功率的战术手电给我投下一束很明亮的聚光灯。而那三个古代人则是很一副看电影时候的表情,搬着凳子磕着瓜子,时不时窃窃私语,那只兔子还模仿在场所有人的行为表情。

“站起来。”金花走到静若寒蝉的我的面前,用命令的口吻向我传达着她的口谕。

我咳嗽一声,看了看周围,然后很听话的站起了身子,像一根木头一样戳在那里,完全不知所措外加一头雾水。

比我矮半个头的金花。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看得我的心慌慌的,真挺害怕她突然又亲我什么的。可是金花这次并没有干强吻的勾当,只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口琴。

淡红河谷。”金花提出来一个很奇怪的要求。

我摸了摸鼻子:“我好多年不玩这个了。”

小李子哈哈大笑,放下了毕方,伸出手:“我来我来,我可厉害

金花看到小李子打岔,眼睛一横,杀气纵横的说道:“没你的

小李子顿时表情僵硬,然后讪讪的收回了手,就好像一只等待下蛋的鸽子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那,还满脸的委屈。

看到小李子败退之后。金花一伸手,拉着我的胳膊就往外走,然后糖醋鱼猛地站了起来。跟在后面叫道:“你怎么抢人啊,说好玩游戏

!”

金花听完,微微一笑。接着把我往草地上一按,回手一指亭子上面的凑热闹小朋友三人组:“熄灯!”

“捞”几乎瞬间,平时怎么教都教不乖的小狗,就这么的悄无声息的关了手电筒,一言不。

顿时整个场面变得鸦雀无声,只有狐仙大人那双在晚上能泛绿光的眼珠子在不远处一眨一眨的。

我坐在草地上,看着很反常的金花,冲糖醋鱼他们做了个一切安好的手势,然后下定决心好好配合金花,想看看一向温良但是不太贤淑的金花到底能玩出多么惹人眼球的事儿。

金花看了一眼完全没有被污染过的天空中的星星,然后深呼吸一口。以一种前所未有过的轻柔语气说道:“吹红河谷吧。”

我点点头,朝糖醋鱼方向看了一眼,现她的鱼尾巴居然出现了,借着微弱的星光,糖醋鱼的粉红鱼尾巴显得特别特别的娇嫩和性感。而她现我在看她之后。她冲我点点头,轻轻摆了摆尾巴,用她特有的动作告诉我,她也准备好了。

虽然,我不明白糖醋鱼准备好要干什么”

我深呼一口气,唤醒了脑子里被封存很长时间的那红河谷。

顿时,悠扬带着孤独的口琴声充斥着整个院子,借着一个和声出现,也是口琴声,我斜着眼睛寻找声源,现居然是兔子王用嘴模仿出来的,稍微比我慢了一点点。但是和声和得天衣无缝。

而随着两把口琴的声音传出来之后,糖醋鱼也开始出声音,虽然她这次只是用了一种很轻柔的哼唱来跟着调子轻吟着,但是主修唱歌选修才是黑社会的糖醋鱼的嗓子那绝对是没话说的,声音跟着口琴的调子配合的完美无缺,我自己听着都觉得宛如天簌。

而这时候一真在,勺金花,突然有了动作,她矮下身子,在我脑门卜亲了就是她亲这一下的同时。糖醋鱼跑了两个调儿。

接着金花走到了我的背后,我看不见她的人了,顿时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不详的预感总是很灵验。果然,金花的两只手缓缓从我助下穿过,接着我就感觉到我的背后被两团顶住了。

当然,我没停下吹口琴,我这种可怜人就是骆鸵骨头,人家不叫停。我哪敢自作主张的停下来哟。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没有糖醋鱼,如果我不是你。你会不会娶我?”金花声音低沉,但是我相信糖醋鱼一定听到了,全部在场的同志也都听到了。

她还没叫停!我继续吹口琴,口琴真是一个好东西,如果是钢琴我肯定就得回答这个问题了。

不过她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继续说道:“如果我有一天消失了、死了、嫁人了。你会不会想我?”

想!肯定想。人么。都是有感情的,更别说一个跟自己默契同步率几乎百分之四百的人了,还真别说,这么多人唯独跟金花在一块的时候感觉最自在,因为什么都不用解释,至于小月么,嗯,也不用解释。

金花自顾自的笑了笑:“如果我不是你以为的任何人,我们能成朋友么?”

我越听感觉味儿越不对劲,这怎么都不像玩游戏啊。金花现在说话的味儿只有两种情况下才能出现,一个是生离、一个是死别哪一个。都不是好事儿。

不过在我网准备停下演奏去教金花的时候,金花突然摇摇头:“放心,生离死别哪个都不是。”接着金花用嘴吹了吹我头说道:“如果我们结婚了,孩子会像谁?”

我心中一凛。这个问题太有难度了,我觉得如果我和金花生孩子,那孩子像霍金比较多一点儿。

金花突然凑近我耳朵边上,用极低极低。只有我和糖醋鱼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我胸部大不大?”

大!绝对的大。东北老面馊头都没这么大。这已经赶日美天下无双了,配合着金花的脸蛋和身材,这个尺寸天衣无缝。

就在我正在把她和苍井空作比较的时候,金花继续说道:,“如果你死了,我会给你陪葬。”

一听这话,我才感觉平时那个口无遮拦的金花又回来了。我怎么可能会死,也不去道儿上打听打听,我这不死金网的名号可是任凭他雨打风吹去的,不过她说的话确实让人特舒服。一个大美妞要给自己陪葬,甭管是不是殉情。那都是极具莎士比亚浪漫悲剧情怀的感情大戏,琼瑶都挨不上边儿。

金花的话,配合着周围的环境,伤感的加拿大民歌,还有众人被酒精渲染的后的敏感神经。我已经隐约听到几个姑娘的抽泣声了。还有一个老爷们儿的叹息声。听这个叹息的语气和语调,以及尾音的神韵,我觉得应该是纣王那胖子的。

而这时,一曲子已经完完整整的吹完了,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刻依然而止,只剩下小风吹树叶的声音在轻弹浅唱。

金花依然搂着我不放手,而我也依然僵直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鼓掌。然后这一片十几个人都开始鼓掌。而亭子顶上的大手电又照了起来。我的眼睛一下子都没适应过来。

不过金花倒是站起了身,朝观众席点了点头,说道:“现在你们知道什么叫女人的梦想了吧?”然后金花笑了笑:“女强人,其实压根不算女人。”

我听完一愣。然后猛然反应过来,我成道具了。对,我成道具了!道具!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有种很荒唐的感觉,就是那种被人要了还特配合人的傻的感觉。

我摇摇头。也站起身,想把手里的小口琴塞还给金花,然后就准备去把糖醋鱼抱回房间,早点睡觉。

不过金花突然拽着我的手,把我往回一拽,接着和我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拥抱,然后用手指头在我后背刮拉着。

“真。”

就这么一个字。

嗯,松开之后。心情一下子就好了。看来我果然是一个很天真很容易被骗的贱人,,

抱起还在沉醉的糖酷鱼,跟小月他们一众人等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回去睡觉了,这几天都没好好睡觉。

可没走两步。树丛里就传来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

“云桑,我终于又听见了你的琴声。小百合的声音略带沙哑疲惫。但是却透着一股和过去告别的洒脱。

接着三浦就骑着狐仙大人奔向了这边:“妈妈桑!”

我:“这个词中文日文不能混用吧,”还有,我解释一下有人问我,为什么孔宣一变孔雀,众人就不敢

了。

因为孔宣和我们的月姐姐都用一个级牛逼的心理暗示技能,虽然设定里孔圣人要比月姐弱一点,但是让别人放弃主动进攻还是可以的。

我没写明白的原因就是以为大家能看懂,可是,我错了。

我真傻,真的。

当然啦。大家给我提意见,那是非常好的,我现在是一个需要意见和月票的阶段。嗯。我估计我想冲击前一百的希望基本上就破灭了。人间惨剧啊。神经有毒。是一个半神级别的好作者,之所以没成大神,是因为他智商不够高,写不出阴阴一笑虎躯一震就能让命运齿轮缓缓转动的好文章。

当然,我也写不出,而且我是个扑街的小同志而已。

杂牌救世主 一百六十六章 寻找周杰伦。一百六十七章 今夜星光灿烂。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