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六十一章 美少女梦工厂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听说没有灯米的夜晚是异常漆黑的,是毫矛生与的小…我们把爱迪生都当成了救世主来崇拜。

而真正等我接触到了连交流电直流电都不知道的地方的夜生活的时候,我感觉一直崇拜的那个神明一般的爱迫生顷刻崩塌,而跟爱总工程师一块儿崩溃的还有贝尔、诺贝尔和居里夫人。

因为呈现在我们面前的集市是那么的灯火透明,人声鼎沸。就连从来没过这个节日的我们都觉得这种节日气氛已经把我们凑热闹的细胞调动起来了,就好像那些狗屁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的人在过圣诞节一样,完全只是图个热闹和喜庆而已。

小姑娘们无疑是最高兴的。三千年前的小玩意儿虽然没有苹果电脑或者毛绒玩具那么具有科学技术含量,但是胜在极具古朴气息,而且看上去也有不少东西可爱到人心眼儿里。当然,这一切的开支都由冤大头丸子哥来搞定,虽然小李子现在身为校长,也是富甲一方,但用这个。一向抠门的家伙的指导精神来概括就是:“既然有人请客,自己还要抢着给钱,那得多虚头八脑的人才能干的出来。”

当然,我们几个都换上了很正规的传统服饰,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不愿意穿,嫌弃款式太过时了,但是当从丸子考嘴里得知这些都是冰蚕吐的丝制成的,几件衣服折合人民币好几十万块钱,穿上之后要多奢华就多奢华之后。我们果断抛弃了身上已经破了洞洞的牛仔裤和已经洗的不成德行的棉,恤。看得旁边一直一身道袍的小李子直骂我们没义气,乱收贿略,拿人手短如此云云。

其实被他说,我们是一点精神压力都没有,毕竟也不想想我们一直是跟谁混的?咱哥们弟兄几个那一直都是跟着王老二将军混场子的,他占便宜都快占成高位截瘫了,我们这点儿能算个什么?

我们来这的时候还是有点早了,庆典还没开始,所以我们几个分成两派。一个由糖醋鱼狐仙大人和雪白靓丽的谢特姐组成的活泼少女旅行团,她们抛下以我还有金花小月为的惰性气体团伙,几个折腾间就消失在了茫茫的人脑袋之中。

坐在一个临时的大排档里面,喝着味道奇奇怪怪的饮料,看着正和小李子窃窃私语的丸子考。

“这家伙耐心真好。”我悄悄跟金花说道。

金花目不转睛的看着不远处一个耍蟒蛇的艺人的表演,漫不经心的说道:“别人有没有耐心你管得着么?”

而月笑着递给我一块糕点:“关系到命的事情,人总会爆点什么特殊潜能出来的。”

听完之后,我无趣的耸耸肩。现糖醋鱼他们一走,我就特孤立。金花专心看耍蛇,至于跟月聊天,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而平时这种时候还能有个小李子和老狗一起玩玩斗地主解解闷,而现在老狗傻了小李子又在跟人商务洽谈,剩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一个人,百无聊赖扣桌子。

“啊,今天晚上挺凉快啊。”我试着找话题。

但是很明显,没人愿意搭理我这种没营养的话,我茫然四顾。真想不通为什么金花儿会让那些杂耍给迷惑住,难道看了那么多年新闻联播还看不够么?

而小月则在专心致志的一点一点的往下拨着竹桌子外面的竹子皮,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我把目光投向了已经痴呆很长时间的老狗身上。

我嘿嘿一笑,用镇压之手捏住老狗的胳膊,老狗在四又三分之二分钟之后,恢复到了正常状态。愣愣的看着我:“有事儿?”

我摸了摸鼻子:“有事问你。”

老狗一听有事要请教他,立丐就来了精神,直起腰杆儿,器宇轩昂的说道:“问吧!”

我咳嗽了一下,指着远处那个被杂要的蛇问道:“要在野外碰到蛇怎么办?”

老狗一愣,特不屑的看着我道:“吃观”

我:”不是问你丫,是问普通人。”

老狗挠了挠脸:“这个我还真没试过,当初野外生存刮练的时候,我就怕我师父来着。

听完,我踹了他一脚:“没你什么事儿了。”说完,我就把手给松开了。老狗的眼神一滞,接着就不在废话了,抬起头开始默默的数星星。

而这时候,刚刚和小李子交头接耳完的伯邑考探过脑袋,冲我嘿嘿一笑:“荒郊野地遇大蛇缠身,便要捅五谷轮回之处。”

我听完愣了好半天:“五谷轮回之处是什么处?”

小李子摇摇头:“你怎么就这么文盲呢?就是肛门。”

我恍然大悟,然后接着问道:“是捅自己的还是捅蛇的?”

伯邑考听了之后,明显表情一呆,半晌没有想到该怎么回答我。我从这就能看出来这家伙也就是个学院派,一点实践经验都没有。

而小李子也挺好奇这个问题。想了半天:“荒郊野外怎么捅啊?”

这个问题提出之后,更是让伯邑考无从回答,这个那个支吾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金花在这时,扭过了头,看着小李子,很认真的回答道:“许仙知道怎么捅。”

李子:

伯邑考:“许仙是何人?”

金花点上根烟,眼神迷离:“许仙是个废物。”

我拍了拍金花的肩膀,学着小李子一撩头:“其实我跟许仙挺像的,我小时候他们都这么说。”

金花继续看着那条被玩的蛇说道:“其实我特别喜欢蛇。”

等她说完之后,那个一直在旁听的伯邑考突然站起身,走到那个舞蛇的小帅哥面前,不停跟那人交涉着什么,不多一会儿,丸子考兴高采烈的抱着那条已经被人玩儿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大蛇回到了大排档里。

接着他把那条大蛇往金花儿面前一放:“既然姑娘你喜欢,那么考便应当尽地毒之谊。”

我和金花还有小月都愣愣的看着在桌上探头探脑的花斑大蟒蛇,很长时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任由那条帅气的大蛇在桌子上盘成一团,用两只小眼睛不停的打量着我们。

就这么:人一蛇互相对视了半天,那条蛇突然把头一缩,尾巴死死缠在桌子腿儿上,浑身颤栗的看着小月,接着它居然出了人声:“救命啊,,有妖怪啊,”

我听完,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条好几米长的大蛇,突然喊出救命而且是因为有妖怪。那这该是多么让人恐怖的一件事情啊。

而这一嗓子,把周围旁观的群众都勾搭了过来,把我们围在一个半圆里对我们指手画脚,而且半径几乎一样,没有人多上前一步。这种中华民族几千年一直存在默契只有在这种看热闹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来,我不禁摇头苦笑。

金花显然不适应一条蛇居然会喊出这样的话,于是不顾众人的围观,一把抓着那条蛇的脖子,玩命的晃:“快,再说一句。”

可是这条蛇却怎么都不肯再说一句话,只是耷拉着舌头随着金花的晃动而无精打采的跟着一块儿晃。

而这时小李子和伯邑考同时站起身,开始疏散周围的围观群众。这下我看出来了小李子在这一片儿的威信还是相当高的,因为在他和丸子男一块儿疏散的时候不同有人喊着老师老师,而且我现小李子居然还有女学生,这个等毕方回来我得好好给她汇报一下这个情况。

等人群已经疏散光了之后,金花依然捏着那条吐着舌头装死的蛇,而小月则阴阴一笑,看着我说道:“哥,刚才它是冲着我喊救命的吧?”说话的时候,小月面色如水般平静,语气也是平平淡淡。

但是,作为一个全能的哥哥,我知道小月在意的不是那句救命,而是这条悲惨的蛇冲着她喊出的那句妖怪。

于是我冲小月笑了笑:“没错,是冲你说的。”

小李子嘿嘿一乐:“你丫这坏呢?”

而小月则冲金花点、点头:“交给我吧。”

金花想了想,掐着蛇脖子把这条大蛇递给小月:“别弄死了。”

小月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接过那条装死的蛇,在手里轻轻摇了两摇:“我来救你命了。”

接着那条大蛇突然奋力挣扎起来,然后长长的身躯开始往小月身上真。

小李子看到这,抓着我衣服叫道:“快捅快捅!”

我一听完就忍不住笑场了,然后在地上捡了根树权,仔细的找那条蛇的五谷轮回之处,可找了半天都没现这蛇在哪儿轮回五谷的,只能求助旁边看上去很有理论基础的丸子男。

接着我和小李子还有丸子男三个衣裳华丽的成年男性便蹲在了一个身上缠着蛇的如花似玉的姑娘面前,找蛇的敏感词眼

小月看着我们的举动。微微一笑。接着两只手指轻轻一捏,这条一直在挣扎想逃跑的大蛇。就好像吃了威尔网一样。整个身体在一瞬间变得邦邦硬,接着小月把它扔在桌上,出砰的一声脆响。

我们几个站起身,看着桌上那条硬邦邦的蛇,我顿时感觉到一种自卑感,毕竟从硬度长度上。我跟这条蛇的差距都是非常大的。毕竟它最少都有两米……

而这时小月盯着那条蛇。一只手指着金花:“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话给她听。”

金花:”

接着这条被小月强行脊雅僵真的大蛇,艰难的扭过头看着金花:

“救,救命啊,”字出来,好吧?不好吗?到底好不好嘛”确实很奇怪的大蛇把所有的东西都招了。其实他压根就不是蛇,而是女奶娘娘留在这边探听人间的宠物小蛇蛇,专门流终于形形色色的人群之中,打听人间一切的消息,只与女娼娘娘单线联系,而自从女娲娘娘失踪之后,它也变成了没头苍蝇,天天装普通蛇混日子,卖卖艺吃吃饭,眼睛一闭一张又是漫天料新的朝霞。

“等一下!你几小娼娘娘凡失踪“伯邑考打断了那条小蚁蛇的回忆”就在大马路边上蹦了起来。

小蛇蛇头一顶:“土鳖。歧山上的事,是你能知道的么?”

而我捏着它的脖子把它的脸冲了过来:“你说话的味儿。我听着挺亲切。”

小蛇蛇叹了口气,盘了盘身子:“狗屁,你能认识梁朝伟?”

我们:气…”

金花拿筷子卡住它的脑袋:“你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小蛇蛇摇摇头:“我的身份是保密的,作为女奶娘娘在人间的执行者,你们可以叫我说梦者。”

小李子想了想,打量了小蛇蛇一下,好奇的说道:“你肛门在哪

小蛇蛇听完浑身一紧。昂起头绿油油的眼睛盯着小李子:“我不是蛇,不是蛇你知道么?”

小李子耸了耸肩:“甭管你他妈是什么,你光吃不拉?你当你艘麸

金花继续用筷子夹着小蛇蛇的头:“还是叫许仙吧。”

小月这时候抬起头,看着我们笑着说道:“我觉得现在放了它比较好,不然它过一会儿就会死。”

我一愣,好奇的看着小月说道:“你又有新功能了。能预知未来了?”

小月捂嘴一笑,摇摇头,然后指着不远处正提着乱七八糟东西还依然在逛着地摊糖醋鱼一行人说道:“我眼睛挺好的。”

小蛇蛇晃荡着脑袋,不明真相的左看右看,然后一点一点挪动着离开小月,眼看就要逃跑成功。

而这时,我一把抓着它的脑袋。抓紧时间间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怎么认识梁朝伟的?”

小蛇蛇一愣:“你也认识啊?是女奶娘娘给我讲故事时候讲的,说梁朝伟是个警察,陈冠希是流氓。”

我们皆无话可说,接着小李子点起根烟:“看来这个女奶娘娘也挺没溜儿的。”

小蛇蛇突然目露凶光。看着小李子说道:“你才没溜儿呢,你再给我说一遍,再说一遍!”说着就要作势上来咬小李子。

但是它攻击的架势又被金花一筷子给夹住了,然后指了指已经越来越近的糖醋鱼她们说道:“你滚不滚?你不滚就没的走了。”

小蛇蛇看了看体型硕大的狐仙大人,尾巴一个激灵;“走就走,谁怕谁啊。”说着就从桌子上酣溜一声钻了下去,昂挺胸的在大街上朝着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小浅河游着,而看到包括糖醋鱼在内的围观群众对它惨无人道的围观的时候,它尾巴一摆,突然一个加,钻进河里,然后露出个脑袋,凶巴巴的说着:“看什么看,没看过蛇啊?”随后就一脑袋钻进漆黑的暮色之中,不见了身影。

围观众人:

我摸了摸鼻子:“妈的。碰一滚刀肉,得亏这是咱们几个善良,不然它一准儿死球儿了。”

金花指了指还站在河边眺望的糖醋鱼众人说道:“在你媳妇儿面前跳水,好样的。”

而小月则皱着说道:“现在连女娼娘娘都集来了,而且失踪了。”

伯邑考摸着下巴,很深沉的说道:“女娲失踪,天下当真要大乱

小李子瞄了我一眼,对伯邑考说:“天下再大乱,你都不用怕了。而且么再乱也不过就是妖魔横行么。”接着他又冲我小声说道:“妖怪头儿都在这呢是吧。”

我摇摇头:“还有麒麟哥

金花摇摇头:“你果然还是对他念念不忘。”

我:”

而这时候糖醋鱼领着三浦兔子火灵和狐狸冲了进来。把手上的东西一放,喝了好几大口水,然后兴奋的指着小河说:“看着没看着没?”

我帮她脸上的脏兮兮的东西用手抹掉之后,好奇的问道:“看着什么?”

糖醋鱼比哉着说:“一条可长的蛇了,大概有四五米,会说话。

我刚才差点儿准备下去逮它。人太多不好下手儿。我就叫小吸血鬼和小狼人去跟踪它了,等到个。没人的地儿就下手,逮回去玩儿。”

听到这小月冲我无奈的耸了耸肩:“哥,你现在信命了么?”

我:“信,还是不信呢?”的。而且今天我还在听鬼故事,我差点儿就写恐怖了。

顺便评论一下最近的足球。

这几场幕看下来,我的总结就是欧洲球队集体疲软,而亚非拉美则都异常凶猛,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

好明显,欧洲球队参与赌球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欧洲是金融危机重灾区。特别是希腊都倒闭了。所以他们现在趁着赌球好好的给自己国家创创收,要知道如果足球这种东西参合进了政治,那真是很爽很沸

再一个”我更正一下。我现在很期待朝鲜队的表现。真的!和巴西那场,胜利属于巴西,但是荣耀归于朝鲜。

杂牌救世主 一百六十一章 美少女梦工厂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