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五十四章 这草有毒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占老狗和小月的故事。最早是萌在我老爹老妈去切洲一※年,那时候老狗还是个没长毛的小混蛋,而那时候的小月还只是一个除了喜欢当孩子王之外没什么不同的普通小姑娘,而老爹老妈突然去世,让小月就此好像变了一个人,整天一言不,浑身上下散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气,除了我还有老狗他们几个,没有人敢接近小月,就连学校的老师都很不喜欢小月去上课,要不是程老师给挡下了,估计月就要成为第一个在小学被劝退的三好学生了。

而我们对于小月的那股子杀气也毫无办法,没过多长时间,她的杀气已经强悍到我们住的地方周围三百米没有任何一只活着的动物,连蚊子苍蝇蟑螂耗子都见不到一只,周围邻居也病的病死的死,那一带简直就成了生人勿近的猛鬼屋。

直到小月快过生日之前的一天小混蛋老狗和小混蛋李子偷偷摸摸把我给拽了出去,说要问我小月喜欢什么。说实在话,我还真不知道小月从小就奇奇怪怪的,唯一的爱好就是天天领着一堆小孩满弄堂钻,真没见过她说她想要什么。当然,也可能是我天生就特迟钝。

老狗听完就想揍我,然后怂恿小李子一块儿去问小月小李子打死不去。小李子虽然不怕小月的杀气,但是他说只要站在小月身边一米之内过三十秒,晚上就会做恶梦。而小李子么,他个不要脸的尿床一直尿到十二岁,,

老狗最后毫无办法,硬拉着我去的,不知道为什么,老狗对小月的气场毫无感觉,拽着我站在旁边特害羞特腼腆的问小月喜欢什么。

当时小月可不是什么可爱的小萝莉,虽然看上去很甜美很漂亮,可如果用面相学上说的,她当时可是眉间带煞、额头带煞、嘴角含煞、连鼻尖都透着一股浓浓的煞气。只要被她的目光直视就连我都心里毛毛的。

而老狗就这么站在那儿,一脸害羞和忐忑的和冷冰冰小萝莉的月对视了整整三分钟。

说不出话是因为害羞,,

当老狗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把话问出去之后小月眉头一皱,别过脸很冷淡的对老狗说了“跟你没关系,这个“最伤男人心的五字真言。我当时料想,如果是一般的小男孩,听到这么一句话,肯定就败退了。

但!老狗是普通人么?他的理解能力一直就和正常人有偏差,他固执的认为小月肯开口跟他说话,就是对他产生感情的第一步,所以整个一下午的时间,老狗在小月旁边穷其所能,软磨硬泡,甚至把泰山崩于前都能回眸冷笑的小月妹妹弄得毫无办法。

最后小月妥协了,她指着墙上一幅红楼梦海报里玉穿的绣花鞋,随口一说我要这个。其实我从她不耐烦的神态上面就能看的出来,她其实就是打老狗呢。

因为那种绣花鞋么,光看造型这市面上都不一定有的卖,就算有的卖,老狗不一定买的起,就算老狗不知道从哪到钱能买,小具也不一定能穿,就算小月能穿,她会不会穿也是一回事儿。

但是老狗听完,如蒙大赦,话都没说一句就从我家四楼的窗户上翻了下去,很快就消失在我们视线里了。

“后面的事不用再说了。”正在和惊魂未定的兔子王做沟通的月,听到我说道这里,连忙阻止了我继续说下去。

得到这个命令的我,爽快的把故事给停了,接着朝正在围着我听故事的姑娘们和纣王很抱歉的一笑:“后面儿的自行想象。”

金花据掉烟头:“你说的一点感染力都没有。真没劲。”

而其他人则表现各不相同,糖醋鱼睡着了,,

火灵则满脸憧憬的开始想象了,毕竟网看了几部爱情电影的她,现在最容易被这种华而不实的桥段给打动的,要不一年哪有那么多的花季少女被言情给祸害掉了?

不过狐仙大人听完之后,表情显得非常破碎,我大概知道她在想什么了,无外乎就是那些小女人失恋后的绝望啊或者伤心,这种事情么。在酒吧一个月能见着好几十次,我借餐巾纸都借出去半箱子。

由此可见,那些一天到晚做着灰姑娘梦的少女们,最后的结局大概也就跟狐仙大人一样黯然神伤吧,毕竟她们喜欢王子。而王子么,注定是得娶公主的,任何跨越阶级的爱情总归不会有好结果。比如董永和七仙女,,

几个小朋友么,倒是还好,只是小狗显得兴致不高,按照正常理论的话,应该是恋父情节开始挥作用了。

我扭头看着一脸沉思的纣王,好奇的问到:“怎么着?你现在是站在人生的米字路口儿了?”

纣王很深沉的摇摇头:“本王觉得,你完全没有讲故事的天赋。”

我咳嗽一声:“我写散文,写散文的

毕方则狠狠的说道:“李子都没告诉我,他尿床尿到十多岁”

我完全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把李子这个珍藏多年的秘密给说了出去,于是装傻道:“你从哪儿听的?完全没有的事儿。”

毕方哼了一声:“那他那时候隔三差五洗床单干什么?别说是爱干净。”

而这时候被小月要求坐在我旁边老实呆着的老狗,浑法的眼睛突然变得亮亮的,看着我道:“哎?我他妈不是在打架么?怎么到洞里了?上甘岭啊?”

我听完心中一喜:“你病好了?”

可我说完之后,老狗迟迟没有搭理我,过了两分钟之后,他又一次转头看着我道:“我觉得小李子太抠门了,昨天去打桌球,输了打死也不给钱。最后还把桌球室老板给揍了,非得说老板的球不圆。”说话时眼神又一次异常,明显他还处在和我们不同波段收看节目。

金花看了看老狗的样子,摇摇头道:“看样子还没好。”

我点点头:“他现在还在十二年前晃荡。”

金花一愣:“你怎么知道?”

毕方接茬道:“能不知道么,他也跟着动手了。”

我摸了摸鼻子,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年少轻狂啊。”

金花顿时翻了个白眼:“流氓。”着狐仙大人和老狗的兔子王问着小月。

小月点点头:“知道谁干的么?”

众人摇头。

小月摸着小三浦的脑袋:“她爹和她妈。”

“我

而在我讲究故事没多长时间就醒过来的糖醋鱼眯着眼睛想了想:“这事的风格跟百合子很吻合。”接着她像摸胡子一样摸着自己下巴,很肯定的说:“要不不动手,一动手就灭人满门。就是百合子的风格。”

我也跟着点点头:“吴智力么,一般来说不招惹他,他没什么危害来着。”

然后我看着粉嫩粉嫩的兔子王:“你怎么招惹他们的?”

兔子王比划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接着我求助似的看着小月。小月微微一笑:“她组织人抢劫。抢到他俩身上了。”

糖醋鱼呵了一声:“牛逼,百合子可是黑道母枭雄来着。”

我点点头:“吴智力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接着看着小月问道:“吴智力还没牛逼到能打的过妖怪的水平吧?”

小月说道:“智取的,先诈降,然后带着她的人去打猎,然后晚上吃肉的时候,网吃完他的人就全部死了。”

我听完点点头,妇良符合吴智力做的毒药的特征,药力作时间是可控的,光凭这一点,吴智力多钻研几年拿个诺贝尔化学奖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儿。

糖醋鱼拎着兔子耳朵,把兔子王提到狐仙大人面前:“说,你怎么没事?”

小月说道:“她吃素,不过也中毒了,开始那只蜘妹也中毒了。”

我好奇的看着兔子王说道:“蜘妹中毒不死我还能理解,你怎么中毒没死?”

毕方长哦了一声:“难怪那个家伙像大小便失禁呢,中毒了啊。”

这个问题小月说不清楚,而兔子王也是一脸迷茫,不知道从何说起。

“那你当时吃什么了?”

兔子王眼睛转了转,然后从衣服袖子里掏出一截类似树根的东西,递给我说道:“贼人进攻我这个,说是可以永荷青春。”

我接过之后仔细端详了一下,并且闻了闻,现没什么异常,只是略微带点土腥味儿。对于各种草药一点都不精通的我来说,这种东西简直就是高中的物理课本。

看了半天,看不出来,这让我感觉十分丢人。于是装作很凶的样子问兔子王:“你说,你吃完了以后什么反应。”

可不知道是我语言表达能力有问题,还是她的理解能力出现了偏差,在我说完之后,她捂着胸口往地上一躺,接着两条小腿踢腾了几下,装作很虚弱的咬着嘴唇打个滚,颤抖着声音说道:“这”这草有知”

我们:”毕竟么,这种东西一定要在一个毫无压力的情况下才能写出来,我要日更一万,那这本书就算废了,废了。

顺便再次说一句,有月票的,哎,给弄点儿来不?这点儿小事儿是吧。赶紧的。

杂牌救世主 一百五十四章 这草有毒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