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五十一 狗王归来。一百五十二章 万物初始之风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一百五十一狗王归来。

方的升空。原本被莹莹月光照得银白的地面。突然间早晨**点钟的太阳照样着一样,一瞬间的强光让我们,特别是我那脆弱不堪的小眼球差点被这道火光给射爆掉。

而大狗哥哥更是仰起头紧紧盯着他脑袋顶上扑腾着翅膀的毕方,地面上那两个基佬能看的出来有想跑的冲动,但是被大狗哥哥和大鸟姐姐的双重威压给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见到大狗和毕方俩大家伙的架势,我突然犹豫着是不是需要涌--&网--,儿不好的预感,因为老狗狂犬病作都除了小月六亲不认,更何况这只素未谋面的看上去比老狗更牛逼的大狗哥哥。

于是我心下开始盘算着能不能在毕方跟大狗哥打起来之前用最快的度制服这个看上去很是危险的大家伙,不然这方圆百里的生态环境算是彻底跟跟低碳说再见了。

大狗哥盯着毕方看了一会,突然脸上露出一副极暴虐极疯狂的表情,接着鼻子皱了起来,露出四颗像高架桥墩子一样粗大的犬牙。

狐仙大人看到这个场面居然兴奋的不得了,追着自己尾巴飞原地转圈,停下来之后东倒西歪的趴在一边,恢复了一点儿之后继续转圈,如此往复。

而毕方的性格我也是知道的。虽然胆儿但是有我们在身边的时候,她一贯最是不怕事儿大,反正有多大篓子能给捅多大篓子,就是白宫在面前她都敢把门板拆了烤地瓜。

所以原本大狗哥在欺负两个基佬的局面变成了大狗哥和大鸟姐对峙的局面。毕方漂浮在空中完全无视空气动力学,红红的眼睛玩乐似的看着大狗。而大狗则一脸准备打生死驾的表情,恶狠狠的看着天上的大红鸟,身体周围渐渐生出一些奇怪的乌云,然后驾着大狗哥就飞了上去,跟毕方视线齐平。

看到她俩的样子,我心里咯噔一下,然后扭头看着小月:“在海南那会儿,最开始就是毕方和只狗单挑的吧?”

小月点点叉:“这算是宿敌吧。”

而糖醋鱼一听海南,静悄悄的走到我旁边小鸟依人状拉着我的皮带,仿佛第一次带她去看毕方和老狗打架时候的样子。我总还记得当时她那张倔强到没边儿的脸和那个偏执狂的眼神儿。

金花摸了摸脸:“我好像错过挺多事儿的吧?”

糖醋鱼得意的点了点头:“你就没看着我的恋爱史。”

我咳嗽一声:“我当时属于半强迫啊,你老爹手炮都顶我脑袋上了。”

糖醋鱼转而把脸贴在我背后,用很撒娇的语气说到:“那你是愿意是愿意还是愿意啊?”

我耸了耸肩:“都被你生米煮成熟饭了,我卑有的选啊。”

小月叹息了一声:“哥,要打起来了。”

被小月的话所吸引,我们这才把视线投入到已经剑拔弩张的一只狗和一只鸟身上。

果然,我网看过去的时候,就见毕方用嘴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想钉大狗哥脑袋一下,而大狗哥的反应明显大幅度越毕方,很秀气的一摆头就躲掉了这次调戏性质的试探攻击。接着大狗哥哥借着力道一甩脑袋,张开血池大口就咬向了看上去很大很大但是没有几两肉的火鸡毕方。

不过毕方也不是个善茬,在大狗咬向她的同时,她也迅雷不及掩耳的往那张大嘴里甩进去了个火球,接着大狗哥嘴巴里像吃跳跳糖一样噼里啪啦出一连串的爆响。其实在调皮捣蛋方面,估计除了糖醋鱼之外没有人是她对手,就连小狗这种顽皮界的奇葩都不是毕方的一合之将。不过估计小三浦再大个两岁,以小宝贝的智商加上在狗姐姐和毕方阿姨以及糖醋鱼小妈妈这边学到的经验小三浦完完全全可以胜任新一代的掌门人。

大狗被吃了个跳跳糖之后。虽然一点伤都没受,但是很明显的这只大狗已经快要脾气了。我可记得老狗嘴里可是能吐那种能打卫星的光球儿的,用眼睫毛想都知道那个光球威力不会比普通小核弹小到哪去。

我回头把老狗塞到纣王手里。然后回头指着已经软在地上盘膝打坐的基佬们吩咐小月:“你试试给挡挡天上那俩大家伙的压力,几个丫头怕是顶不住。”说着我试探性的撤掉了水盾。任由两股强势无比的气势像灌进泰坦尼克里的水一样,迅充斥满我们周围。

金花点上根烟,摇摇头:“我没什么感觉。”

小月也是神色如常,但是像纣王和火灵以及调皮捣蛋奇奇怪怪小姑娘组合这一堆人可就吃不消了,顿时被威压弄得喘不过去,糖醋鱼更是像一条上了岸的红鲤鱼一样,特无力的挥舞着手臂。

而小月这时候额头中间那个漂亮花纹再次现身,接着她双手一张,两道淡淡的金光向两边散了出去,形成了一道屏障把弱势群体们包围在了里面。

而小月脑门子上也渗出了细密的行珠:“哥,快点,我手举着累。”

我点了点头,摆了个人的造型就准备往上飞,可这个时候毕方突然急转直下,刷拉一声变成了那个平胸娃娃脸的看上去很年轻实际上是大龄少女一,。站在我的面我摆着一副人的样子活脱脱像一

很快,我又把水盾撑撑开,好让小月有时间腾出手来擦擦汗。

“怎么又下来了?你刚才不都跟那大狗打起来了么?”我看着在半空中又转向基佬二人组的大狗哥,好奇的问毕方。

毕方摇摇头,一脸晦气,指着那只大狗道:“丫就是老狗,打个屁。他飞上去是为了跟我显摆的。”

我们:

沉寂了半晌,我看了看被纣王拎着的还在打着呼噜的老狗,百思不得其解,而金花则捅了捅小月的腰,指着那只大老狗说道:“你冲他叫一声,看他会给你摇尾巴不。”

小月:

而很快,天上的那只老狗兴冲冲的又一次盯着基佬二人组,把战斗又拉回到了网开始的状态。而糖醋鱼指着还顶着硕大向日蔡的基佬道:“哈哈,这会儿俩傻逼开心了吧,叫丫们开始欺负人。活儿逼该。”说完糖醋鱼放肆的大笑。

她笑完之后,我搂着她的腰:“少奶奶,咱少说点儿脏话。”

糖醋鱼听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要万一以后生个闺女像我,我哭都哭不出来。”

毕方哈哈一笑,指着金花儿道:“别搭理他,以后生孩子都给花姐带。”

金花儿听完吐了口烟。没说话。只是从她表情里看出了一股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强大优越感。

就在确定孩子都给金花儿带了以后,那边儿老狗突然曲颈向天高声啸叫。他的叫声带来了一阵席卷而来的狂风,把地上被野火烧过的草木灰齐齐卷上了天空。

而基佬二人组这时候也咬紧了牙关,极力催动起了那朵向日蔡,使得上面那些在老狗眼里就跟绣花针一样的小剑飞的旋转了起来。

大狗版的老狗见到这样的场景,从鼻孔起嘲笑般的喷了喷气,把脑袋低了下去,接着用鼻子闻了闻那朵莲花。就在我们以为他会一巴掌拍碎那个小向日蔡的时候,老狗却长大了嘴,以后把那个向日蔡给咬进了嘴里,接着我们就听到一阵快的咀嚼声,就好像狗啃骨头的声音插上了个话筒连上了个扩音器一样。非常震撼。

这一招儿可把我们给看傻了,虽说老狗小时候老是好吃点儿奇奇怪怪的东西,可这毛病已经改了好多年了,没想到今天他有复了。

小月脸色挺尴尬,扭头看着金花小声说道:“你那还有泻立停吗?”

金花想了想,然后在衣服裤子口袋里一顿猛掏,掏出一大堆零碎,然后在里面找到一管儿没开封的泻立停,递给小月,不确定的说道:“可能过期了小心点吃。”

小月摇摇头,分别指了指大狗版老狗和呼噜版老狗:“给他吃的。”

金花点点头:“随便吃,吃不死他的。”

我摸了摸鼻子,扭头笑道:“差距真大啊。”

金花扫了一眼我,递给我一板健胃消食片:“伽乞不吃?”

我:

可还没过两秒,健胃消食片被小狗一把夺下,然后乐滋滋屁颠屁颠的跑到后面和其他三个奇怪的小姑娘一块缩在角落分而唉之。

而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口儿,老狗已经吃完了那个向日蔡,接着他扭着屁股往两个基佬面前一座,不屑的看着他俩,好像在等着他俩继续点什么招儿。

不过这次,看的出来俩基是一点儿招都没有了,摆出了一副英勇就义状,以为服软老狗就能放过他俩。

当然,平时他俩肯定是没事儿,不过今天老狗不是平时那个老狗啊,他现在可是个比蓝鲸还大好几倍的变态东西,于是老狗二话不说,叨起爪子嗷的一声就朝那俩人扫了过去。

接着我就看见两个人以一种高尔夫球的感觉向着远处飞驰了出去,老狗这一球儿算是相当到位了,用那个什么什么专业术语应该叫小鸟儿球来着,老虎伍兹经常打。

毕方和糖醋鱼惦着脚看着向远处飞驰直至消失不见的每基,开心的手舞足蹈,糖醋鱼道:“他俩要是来个我还会回来的就完美了。”

毕方想了想:“咕满。

而这时候小狗突然上前纠正了毕方的错误:小妈妈说的是喜羊羊和灰太狼,不是宠物小精灵。”

毕方:

这时候小月抬起头看着正在摇头尾巴晃的老狗又低头看了看依然呼噜中的老狗,一脸纠结的问道:“怎么办?”

我也跟着抬起头看着很有老狗无耻神韵的那只大狗。

“我不用再吊皮卡了。”

众人:我每天推荐你们一并歌听听吧。

今具主打。

心。

听名字就感觉是很隐晦的歌曲。

一百五十二章万物初始之风

一几朱的老狗情绪很失落,因为任由他撒泼打滚。都事六他始终都变不回那个正常大小的老狗。

狐仙大人此刻成了老狗的老师,专门教他怎么变成*人。而旁边那个正在打呼噜的老狗依然面色如常,呼吸沉稳,呼噜响亮。

“月姐月姐,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毕方指着正在跟狐仙大人学习怎么变成*人的老狗,很是担忧的问小月,但是小月紧锁双眉不说话。

几个小的正顺着老狗的后腿在往上面爬着,那只奇奇怪怪不怎么说话的小猫妖爬的最快,抓着小三浦的小凌波最慢。小三浦被吓得嗷嗷直哭。

我卓上一根烟,借着月光看着在我视线以内已经变成焦土的森林和时不时还冒出点青烟大树桩,我内心觉得十分的不安,然后扭头问正在和糖醋鱼俩分吃牛肉罐头的毕方:“你烧了多大地方?”

毕方仰起头,嘬了一下油乎乎的手指头:“不太清楚啊,估计小不了。”说着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抄起一块牛肉塞进嘴里。

糖醋鱼大声抱怨道:“最后一块儿你都抢啊。好歹我也是嫂子好不。”

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不顾一屁股黑灰。

而这时候金花走上前,掏出张卫生纸垫在我腿上,然后坐了下来,这个举动极大的惊动了糖醋鱼,不过片刻之后她败给了手上的著片,懒得吃这些没谱的飞醋了,转而专心致志的和毕方对付起了手边的零食。

金花在我腿上坐了一会儿,现并不是很舒服,估计有点高屁股,于是拿起卫生纸不知道跑到哪坐着去了。

我看着这么一堆奇奇怪怪的人,又一次感觉到我无比的正常,于是我开始召唤了四姑娘吹起了水泡泡玩。

纣王抱着笔记本走到我面前,打量我一下:“你有心事。”

我摸了摸鼻子:“我都不知道我有心事。”

纣王高深莫测的微笑了一下:“你肯定有心事。”接着他挥手把在皮卡上对着倒后镜正在画眉线的火灵叫了过来,然后指着我问火灵:“本王说他有心事,他不承认。”

火灵把头探到我面前,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着纣王:“娘娘的否心事,岂是你这胖子可说得的?”

纣王:

我哈哈一笑:“干的好!”

而这时候,狐仙大人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而远处的大号老狗也一点精神没有的爬在地上,脑袋冲着我。

外凸的级犬牙离我不到两米。

我摸了摸狐仙大人的脑袋,拽了拽她的胡子:“怎么了?失败了啊?”

狐仙大人一脸挫败相,把下巴架在我脑袋顶上,然后用前爪猛挠我,挠了一会儿就摇摇晃晃跑到糖醋鱼那边去吃东西了,而我面前那个像淋了雨的土狗一样惨兮兮趴着的老狗,突然出了一声叹息。

伴随着这声轻轻的叹气,周再仿佛舌起了七八级的大风,把满地的草木灰刮的到处都是,风停之后,就听见糖醋鱼和毕方还有狐仙大人愤怒的惊叫声,接着就见两块石头和一罐网开封没多久的小黄鱼朝老狗那个方向飞了出去。

我抹了抹估计已经不成*人样的小脸蛋,走到老狗面前,拍了拍他比我人还蒋的鼻子:“傻逼了吧,这下你得当一辈子猛祸象了。”

小月在后面叫道:“哥,千万别刺激他啊。”

而面前的老狗听到小月的声音之后,嘴里出特凄凉的呜呜声,而合着他脑袋顶上的小朋友们的嬉闹声,显得老狗格外悲惨。

“你有招儿没有?”我点起根烟,网想给老狗递一根,但是现他一个鼻孔都比酒吧过道儿都宽,悻悻放弃。

老狗颓废的看了我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我摸了摸他的牙:“挺白啊,用佳洁士的吧?”

老狗:

而这时金花和小月俩人走了上千小月仔细端详着老狗,然后突然皱着眉头大声着老狗道:“你瞎想什么呢!”说着小月的脸都红透了。

我一愣,拽过金花小声问道:“老狗想什么呢?”

金花耸耸肩:“看小月的样儿,你说他还能还想什么好事儿么?”

而老狗被刮了之后更是楚楚可怜,刚才那种王霸之气都能让稍弱一点的糖醋鱼和小朋友呼吸困难的狗王,此刻突然变成了家养的吃火腿肠长大的宠物狗。

小月额头上的花纹这时候突然亮起,接着那个花纹呈现出一个诡异的扩散,渐渐的漫布到了小月整个脸蛋的两边,而且还在往下长。大概三五分钟的时间小月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都布满了这种很漂亮很华丽并且着莹莹蓝光的矢量花纹。看上去就好像有人在小月身上纹了一整只大孔雀一样。把原本就漂亮冷艳的小月衬托的更让人不敢逼视。

接着小月足尖轻点一下地面,然后她就像一根羽毛一般的飞到了老狗的鼻粱上,接着把鞋给扔了下来,赤足走向老狗眼睛中间,接着双臂平展,身上的衣服顿时化作飞灰。

从我这角度看过去小月的背后网好是孔雀的尾翼,华丽到没了边儿,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其实现在小月是没穿衣服的。

而老狗的两只狗眼都快看成斗鸡眼了,不过我觉得他是什么都没看见,毕竟离的太近了嘛。

金花这时候突然回身一指狐仙大人:“把胖子眼睛给蒙上。”等到听见纣王出自己来自己来的呼喊的时候,金花又转头看着我。

我感觉到金花眼神里的力场:“你干什么?”

“你还看?”

我摸了摸鼻子:“你觉着我能看见什么,老狗那毛都过了小月腰了。”

金花仔细的看了看,这才不再纠缠下去。糖醋鱼也站在我旁边,啧啧有声:“月姐还挺有料的啊。”

我诧异道:“你这都能看见?”

糖醋鱼抹了一把鼻子:“那是,我一闭上眼睛就是全息投影。”

而毕方惨兮兮的走到前面,把自己的胸部拍得咚咚做响:“还是我最小还是我最”

我: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小月突然一掌拍在老狗的额头上,啪的一声在夜空里格外清亮。而在老狗脑袋上玩的小朋友们已经开始拽着老狗的毛!的往下滑,最可怜的环是小二浦她是哭着卫炮在叉被小凌波很粗暴的拽着哭着下来,在她的世界里估计凌波姐姐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恐怖的人了。

在小朋友们安全下地之后小月背后像纹身一样的孔雀尾巴突然绽放了起来,度不快但是肉眼可见,接着一个很大很大的孔雀的屏就把老狗整张脸给遮住了,看上去极度真实,就好像是一直真孔雀在开屏一样,只不过这个美丽的东西,上面的纹路怎么看怎么像一只只的眼睛,显得有一点诡异来着。

小月是漂亮了,老狗就搞笑了,稍微站远一点儿,就感觉老狗是带着一个很弱智很傻的万圣节假面舞会专用面罩。

就在开屏之后,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弥漫开来,让人感觉全身软软的痒痒的想睡觉。接着一丝丝小风吹了过来,跟老狗还有毕方那种变态要人命的鼓风机完全不同,是那种温暖的慈祥的专门沐浴经济特区的改革开放的春风。

接着奇怪的事情生了,我们这一车妖孽啊,被这小风一吹一个咋。都显出了原形,比如毕方长出了翅膀,糖醋鱼变成了鱼尾巴小狗和凌波最搞笑了,一个长出了一条尾巴,一个背后出来一个特夸张的蝙蝠翅膀,俩人坐在地上哭得没完没了。而最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小三浦了,一只以为她是个智商挺高的普通小宝贝,可是被这个小风一吹她的头居然开始开花儿了,然后开一朵她乐呵呵的往下摘一朵,摘下来之后插在狐仙大人身上,满足狐狸的臭美心理。

而火灵和纣王正好奇的研究着众人的变化,特别是对小凌波特别关注,毕竟蝙蝠在古代劳动人民心中是不朽的吉祥象征。

我横抱着糖醋鱼,坐在一块比较干净的大石头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小月作法,而老狗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整个场面很是诡异,四周静悄悄的。被森林大火焚烧过之后连虫子都没有,而僻静的夜晚之后两个小朋友的哭声和一个壮硕男人的呼噜声,而这个壮硕男人和一只无比巨大的土狗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你好久都没抱过我了。”鱼尾巴拍的啪啪响的糖醋鱼玩着我扣子,委委屈屈的向我抱怨。

我愣了愣:“昨天晚上不还

话没说完就被糖醋鱼给用手捂上了,她手上一股牛肉罐头味儿。她拍着尾巴撒着娇,反正就是不说话。

而这时候金花的声音突然传来:“长草了!”

我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接着一扭头现金花儿就坐在我身后,我咳嗽一声:“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金花点上根烟:“这干净。”说着她指着地面:“长草了!”

听了她的话,我和糖醋鱼扭头看着地面,现在这个小风吹拂之下,四周被烧焦的土地上一丝丝的小草尖尖正在努力的破土而出,感觉就好像是竹笋一样,虽然不能明显看着它往外长,但是一回神儿的功夫就能感觉它已经长高了。

很快,周围渐渐出一种很奇怪的兹兹声,那些被烧焦的树和焦土一般的大地都开始冒出一簇一簇鲜嫩的绿芽,在月光下显得极为清晰。

小月开的屏这时候突然暴涨了起来,笼罩的范围比刚才又大了许多,老狗浑身上下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而在呼噜中的那个老狗,居然凌空朝小月那个方向飞了过去,很快就钻入了小月的尾翼里面。

而我看到这样的场面突然想起了一个好像是叫神龙斗士的动画片,里面的主角在战斗时候就是这么被吸到机器人肚子里面去的。好像那个机器人叫什么什么凤凰龙神号吧。

在老狗飞上去之后小月开的屏一瞬间彻底消失,接着就见呼噜版老狗被小月按在土狗版老狗的脑门子上。

这时候,恐怖的事情生了,就见小月的胳膊一用力,老狗被硬生生的塞进了这只巨大土狗的脑门子里,彻底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狐仙大人甚至要飞扑过去拯救老狗,但是被毕方给拽住了尾巴。

在我怀里的糖醋鱼冷不丁的打了个颤颤,尾巴把脚边的土地给拍出了一个大坑,然后惊悚的指着小月那边,组织了半天语言对我说。

“以后老狗会不会变成一个身子是狗脑袋是人的怪物?”

我听完一是一个激灵,傻愣了好长时间,喃喃的道:“会不会呢?”

金花咔咕一声点起一根烟:“看命吧。”

我:气…”过呢,我只是作为一个围观群众过去的。虽然我也很生气,但是毕竟已经过了热血沸腾的年纪,激动之余尚存了一丝理智。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成长,如果在五年甚至三年前,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参加他们战斗。

可是现在我不会这么干了,毕竟我已经知道了,这种冲击在一个国家力量面前都是一种过家家的小游戏而已,就跟大家来找茬一样。

真正的强势是要等天朝复兴,恢复到一种上位者的姿态去看那些土鸡瓦狗,什么都明了了。

在此我还是要劝大家一句,在愤怒的同时保持理智。那些垃圾们迟早是要付出代价的,可能你我看不到,但是迟早是会有那么一天。

还有,如果有哈韩的傻逼看我的书,趁早滚你妈的蛋,别脏了我的书。

对了,我天天都忘记求月票,我要月票,要月票啊童鞋也来啊,没关系的。我一点儿都不仇视盗版,写东西这事儿吧,我压根不靠这生活,跟书友打屁聊天才是我最爱干的事儿。

作者么,跟读者么,都是一样的人,互相斗嘴取乐才好玩啊。

纠号:,硼烈

杂牌救世主 一百五十一 狗王归来。一百五十二章 万物初始之风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