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四十九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一百五十章 双狗奇兵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没错。没是泣样基佬二人组甲直没强”个看到我身上模仿的火焰惊叫了起来。

我故作深沉的哦了一声,用很神秘的语气问道:“我也正在找她,她在你那干了什么事?。

基佬一号双手一叉腰:“她协同另外一个小妖,盗我丹药毁我洞府,还伤了文殊贤弟。如果道友见其二人,如不能当场格杀也定要通知我二人。”说着基佬一号给了基佬二号一个,你受委屈了,的眼神,看得直教人肝肠寸断。

说着他俩化作并蒂双生野鸳鸯就破空飞散而去了,看样子他俩和毕方有不共戴天的仇。

我点上根烟。把脑袋伸进驾驶室,网准备说话,可被驾驶室里的情况吓了一条,容纳三人的驾驶室里满满当当坐了六个人,加上刚才出来的金花儿整整七个。就好像满员的公共汽车一样,姑娘们身上各种香味混在一起,加上小三浦身上***味道,车厢里简直成了人间地狱。

我摸了摸鼻子:“你们就不嫌挤的慌?”

糖醋鱼潇洒的一甩手,把我的烟扔了出去:“我们都不怕,你担心什么?你当你那后斗儿上不挤啊?等会狐狸再一闹。连个趴的地方都没

听完,我看了看天色,现已经夜色朦胧了。眼看天就要黑下来了。于是我干脆的一拍车门:“今天不走了,就在这露营了。”

糖醋鱼听完点点又,扭头冲孩子们叫道:“孩儿们,野炊咯。”

车上的小姑娘们撒着欢的跑了下来,然后在火灵小阿姨的带领下开始了野炊露营的准备,而糖醋鱼看了看我,嘴一撇:“有话快说

我摸着脑袋:“被你一打岔给忘了。”

小月这时候探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你要说毕方的事。”

被她这么一提醒,我恍然大悟,然后特兴奋的说道:“估计毕方又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

小月捂嘴笑着说道:“嗯,吃了别人的金丹,还把人家房子给拆了。”

糖醋鱼听完一愣:“你们就不怕毕方铅中毒?也不怕她被人给逮

我摇摇头。捏了捏糖醋鱼的鼻子:“你太不了解毕方了。”

小月也是连连点头:“不死身加无限复活,要逮她太难了。”

我嘿嘿一笑:“毕方变了身可比小月都厉害。不过刚才那俩基佬说还有一个。跟豹子一样的女妖怪。”

说到这,我脑海里呈现出了一个穿着豹纹内衣、肤色古铜、身材矫健的如同阿凡达一样的性感少女,而突然间浑身冒火的平胸小毕方出现在她旁边。把我的热情陡然浇灭。

“哥”

糖醋鱼:“?”

我:

而这个时候,金花搂着狐仙大人也从车上下来了。狐仙大人哭得梨花带雨,脸上被自己的手给抹得一塌糊涂,而金花不停的安慰着她。在已经被小朋友们点起来的篝火的映射下,金花愈的美丽,狐仙大人也俏丽的一塌糊涂。

我转过身又点上一支烟,冲糖醋鱼特骄傲的说道:“看着没,那个。可是你相公的女版。多迷人!”

糖醋鱼不屑的啐了我一口:“她能让我生孩子么?不能生孩子对我有屁用

我听完脸上一垮,苦着脸说道:“我就是这点儿作用啊?”

糖醋鱼摇摇头:“我不会说话,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较这真儿,咱俩后半辈子没法儿过了

我嗯了一声。然后亲了一下糖醋鱼:“放心。我脾气特好,任由你欺凌。保证不反抗。”

小月咳嗽一声:“我还在这呢

我听完,网想说让老狗过来也亲亲你,可达时候老狗和纣王俩人特让人不省心笑声传了过来。我想想。这话还是没说出口。们也没好意思让她再跑出去打猎。女人和母狐狸都差不多,心思都是不可捉摸的,比如胖子的姐己还有不知道谁的狐仙大人。而几个小朋友倒是很可爱。三个小朋友互相玩起了游戏,小狗和小三浦在一块儿欺凌波小凌波见人就告状。

那台悲惨的笔记本终于被耗光了电,纣王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儿给我们讲起了他当皇帝的无聊生活。大致上每天就是杀这个砍那个”偶尔跟人玩玩心眼儿,批注一下乱七八糟的事儿。累倒是不累,就是压力挺大。

“我小时候不胖,后来坐了那个位置,一天比一天胖。都是压力给憋的纣王如是说道。

而就在我们准备调侃纣王的时候,林子里突然吹来了一阵很诡异的热风。风的温度就好像吹风机出风口的那种热度。

就在我站起身用四姑娘把包括皮卡在内的所有东西都笼罩起来之后,一股更猛烈的风吹到了这边。当然,其实我感觉不到,只是观察到的。毕竟一股风能把树干给吹着了火,这得需要多大的热能?

很快熊熊烈火,把我们包围在了里面,从我这角度往外看,那简直就是圳刚真实怀原版。如此近距离的观摩森林大火。突然让我酒贻亦境保护主义的心。毕竟太惨烈了。毕竟这整个林子里的小动物一瞬间都成了烤肉。

坐在火圈中间。没有方向的我们,只能傻乎乎的看着被火光映红的天空。

老狗点上根烟,试图伸手出去摸火,但是被四姑娘盾给拦住了。于是他郁闷的说着:“看这架势,八成是毕方跟人打起来了

我点了点头:“咱是现在过去,还是等她收拾完了再过去?”

老狗自觉的往车斗上一跳:“去看看呗

说着包含着看热闹心理的众人。一个个的跳上了车,而这次后斗儿上的人明显比前面坐着的人多,因为大家都看到狐仙大人在哀伤之余并没有把她那硕大的本体堆在后斗上。所以驾驶室里只剩下金花小月糖醋鱼这三个姑婆姚姓。其他人则一并蹲在后斗上,排了两排。

老狗最是兴奋,站在车顶上嗷嗷乱叫,还把上衣给脱了。露出一身腱子拜

而我顶着盾给皮卡清障,遇到的任何东西都被四姑娘盾轻易的格开,在皮卡车前面形成了一个直径最少十米的真空带。我觉得要是把我装炮管里射出去,保证比穿甲弹还实在,一炮能把喜马拉雅山脉抠出个大洞,把南印度洋的暖风直接引到青藏高原,这样祖国得多了多少个鱼米之乡啊。

很快,我们来到了一个已经被烧得干干净净的平地上,平地上果然戳着几个人,三个站着的一个躺着的,而站着的一个。明显是毕方。

因为她身上点着火,系得像小宇雷爆一样。而地上躺着的那个看上去已经重伤不治的,我到是乍一看没分辨出幕。兴许是距离挺远的,就见一把着亮光的剑插在地上那人的身上。

而另外两个人恰恰是我们刚才碰到的那两个死基佬,他们正联享用一朵挺漂亮的小莲花在硬抗毕方的熊熊烈火,不仔细看还以为毕方正在大炼钢铁呢。

当车子从那俩死基佬身边经过的时候,糖醋鱼故意减了减,原本辛苦抵抗着基佬一号,看向我们的眼神一亮,强打起精神冲着我大笑道:“来来来,道友,我二人已抵抗不住这妖孽,来帮我二人一把,扫平妖孽匡扶正义

糖醋鱼在他说完以后,居然停下了车,然后伸出脑袋:“照你这么说,我们这一车八成都得自杀以谢天下

基佬二人组:“?”

我咳嗽一声,指着已经现我们的毕方说道:“严格说起来吧,我们是她一伙儿的说着糖醋鱼突然加,然后一个漂亮的甩尾,皮卡稳稳停在毕方身边。

基佬二人组的脸色迅的灰败了下去,看得出来他们被打击到了。

接着车上的人鱼贯而下,热情的跟毕方打招呼。而地上那个被把剑叉穿的小姑娘,看到我们下来。眼睛咕噜噜转了几圈,居然顶着把剑坐了起来。这时候我才从她黑乎乎的脸蛋上看出来,这家伙就是那个爱管闲事的猫妖,老帅哥的干女儿。

而她坐起身之后,居然自己就把剑从自己身体里拖了出来,拔出来的一瞬间她还甜腻腻的叫了一声:“嗷”一呆。

我们看着都觉得疼啊,而她拔出来之后,居然只是用舌头舔了舔伤口,然后就活蹦乱跳的躲到了毕方身后,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而这时候,毕方边功边问我们:“你们怎么找来的?我都找你们两三个月了

我咳嗽了一声:“等解决了事儿再好好说行么?”说着我走上前,伸出一只手挡住了毕方的熊熊烈火。

然后指了指被我这么一招吓的目瞪口呆的基佬们,朝看上去已经很疲惫的毕方一笑,然后拍拍她的脑袋:“让哥哥们来接着我大喊一声:“老狗!”

老狗嗖的一声出现在我面前,手上拿着一正在选歌:“有事儿说,别他妈叫狗一样啊。”

我用眼睛膘了一下基佬们,然后咬着牙冲老狗说道:“你上还是我

老狗点上根烟:“你上还有个屁漏*点。”然后老狗按,脑袋像流氓一样跟着音乐点了起来,随后又像紫龙一样,把没系扣子的衬衫往下一扯,示威式的向金花一点头:“看看我的安全感啊。”

金华噗嗤一笑:“德行,屁大点儿事记半年呢

然后老狗嘿嘿一笑,把衣服往下一扔。

“给我一歌的时间。”曾经,我记得我高一的时候啊,天天公交上学,都能看到一个长腿的姑娘跟我在同站上同站下,每天很有默契的点头一笑。

可那年高考之后,至今已经十一年了吧。

我再也没见过她了。

一百五十章双狗奇兵

其实老狗是一个带着点男性沙文辛义的典型的新世绝后代。众种男人怕老婆。但是又有强烈的自尊心,而且认为女性可以和男人干一样的事甚至干的更好,但是一旦女性遭受攻击的时候,这种男人又会忘掉自己的其实战斗力不是很高的事实,像一堵危墙一样站在前面。因为在他们的思想里,再强势的女人,在某些特定时剪都是需要站在男人身后。而因为这个想法,他们会爆出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大男子主义情节。

用一句已经被人用烂掉的话就是:想要伤害你,就得踏过我的尸

而这次老狗明显轻敌了,他始终认为这个时候的流氓跟和谐社会的流氓是一个档次的。可事实摆在眼前,老狗不是他们两个死基佬的对手,虽然我相信如果是单挑的话,老狗可以很轻松的干掉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不过现实刚好应证了那句双拳难敌四手的古。

老狗一次次的出击,一次次被击退。基佬一号的小莲花和基佬二号的宝剑相互配合交织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阵网,把老狗弄得遍体鳞伤,一身细密的小伤口正往外渗出小血珠,看得人很是心疼。

我估计现在老狗一定很记恨小李子。如果他在,他们两个人的配合下,要弄掉这两个基佬实在是太简单了,老狗只要争取时间给小李子布好阵,后面的事儿,吃这爆米花抽着烟就能给解决了。

狐仙大人和小哟还有糖醋鱼不止一次想出去帮忙,但是被小月伸手拦下了。糖酷鱼甚至还骂了小月,不过小月只是特淡然的摇摇头,用很坚定的语气告诉姑娘们:“男人是需要自信的。”

而我和毕方更走了解老狗的德行,除非他被弄得快不行了,或者昏迷不醒。谁帮他谁倒霉,反正最少一个。礼拜不得消停,而且老狗在这方面儿有点小心眼儿,就好像金花说了他一句没安全感。他就能光着膀子上去跟人玩命一样。

小月其实比我急,因为她已经完全是大技能爆状态了,平时打架都只是眼睛蓝绿蓝绿的,现在她脑袋后面前起光环了,乍一看跟观音菩萨一样。反正我是知道,那俩基佬今天是死定了,不管他们打的过打不过老狗。毕竟我把小月养这么大,第一看到她这么火儿。

在基佬二人组嚣张的狂笑下,老狗抹了一把鼻血又从地上站了起来,而这次站起来之后,他有成了狂犬病形态,用了比平时快了近一倍的度冲向两基佬,只见红光一闪,基佬二号被撞得凌空飞起。就在我们准备击掌庆祝老狗胜利的时候,老狗突然传出一声特凄凉的狼嚎声。

再等我们看过毒的时候,现一耸基佬的莲花已经硬生生的扎穿了老狗大腿。莲花的根部死死咬住了老狗,鲜红的血液通过小莲花的根都用一种很诡异的肉眼可见,流向花瓣之间。

老狗挣扎着想把那朵莲花给拔出去,但是那个。莲花就像叮进肉里的蚂蝗,越是撕扯它咬的越紧。

花瓣慢慢由白变粉而且正向着赤红变化着,老狗也越来越虚弱。不过他放弃撕扯腿上那朵莲花,转而朝着一号基佬飞身扑了过去。

而这时。我和小月还有毕方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可就在狂犬老狗准备给一号最后一击,我们刚要出击的时候。

四周突然翻涌出一股很嗜血的气息,很像当时老狗在海南变身的感觉,但是很明显这股气势比那时候更加恐怖,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在这股气势的影响下,我不得不开盾照顾被这种莫名其妙的威压弄得呼吸困难的以狐仙大人为的几个小盆友和纣王还有火灵,糖醋鱼也是第二次被这种气势袭击,稍有缓和,但仍然面色潮红,唯有毕方月还有金花儿三人表示毫无压力。

而老狗那边更是奇怪,在这气势下,老狗腿上的血遵花居然慢慢的枯萎凋谢。再度凝结在一脸惊悚的一号基佬手上。而二号基佬也口角流血的窜回了一号身边,并且替一号弹飞了已经虚弱不堪的老狗。

不过让人奇怪的事,这股气势在老狗在地上翻滚挣扎的时候却是变得越来越强大。天地间宛若一个巨大的高压锅。被毕方烧成灰的草地被这股变态的血腥气吹的四散飘起,然后又跟火山灰一般降落在地面。

毕方身后为数不少的活着的植物也开始慢慢泛黄枯萎。

我扶过老狗,现他已经开始有点神志不清了。我赶紧给他开始治疗,可是我这时候现了我治疗术的局限性了。原来我只是是个外科大夫,内科一概没用,,

而最最精彩的事情却生在我自怨自艾的时候。

突然一声夹杂着暴虐、血腥、肃杀和不死不休的狼嚎从天际传来,比老狗放流星雨的时候的那声更飘渺,就好像从上三十三天直接传来,

接着原本不是满月的月亮突然哗啦一下亮亮如白昼,而且也变得像一筒那么圆。天空中的云朵一瞬间被冲的干干净净,深蓝色的天空上就剩下一个大的能看见环形山的变态大月亮。

基佬二人组顶着压力像是便秘一样玩着猫腻,不多久一号吸了老狗血的莲花不停涨大到像一栋小别墅,而小别墅一样的莲花瓣居然全部被换成了二号的宝剑样式,就这么的,好好的一朵莲花硬生生的被他们弄得像一朵向日蔡。

我低头看了看脸色苍白但是呼吸平稳的老狗,扭头冲小月他们说:“他们还带玩合体的?”

糖醋鱼指着老狗道:“死不了吧?”

糖醋鱼网说完。老狗的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小月捂嘴笑了笑:“多明显的事啊。”

而金花却皱着眉头,担忧的看着小月说:“你男人打呼噜,你以后可能会失眠。”

月:

而毕方插嘴道:“这种事儿,习惯习惯就好了。再说月姐能让人作恶梦。一作恶梦就不打呼噜了。”

糖醋鱼摇摇头:“老狗真可怜。”

月连连摆手:“我不会这么干的”

我摸了摸鼻子:“现在不是谈这个话题的时候吧?”

而听了我的话,糖醋鱼得意的指着我冲姑娘们说道:“他就不打呼噜。不然我耳朵这么灵,我死定了。估计三十岁就得进入更年期

我:就在姑娘们讨论起打呼噜这件事的影响力的时候。万里无云的天空上的月亮,突然缺了一块儿,很显眼的缺了一块儿。就好像被人咬了一大口的油饼。

月亮缺口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天地垂归一片黑暗,到底有多黑呢,就是黑到我们的眼睛完全适应不了这种暗度,除了小月的眼睛和火灵的夜明珠手链还有已经变成大狐狸的狐仙大人尾巴上的夜明珠小挂饰之外。整个这一片没有了任何光阴。

而在我来不及照明的黑暗里,天生晚上活动的凌波红外线狐仙大人和夜视的小月还有跟蝙蝠一样用声波定位的糖醋鱼齐齐出一声很惊讶的叫声。

而她们四个叫完之后,天上的月亮又开始露出头角,而借助着月亮反射的光线,我们所有人都出了情不自禁的一声惊叹。

甩为。

我们和基佬组合之间那三十米的空地上,居然站着一只比老狗本体还要庞大的一只天狗,要庞大许多。

老狗的本体已经高达十五米了,而这只大狗虽然长相和老狗一样,但是它居然最少有五十米那么高,如果不是他是侧身站在我们面前,我想他用牙齿咬到基佬二人组的时候,我们抬头也只能看到它的肚脐眼。

狐仙大人彻底惊叹了,她疯狂的刨着脚下的土地,用来抵御兴奋和难以置信,毕竟她的印象里她的好大好大的大妖爸爸妈妈也只有堪堪两层楼那么高。而面前这只如果后脚直立能直接顶上四十层楼。

看到它,我们终于了解到为什么刚才那股让我的四姑娘盾都嘎吱作响的威压是怎么来的了。

而基佬和我们则是完全不同的表情,我们是惊叹,而他们,是惊

那只大狗只是用眼睛盯着他们两个”可就是那双直径郗过卡车轮胎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谁,有人能不肝颤么?

我的视力不行。但是毕方这时候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指着基佬们说道:“那个拿剑的孙子尿了。”

大狗哥哥这时候盯着基佬二人组,伸出冒着热气的舌头,轻轻的、柔柔的、轻柔的舔了一下嘴唇。

这时候二号基佬突然出了一声比女人还凄凉尖叫声。响彻云霄。

而毕方这时候突然干出了一件让我们都意料不到的事情。

她跃舟天空。火凤只身徒然绽放,一个堪堪跟那只天狗相仿体积的大鸟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凤鸣和如期而至的南斗星压一起又出现在了基佬一号二号面前。

糖醋鱼看着毕方和大狗哥哥,叹了口气,然后指着毕方冲我撒娇道:“老公,我也要那么大

我摸了摸鼻子:“你跟毕方比胸部啊。

金花听罢,烟视媚行的看了我们一眼,嘴角翘起了一个不屑弧度:“哼。”

糖醋鱼:

所有人:大家加油,语文不用背了。

数学可要多练几题。

杂牌救世主 一百四十九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一百五十章 双狗奇兵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