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一百三十四章 痛啊痛啊。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出前,我们开了一个会。

会议的具体内容就是我们西行之旅到底是飞着去还是走着去。而因为这个事情,我们的整体被分割成了三个部分,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以老狗为的主飞派,以金花为的主走派以及以我为的中立阵营。

我的阵营里包括了狐仙大人、小月、火灵和纣王……

虽然我知道狐仙大人很想支持老狗,但是金花儿是狐仙大人唯一不敢招惹的人物。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被爱情冲昏脑袋的狐仙大人敢对小月瞪眼睛,却唯独不敢招惹金花儿。

可这个问题就算是当事人也说不明白,金花还让我闻了闻她身上,看看有没有王者霸气。

至于纣王和火灵,他们俩一个跟定我这个娘娘,另外一个完全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以旁观者的态度看待这件事情。

而小月的天性就使得任何争端都跟她没有缘分,她安安静静的坐在那边儿闭目养神,时不时的点点头,就像有人给她托梦一样。

老狗在争执最后阐述了自己的中心思想:“直接过去,看看那家伙是不是李子,如果是李子让他想招儿找其他人,他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多。”

金花义正言辞的反驳老狗到:“万一不是呢?反正我就觉得沿路找过去更合理一点儿。”

反正他俩从开始到现在,翻来覆去的就是这两句话来回折腾,就像滚刀肉一样,谁也没办法说服谁。更关键的是他俩说的都有道理,所以我们旁听团也很难取舍。我在这一刻恨透了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它俩天天说信号覆盖到哪哪哪了。可来这一看,妈的,这俩吹牛逼的……

金花和老狗俩人争着争着突然停了下来,老狗突然站起身从口袋里摸出一副扑克牌往金花面前一放:“抽,谁大听谁的。”

金花看了看扑克牌:“是按斗地主的大小抽还是按梭哈的大小抽?”

我:“……你懂的挺多啊。”

老狗一点头:“斗地主的,梭哈我不会。”

金花听完,二话不说从扑克牌里摸出了一张往老狗手上一放,赫然是一张红心二。

老狗一愣,接着也伸手出去摸了一张,摊开之后只是一张方片儿七。

金花哈哈一笑:“听我的,走着去。”

老狗把两张牌往牌堆里一插,哗啦啦的洗起了牌:“刚才热身,不算。现在开始。”

我:“……你又玩这套,你这么耍赖多少回了你,那根冰棍儿你欠我都快十年了。”

老狗对我的话不以为意,把洗好的牌又一次的伸到了金花儿的面前:“开始。”

金花懒洋洋的伸手抽出一张,翻开之后点数很小,只是一张草花五,金花无奈的耸了耸肩。

而老狗看到金花儿的小五之后,高兴得哈哈大笑,以一种必胜的姿态抽了一张出来。

黑桃三……

在看到这张牌以后,老狗的彻底崩溃了,指甲在石头上挠得咔嚓咔嚓响,在沉默许久之后。老狗咬着后槽牙说道:“三局两胜……”

我们:“……”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踏上了渺茫的西行之旅,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我的这双写着gaoji字样、商标是三叶草的商务旅游鞋,它已经陪伴我一年多了,不知道它还能不能耐得住这么几百公里的崎岖道路。虽然商朝已经开始有国道这种宽敞大路了。

可……可谁能保证这一路上到底会不会下雨?用青春痘想都知道没铺沥青水泥的路一碰着下雨会是个什么路况。

老狗情绪不是很高,从三局两胜到五局三胜再到七局五胜,他连续输了七回,如果加上热身赛那就是八回。这简直是扑克牌界的奇迹,知道出现老狗这种情况的概率是多少么?是零点五的八次方!

估计最后老狗是不好意思再耍赖了,如果他再玩下去能直接把金花儿的运气值顶到双色球中五百万的概率。

狐仙大人一路上扑扑蝴蝶,偷偷瞄瞄老狗,火灵一路上和金花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小月安安静静的和老狗走在队伍最后面,纣王则一路上看什么都新鲜。看到纣王的样子,我深切的感觉到原来世界上最土最土的土鳖并不是依然穿着一身儿裤管上有两条白杠后背印着运动俩字的蓝色运动服招摇过市的人,而是一辈子除了当皇帝什么都不会的这一类悲剧。

由此可见,乾隆爷那就是一个进步青年,他坚决的贯彻了诗经里面的一句话;行万里路等于读万卷书。以及第二句话;书中自有大明湖畔夏雨荷。

“胖子,怎么样,外面儿的世界是不是特精彩?”我扭过头看着正在感叹祖国大好河山的前任皇帝。

土鳖纣王叹了口气:“十余载……不,十多年的帝王生涯,本王一无是处。”

老狗听到这,突然拍起手:“好!你现在说话的味儿太可乐了。”

我耸耸肩,回头冲小月说:“老狗这是受了刺激在人胖子身上找自信呢。”

小月微笑着点了点头:“让他去吧,他这段时间焦虑的快成崔永元了。”

我:“……我还真没看出来。”

小月点点头:“他不好意思说。”

在崎岖的山路上我们走了半小时,突然金花儿往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一坐,怎么都不肯再挪脚儿了。

休息了一会儿的金花呼哧呼哧直喘气道:“我们为什么不飞着去?”

我:“……”

老狗:“……”

众人:“……”

金花抬起头,看着我们异样的表情,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连忙说道:“我们可以在没人的地方低空飞,在有人的地方找找。”

老狗一听一拍脑袋:“我当时就这么想的……你非不同意。”

我咳嗽一声,看着纣王和火灵很深沉的说道:“沟通是人和人之间桥梁。”说完我又看着小月说道:“你肯定知道吧?”

小月往石头上一坐,点了点头道:“我没说。”

我:“……”

接下来,我们又重新开始开会,商量怎么分配人员搭载的问题,毕竟这里真正能飞的只有我和狐仙大人。老狗那叫暴力蛙跳,压根就不属于飞行,他还是得遵守牛顿定律的,而小月她倒是能离地三十厘米,可那顶多也就算个磁悬浮,跟飞这个词儿压根不是一个意思。

最终裁定结果如下:我像阿童木一样背着小月,狐仙大人要和白龙马一样驼着金花儿和火灵,老狗……老狗一如既往的扛着纣王。

对这样的分配结果,老狗意见很大,他一心只想背着小月,可未曾想居然又是让他背着那个少说都有两百多斤的纣王。更何况纣王还是男的,要知道男人背男人可是件很变态的事情。想象一下,如果你身为一个男性,有另外一个男性趴在你背,时不时的对着你耳朵来一下两下的吐气如兰,估计只要是心理稍微正常点儿的都没办法承受这种强烈的心理冲击。

于是诞生了第二套方案:我像阿童木一样背着金花,狐仙大人要和白龙马一样驼着小月和火灵,老狗一如既往的扛着纣王。

老狗:“……你.他妈玩我。”

我摸了摸鼻子:“要不你背小月,让你狐狸驮着胖子?”

此话一出,狐仙大人顿时爆,像得了狂犬病一样冲上来冲着我一通牙咬脚蹬的,大有不是我死就是她亡的气势。

纣王在旁边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多少人曾为能接近本王不惜一切代价……”

老狗眼睛一翻,瞪着纣王说道:“为了杀你吧。”

纣王:“……”

当然,在狐仙大人抵死顽抗之下,我们最终使用了第一套方案,老狗不情不愿的同意了背纣王,而纣王更是不情不愿的爬上了老狗的后背。

而在起飞之前,我突然现一天都没怎么说话的火灵,脸色苍白起来,眼神里还充满了惊恐。

我走上前看了她一会儿问道:“病了?”

火灵见我询问她,连忙猛摇头,边摇头边说:“无碍无碍,我不打紧。”

“病了就得说,多少人就是因为小病不治到最后真就不治了。”我板起脸很严肃的教育火灵。

听完我的话,火灵脸上一阵潮红:“火灵真的没有事情,只是……只是……”

见她只是半天没只是个所以然来,于是我叫过旁边正在摘山楂的小月过来给火灵作个全身性检查。

小月扫了一眼火灵,扭头冲我说:“哥,这事儿你管不了。”

我一听就愣了,大声冲火灵说道:“这年头儿还有我管不了的事儿?放心,娘娘给你做主。”

金花噗嗤一笑:“你还真入戏。”

不过火灵仍然是一副支支吾吾的表情,把我弄得一头雾水(哟,雾水哥,好久不见。)

小月走到我后面用手指狠狠一戳我腰:“哥,痛经你管来看看?”

“我……”

火灵粉红着脸朝小月说道:“女先生……”

这时候金花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小袋很奇怪的小包包,递给火灵。然后在她耳边细细的说了两句话,随后火灵就捂着脸跑到旁边的小树林里去了。

我好奇的问金花:“啥玩意儿?”

金花突然比划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用假声很娇嫩的说。

“那个不痛,月月轻松!”

我和小月:“……”

老狗和狐仙大人:“……”

杂牌救世主 一百三十四章 痛啊痛啊。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5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