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第四十九章 灭他满门去。

.正当老狗和我辩解这个射和那个射之间的关系、小李子和毕方百口莫辩、小月和金花俩人低声细语、吴智力被糖醋鱼百般追问的时候,僵尸哥依然一脸微笑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一个表情怪异,走路姿势极不协调的男子。

僵尸哥把男子领到我们面前,他自己坐下了,那个大概四十岁,长着一张外国大众脸的男人却面无表情的站在那。

“这就是刚才开枪的人,中了我的尸毒,但是他还有思维,还能回答你们的问题。”僵尸哥切了一块已经完全冰冷的牛排放进嘴里,毫不为意的冲我们笑着说。

小月却脸色铁青的看了僵尸哥一眼,说:“不用了,你带他走吧,把帐结了。”

僵尸哥一脸兴奋,连忙召唤服务员爽快的结账,然后匆匆带着那个奇怪的人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老狗见小月脸色不好,忙问:“怎么了?怎么也不问问,就让他们走了?”

小月咬着后槽牙说:“我全知道了,僵尸哥要生吃这个人的肝脏。”

话音刚落,我们这一桌几乎没有不反胃的,唯独吴智力继续吃着东西嘲笑我们说:“别这么在意啊,我在美洲集训的时候,亲眼看着当地土著吃活人肉,都没你们反应这么大。”

我们赶紧离开这家餐厅,实在是扛不住僵尸哥给我们来这么一招儿了,真是林子大了啥鸟儿都有,人生最大的悲剧没过于此。

原来到点儿就瞌睡的我,因为被僵尸哥狠狠恶心了一通,一点睡意都没有了,我们几个特颓废的靠在伦敦的街心公园的长凳上,一脸被强暴。

“吴智力,你怎么还能吃的下去?你他妈也是个强人。”老狗指着正在津津有味吃麦当劳汉堡的吴智力,眼神里充满敬佩。

吴智力三口并作两口咽下去说:“你不知道,作为一个级警察,我可是特种兵,这点东西算什么,我在越南吃腐烂的蛇,吃有毒的果子,那才叫痛不欲生呢。”吴智力看似轻飘飘的几句话,直接就把我们这些没怎么见过世面的暴户给打压的惨无人道,看看人家,吃烂果子和有毒的蛇。

这时候小月小脸苍白的从同样小脸苍白的老狗腿上坐起来,对我们说:“今天那个人是被雇佣来杀老狗的,雇佣他的人是……”

小月还没说完,小李子就接嘴了:“我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谁了,不就是那天那个被老狗吓得差点失禁的傻子。”

小月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他,是他的家长。那个家伙已经被送去咱们老家跟马氏集团洽谈生意去了。”

我摸了摸趴在我肩膀上直哼哼的糖醋鱼的脑袋,说:“洽什么谈啊,摆明逃难去了。等会儿,马氏集团,咋这么熟呢?”

“春梦男。”小月对于这个家伙的外号都快至死不渝了。

老狗点点头:“天黑了咱先把这个买凶杀人的给弄了,回去以后那小子跑不掉。居然用这种玩意儿就想弄死我,出枪没有十万焦耳别想伤着我。”

此话一出,旁边正喝着可乐的吴智力噗自己一身:“十万焦耳?沙鹰才三千焦,十万焦?那是激光炮!”

老狗想了想道:“恩,这个估计悬。”

小李子这时候突然看了看天上飞着的鸽子,沉思了一下:“吴智力,说说我弟弟的事儿吧。”

吴智力正了正脸色,用一种很严肃的表情开口道:“爱德华,和我同一批被级警察计划选上的,因为我们是欧洲人,更适合渗透进白种人的圈子,我们从六岁开始几乎就形影不离,一同吃一同睡,就连第一次招妓都是同一个女人……”

小月一咳嗽:“说重点。”

“在前年,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那天……”吴智力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声音里隐隐透着压制不住的愤怒。

“那天,他走进我房间,用手语告诉我,我和他可能被暴露了,他身上被植入了窃听器。我们潜伏的那个组织会在一个已经不被信任的成员身上植入窃听器,用他来当诱饵诱捕我。我也知道,他虽然被打了麻*醉药,但是因为我们的训练,我们对麻醉和催眠几乎免疫。可我宁可他被麻醉了,你们知道那种被清醒着被手术刀宰割的滋味吗?”吴智力说到这,拿出一根烟,狠狠的抽了一半。

“然后,他忽然大声对我说,我是一个警察,需要你的帮助,一起逮捕组织里几个重要的头目。而他用手语跟我说,一定要让我完成任务,不然以后兄弟没的做了。我明白的,他已经不被信任了,也就不可能再有机会完成任务。我大声的向他咆哮说,不行,我不能背叛组织,我要向蝰蛇检举你。那天,是我一辈子第一次流眼泪,而且我只能把我的悲伤控制在三分钟之内,后来,蝰蛇的人冲进了房间……”吴智力的手颤抖的很厉害,虽然说话的时候还很镇定,但是显得微微有点语无伦次。

他闭上眼睛,用力的深呼吸几口,继续说到:“他们折断了他的四肢,割下了他的舌头。就在我面前,就***在我面前!”吴智力不顾周围人的眼神,大声的吼叫着。

“后来,他们递给我一把枪,让我杀了爱德华,我当时真的很开心很开心,因为我可以亲手送我最好也是唯一的亲人上路,而且他还不用受到更多折磨。于是我笑着在爱德华头上像这样‘砰’。”他说着说着突然狞笑了起来,用手指比划着自己的太阳穴。

而这时小月突然站了起来,紧盯着吴智力的充满血丝的眼睛。很快的,吴智力的情绪稍稍稳定,他又点起一根烟,跟我们说了声对不起,然后接着往下说。

“我彻底的安全了,而且我的能力十分突出,我很得组织重用。很快,我就成了蝰蛇的左右手,而这时,我也知道,爱德华马上就不在孤单了,我很快就能给他邮寄一批宠物过去了。”这时的吴智力显得特别冷静,还喝了口可乐润润嗓子。

“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爱德华死祭的那一天,我被蝰蛇邀请到了他的别墅去参加他父亲的生日,我太高兴了,我亲吻着爱德华的照片,祈求他保佑我能顺利。”这时,爱德华从贴身的一副里拿出一张被汗渍浸透变黄的照片递给小李子,上面有两个拿着手枪面带青涩的小青年,其中一个长得几乎和小李子一模一样。

“爱德华很帅是吧,我跟他说过,如果他是女的,我早强暴他了。”吴智力冲着照片傻傻的笑着。

“当时进到蝰蛇的别墅里,经过很严格的安检。但是我仍然带进去了一包从一种小蘑菇里提炼出来的强力致幻药,我只是在他们的食物里和酒里都撒了一点点,真的就是一点点。”吴智力用手比划了一个指甲盖大小。

“再后来,我用钢丝把除了蝰蛇以外的所有人都勒死,像风铃一样挂在大厅里,而蝰蛇,我要等到他完全清醒以后再动手。”他这时候的残忍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蝰蛇清醒以后,他出了像小女生一样的尖叫声,我高兴的陪他跳了一只探戈,随后,我挑断了他的手脚大筋,弄碎了他的腰椎,我的医疗技术可比那些医生好的多。我给他吃镇痛药,我给他局部麻醉。之后呢,你们知道我干了什么么?我让他亲眼看着自己整个下半身被我一点一点的锯掉,我每锯下一块,都要切下一点放在他嘴里。我还把他的牙齿敲掉,耳朵里被我灌满了蜡烛油,眼皮也被我切掉了。但是舌头我还是留给他了,我要让他随着音乐的节奏惨叫。当我把他的下半身全部切除之后,我把他的肚子切开……”吴智力好像陶醉在他的回忆之中,整个人就好像厉鬼一样。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接着是小月的断喝:“不要说了!”

吴智力随着这声巴掌脆响,整个人就像失去了重心一样,瘫倒在地上,小李子默然把他扶在肩膀上。

我们所有人心里都不是个滋味,我们能体会到吴智力的心情,真的能。如果我、小李子、小月、老狗、毕方、糖醋鱼甚至刚入伙没多长时间的金花,其中有任何一个人遭遇到和吴智力相同或者相似的事情,我绝对有把握相信,我们会干出比吴智力更恐怖,更骇人听闻的事情,吴智力只是简单的让那个坏人感受到了什么叫切肤之痛,仅此而已,我们呢?会不会大屠杀?

在小月打断吴智力之后,姑娘们一个个都泣不成声了,小月叹了口气:“再让他说下去,他会崩溃的。我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看不到他这段记忆,原来是他自我催眠了。因为小李子是在长得太像爱德华了,所以他开始一点一点的放下戒备,终于在今天爆了。”

小李子脸色是最难看的,他素未平生的弟弟死了,而且死的很惨,而现在昏在他身上青年,为了给他的弟弟报仇,选择成为了魔王,尔后这个魔王在逐渐变成正义使者的时候,又因为他,又差点成了魔王。这叫可怜的小李子如何拿捏取舍啊。

我按了按吴智力的肩膀,回头搂住糖醋鱼不停的安慰这个平时看上去牛逼哄哄,其实心底无比善良的小女生。

“老公,晚上你要搂得我紧紧的。”糖醋鱼泪眼婆娑楚楚可怜的跟我说。

我摸了摸她丝滑的头:“没问题,你要多少牛顿的力都行。”

“还有晚上上厕所也要陪我。”糖醋鱼继续泪眼婆娑楚楚可怜。

我又摸了摸她的头:“没问……这个不太好吧。”

“我怕……”糖醋鱼胆战心惊的说。

糖醋鱼既感动又害怕,毕方既害怕又感动,金花则点着烟不说话,小月冷冷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老狗这时候站起来拍了拍手:“姐妹们,都怎么了啊?生活还是美好充满希望的。”

刚才还是昏迷中的吴智力突然坐了起来,道:“就是啊,充满希望的呢。我刚才怎么躺李哥怀里了?你摸我了?”说着上上下下打量着小李子,我明显看到他脸上的汗毛竖了起来。

众人:“……”

我偷偷问双脚在晃荡笑眯眯看着小李子和吴智力的小月:“他怎么回事儿?”

“我把他记忆改了,太危险了,我可不能留着个祸害在我们身边。”小月理所当然的说。

我吃惊的看着小月,沉着脸说:“连哥的话都不听了?”

小月看着我捂嘴笑了笑:“有新功能要提前提醒嘛,我忘记了,哥哥要怎么惩罚我呢?”

我拽了拽小月的马尾辫:“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老狗这时候把小月一把从我手里抢走,搂在怀里,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就好像被人抢了骨头的狗。

我瞪着眼睛看老狗:“我跟我妹聊天你也来掺和?我是抢你食儿了?”

老狗眼睛滴流流的转了一圈:“是哦,你没威胁,习惯了习惯了。”

小月从傻傻的老狗怀里走出来,捏了捏他脸,对他说:“晚上,我们还要去找别人麻烦呢。”

老狗不听小月提醒都把这茬子事儿给忘了,一拍脑门,冲旁边吵吵闹闹的几个人说:“姐妹们,晚上去找人茬儿,咱该怎么办?”

毕方看了看吴智力,阴测测的一笑:“灭他满门!”

我们:“……”

杂牌救世主 第四十九章 灭他满门去。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