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第四十三章 长见识没?

.说白了,如果不是我们几个贪图享受,好逸恶劳,我们成立个保安公司早几年就世界五百强了,咱又不学那蜘蛛侠,什么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要我是一警察,见天看一人在自己脑袋顶上嗖来嗖去,我他妈不开枪把他给弄下来,我就是对国家不忠心对人民不热爱,早多少年了就教育大家破除封建迷信,打倒牛鬼蛇神。哦,这时候我们几个要是蹦出去,冲着鲁豫有约的摄像机弄几个特技出来,告诉全世界人民说‘看,我们几个是妖怪,你们国家也有。’这不是名正言顺抽咱们伟大教育制度的耳刮子么?我们又不是傻逼,世界上奇怪的事儿多了去了,我们何苦当这个出头鸟儿?

打完小怪兽之后,我们坐在大厅里,喝着管家给端上来的正宗蓝山研磨咖啡。毕方兴致勃勃的问着小李子刚才打小怪兽的场景,小月和糖醋鱼正在翻看服装杂志,大厅里灯火通明,而金花儿正在跟那个已经激动到快脑溢血的老头费劲巴拉的交流着。

吴智力好像受了什么打击一样,坐在沙角落里闷声不语,小李子把毕方交给吹牛逼大王老狗,然后他自己坐到了了吴智力旁边,拍了拍吴智力的肩膀:“咋?受刺激了?”

吴智力点点头:“我在日本的时候,从开始学剑术学驱魔,到后面在警察学院里学六国语言学射击,我从来都是第一名,我参加中日韩武术交流会也是第一名,我一直以为我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至少没什么人能打赢我。可……”

我也坐到了他旁边:“孩子啊,你的路还长着呢,我认识的人里,最少有三百个能轻松干掉你的。”这时我想起了36e的玲玲和锁直升机的兔子以及他们的战友,还有老丈人和麒麟哥……

小李子踹我一脚:“去,一边玩去,带你这么打击人的么?等会他得切腹了。”

吴智力摇摇头,笑了笑:“我真挺傻逼的啊?”

我点点头,小李子又悄悄踹了我一脚。

小李子喝了口咖啡:“其实你也别太难过了,你觉得你傻逼啊?你看这家伙,他真正的天下并列第一,他不比你还傻逼么?”小李子指着我。

吴智力一听这话就来劲了:“什么叫并列第一?”

我指着小李子:“我哪傻逼了?哪傻逼了?不说我等会大爆炸了啊。”

“看着没,你比他不好多了。”

吴智力不依不饶的坚持自己的问题:“什么叫并列第一啊?”

小李子挠挠头问我:“你能把麒麟召来给他见识一下什么叫变态不?”

我啐了小李子一脸:“你有毛病啊?我招来了你包吃住啊?”想着麒麟哥那句天造地设,我他妈到现在汗毛都是硬邦邦的。

“你看,两个天下第一,一个傻逼一个变态,你还想当天下第一?”小李子循循善诱,就好像在开导小学生一样。

可吴智力完全抵抗了小李子的教导,固执的点了点头。

我把腿放在红木的茶几上,冲吴智力说:“你先想个招儿打赢我媳妇儿吧。”

糖醋鱼坐在那边看杂志的时候敏感的听到我说媳妇儿俩字,一个闪身就跑到我身边,坐在我腿上:“嘛事儿?嘛事儿?”

“没事儿,智力同学想挑战你。”我指着吴智力沮丧的小脸蛋。

糖醋鱼眯着眼睛看着吴智力,然后在桌子上拿起一个大理石制作的烟灰缸,冲着烟灰缸轻吐一个字“破”

然后手一用力,大理石烟灰缸就变成了大理石灰,在吴智力眼前若雪花般坠落。

我可知道这是糖醋鱼咋呼人呢,她那是次声波,根本不用声儿,不过不声就破了那就跟变魔术没啥区别了,说个破字儿增加气氛用。

可吴智力不知道啊,在他看来就是他杨嫂拿了个石疙瘩,性感的小嘴一张,石疙瘩就成了石灰沫子,这还了得?一般人没个三五甲子的功力能牛逼成这样?所以吴智力瞪大了眼睛,眼睛里饱含着震惊和委屈。

糖醋鱼哈哈一笑,拍着吴智力的肩膀:“小同志,不要灰心。你现在随便去哪部小说里都能当男一号了。”

我把糖醋鱼板正,问她:“刚才你打那个小怪兽的时候你用的啥招,挺犀利嘛。”

她眉头一扬:“哀家可是用的失传已久的天山折梅手的灵活,配合着少林大力金刚指的指劲和崆峒七伤拳的拳法配合打出的石头剪子布。”

我一听她开腔就知道她又开始满嘴跑火车了,捏了捏她屁股:“说正经的。”

糖醋鱼傻乎乎的拿脸在我身上蹭了蹭说:“不就是少年军体拳么,你大学时候体育老师没教啊?我大学体育老师摸了一下我大腿,就被我老爹废了五肢呢,你说,你是不是得被削成*人棍养在鱼缸里?”

吴智力听得一脸灰黑,我在糖醋鱼脖子上吸了个红印:“你看着办呗。”

“我个人感觉吧,能把少年拳打成你那样的,还真不多见,你那哪是少年拳,那是开碑裂石手。”小李子回味了一下刚才糖醋鱼打小怪兽的手劲,看了看我脐下三寸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别以为小李子闭着眼睛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们那行儿,有个专业术语叫开天眼。天眼一开,甭管有光没光,在他面前都一个样,虽说不能透视美女更衣,但是半夜躲在哪个大学的小树林里看情侣偷情那是绝对没多大问题的。

吴智力这时候张嘴问小李子:“哥,你说,你们几个里,我能打过谁?”

小李子沉思一下,摸了摸下巴:“可能只有她了。”说着小李子指着那边正在跟老头做高端访问的金花。

“不过我劝你别打她主意,她是我们头头儿的姐姐,我们头头儿都不用动手,你就死的毫无疑问。”糖醋鱼指了指小月,小月敏感的放下书冲我们这边甜甜一笑。

这时候金花走了过来,招了招手,满脸笑容的说:“老头儿说已经同意你们回到家族了,钱你们更不用担心,不但你们老爹的那份会给你们,这老头名下的所有产业你们都拿去好了,他是你们的……爸爸的叔叔叫什么?”

“爷爷?”我想了想,觉得不太对。

“二爷爷?”小李子摸了摸下巴,也觉得不大对。

“叔爷爷?”明显不是中国人,就不要讨论这种中国风的问题了嘛,吴智力当真2b。

“你们管他那么多呢,你们叫了他就能听明白了?”糖醋鱼把自己头抓得乱七八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开切割啦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天色将明,那个脸色一直阴霾的老头眉开眼笑的走进房间睡觉去了,留下我们几个压根没倒时差的中国人在客厅里斗地主贴纸条。

糖醋鱼大吃四方,我们完全不是她的对手,毕方拽过我偷偷的说:“请问一下你找了一个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样样精通的女朋友,有什么感想。”

可介于糖醋鱼对声音的敏感性,她抓着毕方的腰,把毕方放在了自己腿上,隔着衣服摸着毕方的胸部说:“你问过你男朋友找了一个从十二岁开始就没育过的女朋友,他内心的挣扎么。”

小李子一听,赶紧用扑克挡着脸。老狗探过头来偷看我的牌顺便说悄悄话:“毕方不懂事儿啊,招惹你媳妇儿。”

毕方一听糖醋鱼说自己的身材,反手抓着糖醋鱼的胸部用力的揉:“不就大一点儿,不就大一点儿!”

而金花这个成熟女人也走过去坐在他们旁边,看了看糖醋鱼的胸部,轻轻的出一声不屑的叹息,然后有意无意的托了托自己的胸部,随后三个女人在沙上闹成一团,以犄角之势三足鼎立,摸胸袭臀,互有攻守。

小月则离她们远远的,用杂志捂着胸口,坐在我旁边给我支招,导致吴智力和小李子瞬间贴满一脸。

小李子挥手:“不玩了,不玩了,一个哥哥一个相公,抡着赢。小月不带你这样儿的。”

小月捂嘴一笑:“这可不能怪我,我没读你心,纯粹技术。”

我和老狗在旁边帮腔。

吴智力好奇的看着小月,刚想开口,小月就接了他嘴:“没错啊,就是读心术。”

听完小月的话,吴智力一个冷颤,下意识就往小李子后面躲。

小李子叼着烟,把他从后面拽出来:“怕什么,人家不主动用的,得亏你今天没什么坏心思,不然你肯定就随那个小怪兽一块去了。”

吴智力看了一眼小李子:“你就忍心连你弟弟一块干掉啊?”

小李子一撩头:“少来,你要真是我弟弟我还省了心了,我反正就是来拿钱的,你爱谁谁。”

吴智力一听小李子的话,眼神一变:“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弟弟?我伪装术可是警校第一啊。”

我乐了,哈哈一笑,指着小月:“你能记得的事儿,她都能知道。”

小月微笑着点点头:“对不起哦,威廉警官,不过你这吴智力的名儿倒是真的。”

吴智力一脸挫败,灰暗如耐火砖:“千算万算啊,爱德华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被怪物杀了,我来这是帮他报仇的。”

小李子一手搭在他肩膀上:“我有个不认识但是要跟我分家产的亲弟弟,死了。你叫我是开心是难过?我们当初为什么没拆穿你?你不傻吧?”

吴智力从茶几上拿了根烟点起来:“你是想让我继承这个家族?你好逍遥快活?”

小李子点点头:“开始我还以为你肯定会被那个老头现是假的,现在随便做个亲子鉴定什么都出来了。可今天看那老头的样儿就知道他只要我和我弟弟随便活一个传宗接代,另外一个随便怎么样都行。刚好不是,你有远大抱负,这边跟你不挺合适么?”

吴智力一愣,看着小月:“你连我有远大抱负都看的出来呢?我他妈……我他妈是真长见识了。”

我说:“哪儿是啊,就你丫天天把个天下第一挂嘴边儿,谁能不知道?”

老狗摸了摸小月的头,但被小月一巴掌拍下:“下次有机会让你看哥哥我的绝招,比你那个假哥哥帅多了。”

吴智力没说话,而是迅无比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匕朝老狗刺去,下手的角度刁钻,位置古怪,一看就是玩小刀的行家,绝对是武器熟练度全满的高手。

老狗冲着他嘿嘿傻笑,伸手在他递过来的小匕上弹了一下,吴智力握刀的手一颤,匕拿捏不稳,掉了下来,老狗在匕没落地之前反手抄起小刀,抵在了吴智力的颈部大动脉上。两人交手兔起鹘落,不到一秒。

老狗一脸得瑟的笑容,把匕捏在手里:“又长一次见识吧。我从来不用兵器,碍事儿。”说着大拇指稍一用力,合金钢的匕应声而断。

吴智力瞪大眼睛,大喊一声:“哥!别,三千美金呢!”

我看着吴智力悲痛欲绝的捧着断成两半的匕,排了排他肩膀:“来,看你老叔给你修好。”说着我在他不信任的眼神之下,拿过匕,召唤九爷。

其实老九在我这也挺悲情的,明明是除了老二睚眦之外攻击力最霸道的火象,可到我这不是成电筒就是高温焊接,有空得放他出来搞搞破坏了,不能老让四姑娘受累。

吴智力拿着已经合二为一的“匕”,傻呆呆的看着我:“我说大哥,你能让它好看点不?”

我摸了摸鼻子,看着他手上有一道很丑恶的疤痕的匕:“这个,我……要不我给你融了,再给你打副项链儿戴戴?”

“我谢你,这可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时候从一个雇佣兵身上缴来的,美好记忆啊。”吴智力摸着已经惨不忍睹的小匕。眼神深情款款,就好像麒麟哥看我的时候。我***。

不知不觉之中,天眼瞅就大亮了,我们抽得一茶几烟屁股,这时候我们现身上都没烟了,于是我们纷纷从烟屁股里找长点的烟屁股。金花儿实在看不下眼了,从兜里掏出了一包女士烟,递给我们。

老狗犹豫了,问我:“听说……这玩意儿杀精。”

小李子放下手里的烟屁股,掏出一根,冲老狗说:“你用得着么?”

我也抽出一根:“可乐还杀精呢,你用得着么?”

老狗回头悄悄看了一眼小月,脸色羞红:“没准儿。”

吴智力抽出一根,盯着老狗说:“大哥,你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我们点头:“没错,他就是个处男。”

老狗恼怒:“处男怎么了?大不了等天黑了,我嫖去我。”

这时候小月轻巧的坐到了我旁边,冲着老狗一笑:“试试。”

老狗:“……”

杂牌救世主 第四十三章 长见识没?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