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第三十六章 乖,切了吧。

.其实好多事情嘛,本身就是来的比较唐突的。就好像美国打伊拉克,登爷撞大楼。事先哪有那么多离奇的剧情,蜿蜒的展。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解决糖醋鱼的尾巴和母杨云的假证。

母杨云的假证相当好办,一个电话打给陈胖子,说我们这多了个没身份证的,让他给想想办法,他一口答应了。问我是男是女,叫什么名儿,这可把我问住了,母杨云总不能跟我叫一个名儿吧。

我找了个借口说等会儿给他打过去之后就把电话挂了。转头对母杨云说:“得给你取个名,你觉得叫什么合适?”

母杨云看了我一眼:“为什么不是你改名儿?”

“这不成啊,要是我改名儿了,街坊们不习惯。”我想起那帮小兔崽子们给我编的歌,我浑身打了个冷战。

“那好吧,你随便叫,我没意见。”

我沉思了一会儿,打了个电话给陈胖子:“女的,叫杨金花,二十六岁吧。恩好的。这时候我见母杨云一脸愤恨的看着我,我摸了摸鼻子:“怎么了?”

“算你狠,杨云!”母杨云眼神中凶光一闪而灭。

假证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重头戏就是糖醋鱼的尾巴了,当然,我们已经不再相信小李子的技术了,所以我们强迫他去求助王老二。

王老二点点头:“行,人工费八百。只要现金。”

小李子不搭理她,糖醋鱼这时候从我口袋里把她的钱包拿出来,数出一千给王老二:“拿去,不用找了。”

其实王老二做的事儿很简单,糖醋鱼还是坐在那个小马扎上,只不过她对面的人从我变成了小月,而且毕方啊老狗啊都被他弄过去压阵,而本来是主角的我被他赶得远远的,连看都不让看。

“那不行啊,她刚变过来的时候一丝不挂啊。”我坚持不肯走。

糖醋鱼哈哈一乐,指了指自己的尾巴:“我又不傻,哪能让他们占便宜啊,他们看不着,去吧去吧。去跟那个少*妇聊天去。”

我就这么的被赶回了大厅,一脸便秘的坐在母杨云旁边。

“我说,怎么我性格这么开朗,你怎么这么沉稳呢?”我打量着正在抽烟看女性杂志的母杨云。

她放下书,往烟灰缸里轻弹:“可能我们很多地方都相似,但是最大的区别就是你是男人,我是女人。”

我想了想:“谈过恋爱没?”

“你管的着么?”她眼睛一翻,继续看书。

我把她手上的杂志拿走:“你看着没,口头禅都跟我一样。”

她一把抓过杂志:“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烦?你想和我上床?”

我听着她的话,浑身一激灵:“您老千万别这么吓唬我,这可比**严重多了。你怎么说话这么口无遮拦呢?”

她特无奈的笑了一下:“那你要我怎么办吧,我现在很烦,你让我安静点行么。”

“别啊,聊聊天,你说你还没谈过恋爱?你很漂亮的啊。”我打量着母杨云的胸部和脸蛋,就算比糖醋鱼不如点,但是绝对属于成熟气质型的,对男人的杀伤力直接增加十五个百分点。不过跟小狐狸不好比,人家那叫魅惑天生,同步杀伤率百分之四百。

她按灭烟,抬起头:“我是个同性恋。”

“胡扯!”我一看她就在说假话。

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你都知道我在胡扯。还问?”

我被她弄得特无言,第一次跟自己正面交锋,失败。好像到现在我除了能在语言上欺负的人也只有毕方和老狗了,连小月和小李子都经常秒杀我,更别说糖醋鱼了,她简直就是个大杀器。

就在我跟母杨云气氛尴尬的时候,电话响了,是糖醋鱼让我上去接她,于是我连蹦带跳的上楼。

糖醋鱼坐在马扎上,还是条鱼尾巴。看着我来了就远远冲我招手。

“来来,过来,抱哀家回宫。”

“喳”

我把糖醋鱼扔到我床上:“成功了没?”

“去去,把门锁上。再把我裤子拿来,今天你少奶奶我要出去逛夜市咯。”

说着她的尾巴由下自上开始慢慢变成那双如玉双腿。在我面前一点都不带避讳的,我瞪大眼睛看着这特神奇的一幕。

糖醋扭头见我傻乎乎的看着她,她赶紧把床上的被子往身上一盖:“下流货,你看什么看,亏少奶奶我警觉,不然就让你占了大便宜了。”

我用手蹭了蹭裤子:“都这么熟了,看看呗。”

“滚蛋。少奶奶我可是冰清玉洁,一尘不染。是你这种登徒浪子能随随便便看的?去门口给我守着。”说完糖醋鱼就用卫生纸把我扔出房间。

我站在门口左手玩右手的时候,突然现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站在门口,大厅里只有一个正在看知音的母杨云,我赶紧跑下去招呼着。

“你好,欢迎光……怎么是你啊?大哥,不是说三五十年来一次么?这才几天啊?”我走下去之后,现站在门口那个疑似客人的人,居然是那天那个神经病的麒麟,我一屁股坐在沙上,冲他牢骚。

他很绅士的把披风脱下,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我已经找到让天地重合的办法了,我亲爱的朋友,就缺少你的帮助了。”

我抓了抓头皮:“大哥,有事儿咱好商量,能把那亲爱的给去了不?”

不等他回话,我猛地蹲在地上大喊:“弟兄们,都来看麒麟性骚扰嘲风啦!”

我知道这帮家伙,如果我喊来看麒麟,估计得半小时他们才会从里头出来,但是一旦带上了性、骚扰、性骚扰等敏感词汇,他们出来的度会呈几何倍往上翻。

果不其然,我刚叫完,所有人呼呼啦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全部冒了出来,包括平时不怎么关系八卦小月和刚穿好裤子皮带还没系的糖醋鱼。

五六个人围着麒麟哥,不时对他的长相身材和衣着打扮品头论足,这可是传说中的反派大boss,平时可不能轻易看着,去中国美术馆参观雕像还得花上二十块钱门票钱,在这看的可是活的,而且还是免费的。

“我靠,怎么跟你长得这么像啊?你们俩有一腿啊?”老狗端详了半天麒麟哥,突然蹦出一句这个话。

小李子在他旁边转悠转悠的,还悄悄和毕方策划怎么能弄他一撮毛下来当施法材料,可他们商量的声音有点大,连我都听得特清楚。

糖醋鱼站在我旁边,死拽着我的手,而且我还感觉出她的手在微微抖。没办法,鱼妹妹的品级有点低,连老狗上次都差点让她大病一场,何况这个比老狗牛逼到哪去的麒麟哥。

而小月则看过一眼之后就跑的离麒麟哥远远的,估计麒麟哥身上有什么让她不舒服的东西。

麒麟哥无视周围人对他的围观,继续用一副死人脸对我说:“我希望你尽快给我一个答复,三千年的独自等待,太漫长了。”说着,他还用目光扫了一眼老狗,那眼神真得像在看宠物。

老狗掳起袖子指着他:“你他妈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一下试试?”

麒麟哥嘴角冲着老狗绽放出一丝冷笑:“放肆!”

就是这一声放肆,老狗如遭雷击,他整个人感觉被一双无形的手压住了,单膝跪在地上,任凭他怎么挣扎,就是起不来。

我一个侧身,站到了麒麟哥和老狗之间,阻挡住麒麟哥的视线,用中指扶了一下眼镜,心中呼唤四姑娘,没办法,水姑娘我记最牢,下意识就是选她,接着一个无形的水拳头打在麒麟哥的身上,水拳头啵的一下应声而碎,麒麟哥也微微退后一步。

他退了一步之后,老狗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嘴里喘着大气,一句话也接不上来,场面整个的冷了下来。

麒麟哥扫视了一圈,最后看着我说:“他们不配当你的伙伴。”

“这就由不得你了。”我眯起眼睛盯着这个神经病的麒麟哥。

麒麟哥双手上扬,一股强大的气息喷涌而出,老狗毕方小月糖醋鱼甚至是有灵气的小李子一瞬间就被他压的匍匐在地上,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但是幸好他放了一下就收了回去,不然我真得抡开膀子揍丫了。

“你赶紧给我滚蛋,你再不走,我弄死你。”我摘下眼镜,放在一边。这是我打架前必须干的事儿,眼镜不便宜呢。

麒麟哥冲我扬起一个温暖的微笑,看得我毛骨悚然:“你看,他们不配当你和我的朋友。只有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去你妈的天造地设,这架没法儿打了,有他妈战前这么恶心人的没,妈了个叉叉的,看你***那眼神儿,我他妈没法活了。

就在我将吐不吐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我们,认识么?”

这时候一直坐在旁边看知音的母杨云,这时候站起身,走到随时都能暴起伤人的变态麒麟哥面前,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我们,认识么?”她又重复了一遍。

虽然我没办法解释刚才麒麟哥那么强大的威压为什么母杨云感觉不到,但是我能肯定的是,她确实一点事儿都没,没有像老狗他们似的,都坐在一边老老实实一言不。

“我们,认识么?”再次重复,语气加重了一点。

麒麟哥端详着母杨云,然后看了看我,摸了摸脑袋。

我估计以他的智商很难理解穿越这档子事儿,他肯定不看网络小说,看他样儿,最多就是看看飞雪连天射白鹿。

“我,我先走。我……我还会再来,你躲不掉我的。”冲我说完之后,麒麟哥还想用对母杨云施加威压,但是无果。不但无果,他还被母杨云问的手足无措,而且被母杨云盯得连脖子都红了。

我眼看着麒麟哥嗖的一声消失在空气中,半晌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难道这些个神兽的思维都***这么跳么?

我拽过母杨云:“你认识这个神经病啊?你可别惹他,他杀人不犯法的。”

母杨云摇摇头,仔细回忆了一下:“不认识,可刚才我突然觉得他好熟悉好熟悉。奇怪了。”

“你完蛋了,你春了。”说完,我就过去看小月他们的情况了,留下母杨云一个人在那疑惑。

她思考半天,突然冲我说:“你放屁!”

老狗他们一点事儿都没有,只是当时被麒麟哥弄得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只有糖醋鱼比较惨,她让我摸她心跳,说她心都快跳炸了,快被吓死了。我乐滋滋的摸了。

“我***,我人生第一次啊,真***毫无悬念,一个眼神就被***给盯趴下了。”老狗坐在地板上唉声叹气。

毕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还以为刚才我要羽化涅槃了呢,好吓人。”

小李子拍拍她肩膀:“哎……乖,不哭。”

小月是第一个从沙上站起来的,她站起来的时候眼睛变成了紫玉色,瞳孔还是竖条儿的,看上去像一只神雕,她喘着大气走到我旁边,死死抱着我:“哥,我怕。”

这是小月出生以来,我第一次听她说怕这个字儿,估计是真怕。

刚才如果不是母杨云插了一道手,我铁定揍丫的。欺负老子媳妇妹妹还有哥们,大不了同归于尽嘛,你死我死大家死,谁怕谁啊。

“哥,不带放马后炮的。”

“……”

没过五分钟,老王八一脸面粉糊糊跑进酒吧,指着我们问:“你……你……你……你……你……你……们……”

我们:“……”

小狐狸紧随其后,替老王八把话说了:“你们刚才在干什么呀?好吓人呢!”

我把刚才变态麒麟来这制造了一场团灭的事情告诉了老王八,老王八咕嘟了一大碗水下去,然后看着我们说:“吓死我了。”

正在我们准备商量怎么办的时候,我看到毕方指着小狐狸的一条在四处晃荡的雪白尾巴。我额头上的汗立刻就下来了。

“狐狸,你啥时候长尾巴了?”我记得人妖是不长尾巴的啊,老狗没尾巴,小月没尾巴,毕方没尾巴,我也没尾巴。糖醋鱼……糖醋鱼我们不说她。

小狐狸听到我的问题,眨巴一下眼睛,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屁股。

“啊!!!”紧接着他爆出一声高亢尖锐的叫声。尾巴竖起,毛还根根直立。

毕方走过去,拽住他尾巴,阴测测的说:“切下来!”

我们:“?”

然后毕方拽着狐狸的尾巴把他拖小月和糖醋鱼身边,指着它的尾巴:“围巾!九条。”

这时三个女人一起抓着小狐狸的尾巴,阴测测的对他说:“切下来!”

我们正要感叹女人的残忍的时候,母杨云叫了一声:“等一下!”

我拿那种敬佩的眼神看着她,果然还是跟我一样的女人心地善良,可惜我不是个妞,不然我早爱上我自己了。

还没等我赞美完她,就听她说:“我也要一条!”

小狐狸哭着说:“我要妈妈啊,救命啊……”

正当我们在这重拾心情的时候,麒麟哥突然又出现在我们酒吧。

我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有完没完,要打架我们出去打架,在这欺负人算个蛋啊,你随便划下个道儿,我接了。别没事儿人五人六儿的,你干点事儿,有谱儿没谱儿?我大嘴巴扇你啊。”

麒麟哥被我说得一愣,摸了摸自己脸,然后转身从衣架上取下他的衣服:“我衣服忘拿了。”说完又是唰的一声消失在空气中。

众人:“……”

杂牌救世主 第三十六章 乖,切了吧。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6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