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第三十五章 钱呐,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

.第二天一早,小狐狸老早就来找毕方出去玩,最近狐狸和他毕方姐走的有点近,小李子忧心忡忡,不过毕方告诉我们,小狐狸看上了一个姑娘,可不知道怎么追人家,也是,哪个姑娘会看上一个比自己漂亮的男人?这事儿吧,挺好理解的,没哪个男人的会看上一个比自己还爷们的女人,也没哪个女人会喜欢一个比自己还娘们儿的男人。

小云姑娘(这别扭呢?)和小月姑娘这一对勤劳的姐妹花也早早的把早点做好摆上了桌子,我把糖醋鱼从我床上拍醒的时候,那俩姐妹花已经坐在大厅里看马斌读报了,果然咱老杨家的女人个顶个的贤妻良母。

我走下楼,坐在她俩中间一手搭一个肩膀:“看,这一家三口儿,多和谐。”

小月直接趴在我肩膀上。

母杨云把我手拿了下去:“不太习惯。”

吃过早饭,王老二拎着个鸟笼子吸着豆浆就逛荡到我们酒吧里来了,估计是小李子打电话求助了。

他一进来第一个就看着母杨云。

盯了半天,冲我说:“你又造什么孽了?”

我:“……”

小李子这时候走了出来,看到王老二在,先给这老屁股行了个晚辈礼,老狗在旁边直骂小李子做作,随后把昨天晚上的种种事情完完整整原原本本的跟王老二叙述了一遍,然后看看有没有办法能把这个姑娘给送回去。

王老二完完整整听完,给了小李子一个脑瓜崩,大骂:“你个小王八蛋,你也有种拿嘲风当***阵眼,你没死算是走了后门儿了,嘲风这种邪门玩意儿以后你少玩,这事儿我明着告诉你,我一点办法没有。你爱怎么办怎么办吧,你们这中午吃什么?”

我们一听他说的全都傻了,母杨云眼圈一红,就晕了过去,小月赶紧给她掐人中放心灵冲击,她才幽幽转醒。

王老二从口袋里撕了点面包喂鸟,冲母杨云说:“姑娘,我这有一办法,你听是不听。”

老狗猛得跳起来:“千万别听!”

母杨云没搭理老狗,一个劲的冲王老二点头。

“你给我三百块钱,我帮你办个身份证儿。然后你在这儿找份工作,然后结个婚,生个孩子,一辈子一眨眼就过去了。”

母杨云一听,直接一头栽倒在沙上,小月又是一阵忙活。

老狗在旁边自言自语:“老早就叫你别听了,失望变绝望了吧。”

本来要在这蹭饭的王老二突然接了个电话,匆匆的走了,留下我们一票大眼瞪小眼的。

糖醋鱼在我面前晃悠来晃悠去:“我的腿啊,我的腿啊。没腿我怎么生孩子啊,杨云你给想个办法啊,你到底想不想要孩子了。”

我一愣:“这事儿,我说的不算吧?”

这时候小李子咬了咬牙冲一脸失去人生希望的母杨云说:“我再试一次。”

于是我们又在天台上摆开阵势,跟昨天晚上一样,糖醋鱼坐我对面,母杨云站在她昨天晚上出现的地方,她生怕差了什么,连那个衣架子都拎在手上。

阵法启动,果然,还是跟昨天一样。我被传到了自家阳台上,但是这个阳台上架着好几挺重机枪和好几正在擦枪装子弹的恐怖份子,明显不是昨天那个阳台。

回来之后,我看了看还在原地傻乎乎举着衣架的母杨云无奈的耸了一下肩:“看来只能我一个人过去,而且我还带不回来东西,别人也看不到我。而且去的地方不一样,这次去的地方估计在打仗。”

母杨云不依不饶:“那我怎么看到你的?你怎么把我带来的?你说啊!你说啊!”她说着就愤慨起来,还带着哭腔。

我摸了摸鼻子:“兴许,这是缘分。”这个世界上任何不能或者不好解释的事情都可以用诸如人品、缘分、长相来解释。

“我不在了,小月该怎么办?我跟她相依为命,我突然走了,她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母杨云靠在墙上,眼泪跟断了线一样往下滴。

其实相依为命这个词的解释其实有很多种,更多时候吧,如果两个相依为命,一个人突然离开,那么剩下的那个人不仅会有巨大的悲伤,还会面临紧随而来的巨大恐惧。这就是相依为命。

小月这时候也红了眼睛,走上前抱住母杨云。母杨云一被小月抱住,哭声彻底爆了出来,连一边的糖醋鱼都看不下去了,偷偷跑到角落跟着抹眼泪。

老狗这时候坐到我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我:“怎么说?李子!你过来。”

小李子灰头土脸的蹲在我们旁边,一言不。

我叹了口气:“给她找户好人家,早点嫁了吧。”

“你***太不是东西了吧!”老狗揪起我衣服领子。

小李子赶紧把他掰开,指了指我说:“他的意思是爱情这玩意包治百病。”

老狗松开手,摸摸后脑勺:“是么?”

我点点头。

整整一天,母杨云都没说过一句话,甚至没跟我们做一次眼神交流,小月都担心她心理会出点什么问题。

差不多到了晚饭点儿的时候,王老二幽灵一般的出现,并且顺利摸到我们的饭桌旁边,坐得端端正正,一丝不苟。

看来王老二干事儿也挺雷厉风行啊,说了要蹭饭那是绝对不带一点含糊的,绝对不会有食言之说。

酒足饭饱之后,王老二拿出个牛皮纸袋子,递给小李子:“喏,这是你的,师兄说今天交给你。”

小李子很好奇的打开这个牛皮纸袋子,拿出一圈火漆密封的卷轴,打开卷轴之后,小李子现全是英文,他立刻抓狂,求助的看向四周,但是看了一圈他就失望了,这唯一一个英语过了四级的就是小月,可指望一个英语过四级的人看懂这种密密麻麻的流线体英文,这难度还真不小。

这时候一天没说话的母杨云接过那张卷轴开始读了起来。

读完之后她把卷轴递还给小李子继续一言不。

“不是,姐姐,您能看明白,您也得告诉我是啥事儿啊。”小李子哭笑不得的看着母杨云。

母杨云哦了一声,用哑哑的嗓子说:“这上面说,你是个贵族私生子,这张单子是你的身份证明,还有在二十七岁之前可以继承的家族遗产。”

小李子一听有钱拿:“多少钱来着?”

母杨云拿起纸仔细算了一下多少个零,然后说:“四千一百七十万,这还不包括这二十多年来的利息。”

小李子一蹦三尺多高,大声喊着:“财了,财了。这下财了,我就说我这几天眼皮怎么一直跳呢。大财了,四千一百万啊,那可是中了十注啊!”

母杨云补充了一句:“英镑。”

小李子一愣,翻着眼睛算了一会儿,然后直接就被巨大的喜悦给击倒了,自顾自的趴在地板上打滚,时哭时笑。

我看了看老狗:“赶紧上去抽丫,不然他就疯了。”

老狗得令,刚准备过去拿巴掌轮小李子的时候,小李子突然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头,脸上装着严肃,可老绷不住笑。

我看了看王老二:“那他师父说他是云游四方的时候捡的,是骗他的咯?”

王老二翻看了一下那张羊皮纸:“我也没说过是真的,他是英国斯图亚特家族的一个没落贵族委托给我师兄的。你***还挺冷静嘛。”

“我胸无大志嘛。你才是冷静呢,王将军。”其实他不知道,我早就乐开了花儿了都,不过这段时间在糖醋鱼这种巨富之家小姐的熏陶下,心智早就不健全了。

王老二嘿嘿一笑:“只要钱在你们身上,我啥时候不能拿?”

我:“……”

糖醋鱼在旁边嘟着嘴:“不就那三四亿嘛,有什么的。我家可是卖军火的。”

这时候老狗问小李子:“老头子骗了你这么多年,你就不怪他?”老狗又不是缺心眼,这个问题还是问问的,不然到时候弟兄之间会有隔阂的。

小李子一脸茫然:“我怪老头子干啥?他骗我?骗呗,我又不是没看过电视,外国人活得跟**似的,我谢老头子还来不及呢。”

我跟小月和糖醋鱼说:“估计他看的是新闻联播。”

小月笑眯眯的点头,糖醋鱼还反映了一下才笑眯眯的点头。

这时候小李子打电话给毕方,说咱们有钱了,你要啥我给你买啥,你赶紧回来。

毕方十分钟不到就呼哧带喘的跑了回来,然后一见我们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然后问我们小李子是不是得神经病了,还保证以后再也不欺负小李子了,可她见到小李子从厕所完好无损的出来之后,骑到他脖子上揍了小李子一顿。

王老二在我们最欢腾的时候站了起来:“这个钱得本人去英国拿。”

小李子靠了一声:“不能打卡里?”

“你***见过领遗产跟工资一样?”

毕方吵吵着:“那就去呗,等拿了钱,我要买最贵的大宝。”

小李子心疼的抱着毕方:“咱买兰蔻的。”

这时老狗站了起来,拿出电话:“我们要出去旅游了,你那边能抽人帮我打理酒吧不?对,老规矩,成本算我的,收益你们分三成。行,就这么说了。”

他挂了电话之后,小月都冲着老狗的聪明竖了竖大拇指。

老狗装出一副成功人士的德行说:“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糖醋鱼嘿嘿一笑,掏出我电话,也打了个电话:“王叔,七张头等舱,伦敦。好。”

她放下电话之后,冲我们说:“后天票上门,怎么样,我能干吧,小云云,来,亲一个。”说着搂着我脖子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老狗被她打击的体无完肤,羞愧欲死。

毕方指着王老二问:“他也去啊?怎么七张票呢?”

老狗撇了撇嘴:“可不能是他,他去了就得有政治纠纷了,是云姐姐。***怎么这么别扭。”自从他们知道了王老二是个将军之后,老狗就对王老二更不上心了。

母杨云坐在那点了一根烟:“我不去。”

我坐她身边也点了一根烟:“就你会英语,你不去怎么行?”

老狗坐在她身边点了根烟:“去呗,你看,我们都把你当自己人了,你不能不把我们当自己人啊。”老狗这是在拍马屁。

母杨云冷笑一下:“是么?”

我突然感觉这个母杨云有跟我一样敏锐的洞察力,能看出来我们这个小团体还没完全接纳她,让她去只是因为她会英语而已。

在老狗尴尬无言的时候,我一把搂着她的肩膀:“你看,咱俩同名同姓同年同日,这得多大的缘分呐。你刚来这,刚好带你散散心,你要不喜欢我们这,你到时候随时可以走。”我现跟这个女人说话的时候,就好像在解剖自己一样,有时候忐忑不安有时候坦然自若。而且我从她身上现,我并不了解自己,这很矛盾。

“这有小月。”母杨云看了一眼小月,暗示她不会走。

“你看,我们已经在努力让你成自己人了。”老狗这时候笑容显得特真诚。

母杨云轻柔的吐了口烟,成熟的韵味显露无遗。

杂牌救世主 第三十五章 钱呐,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