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三十四 小风嗖嗖

.我拿着一个小马扎,坐在小李子在天台上布置的阵法里,糖醋鱼拿个小马扎坐在我对面。天气不是很好,小风嗖嗖的吹。

“你说,他这是玩的哪一出儿啊?把我们放这,他自己跑了。”糖醋鱼穿着厚棉袄还是冻得打颤颤。

我把风衣脱下来披她身上:“我哪知道啊,早饭还没吃呢。”

话音刚落,小李子率领着老狗小月毕方还有前来围观的老王八小狐狸鱼贯而入,手上拿着一堆闪闪亮的球球。

他弯着腰,一边把球球无规则的放在我们身边一边说:“这是王八哥刚给弄出来的水玉,外面卖的可不便宜,十五块一斤呢。

老王八冲我笑了笑:“不……不……不用谢

十五块一斤的东西,还跟我说不用谢,这让我实在是有点盛情难却啊。

小李子摆放完这些小球球之后,他们所有人都围着坐在马扎上的我和糖醋鱼。

“你们这是干什么,干什么?这么看我,我哪吃得消啊,看他去。”糖醋鱼指着我,冲围观群众叫着。

随后小李子把众人都拽后几步,冲我和糖醋鱼说:“小心啊,我要功了!”

说着,小李子从包里掏出几张符纸,嘴里念叨几句,让那些符纸凌空飞起,在半空中燃烧起来,符纸燃烧的时候不像其他的纸那样没一会儿就烧光了,这几张纸在半空一直烧着,而且好像根本没有要熄灭的意思。

“等会你闭上眼睛吧,别胡思乱想,中途爱张开不张开,精神集中点就行。”小李子跟我这么说。对于他来说,这种小阵法就相当于动手术割盲肠。

我看了糖醋鱼的尾巴,然后看了看没星星的天,冲小李子点了点头,示意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然后我就闭上了眼睛。

糖醋鱼紧紧抓着我手,我感觉她手心都出汗了,这是身体不好的征兆,得补。

闭上眼睛之后,我突感到一种坐电梯往下走时的那种失重感,我连忙张开眼睛,我张开眼睛之后现我还是坐在那个阳台上,但是糖醋鱼不见了,小月不见了,老狗不见了,所有人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个我明显没见过的女人在往阳台上晒衣服。

这时她好像察觉身后有个人,迅转身,手上抓着一根衣架子向我走来,站在我面前:“你是谁啊?”声音听上去不错,含糖量中等。

幻觉,一切都是幻觉,我赶紧又一次闭上眼睛。我耳边响起一声女人的尖叫,我没敢睁眼,而这时我又感觉到了那种作云霄飞车的感觉,而且我分明的感觉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心跳和脉搏。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那种很杂乱的呼吸声,我悄悄睁开一只眼睛。

先映入眼帘的是糖醋鱼那条让我爱不释手的尾巴,再是她惊讶的眼神,最后是其他所有人惊讶的眼神。

“你们都看什……”我话没说出口,我也被惊讶了。

因为我顺着他们的眼神方向看过去,一个人,一个圆圆脸蛋、皮肤细腻、身材丰满、眼角还有一颗泪痣的性感成熟女人正拿着衣架惊恐万分的看着糖醋鱼的尾巴。

她慢慢挪到小月面前,指着糖醋鱼和我:“月月,他……他们是谁?”

我赶紧从马扎上站起来,把小月藏在身后:“这是我妹妹啊,你别乱叫。”

那个女人盯着我,眼神中充满怨毒:“你是谁?你们对小月做了什么?你放开她!不然我跟你拼了”说完她高举着手中那个衣架子。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回头问小月:“你同学?”

小月摇摇头,眉头紧锁。

我这时候转身背起糖醋鱼拉着小月躲到还在目瞪口呆的小李子老狗围观的地方,指着这个女人问:“美女,你是谁?”

她皱着眉头,声音有点打颤,但是看着小月的时候,她突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我是杨云。你后面的那个是我妹妹杨月。你谁?”

我:“?”

周围所有人:“……”

我们先想办法消除了这个杨云姐姐对我们特别是对糖醋鱼的恐惧感,然后再让小李子用催眠术安抚一下她受惊吓的内心世界。然后我们把她从小风嗖嗖的阳台带到大厅里,做好跟她促膝长谈的准备。

我这个杨云带着疑惑,那个杨云也带着疑惑,老狗小李子带着疑惑,糖醋鱼老王八也带着疑惑,毕方和小狐狸在抢桌上零食。

“你的意思是,你***那个阵法失败了?盲肠没割掉还锯了人家一条腿?”我指着坐在那边端庄文静的杨云冲小李子咆哮。

小李子努力让自己离我远一点:“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刚启动阵法没多长时间,你突然气息全无,然后我就停了,你气息恢复的时候这个大姐就站在我们面前了。”

老狗摸着没胡子的下巴做沉思状:“看来问题还在这个大姐身上。这个大姐,你知道小月的名字,那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杨云眉头轻抬,依次用手点着老狗毕方小李子:“王德海、毕方、李杰克。”

小月仔细看了看她,然后用上强力读心术,读完之后一脸惊悚的对我们说:“她说的没错,全都没错,她连毕方屁股上的痣和我的生理期她都知道。”小月已经顾不得什么机密不机密了。

糖醋鱼拍着尾巴,坐在我身边对那个杨云说:“你看,你连这事儿都知道,为什么不认识他呢?不可能啊。”

她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转过头对我说:“早跟你说了,你这名儿像女的,你非不信,现在好了吧,人家阿姨过来找来了。”

老王八这时候言了:“从……从……从霍金……金的理……理论来说,这……这……这个宇……宇宙……十……十分多元化,是……是……是一个……个横向……向重叠的……的结构……”

他话还没说完就别小月截掉了,小月估计是所有人里最心急的了。她接着老王八的话继续往下说着:“这就导致了很多个相似又不完全相同的世界存在,同样的一个杨云,也许在不同的世界里有不同的身份和地位,但是如果是在一个相似的世界中,那么这些杨云的记忆和经历就会有交叉点,有时甚至可能完全一样。”

老王八听着猛点头。

这时那个端庄的熟女杨云聪口袋里拿出一根烟,轻点上,架起一条腿:“你们的意思是,我和你们是不同世界的人,然后因为很奇怪的事情导致我穿越了?穿越到这里之后现妹妹也来了,妹妹的男朋友也在,而且他们的名字还没改。甚至酒吧的装修和外面那颗树的位置完全没有两样?”

我们点头。

她特优雅的吐出口烟:“要放你们身上你们信么?”

我们:“……”

说完,她径直上搂,拿身上的钥匙开了小月的房门,走了进去,然后关上了门。

我看了看周围的人,把小月的头弄乱:“你们怎么看这事儿?她晚上跟谁睡?”

老狗眼神一飘:“这样看来,只能是跟你睡了。”

他一说完,糖醋鱼撑着身子就过去掐老狗的脖子,老狗伸出舌头大喊救命。

“这个时候就别闹了,赶紧想办法吧,我都愁死了。”小李子抱着头,一脸悲切。

我看着小李子:“你不说话还好,这都不是你闹出来的事儿,你能耐挺大啊,能让人穿越。”

“我也不想啊,我到现在都没弄清楚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想个办法把她给送回去吧,也不知道她结婚没有,身材还真挺劲爆。”说这话的时候小李子小心翼翼的偷看了一下正在厨房和小狐狸煮东西吃的毕方,现毕方没听见,长出了一口气。

“我估摸着,肯定是结了,就算没结婚,被人糟蹋那是肯定跑不了的。”我喝了一口水,然后狠狠编排了一下那个母杨云。

糖醋鱼这时候把头伸了过来,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你也糟蹋糟蹋我呗。”

“想让他糟蹋你,也得等把那个麻烦弄走了再说,看来明天得叫老狗找王老二来了。”小李子毫不忌讳的接了糖醋鱼的嘴。

糖醋鱼呀的一声就把脸埋在我肩膀上:“小李子你个死不要脸的,怎么能偷听小夫妻之间的亲密交谈呢?”

小月往沙上一靠,揉了揉太阳穴:“这事儿,有点莫名其妙,毫无预兆,那个杨云是我姐姐,这个杨云是个哥哥。我头疼。”

老狗在一边点头:“就是啊,我莫名其妙多了个大姨子,我挺为难的。”老狗说完小月就伸手去拧他大腿。

这时楼上的门开了,母杨云施施然从楼上走了下来,一屁股坐在我对面,直视我双眼。看来小李子的催眠保质期过去了。

“如果你真是小月的哥哥,那你告诉我,她有什么特征。”母杨云看上去还是不死心,看来别管是这边的男杨云还是那边的母杨云,强迫症是第一特征。

我看了看小月,小月一脸羞红的使劲摇头,可我还是给说了出去:“她左边胸部上有个月牙形胎记,我腰上有个祥云。老爹老妈文化修养一般,就按照这个给取的名儿。”

老狗一听,双目赤红,扑上来掐住我脖子:“禽兽!你说!你是不是对小月干过什么!”

母杨云听完我的话,一脸绝望,然后把外衣解开,露出嫩生生的肚脐眼,转过身,我们赫然看到她身上也有一个跟我一摸一样的祥云形的胎记,连位置都丝毫不差。

老狗在掐我脖子之余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硬生生的把我按在沙上把衣服撩上去,两朵祥云就跟双胞胎似的,分毫不差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哎哟,这事儿有点玄乎。”小李子看完之后,摸着下巴感叹了一声。

糖醋鱼上手摸了一下我的那朵小云,喃喃道:“得亏这是个女的,要来的是个男的,我跟谁睡好啊。”

母杨云穿好衣服坐在沙上抽烟不说话,眼泪顺着脸就往下滴。

我挽过老狗的脑袋偷偷的说:“你说女的怎么就这么容易哭呢?我都没哭,她哭上了。”

“换你,你也得哭。”老狗白了我一眼。

小李子拍拍母杨云的肩膀:“哭没用,想个办法把给你弄回去吧,要不晚上你先跟那个家伙挤挤?”小李子指着我。

老王八和狐狸精蹭了宵夜之后就走了,而我们也在这个过程中了解了母杨云的一点信息。说穿了,如果去验dna的话,我跟她铁是亲戚关系,而且绝对还是直系血亲,换个肾匹配值最少百分之八十。因为她的说话方式,思维模式,甚至是一些习惯性小动作都跟我相差无几。

小月是最幸福的了,因为我是哥哥,所以在她长大以后一些亲密的小动作都不能再做了,而这个姐姐却连她今天来那个都知道,还特意下厨弄了姜汁红糖水给小月,我这时候突然涌现出一种危机感,得赶紧把她弄走,不然到时候小月估计会要她不要我。

经过一番了解,她对我们也没什么太多敌意了,她自然而然的把她知道的事全部告诉我们了,除了性别,其他的几乎完全一样,连身份证号都差不多一样。

糖醋鱼呼哧呼哧喝着姜汁红糖水:“照你这么说,你也不小了,有孩子了吧?你看你多有少*妇气质。”糖醋鱼不知道怎么就跟母杨云十分不对付,老是找话茬。

我摸了摸鼻子,母杨云也摸了摸鼻子:“还没呢,这么多年尽操心妹妹了,我那边那个小月可没这个小月懂事。”小月听着感动得要死,然后看我一眼,显然在对比。

那是,因为你们那边那个小月没有心灵透视,估计你那边的老狗还没我们这的老狗强壮呢。

母杨云突然上手摸了摸糖醋鱼的尾巴,糖醋鱼冷不丁的一激灵糖水洒我一身:“你干什么啊?你摸我干什么?我是能随便摸的啊?再摸你得给钱啊。”

“我小时候多希望自己是美人鱼呢。”说话的时候母杨云满脸感伤。

我这时候递给她一块糖:“你要回不去了怎么办?你有想过没?”

她摇摇头:“回不去就回不去吧,小月也大了,已经跟王德海订婚了,我也没多大作用了,反正在哪都得过日子,无所谓的。”她说的话和她的表情完全就是心口不一的完美体现。

老狗听她一说,高兴得都开了花儿了,胸脯拍得砰砰响:“放心,大姨子,你回不去也没事儿,在这边一样!包吃包住还给你上三险。”

小月满脸通红,拧着老狗的腿一直不撒手,老狗脸都疼绿了。

母杨云挽了一下稍显凌乱的头,又说了一句:“那边的小月谁照顾呢?她还是个大孩子呢。”

老狗绿着脸又把胸脯拍得砰砰响:“我!我!两边都是我!我荣幸啊!”

小月都快爆血管了,掐着老狗的后脖子跟拎狗崽子一样把老狗拎回沙上。

糖醋鱼这时候蹦出来添乱:“大姐,那你要回不去了,也一块从了我家相公好了,反正你们俩配置肯定挺兼容。”

母杨云抬头冲糖醋鱼笑了笑:“不怕生出怪胎啊?我跟他应该可以算是血亲了吧。”

母杨云万岁!终于有人能压制糖醋鱼一个百分点了,我深切希望

我点点头:“哪只是血亲,压根就是一个人儿。你可别听她的,咱认识也算缘分,怎么论大小吧,生日都一个点儿。不好分。”

“石头剪子布吧。”

“……”

杂牌救世主 三十四 小风嗖嗖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