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第三十一章 一天之力化无形。

.这一章相当重要.反派,主角能力,还有各种其他的伏笔.全在这一章。我保证,这是以后的章节里最严肃的一章。看,王老二到底他还是个看大门的不是。

.

.

.

清早,还在睡梦中的我被王老二叫醒,跟着他来到一个高大的如同刀削一样平整的峭壁面前。

他先面色恭敬的对着这座峭壁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指着它对我说:“这里,就是悬圃的入口。”

“你叫我来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你师门的职责吗?”我看了看这个地方,有种特奇怪的感觉,总觉得想哭。

王老二伸手在地上开始布阵法:“我有钥匙,但是锁换了,我没办法进去,它被天地之气封了,我想除了你,没人能走的进去。”

他召集手底下的人用一种散着特殊香味的粉末按照他事先画出来的痕迹均匀撒上,然后把那个厄运罗盘放在了最中心,王老二恭敬的捧着一束火把嘴里高声朗读:“未有吾身,先有天地,未有天地,先有吾心。不肖弟子王振国拜上,叩谢天地赐吾等戍守之力。”说完,王老二双膝着地,手举过头,又是连三叩。

随后他用手上的火把从点燃了地上那些香料,霎时间,整个山谷被浓厚的香味和浓雾笼罩,王老二直挺挺站在峭壁墙面,一丝不苟。

这时候山谷里突然刮起了大风,大风里参杂着隐约的哭声,那哭声让我有种撕心裂肺的心痛,我站在那,眼泪情不自禁的就流了出来。

我擦了擦止不住的泪水问王老二:“怎么了?”

“往事。”王老二揉了揉泛红的双眼。

风渐弱,心痛不减,但是并不是那种让人受伤的心痛,心甘情愿又依依不舍,很矛盾很矛盾。

这时峭壁的中间出现了一道门,一道巨大的门,我往门里看,只看到了湖光山色星空宇宙,山川大海。

“你,准备好了没?”王老二神色不同以往的严肃,山里呼啸的疾风把他的领子吹得迎风摇摆。

我盯着我面前这隐隐约约浮现在空中的大门,凝重的点了点头。

“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也许你进去之后,你会恢复你原来的记忆。还有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是以天守的身份恳请嘲风大人。”王老二突然用手打出复杂的手型,向我行了一个礼。

“赶紧说。”我又看不懂他的手势是什么意思。

王老二呼出一口浑浊的气:“我想让嘲风大人让天地之力镇守此处。”

“什么意思?”我顶着心痛好奇的问王老二。

“就是让原本附着在你身上的八相之力,镇守这里。当你需要的时候再天地间自主抽调。”王老二仔细的解释着。

“那我不干会怎么样?”

王老二一脸严肃:“王德海,我,李杰克三人,将终身镇守于此。”

“好吧,听你的。”王老二够精的,想着老狗和李子要陪他这个糟老头,在这待一辈子,我都能想到他俩幽怨的眼神了。

王老二一听我同意了,脸上的皱纹都展开了:“那你个小王八蛋还不进去?在这跟老子费什么话。”

“我日啊,至于反差这么大么?”

“刚才是跟嘲风老大说,现在跟你说,我天天那么跟你说话,你抗的住啊?赶紧滚进去。”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个大门:“我怎么出来?”

“时间到了自然就出来了。”

我深呼吸一口,跨进了大门。

跨进大门的一瞬间,我的脑中一空,耳边嗡嗡的响,四周寂静无比,我感觉我被包围在一片黑暗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突然一阵强光刺入我的瞳孔,我看见一个巨大无比面目狰狞的人,双手青筋暴起的正把天往上一点一点的顶着。那个人浑身**,在朦胧的光照射下就好像大理石雕一样的完美。

“哎哟,盘古哥。大神啊。”说着,我就想拿出我的山寨机拍照,就好像胡歌拍自己和刘邦拜把子一样,把传说中盘古开天给拍下来。

可我回身去找的时候,现我连身体都没有,我能感受到身体的存在,但是看不到。现在我就好像在看4d的阿凡达一样。

正当天地从混沌中逐渐变得清明的时候,画面一转,一个像山一样的蛇身半裸女人正用泥做出一个一个的小人儿,然后小人从她手中放下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围绕着这个女人载歌载舞。

女娲娘娘啊,长得真像糖醋鱼,不对,糖醋鱼长得真像她,除了一个尾巴是蛇的一个尾巴是鱼的,其他的几乎一模一样,不过女娲娘娘慈祥的表情和端庄的气质是糖醋鱼那个动不动提起沙鹰爆人头的女人怎么都比不得的。

画面不停的闪动,到了逐鹿中原时,我站在两军中间,眼看着千军万马硬硬的对冲。应龙女魃,魑魅魍魉之间互相战得头断血流,凄厉的惨叫和满地的血污。我的心不禁抽*动了一下,随后漫天的黑烟之中,蚩尤舞动着刀斧冲向战车之上的黄帝,两人站做一团,旗鼓相当。

后来在一个村寨的前面,蚩尤在将要险胜之时,为了躲避脚边一个抱着婴儿的女子,而身中黄帝一剑,反胜而败,倒地时,原本充满杀伐之气的眼睛,忽而温柔起来,看着襁褓之中的婴儿轻轻一笑。

我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十分人性化的蚩尤,觉得他比黄帝爷们儿的多,历史书上的描写让我很失望,历史哟,永远是胜利者的。

这时画面又一变,我现我站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上,孤独的看着脚下的众生,身后还有一个书里经常见到的麒麟,我们俩跟背背山一样,背靠背的看着不同方向,云从我脚下缓缓飘过,轻盈的白鸟落在我的肩膀上,跳动几下,然后又冲向天空。我感觉我看着它高飞的身姿,突然觉得这个卑微的生命比我要快乐的多,我用尾巴敲了敲身后的麒麟,说了一句:“我死,天地还是天地,你死,生灵则再非生灵。”

麒麟转过身,用一种愤恨的眼神看着天,长长的龙须抖动着:“你为何不愿逆天?管他什么天地,管他什么万物,管他什么生灵。你们本就脱其外?何必管他人生死。”

我这时在心里狠狠肯定这家伙的话,这番话绝对是真理,我猛点头,可说出去的话却成了:“你好自为知,你我为友,我已知足,我等生来即为天下,此为命。”

很前观念的麒麟哥爆喝一声:“迂腐!如你今日离去,你我恩断义绝,再相见不死不休!”

这时候我扮演的这个傻逼怪物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但愿你我不再相见!今日一别,相见无期。”说完,我眼睁睁的看着我扮演的这个傻逼从那个高耸入云的高山上跳了下去,中途“我”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山上的麒麟哥,麒麟哥的眼神悲切愤慨,伤心欲绝,还有那种恨之入骨的通透。

还没等我落地,画面又变了,不过我估计那种高度,如果要等掉在地上,那估计都够飞机飞北京到上海一个来回了。

现在我扮演的还是那个迂腐的傻逼,我面前天地一片混沌,阵阵撕裂,好像又有重合的预兆。

“我”这时回过头,向身后叩拜了一下后面密密麻麻的各种妖怪,我看到硕大的红色天狗,在天上飞着的独脚毕方,还有美丽到极点的孔雀,还有那个雪白的九尾小伪娘。这几个我熟啊,其他的比如什么什么猴子朱厌,化蛇,穷奇也听说过,但是大部分我都见都没见过。

“我”拜之后,一回头猛的跳进那个混沌的漩涡之中,这时候我又成了第三人称观察视角,然后我看到后面密密麻麻的妖怪不管是传说中的凶兽还是吉祥之物,全部义无反顾的跟着刚才我扮演的2b跳了下去,漩涡渐渐缩小,化为血色,随后不甘的膨胀几下,就彻底消失在天地中。

而这时,刚才那个眼神犀利的麒麟出现在众妖怪消失的地方,蹄子在地上轻划了几下,眼角一滴泪水滑落。随后原本让人感觉紫气东来的祥瑞之兽突然变得充满暴虐,玉色的鳞片化为血色,头上原本圆润光泽的角也慢慢变成一对充满锯齿的尖锐突刺。

它朝天一阵嘶吼,然后便消失在空气中。我的心在这一刻突然爆出刚才在门口时的那种感觉,那种无处不在的心痛感,让我此刻手足无措。

正当我茫然无措的时候,我面前的景色又是一变,我现我的牛仔裤我的山寨机我的七十块的卡西欧手表都回来了。

“三哥,你那一辈子就那样咯。”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我后面。

我转过头,现一个帅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伙子穿着一身休闲西服站在我后面。

“你谁?”

那个小帅哥一拍脑门:“完了,完了,三哥傻了,四姐,出来救命了啊,三哥傻了!”

这时候一个看上去很有杀气的漂亮女人凭空出现在刚才那个叫我三哥的小帅哥面前,揪着他耳朵:“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叫我四姐,叫我四姑娘。”

等她把小帅哥的耳朵放下,然后猛的搂上我的脖子,撒着娇腻声叫道:“三哥!想死你了。亲一个!”说完在我脸上狠狠亲了一下,我脸都被亲紫了。

“你们谁啊?”

这时候那个小帅哥和这个有点失常的美御姐互相看了看,异口同声:“真傻了?”

然后那个亲我一口的姑娘连说带比划:“我啊,我啊!你不认识啊?蒲牢啊,老四,这小子老九,螭吻,哎呀,你忘记了?那天你烧人家房子就是螭吻这小子借你的力,上次揍那只小狗崽的是我,还有那次那次,劈那个四脚蛇的是二哥睚眦。还有上次你压坏公路那次,那是囚牛老大恶搞你。记起来没?”

我大致听明白了,他们就是王老二说的我那八个卦象的兄弟姐妹了。

这时候那个小帅哥点点头:“你总算明白了,好了,明白就好了。我们得回去了,我们已经违规操作了,我们一走开就得出事儿,还好老大知道是来看你,所以没怎么怪我们。走了,走了。想我们的时候就心里默念就好了,我们在你左右哦。拜拜!”说完他们俩刷拉一下就消失在我面前。

他们走后,这一片地方就好像骇客帝国里的城市坍塌一样,如诗如画一般的世界肉眼可见的缓慢的垮塌下去,随后我的眼睛一黑,再睁开的时候,我现我正紧紧贴着刚才那块峭壁跟傻逼一样的站着。

王老二站在那,嘴里不停在念着什么。他身边的一票人各自在旁边戒备着。

他见我从里面出来,快步走上来:“哈哈,老子终于知道妖怪都去哪了,都被你个小王八蛋拿去补洞了。”

“你怎么能看到?”明明都是我看到的,王老二怎么知道的?

王老二从兜里掏出一包红梅塞给我:“我是给这看大门儿的嘛,里面的事儿我能看到个大概,但是妖怪跳河之后我就看不到了,好奇怪啊。”

我撕开红梅,拿出来抽了一根,刚才那些东西在我脑子里慢慢理了一遍,然后开口对王老二说:“你开始不是说里面有妖魂么?都哪去了?”

王老二拿出包软中华,然后抽出一根点上告诉我:“晚了,全部跑了。这都别管了,我们开始吧。”

我抢过他的中华,然后问他:“开始什么?”

“靠,你玩赖是吧,锁大门儿啊。”

王老二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在整面峭壁上都刻上了我人不出来的道术阵法,然后他先朝我一拜,然后跟我说:“刚才是拜天地。你等会自愿的把你身上的天地之力贡献出来就好。”

“鬼他妈跟你拜天地,老子不干了。”

“靠,那我叫王德海他俩过来守门。”

“老东西你威胁我?”

“对,你怎么着?”

“我不怎么着,开始吧。别磨蹭了。”

我听他的,心里想着自愿贡献身上的天地之力,一只手按在那块石壁上,没多一会儿,整个一座山出耀眼的黄光,闪烁了几下整座山就消失在我们面前,不过别说少了座山,如果这种无人区不是突然变成喀斯特地貌,也不会有人来管,而这时我觉得我整个人天旋地转的,像一个礼拜没吃东西一样,身上的力气一下子全被抽干了。没三分钟,我就瘫倒在地,然后人事不省。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我开切割,我开割裂,我开剔骨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王老二,我感谢你八辈子祖宗。”我醒来后,现我现在变得跟普通人没一点区别,刚才喝水的时候居然被烫着舌头了。

王老二在旁边转悠,见我骂他,他笑嘻嘻的凑上来:“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听哪个?”

我拿起枕头就往他身上扔:“牛粪有的是!”

他不接我茬,自顾自的说:“坏消息呢,就是你以后都没办法再刀枪不入了,但是百毒不侵是肯定的。”

这他妈不是要我命么,我都习惯没事从十几层搂上面往下跳了,这要哪天给忘了,我不直接死那了?

他看了看我,笑嘻嘻的接着说:“好消息呢,现在天地之力就是你的了,你什么时候都能自主应用,收随心,拿走了你的盾,给了你一把冲锋枪。你觉得怎么样?”

我看了看他:“不怎么样儿,好歹也给我段时间适应啊,你他妈现在这么突然,不是要我命么?”

他怂恿我:“你试试你试试”

“怎么试?”

“你不知道啊?看来你记忆没恢复”

我这时候想起刚才那个叫我三哥的四姑娘和九弟说的话。我心里默念了一下四姑娘的名字,说烧了王老二的头。无效。

“你他妈又骗我,没用。”

“你刚才怎么说来着?”

“我说蒲牢,帮我烧了这老头儿的头。这不,你头还在。”

王老二摸了摸自己头:“我日,你他妈怎么这么混蛋。不过你***先把你每个弟兄对应什么卦象给背出来吧,你个文盲。背熟了还能组合着用,蒲牢是***坎相,是水相。”

按照这么理论的话,那么上次大爆炸应该是火的啦。

“我靠,小王八蛋你真他妈烧老子头啊。”王老二脑袋上点着火,嚎叫着跑出帐篷。

四姑娘,我要洗澡。

哗啦,我从头到尾被淋得透透的。一点盲区都没有。

我茫然的坐在冰凉的床上。

这玩意儿,还得多练啊。

杂牌救世主 第三十一章 一天之力化无形。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