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第二十八章 兔子哎,别跑。

.“赶紧说!倒计时了啊。”我眼睛紧紧盯着这个老狗,虽然他从任何角度上看都和刚才那个老狗一摸一样,但是在回答这个问题上,他一直在迟疑,跟刚才那个老狗那种暴人八卦还特自然的神态迥然不同。

我掏出电话,拨通老狗的号码,这边的老狗的电话也响了,我盯着这个老狗,他并没接电话,还跟刚才一样的傻笑着站那,就好像得了老年痴呆。

“干什么啊?我这啥也没找到呢,你在哪呢?”电话里的老狗话音刚落。我面前这个假货突然暴起,面色狰狞的向我一拳打来。

我被过身子不看假货,继续跟老狗通电话:“这边有个你在揍我,你别上来啊,叫小李子也别上来,等我弄死他。”我说的时候假老狗的拳头已经砸到我后脑勺了。

这个老狗不管是从力度还是从技巧方面都和真老狗相差无几,但是比起海南时候老狗真身可差的不止一点半点。

在他又一拳向我挥来的时候,我先用胸口停了他的拳头,然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狠狠的冲他脸上揍了一拳。他无法挣脱我,只能用另外一只手和脚不停的对我进行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但是这毫无意义。

我估计这家伙就是元凶了,拉着他的胳膊就准备把他给带出去,再让小李子把这恐怖蜡像馆给破了,我们就能拿赏钱了。

可就在我拽着他准备下楼的时候,我现我手上一空,开始在我手上抓着的老狗居然不见了。

“你到底怎么搞的?打个小怪兽这么半天?我在外面都等的不耐烦了,你看,我要嫁你了,我得多吃亏。”糖醋鱼出现在我面前,惟妙惟肖,声音到身材无一不是一比一等身仿造。

“糖醋鱼啊,来,叫声老公听听。”我大喜,就是这种明知道是假的再去调戏才是最有感觉的。

“老公。”这个糖醋鱼听话得不得了啊,啊哈,这太好玩了这,此时不玩更待何时。

我看了看四下无人,就直起腰板大声对她说:“衣服脱脱,边跳舞边脱。”

正当这个假冒的糖醋鱼媚眼迷离轻纱半解的时候我电话响了。

糖醋鱼细软嫩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老公,一个人在那好玩吧?是看到我了吧?脱衣服是吧?你要看我晚上回去给你看啊,你也别这么急啊。你不知道啊,你刚才说话的时候这里一百几十个警察叔叔全听见了,你弄得我好尴尬的哦。举头三尺有监控啊,高档写字楼还有监听呢,你这下红光满面了,你先看,看完告诉我,我身材好不好哦。”她前半段声音要多妩媚有多妩媚,后半段杀气凛然,我还隐约听到毕方的笑声和小月在那嘟囔什么。

而这时假的糖醋鱼已经只剩下内衣了,我抬头看了看,果然看到有许多摄像头正在这个阴沉沉的写字楼里冒着红光。

我再看看面前那个快要跳起脱衣舞的假冒糖醋鱼,我的脸都快红炸了,我这一刻真的很想一死以谢天下。

“弟兄们,谁借我点东西?别弄死人。”我小声嘀咕着,看来不度把这弄了,我还真不知道我再出点什么丑。

刚说完,我就明显感觉到一股非常明显的热浪从我四面八方袭来,这一整层写字楼突然被火光照的通亮,所有的东西分毫毕现,我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灯泡,以我为圆心五米内所有的东西一瞬间就灰飞烟灭,但是那些办公室里的蜡像人们却毫无伤,渐渐的我这个人形灯泡的瓦数越来越高,这一层所有的玻璃制品都有融化的痕迹,而我感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我就好像一个气球一样,有一种快被吹爆的感觉。而我身体周围的一圈紫红色光圈先迸裂成点点碎星,出一阵轻微的爆响。

空气中出现那种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好像冬天脱毛衣时候那种静电的响声儿。

随后“轰隆”一声巨响,我好像感觉到整栋房子都颤抖了一下,我本能的闭上了眼镜。

再等我睁开眼睛的,外面的阳光已经直射进了这一层,这一层写字楼已经变成了毛坯房,周围的玻璃全部消失,而跟着它们消失的还有这一层里所有的家具摆设还有地板。而那些蜡人已经全部睡倒在没有任何装饰物的水泥地面上,我感觉就好像我站在一个未完工的工地上一样。

我看了看四周,这时候如果糖醋鱼再出来就好了,摄像头肯定是没了,再让她脱谁都不知道,嘿嘿,天知地知,不过无所谓,天地都我自己人,没事儿。

这时我看到我正前方有一个人正一脸焦黑的盯着我看,而且我明显看到他腿肚子在打颤。就这点胆儿还当坏蛋,还不如那天那几个持枪抢寂寞的喷喷哥呢。

我走到他面前,仔细端详了他一下,因为他灰头土脸的我看不出什么,不过看他那毛线衣下平平的胸部就知道他是个雄性的。

我攥着他手,打电话给老狗和小李子让他们赶紧上来。

“你是人是鬼?”我看着这个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但是比我矮小半个头的家伙。

他仰起脸,我惊奇的现他的眼睛居然是那种特别女性化的性感狐狸眼,但是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闪躲。

我虎着脸沉着声音:“快说!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电视里坏蛋都是这么说的,据说可以增加气势,让别人害怕。

果然,这个矮子更害怕了,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我是人,不是,我是妖。”

“到底是人是妖!快说。”我继续凶神恶煞,看来我非常有表演天赋。

“妖”声音很中性话,很好听。

“是男是女是公是母。”

“男的……”

我突然想打喷嚏,为了不破坏形象,我强忍住了,可不自觉手上一用力。

“公……公的。”

“……”

这时候老狗和小李子也跑了上来,看到我手上抓着一个人,了解情况之后。兴高采烈的一块过来欺负这个说自己是公的的傻孩子。

老狗拧着他耳朵说:“你胆子不小啊,敢祸害人了?你叔叔我到现在都只是开个酒吧,偶尔出去行侠仗义。”

小李子呸了一声:“你要脸不要脸了?”

随后他冲着那个傻孩子恶狠狠的说:“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那个傻孩子听到小李子说这句话,毫无预兆的就哭了起来:“哇……你们怎么能这么欺负我……”

老狗一愣神,傻呆呆的问我和小李子:“这是男的女的?女的咱就放了吧,太可怜了,男的给老子吊电风扇上打。太恶心。”

一听老狗这么说,还被攥在我手里的那个小子咬住自己的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可是还在不停的抽抽。随后警察和医生就冲到了我们这开始抢救伤员。

等我们一行走出这栋写字楼,全部的警察叔叔都对我们鼓掌,而且看着我意味深长。

陈胖子一张橘子皮脸都笑开了,不过我的事儿还不算完,还得继续控制这家伙,不能让他跑了,所以还得跟陈胖子走一趟。

我长出了一口气,总算不用直接面对糖醋鱼了,真不知道如果这时候沾她我会是个什么下场,都是意淫惹的货啊。

小月这时候个信息给我,就寥寥几字:“躲初一,回来过十五。”那一刻我的心碎了起来。

我怀着一个不安的心把那个伪娘甩到陈胖子开车带我来的一个审讯室,说是审讯室,就是一栋六七十年代建造的红砖房,外面看上去破败不堪,但是里面却什么都有,从什么大蒜十字架,银子弹,到什么桃木钉,八卦符……反正乱七八糟琳琅满目。

我看了看周围对陈胖子说:“这装修的够后现代啊?”

陈胖子点点头:“这块地方就是特事处了。看不出来吧。”

“龙组就在这破地方?”

“跟你他妈说几次了,没龙组。”陈胖子有种恼羞成怒的感觉。

我耸耸肩,把手上那个泪流满面的伪娘拎到陈胖子面前:“你问吧。”

陈胖子点点头,拿出一个笔记本:“姓名,性别,年龄,种族,特殊能力,作案动机。”

瞧瞧人家陈胖子,专业的就是比我们问的仔细。

那个伪娘一身脏兮兮的,眼泪在脸上划了一道一道的,抬起头,腻声说:“郑元旦,男,十九岁,人类……妖怪,能力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能让别人产生幻觉,我真的没动机,真的,你要相信我,我是在必胜客打工的学生,那天我送外卖的时候,那个写字楼里有一个老头想……想……”

陈胖子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快说!”

“想强*奸我……唔……”说着他又开始哭了。

我和陈胖子互相看了一眼,我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居然连个男的都想上,看来我意淫糖醋鱼这件事根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陈胖子停顿了一下对旁边一个书记说:“小徐,把这孩子带下去洗洗。”

见他们出去之后,陈胖子递给我一根烟:“你怎么看?”

“我还能怎么看,因奸成恨呗。”我嘬了口烟,说了个连我自己都觉得特恶心的猜测。

陈胖子把帽子一摘:“妈的,别恶心我行不。我打个电话给王老头。”

说着他就拿着电话到一边跟王老二沟通去了,我看了看陈胖子递给我的利群,摸了摸我自己的白沙。真他妈**,居然抽十四快的烟。

没多长时间陈胖子就回来了:“王老头真不是个玩意儿,他叫我看着办,实在不行就扔给你。”

我被烟呛得一哆嗦:“什么叫扔给我,你有点原则行不?”

这时候那个书记员把那个伪娘给带回来了,衣服虽然还是脏,但是脸已经洗干净了。我一看就傻了,这是怎么样的漂亮啊,说他妈沉鱼落雁都是形容不到位,一张精致的瓜子脸,然后那双妩媚的狐狸丹凤眼,眼角还有一抹晕红,樱桃小嘴圆润光滑,皮肤比糖醋鱼都好。这他妈也是男人?难怪有人要强上他呢,这就叫活该,长得像包子就别怪狗跟着,我要喝点酒不知道他是个男的,我也指不定干出点啥呢。

陈胖子盯了半天,声音深沉的对他说:“性别!”

这个漂亮伪娘仰起头,无比幽怨的看了陈胖子一眼:“男。”

最后我们搞了半天总算折腾清楚了,其实这个伪娘是个在读的大学生,因为家里穷,所以他一直都工读,这个漂亮到没边儿的大学生从不住校,因为在学校他连个上厕所的地方都没有,而且他有好多男人追,他接受不了。最主要的是王老二告诉我这个家伙是个悲剧九尾狐,如果是个女的就得迷惑众生的货色,可悲剧的是个男身,这是转世的流程性技术错误。至于他惹的案子,解决了就好,反正是别人先招惹他的,他连自己施放的幻术都走不出去,这样的人也不能招到特事处,所以只能拿给我处理了。

“你是说,把他交给我?要杀要刮随便我了是吧?”我不情不愿,我凭什么揽这破事儿。

“不要。”元旦小弟弟娇弱的喊了一声。

陈胖子拍拍我肩膀:“放心,你把他控制一下,等王老头回来就行了,他的生活费让他自己想办法,你让他卖屁股都行。”

“是不是啊,那我不了?”我看了看旁边那个噤若寒蝉的元旦小弟弟。

“不要不要……”

。牧童每周热点。

这个礼拜是开始上学的第一个礼拜,人生是个悲剧不是么,当那帮孩子吵闹着觉得学校里一切都不和谐的时候,我们却在感叹什么时候能回炉重造,这是我们开始老了,还是他们太年轻?我经常对着屏幕呆的时候,会突然有个错觉,希望我突然被一颗粉笔头儿直接爆头,然后我初中那个已经被我诅咒到三百年以后的班主任大声对我说:“xxx你给我滚上来,站到外面去。”

杂牌救世主 第二十八章 兔子哎,别跑。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