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章是第一卷的最后一章。哈哈哈,第二卷开始了哈。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当我怀着激动和忐忑的心情睁开眼睛,我感觉糖醋鱼还在我胳膊上,并没有提前起床,于是我想看而不敢看,不敢看又想看的从她脸上一路往下瞄。

“想看就看呗,偷偷摸摸的干什么。”糖醋鱼的声音突然出现,把我吓得心一缩,就好像坐过山车的感觉一样。

说着她撩开盖在身上的毯子,我瞪大双眼。

“怎么还是尾巴?”看到糖醋鱼下半身还是条尾巴的时候,我不自觉的说出声了,说完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太下流了,这不是明显告诉别人我打算看人家**嘛。

糖醋鱼用手撑着坐了起来,看着我一脸戏谑:“小子,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想偷窥你少奶奶是吧,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让你看,你当我傻啊?把我裤子拿来!”

我面红耳赤的把她的牛仔裤拿到她面前。

“我要变了哦,你睁大眼睛看好”糖醋鱼手上拿着裤子,盯着我,但是一直没动作。

我摸了摸鼻子,打开门走了出去,在我关门的时候我清晰的听到糖醋鱼的笑声和尾巴拍床铺的声音,我百感交集。

看了看时间,七点多一点,我估计这时候老狗和小李子还没起床,我决定先去祸害一下他们俩再说,我可不敢去招惹毕方,除了小月敢弄她起床,其他人弄醒她那叫一个自寻死路。

我敲开老狗他们的门,开门的是小李子,穿着一个四角大裤衩,睡眼惺忪:“有妞你不玩,大早上折腾我们干什么?”

说完他又钻回被子,继续春梦他个了无痕。

“起了,起了,都给我起床了!”我踩着老狗的屁股大声喊着。

老狗这时候嚎叫一声,反手抓着我的脚脖子屁股一顶,我被他弄得站立不稳,往小李子那边倒了下去,直接压在小李子身上。随后他爆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我们三个扭打一团。

正当我们在这闹腾的时候,门被穿着卡通熊睡衣的毕方一脚踹开:“你们有完没完,昨天晚上你就跟你的美人鱼折腾一晚上,今天大清早的又折腾,你让不让人睡觉了?我弄死你啊。”当她看到我在这的时候,矛头马上对准了我。

我们三个正在地上抵死缠绵的,一见毕方进来了马上从地上蹿了起来,低头不语,特别是老狗就穿了一条小裤衩,小李子赶紧用一条毛巾毯把老狗给蒙上。

这时小月也从隔壁房间过来了,看了我们几个一眼摇摇头,没说话,然后拎着毕方就回去了。

我们三个松了一口气,小李子说:“你说你们两个,这么大的人了,心智育怎么这么不成熟呢?”

老狗从床上拎了衣服裤子边往身上套边说:“你放屁,刚才就你闹的最凶,你在这最大,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哎,昨天你跟你小美鱼挺激烈啊,你体力真好,昨天晚上闹到那么晚,早上还有精神来踹我们的门。李子你闻着没?他一身女人香,这下流货。”

小李子眼睛一瞪:“你别他妈给我提香味。提着我就来气,昨天差点让你玩死。”

我知道这下怎么解释都没用了,看来我冰清玉洁的名声已经被糖醋鱼给弄臭了,我算是跳哪都洗不清了。

磨磨蹭蹭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九点多,我们拎着大包小包的纪念品和土特产就准备回去了,春梦哥打电话说让我们一路小心,他今天事挺多,没空来送了。不过林姗姗倒是得跟我们一块回去。

我们到酒店门口的时候,林姗姗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了,依然是那种花枝招展,不过这次总感觉她对我们有点低眉顺目的,估计是春梦哥给她交代了什么,不过当她看到拽着我袖子一脸出门旅游的高兴表情的糖醋鱼的时候,她明显迟疑了一下,然后露出一种很不敢想象的表情。

糖醋鱼何其敏感,一般有心理问题的人都特敏感,她松开我,走到林姗姗面前,皱起眉头看了她半天,然后摇摇头,走回来继续抓着我袖子。

我看了看她,觉得她的行为非常之怪,但是却看到毕方和小月偷偷给糖醋鱼竖拇指。女人总是那一群我们无法理解的生物,就好像对于我来说,女厕所就好像是异世界一样。

毕方还是老套路,一上飞机就睡觉,我们都在飞机上换上的羽绒服,而毕方还是一身短袖小热裤,小李子都不管,反正她冷不着热不着,睡觉的时候弄醒她,那才叫真的危险。

糖醋鱼看着我们穿上厚厚的羽绒服特好奇:“你们这是干什么呀?肾虚啊,飞机上这么热,这么热呀这么热。”说着她还故意撩了撩领子。

我瞄她一下,看了看表飞机还有十分钟不到就要降落了,我从袋子里掏出一件毕方的羽绒服套到糖醋鱼身上:“穿上,不然等会成鱼冻了。”

“这怎么穿啊?胸围这么一点点,袖子还短,还露出一截肚子。这就是童装啊,你买件童装你糊弄我,太没人性了,你一点都不心疼我。”她边穿衣服边抨击我,我悄悄看了一眼小李子和毕方,小李子脸色阴沉如水,幸好毕方还是睡觉。

我悄悄跟她说:“这是毕方的衣服。”

糖醋鱼听完吐了吐舌头,使劲把自己塞进那件胸围明显小很多号的羽绒服里,羽绒服被她撑得满满当当,看上异常搞笑。

飞机一降落,毕方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委委屈屈的冲小李子说:“别太有压力啊,我还有的长……。”小李子特心疼的摸了摸毕方的头,然后意味深邃的看了一眼我和糖醋鱼。

糖醋鱼一脸抱歉,我悄悄跟她说:“看吧,看吧,你伤人自尊心了。”我难得有机会可以刺激一下糖醋鱼,可不能放过,至于毕方,她要是有自尊心早不是这样了。估计她纯粹就是接着话好玩。

一下飞机一路都没跟我们接上嘴的林姗姗先告辞了,老狗又递给了她一张名片,让她有空去我们酒吧玩。

我们六个人一部车肯定是坐不下了,机场离我们那还有挺远的一段路,所以小月再次提议打黑车。

机场外的黑车就跟火车站那一带卖票的一样多,我们找了两部黑车,姑娘们一部,我们一部。

我们刚坐上车,司机师傅就把头转过来了:“你们还欠我一次车钱吧?”

我:“胡扯”

小李子:“乱扯”

老狗:“瞎扯。”

司机师傅用手一指小李子:“我上次一激动,没收你们车钱,这装外国人的家伙我还记得呢。我后来在夜市那边找你们半天,都没碰着人。”

他这么一说,我还真记得有他这个人了,上次去偷指南针那会儿,就是坐他的车,他没要钱就走了,还把小李子给骂了一顿,真没想到,都大半个月过去,他不但记得,而且我们还能跟他碰上,这他妈得多大的缘分啊。

小李子印象比我们深点:“师傅,我真是外国人。”

司机师傅把手一伸:“甭管你哪国人,先把钱给了。”

小李子没办法,掏出钱包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司机师傅,他收下之后找了八十对小李子说:“去哪?那天晚上我喝了点酒,看不清楚,白天看着还真是个外国人。上次是老哥哥错怪你了,比你中国话说的好的外国人可不多啊。”

老狗接茬:“去酒吧一条街啊,他哪事中国话说的好,他就压根不会说外语。”

司机师傅可能还想问点问题,可张张嘴没问出来,停了两秒才说:“酒吧一条街挺远的啊,八十,爱坐不坐。”

老狗合计了一下:“行,八十就八十,去吧。”

这个司机喝了就之后的技术都那么好,没喝酒的时候开起车就让我们想起了达喀尔拉力赛,一路上那叫一通狂飙,我们本来在上车的时候跟那司机磨蹭了差不多十分钟,可是我们到了以后十分钟,小月他们才到,同样一段路,我们比他们整整快了二十分钟,而她们的总时间也就是三十分钟。

下车之后小李子差点就吐了,小六十公里十分钟,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度,而且还要果断的躲避掉路上的红绿灯和监视器,这司机都***快成精了。

糖醋鱼一进酒吧,转悠了一圈开心的大叫:“我要在这上班,我要在这上班!谁是老板?面试我,面试我。”

我们几个互相看看,他们一致认为应该让我去。

我走到糖醋鱼面前:“那个……”

于是,我们的酒吧又恢复了开始的那种特别无聊的生活,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多了一个服务员,一个月薪六百元的漂亮服务员。

因为这个服务员的活跃,我们酒吧里多了不少青少年,小月也每天不再做赤字表了,我们的酒吧居然有了一笔很不错的收益,唯一不足的就是,这个服务员从来不上晚班,每天晚班的时候都是让毕方小朋友顶上,虽然说毕方和小月也曾经有不少怀春少男们的追逐,但是介于小月那种送你离开千里之外和毕方那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性格,最后那些怀揣着梦想的少年们也渐渐望风而逃。

可糖醋鱼是那种只要是个人她都能给贫上两句的开朗型美少女,这就撩拨起了那些无知群众的热情,总有一些嘴唇上还挂着青春期绒毛的少男们用一些他们自己认为很浪漫的方式去试图和糖醋鱼接近。

我每天都和糖醋鱼搭班,所以天天能吃到各种平时舍不得买来吃的东西,比如巧克力和其他一些奇怪的东西。而小月再也没去买过花。

“你看,我就说了,这帮傻孩子随便色诱一下他们就得把钱乖乖掏出来。”糖醋鱼穿着粉红色的酒吧服务员制服,悄悄凑到我面前,往我口袋里塞巧克力。

我撕开一块德芙巧克力塞到嘴里:“你把自己形容的那么不堪干啥,是他们想勾搭你。”

她也撕开一块:“听你这话,我被人勾搭你就不担心啊?你就不怕我哪天跟别人跑了?”

我耸耸肩:“你要跑,你爹都逮不住你,我怕有个屁用。”

“真乖,放心好啦,你好好对我,我说不定就嫁你了。来,给少奶奶笑一个。”糖醋鱼勾着我的下巴,眼神非常**的看着我。

我拍开她的手:“别闹了,晚上我可能要出去一下,我同学聚会。你自己看电视啊。”

“你晚上不陪我啊?你好狠的心呐,家里有如花美眷,你还出去吃野食?不行,你带我一块去,万一你被哪个狐狸精给勾搭走了,我就白让你又摸又看了。”

“我说,你怎么又提这事儿,晚上你能去啊?你就不怕被人捕捞卖到马戏团去啊?”

“那我不管,你要不就带我一块去,要不就留下陪我玩游戏,不然我就打电话给我老爹,说你吃干抹净了就想跑。”

我实在受不了她这么泼皮耍赖的,只能放弃晚上的同学会,其实我很长时间没出去ktv了,被她这么一搅和,我的玩乐计划又泡汤了,这他妈还没什么关系呢,等以后万一不小心娶了丫,我估计我上个厕所都得被她给卡好了点。

原来的时候都是我看小李子和老狗的笑话,现在他们四个对我围观的那叫一个惨无人道,特别是小李子,他估计是天蝎座的,报复心极强,见天没事儿就跟毕方俩人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看糖醋鱼调戏我,然后去跟老狗和小月散播谣言

眼看快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了,糖醋鱼匆匆换了衣服躲我房间里等电视,不知道为什么糖醋鱼跟毕方小月都烧黄纸拜把子了,可每天睡觉前都得在我屋里看电视,然后快睡觉了才让我把她背回屋里,老狗和小李子对此苦不堪言,因为有糖醋鱼在,男性的私房话就不太好说,绕弯子吧,人家糖醋鱼比我们知道的还多,而且她还抢电视,天天看些什么韩剧日剧台湾剧,我们几乎被她折磨到崩溃。

我有一次询问小月,她特幽怨的看了看正在吧台上跟顾客耍贫的糖醋鱼对我说:“她嫌弃我们没安全感,她心理有障碍的,你强迫症她偏执狂。你这下财了,她基本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你的了。”

“什么叫不出意外?意外是个什么描述?”

“你不死,她不死。”

“……”

杂牌救世主 第二十五章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