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第二十一章 谁他妈打的我?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scomp3上找歌听。

看这架势,我今天是没什么希望了,老老实实的陪着这个少奶奶吧,希望她自己坐不住或者善心大让批准我出去。

等她身上的水全干了之后,她把我赶到厕所,不叫不许出来,我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到厕所大个便等着。

等我出来的时候,已经坐在阳台的躺椅上了,身上包着浴巾晒太阳,鱼尾巴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均匀光滑,肤质细腻的美腿。

她见我出来,歪着头:“怎么样,我腿漂亮吧?想摸摸么?”

我赶紧摇头,这家伙只能躲,不能惹。

“大叔,你真不会配合人。你都摸好几回了,装的还挺像。”她动了动她精致的脚丫子,我突然有种扑上去咬一口的冲动,但是我及时克制住了,我要真对她干了点什么,我这辈子算是毁了。

见我不说话,只是坐在椅子上看电视,糖醋鱼也把躺椅搬到我身边对我说:“我给你讲故事吧,我知道可多故事了。”

我摇头,我是真没兴趣,平时的时候我以为我自己已经很健谈了,可是到她面年我现我的语言能力绝对比聋哑人好不到哪去,我就是放个屁她都能给我接个三句半。

“我们去逛街吧,求求你了,我好闷啊。”糖醋鱼看了一会儿电视,突然毫无预兆的抓着我胳膊撒娇。

我看了她一眼,我非常想去跟老狗他们一块玩,可这个可爱可恨的糖醋鱼又死粘人,还见不得水,不过有她这个算是当地土著当导游,也确实不错。

不过我还有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她快把盆里还没洗的衣服拿出来,抽空对我说:“一个人去又没劲,还会被人搭讪。而且我没带钱。”

虽然她到现在为止说话漏洞百出,不过料她也干不出来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我也就不去深究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儿了。

可当我们刚准备出门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是毕方抽泣的声音。

“怎么了?好好说话。”

毕方不停的抽,断断续续的跟我说:“老……老狗,出……出…事了。月姐已经……经回去找你了,小李子在控制老狗,杨哥你快来呀,哇…………”随着她哭出声音,电话也被掐断了。

我一听老狗出事了,马上问糖醋鱼:“今天几号?”

糖醋鱼看出来我面色很严肃:“元宵节,正月十五。咋了?海难啊?没事儿,有我呢,别的我不敢说,游泳我就比海豚慢一点儿。”

我没搭理她,只是静静的等着,焦急万分。

在大概十分钟之后,小月喘着大气来到我房间门口,一把拉着我就往外跑,糖醋鱼跟着我们一块往外跑。

“出什么事儿了?”在电梯里我问小月,旁边的糖醋鱼抓着我衣角。

小月深呼吸一口:“我们忘了今天是十五号了,老狗这次现本体了,小李子快撑不住了。”

我一听就了然了,果然是因为今天是月圆了,老狗每个月这个时候都会让小李子把自己锁起来锁一天,不然他已经被他师父镇压的凶魂就会不受控制,不过最多也就是有点像狗,这么多年相安无事,这次居然现出了他传说中的本体,不知道碰到什么事儿了。

小月在路上给我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他们几个本来想去嘉年华玩,可毕方现这边有出租橡皮艇,他们就租了一个,说是去玩深海寻宝,然后他们就在周围一个明显经常有人去的小岛上了岸,玩起了diy烧烤,可老狗捡柴火的时候捡到一根看上去很有年头的像是象牙做的刀,然后老狗就狂了,小李子开始还能牵制住他,可到后面他的天狗本体就出来了,小李子撑不住了,毕方就上去帮忙,小月就回来找我。

我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事儿肯定跟那个象牙刀脱不了关系,这时候坐在橡皮艇上的糖醋鱼突然冒出一句:“原来你们是妖怪啊,难怪你不怕我的声波,不过好可怕哎,平时都是看小说里有妖怪,现在居然出现在我身边。”

我一听她这话,差点就把她给扔下水,整的好像她自己不是只出现在小说里一样,说白了什么美人鱼,不就是鲤鱼精嘛,说的跟真事儿一样。不过幸好,她虽然跟来了,但是明显她还是挺能分局势了,贫嘴改不了,可至少没给我们添乱。

还离那个小岛挺远的距离,我就听到一阵阵野兽的叫声,这时候糖醋鱼从脖子上摘了个子弹壳下来,递给小月:“这是给你的见面礼,昨天有点乱,忘了给你。你也挺漂亮的,比你哥强多了。”

我和小月差点被她弄崩溃,都这时候了,她脑子到底想的是什么。

我们走进林子,连我都感觉到一股很暴虐的气息,糖醋鱼脸被憋的通红,好像要喘不过来气一样。

小月吩咐糖醋鱼道:“你留在橡皮艇那边,别过来,天狗的灵压你顶不住。”

可糖醋鱼果断的摇头,说什么也不肯。

小月对她的拧脾气也没办法:“那你等会尽量靠我哥近点,不然你肯定要大病一场。”

糖醋鱼听了她的话,就像个尾巴一样拉着我皮带,我突然觉得她又可气又可笑,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时候我们已经走到老狗变身的地方,老狗的本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目测最少十五米高,三颗尖锐的犬牙在风中闪着寒光,纯白的毛色。全身上下还覆盖着一层亮的云纹,如果不是散着无尽的暴虐气息,肯定非常漂亮。

小李子已经一身伤痕靠在树下呼哧呼哧的喘气了,毕方正在跟老狗僵持着,一边哭一边不停的在老狗面前冲起一道一道的火柱,阻挡老狗的攻击,而老狗好像也挺忌惮这些火柱,只是用赤红的双眼紧盯着毕方,就好像猎狗捕猎一样,等待最好的时机。

毕方的火柱渐渐的慢了下来,看的出来,她开始有点体力不支了,再这么下去她可能会被老狗一招秒杀。

小李子这时候看到我们来了,费劲的抬起一只手,指了指毕方和老狗,然后继续呼哧呼哧喘着大气。

“糖醋鱼,虽然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现在的事儿,不是你能参合的,你赶紧走。”我回过头冲着还拉着我皮带的糖醋鱼厉声说着,这是我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一个小姑娘说话。

糖醋鱼已经说不出话了,但是她那个**的眼睛里充满决不让步的神情,我都被吓了一跳,没想到一嘴油腔滑调的糖醋鱼居然有个这种犟脾气。

小月这时候把她搂近怀里对我说:“她已经被老狗的气息弄得说不出话了,你别管这边了,去帮毕方。”被小月搂住的糖醋鱼脸色好看了许多,看来小月也能无视掉老狗的灵压。

我快步走到毕方身边,她已经一脸虚汗,脸色白了,我挥挥手让她过去小月那边,平时她娇蛮任性,但这种时候她是最听话的,胆小嘛,没办法。

她过去之后,我就直接跟老狗面对面的站着,他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们了,眼睛赤红,就好像饿急了眼的狼一样。

我把袖子撸上去,第一次面对一个差不多是我十倍体积的老狗,难免也有些心慌。

老狗这时候见没有了火柱,而且我一个人站在他面前,嘴里低声嘶吼了两声就朝我扑来,我只能就地打了一个滚,想错开他的攻击,但是他的度实在是太快,我还是被他扑中了,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让我飞了出去,我能感觉到这个力气,比上次那条四脚蛇的力气要大上无数倍,不然我不至于直接被他一个飞扑就甩了出去。

我大概在半空滑行了二十米左右,在砸断了四五根大树之后堪堪落地,而当我刚站起身,老狗的爪子夹带着凄厉的呼啸声迎面向我击来,我根本来不及躲避,而且如果这一爪子如果让我受伤的话,那老狗十分可能被天雷光顾。

所以我只能扬起胳膊,用肘部硬顶上老狗拍来的爪子。跟他爪子接触的瞬间,我就感觉一阵罡风吹得我呼吸都不顺畅,我也好像听到我的关节出了那种不堪重负的声响。

老狗也迅收回了爪子,我看到了他一只前爪在不停的颤抖,流下了暗红色的血,我犹豫了一下,一个箭步窜到老狗身下,一把抱住他的前腿,光他一个前腿我就没有办法合抱住,这招是我原来跟老狗他们闹着玩的时候经常用的,他和小李子经常因为被我抓住一只手而选择投降。

这时,老狗也现了我抱住了他的一条腿,他奋力的挣扎,就好像我们用手捏住小狗的爪子,小狗想往外抽那样,不过这次我抱的是一个世界上最大的狗爪子。

老狗连续挣扎几次都没办法抽出来,他就准备用嘴咬我,可惜因为我跟他相比实在太小了,他根本无处下嘴。

我沉下腰,用上了我全身的力气,老狗被我甩了出去,但是我没掌握好方向,老狗被我甩出去的方向居然是小月他们站的地方,我心都被吓出来了,赶紧往哪个方向追去,希望能拽着他的狗尾巴,别让他伤害到小月他们。

老狗在半路上居然还能回头看看,当他看到小月一脸痛心看着自己这个庞然大物的时候,老狗居然在半空硬生生的扭动了一下腰,错开了掉落地点。看来这重色轻友的王八蛋还记得小月。

我觉得要赶紧想个办法解决掉老狗,再这么下去,等月亮一出来,老狗就不是我们能制服的了的了,嗯,这个担心挺多余,现在才中午十一点多一点。

老狗从地上一跃而起,用一种狼狗最常用的准备攻击姿势面对着我,我感觉我在他面前就像一个耗子一样。

我尽量让自己平心静气,老狗的度实在是太难把握了,如果不能在一击之内制服他,那接下来就又是一场拉锯战。

老狗静止不动,但是很明显,那种暴虐的气息已经形成了一个风暴,我和他都被包围在风暴中心。

老狗突然对天嘹亮的嚎叫了一声,随即向我吐了一个比我人还大的光球,看上去慢慢悠悠,但是我现我好像没办法躲开,就好像看电影里的轨道炮一样向我冲来。

我被这个奇怪的光球锁定了,这是我唯一能想到和确定的,看来这次我可能要交代在这了,能把纯能量凝聚成实体,这得有多大的能量,我高中物理是学过的,我丝毫不怀疑老狗吐的这个东西能把卫星打下来。

可就在我准备碰命决定生死的时候,我脚下的大地突然动了动,然后紧接着伸出了两只巨大的由水构成的大手,一只手直接捏爆了老狗吐来的光球然后消失不见,另外一只手则捏住了老狗的脖子,把他狠狠往地上一按,那感觉就好像我们在调教不听话的狗崽子一样,老狗应声倒地,任他怎么扑腾,都没有办法重新站起来。

我一脑子问号,小月他们也惊呆了,难道又是我那些牛逼的兄弟?这不就跟开了作弊器一样嘛,我一有危险就出来修改游戏规则。

这时候那只按着老狗的大手里面分裂出无数个小手,按着老狗就是一顿猛揍,然后其中一只钻进老狗的身体,硬生生掏出一个紫红色光的东西,然后果断捏碎。

在地上的老狗突然不挣扎了,原本赤红的双眼渐渐恢复了正常,体型也开始慢慢减小,而按住他的大手也跟从来没出现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这一切的一切的事情,都生在几秒钟之内,迅到几乎做不出反应,等那只手消失的时候,我感觉随着那只手消失的还有那股特别暴虐的气息,我赶紧走上前看老狗的情况。

老狗这时候赤身**的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一只手掌还在流血,原先的帅气小哥,变成了春光灿烂猪八戒。小月他们也过来了,一脸心疼看着老狗和我。

“哥,你手脱臼了,你没感觉出来啊?疼么?”

我这时候才现,刚才全力甩老狗出去的以后左胳膊就软趴趴的垂着,到现在疼痛感才渐渐袭来,我脸都绿了。

糖醋鱼也上前来,按住我的手,一伸一拉,咔吧一声。我胳膊就给接回去了,我特惊讶的看着她。

“我说了,我爸是黑社会的,他小弟老是脱臼,我就练出来了。哎哟喂,要长针眼了,那个谁,赶紧拿个东西给这只狗盖上,遛鸟侠,无耻!”

我背着老狗,扶着小李子回到酒店,小李子还好办,都是皮外伤,糖醋鱼很专业的给他包扎,毕方在旁边当助手,还鱼姐长鱼姐短的拍马屁。

至于老狗,他的恢复力强,身上的外伤都开始结疤了,除了手上被我弄出来的那个深可见骨的贯通伤之外,其他的小伤都好的七七八八,不过可能是因为累了还是怎么着,反正老狗现在呼噜震天,就是不见醒。

王老二中间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是什么东西能把天狗本体给秒杀了,我反问他,他说当时根本算不出来,这一片的气场和星象都乱了,后来我把情况给他说了,他那边长吁一口气,说得亏这次出现的是温和版的,如果还是睚眦那脾气暴躁的,我们估计就得给老狗开追悼会了。

老狗是在吃晚上饭的时候醒的,醒的第一句话:“谁他妈把我打成这样?我他妈灭他满门!”

我一晚上都没敢过去找他,我怕他灭我满门来着。

杂牌救世主 第二十一章 谁他妈打的我?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