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第十七章 渡假的中青年

.自然,既然要聊天,那肯定到自己的地方,不能让别人增长gdp不是,所以,我们指挥着春梦哥七弯八拐到了我们酒吧,小李子早就回来了,正在大厅里看喜羊羊与灰太狼。

他一见春梦哥跟在我们后面走进来,猛的蹦起来:“你们落网了!?”

我们:“……”

仔细把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之后,小李子才解除攻击状态,刚才电光火石间,春梦哥差点就被一道摄魂符给变成芭比娃娃,不是我又是一个电光火石间帮他给挡住了,估计我们真得就此亡命天涯了。

毕竟春梦哥说他好歹也是个挺有名的青年企业家。

春梦哥满脸尴尬:“那个,别管你们是你偷还是去抢,反正结果你们是救了我。别老叫我春梦男好不,我那天差点被你们给吓成公公,我叫马程杰。”

小李子则是一脸尴尬,毕竟他刚才差点弄死人家,这事儿我们没敢跟春梦哥说,怕他更害怕,毕竟就是那么个电光火石间呀。

春梦哥花了六十块钱点了壶花茶,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上次太匆忙,没好好谢谢你们呢,这样吧,我请你们去三亚旅游吧,吃住我全给你们包了。别误会啊,我就当是交你们这些朋友。”

从春梦哥的嘴里我得到两个消息,第一,我们这次去海南有冤大头买单。第二,这个冤大头肯定是有预谋的想跟我们套近乎。

这时候春梦哥站起身跟我们告别,这时候毕方问他:“刚才那个是你女朋友?”

春梦哥好像还想了一秒:“她啊?算是吧。拜”说完他就很潇洒的出门开车,一骑绝尘。

这时候小月突然言:“有便宜咱就占,这人不能深交。”

我们猛点头,小月是保证我们不被骗的指路明灯,所以还是那句话,听小月的话,跟党走。对我们来说绝对是真理。

计划照样执行,反正明天上午春梦哥来开车接我们,我们连去机场的打车钱都省了,唯一变的就是老狗刚拿回来的机票要给退了,就当是中了彩票三等奖了,好歹也有个几千块钱呢,老狗沉着脸领着毕方出去退票去了。

“晚上不用给他俩留饭了吧。”老狗看着小李子走出去。

我摸了摸下巴,做柯南状:“他肯定要吃顿好的。”

果然,我们吃过晚饭,三个人一起看了会电视,小月躺在我大腿上,老狗羡慕得都快狂犬病了,我深信,如果我不是小月的哥,我会被老狗给暗杀掉。

大概九点的时候小李子才和毕方手牵手一脸春情荡漾的回来了。

莫非他们出去野合了?

“你们干啥去了?”我抱着好奇心问了一句。

毕方神秘兮兮的一笑:“我答应小李子不告诉你们的。老王八那的生意真好。”后面一句是冲小李子说的

小李子含泪无言。

我们:“你不说就算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华丽分割线一人一家一都一割一我一也一割一一一一一一一

第二天吃过早饭,大概十点多的时候,一辆悍马停在门口,春梦哥和那个算是他女朋友的林姗姗从车上下来,看到林姗姗脸上那种骄傲的笑容,我突然有一种很悲切的感觉,如果她知道她的白马王子用来评论她是那三个字,不知道她的骄傲她的自豪,她的笑靥如花是不是还能继续的灿烂下去。

我们上车之后,没有人说话,彼此用眼神交流。磨合了这么长时间,眼神交流并不是什么难事儿,所以一路上我们都特别安静,而春梦哥见过我们身上不可思议的地方,也并不敢表示任何乱七八糟的想法,小月悄悄咬我耳朵,说春梦哥一路都在想一些很不着边际的事情,好像有防备,而这段时间只有林姗姗一个人在不停的说着话,那种谄媚,那种讨好。

我静静看着她的侧脸,渐渐的她和我记忆里的那个喜欢把眼睛笑成月牙儿的姑娘重叠,然后又渐渐的变成两个人,心里那种味道,说不出来是什么。伤心吗?没有,惋惜吗?也许有一点,可能更多的是一种感叹,从她昨天出现就有这种感觉了。

毕竟她也是我初恋嘛。

“哥,好多事情的变化是不可预料的。”小月在我的手心写下这些话。

我轻轻点了点头,收回乱七八糟的想法,这个世界不是说谁牛逼谁就能把一切都抓在手里,至少人心是没有人能掌握的。能毁灭世界如何?能创造世界又如何?游戏罢了。

我半依在靠垫上,看着车窗呆。

“怎么了?晕车啊?”老狗的询问。

“有心事?”小李子的。

我摇摇头,冲他们一笑,有时候人傻一点确实挺好的,也许老狗那种三餐等天黑的人生哲学才是最完美的,他可以用其余的所有时间专注于一件事,我不信小月这十几年来没被老狗那种韧性和无微不至的关怀打动,可能早在心里就默认是他女朋友了。

小月不敢直视我,而且耳根子红。

看,被我猜对了,说实话,也就是老狗这种一根筋的才能和小月在一块,一般人谁没有点歪心思?

话说,我也从没来真正审视过自己,可能是不敢。我撩开袖子,看着上面两个三角形的白印儿,难道我真跟他们说的一样,除了靠别人的施舍就没有别的办法保护自己了么?我果然只是个没出息的哥哥么?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春梦哥突然怪叫一声。

“快看我们后面!”春梦哥的声音把我们的胡思乱想和半梦半醒都打扰了。

我们回头去看车后,被这部车压过的路面就好像是被烧红的烙铁烫过的泡沫板,被压出了两条很诡异的轮胎痕迹。

春梦哥赶紧停车,下车仔细检查,现除了路面被毁坏和车陷进去之外,其他一点事儿都没生。

老狗小李子也是面面相觑。

我们都下车了,幸好这是过年的郊区,不然真的不好解决,这时候老狗突然往我这一挡,小李子紧随其后。

这时候小李子冲春梦哥说道:“可能是柏油还没干,你上去动车子,我们帮你推车,姑娘们都上去吧。”

等他们都上车之后,老狗一指我脚下:“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这才现我半条腿都陷在硬邦邦的马路里,我试着抬起一条腿,现好像根本没有阻碍,然后紧接着又陷在另外一块原本平整的地里。

小李子日了一声:“我去稳住他们,你赶紧打电话给王老二。”估计小李子是要去催眠春梦哥和林姗姗。

我拨通王老二的电话,把事情原本告诉他,他那边沉吟了可半天。

“你是不是问天地借力了?你***现在就是个人形泰山,赶紧还了,得亏有灵性,不然那车直接被你给压爆了,又他妈两条人命,你……”说着王老二那边可能是没电了或者信号不好,嘟的一声挂了,再打就无法接通了。

我支吾了一声:“不是人猿泰山么?”

老狗一拍脑袋:“你都这会儿了还找人茬?”

老狗并没骂我,只是挺镇定的说:“你刚才怎么借的力?”

“我在想,我是个没出息的哥哥。”我当时真这么想的。

“那你***现在赶紧想你是个很牛逼的哥哥。”老狗愤怒。

我想了,不管用。

我这急的都快哭了,我这么下去那绝对成了市政工程杀手,我有罪啊。

我现在沾哪哪一个窟窿:“哎哟,哥哥弟弟们,别玩我了,弟兄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么玩下去我还活不活了?”我只能对天祷告了。

随后的事情让我瞪大了眼睛,原本有好几百米的深长的痕迹自己慢慢修补过来,就好像整体浇灌铸铁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到我这的时候,我被吧嗒一声弹出地面,然后一切恢复正常。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擦了把汗问老狗:“刚才啥情况?”

老狗摇摇头,也是一脸迷茫,刚才的事情又一次违反了物理学,而且违反的非常严重。

我们再一次的坐上车,小李子看着我一脸无奈,毕方早睡着了,从头到尾她都不知道,小月捂着嘴笑。

这时候林姗姗问:“你们俩上厕所怎么这么长时间啊?等会来不及了。”

春梦哥也点点头,然后好像什么事都没生过一样开车就走,我好奇的看着小李子,小李子在我耳边悄悄说:“催眠这俩人,我还是挺轻松的,别问,师门秘密。”

小月抓过我的手,在我手上写着:“有出息没出息,我说的算。”

这次惊悚的事情总算是有惊无悚的过去了,得亏我那些个传说中的哥哥弟弟就是想跟我开个玩笑,不然我真***万劫不复了,这事儿以后千万不能干了,刚才那一下子,别说是保护妹妹了,就是***当地球人我估计都没多大问题。这个传说中的天地之力啊,放个屁都够我喘几年了,我他妈再也不乱想了。

看来除非遇到什么重大险情,我再也不敢碰这些个弟兄了,刚才不知道是哪个,随便来个加持,我就已经肝胆俱裂了,看来人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难怪他要当记者了。

一路没什么人,我们很快到达了机场,飞机票几乎就是现到现买,又不是返乡高峰,两个小时多点飞机就降落了。

值得一提的,我们飞跃了温带和热带,期间毕方居然一次没醒过,一下飞机她就跟冬眠过去了一样,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伸个懒腰,喊饿,这功力绝对值得学习,这生物钟调的,比一般的准点报时准到哪去了。

春梦哥先带我们去提前订好的酒店,说休息一天,适应一下热带气候。我们的衣服在飞机上就换了,反正里面就是穿着单衣。

当然除了毕方,反正她也不怕热。

在去酒店的路上,毕方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因为在三亚这个地方,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穿羽绒服的少女了,毕方毫不在意的跟注视她的路人挥手,弄到最后连春梦哥都悄悄问我毕方的脑子有没有问题。

“据说春节三亚这边的房价都特高吧?”我前几天在报纸上见的,说这边的房价都迪拜了,这纯粹是扯淡,拿着越南的工资***住着阿联酋的酒店,找死么不是。

春梦哥一抹鼻子:“没事,我老爹是这一个旅馆的大股东。”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就没啥了,说实话,便宜能占,大便宜可别占,这可不比老王八那西餐,人家那是手艺。这可是硬通货。

到了我们住的地方,大东海银泰酒店,来来往往的人熙熙攘攘。

老狗问我:“这是几星的?”

我:“他说是旅馆”我指着正在那跟酒店经理聊天的春梦哥。

“那我们就当旅馆住好了。”小月这时候一袭草帽吊带长裙出现在我们背后。

她身后还有一个穿羽绒服的少女。

毕方……

杂牌救世主 第十七章 渡假的中青年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