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第十六章 我靠,恩人呐。

.小李子中奖了,确切的说小李子和毕方都中奖了,他们去游乐场的情侣票中奖了,双人海南往返飞机票,毕方特意买了报纸,期期都拿着两张票等着兑奖。今天现自己中了大奖,激动得满面红光,好像晚来得子一样。

小李子拿着两张票对我们说:“怎么着?一起去?就俩人去挺没劲。”

毕方在旁边连连附和,说从电视上看海南多漂亮多漂亮,从来没看过真的,这次一定要玩个够本儿。

老狗耷拉着脸,一脸不高兴:“一起去?你把票让给我啊?就你们俩的份儿,你这不是挤兑人么?”老狗其实非常想去,我估计他现在正在想怎么把票骗来,然后带我妹妹去。这不要脸的。

小李子也就是这么一说,毕竟票就两张,再说下去真成挤兑人了,也就不搭老狗的茬了。

我从沙扶手上站起身:“要不这样吧,老狗你还欠我们好几个月的工资跟年终分红呢,要不就用这钱,咱几个一块去玩?”我刚才很仔细的算了算账,估计问老狗要钱也是个讨薪未果,还不如衬了他的意,又旅游了。反正上次那个跟白送一样的三十万还没怎么花呢,我可是个浪漫主义者。

小月冲我诡异的眨着眼睛笑,老狗低头算账。

“不对啊,去趟那一个人好歹也要个五六千块钱,就算五千快吧,你们加起来也就两千出头,我不得倒贴?”老狗板着手指头算了半天,然后算出了一个还算正常的帐。

毕方一见他这扣扣嗖嗖的德行就受不了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有你这么小气的没?就你还追月姐,你死了心吧。月姐又聪明又漂亮,不知道多少小开排队等着呢,不是她那没出息的哥哥,她早成少奶奶了。”

我一蒙:“你扯我干啥。”

老狗最怕别人拿小月对付他,牙一咬,脚一跺:“去,我请了!”

这句话一出口,小李子就冲我挤眉弄眼,意思是‘多亏你这没出息的哥哥,不然老狗得劝我把票给折了现。’

我怎么就没出息了?

小月红着脸拧着毕方的耳朵跟她打打闹闹的就往房间跑,估计小月是被毕方给说得不好意思了,不然不会跟毕方这种智商不够十六岁的闹起来。

小李子搭腔:“老狗,你看,小月多高兴。”小李子歪曲事实的本领十分高。

“嘿嘿,嘿嘿,是啊,是啊。”老狗痴痴呆呆的看着蹦蹦跳跳的小月,平时看到都是冷美人,今天看到一个热乎乎的,老狗的狗眼顿时就是一亮。

小李子这时候又凑到我们面前:“想想,阳光,沙滩,海浪,比基尼,防晒油!”

老狗的眼神朦胧了,一脸兴奋的说:“明天就走,明天就去。”果然在小李子强烈画面感的词语组合之下,老狗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我拿起小李子放在桌上的两张游乐园的门票:“什么时候能兑?”

“明天我就去,后天估计能走了。”

睡觉前老狗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弄得小李子不停拿脚磕床板。

老狗道歉:“骚睿骚睿,我心神不宁啊。”

我躺在床上跟王老二和老王八信息,告诉老王八到哪能招到人,并推荐他招写女大学工读生,工资又不高,又招客人,还能提高餐厅声誉,跟王老二就是纯无聊,扯皮,不过在告诉他俩我们几个准备去海南旅行的时候,老王八让我带好拉肚子的药,王老二则让我早滚早好,最好呆那别回来,电话还不让我停机。

这就是做人的差距,怪不得王老二那个老屁股一辈子都光棍,就这德行,我要是个女的我拿鼻孔看他一眼,就算是我上辈子欠他的。

第二天一早,小李子一个人带着身份证去兑奖,我们几个准备细软,一早上毕方都干劲十足,好像上满条的机器蛤蟆,跑上跑下的拿东西取东西。

小月则清爽多了,就装了一个空姐那种的小箱子,然后开始帮毕方精简物品,我和老狗更方便,一个人一条换洗牛仔裤,几件体恤,塑料袋一兜。就跟去哪个澡堂子洗澡一样,男人果然干点啥都比女人方便,就拿上厕所为例……

等细软准备的差不多了,小月就拿出一张清单,说上面哪些是要在我们这买的哪些是能在那边买的,她昨天晚上连夜查的两边物价差,所以下午我们必须要全市最便宜的几个店把这些东西买全,所以小月吩咐,吃完中饭全体出动。

毕方辛苦熬完午饭时间,然后急不可耐的拿着单子带领我们开始走街串巷,这本来就是她的长项,毕竟大家都是苦出身,地摊货,杂牌货,六十快的路易威登那是最平常不过的常用配置了。

“老板这个防晒霜多少?”毕方拿着一小瓶玉兰油防晒隔离霜。

老板娘是个风韵犹存的中年怨妇,抬头看了一眼青春可人的比方:“一百五。”

毕方眼睛一眯:“九十五怎么样。”那眼神就像偷鸡的小狐狸。

“九十五你拿这瓶,美白防晒的。”老板娘拿了另外一瓶递给毕方。

这时候小月走出去一手拿一瓶:“老板,我们这两瓶都要,这瓶你成本是九十,这瓶你成本是三十五,这样吧,一共加起来一百五十块钱,不行算了。”

我和老狗惊诧,这化妆品太恶毒了,早知道我们卖化妆品了,也不至于开个净亏本儿的酒吧棋牌室。

老板也是一脸错愕,做生意最怕让人知道成本,这很没面子的,最后还是以一百五十块的价格成交给小月了,毕竟小月也给她赚钱的空间了嘛。

走出那家店,毕方不情不愿:“月姐,你都知道了她的猫腻,你还给那么多钱干啥?”

小月捂嘴一笑:“人家是做生意嘛,这两瓶专卖店一个卖一百三一个卖六十五,不讲价,我们见好就收好了。”

我和老狗再次惊诧,平时不怎么买化妆品的小月居然把这些玩意的价格吃得这么透,果然世界上只有漂亮和不漂亮的女人,绝对不存在不爱漂亮的女人。

这时候我们四个路过一个五星级宾馆的外面,毕方抬头看,每次她路过这都得看。

“这里住一晚上得花多少钱啊?”毕方的问题其实有时候很人深醒的,这丫头其实只是很单纯的对漂亮的东西有好奇心,如果真爱慕虚荣,谁会跟那个蔫了吧唧的小李子啊。

不过这个问题问我们算是白问,我们哪住过这啊,我住的最高档的宾馆还是前几年陪小李子和老狗回他们师父老家去取遗物的时候,他们镇子上的军区招待所,据说是个两星的吧,反正打瓶开水都得自己去水房的那种。

突然,有个声音在叫老狗,还是个娇媚的娃娃音,我听着觉得有点做作可是又是那么的**。

“王德海,王德海,这儿呢,这儿呢。”我们这下看清楚了,一个远看很俏丽的妞在宾馆门口冲我们这招手,声音就从她那传来的。

小月看着老狗,脸瞬间黑下。我和毕方都好奇的在那个俏丽的小妞身上和老狗身上来回转悠。

其实老狗是非常帅的,这点根本不用我说,从初中开始,书桌里那一堆一堆的情书和巧克力就能代表一切了,不过老狗从那时候就已经死追小月了,作孽啊,老狗初三,小月才初一。不过当时老狗和小李子的外号是绝代双骄,老狗那时候长得有点像郭品加吴尊,小李子像布拉德皮特,唯独我,外号是眼镜蛤蟆男。

当然,这些只是在他们不猥琐的时候,可现在,他们无时无刻不猥琐。

随后,远远的就听见高跟鞋踩地的哒哒声,由远至近,等那个小娘子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还带过一缕有点呛人的香风。

“王德海!你不认识我啦?”那个小妞摇着小蛮腰,一连委屈的样子。小月的脸依然挺黑,毕方更是牙痒痒。

老狗这时候能看出来特慌张,特别是旁边还有一个黑着脸的小月:“我……不是,你哪位?”

“我啊,姗姗啊,林姗姗。亏我当初暗恋你那么长时间。”林姗姗眼神勾魂夺魄,完全无视其他人的存在。

我也记起来了,这个林姗姗高中时候可是我们班的班花,清纯得像一朵盛开在雪域的格桑花,性格也活泼,又是班长。我当时一直暗恋她,可惜当时我是个眼镜蛤蟆男,成绩又不好,智商好像还有点问题,所以我的第一次美妙的暗恋就那么的无疾而终了,现在想来,不胜唏嘘啊。不过更值得唏嘘的是曾经那个眼眸清亮、心思单纯的格桑花,现在居然这么大的风尘味儿,是我的不幸?还是她的不幸?或者我跟她本身就没有关系。这又***是个深沉的哲学题。

不过我猜老狗铁定是猜不出来的,他打从情窦初开到现在尘埃落定,一门心思都在小月身上,加上他智商到现在都这么低,能想起来才奇怪呢。

老狗支吾一阵,见小月脸色恢复才长出一口气:“是你啊,好多年不见了,你还认识他不?”老狗指着我,通常见到不记得名字的同学都拿这一招对付过去,反正找个俩人都共同记得的人,后面就不至于冷场了。

老狗提到我,所以林姗姗歪着脑袋看我半天:“啊!你不是那个眼镜蛤蟆么?天呐,你现在挺帅了嘛。”果然,她不记得我名字,但是我的外号她深刻无比。

我用中指推了一下眼镜:“嗯,我叫杨云,记起来了吧,在你暗恋他的时候,我暗恋着你呢,对了,你在这干什么呢?”

说到我暗恋她的时候,她眉头皱了一下,但是被非常敏感的我和比我更敏感的小月给捕捉到了。

“我啊,在这等我男朋友呢,他是个华侨呢,他刚才去停车场取车了。”说到她的华侨男友时候,她骄傲的申请连弱智如毕方都看出来了。

“你们呢?你们现在干什么?”我总觉得她现在像个二奶,而不是别人女朋友,我的预感时准时不准,不知道这次准不准。

老狗摸了摸鼻子:“我开了间酒吧,这是我的名片,有空来玩。”老狗到哪都不忘记拉个潜在客户。

我耸耸肩,无所谓道:“我在他酒吧打工,当boy,有空来玩。”

当我说着我只是个打工仔,而且是个boy的时候,明显林姗姗离我远了一步,这一步太明显了,连老狗都皱眉毛了。

“我们先走了,再见。”老狗匆匆跟这个风尘林姗姗告别。

“恩,林姗姗,再见。”我告别是那朵格桑花。

林姗姗伸出条胳膊夹带着香奈儿的味道拦着了我们的路:“别急,我男朋友来了,我们一块吃个饭。”

毕方实在忍不住了:“不需要,你的饭我们可吃不起,我们可都是酒吧服务员。”

话音刚落,一部锃亮的奥迪q7停在我们面前,上面走下来一个衣冠楚楚,并且白白净净的男人。

林姗姗上前一个飞扑,钻到他怀里,声音甜腻腻的:“老公,今天我碰到了几个老同学,晚上咱们请他们吃顿好的吧。”

那个男人这时才注意到我们:“怎么说话呢!那我们去……你们,我考,恩人!”

然后那个男人把林姗姗往旁边一扔,冲着我们就上来了:“恩人呐,我可找你们好长时间了。”

我:“?”

老狗:“?”

毕方:“?”

小月:“春梦男。”

小月一声提醒,我们才想起来,前段时间去偷的那个被我们逼疯的指南针就是这个春梦男的,那晚上太黑,谁都没看清这家伙长啥德行,现在终于看见了,还不算差,就是人看上去有点傻。

这时候春梦哥也反应过来了,这是大街上,不能过多交流,回头:“姗姗啊,这是五十块钱,你打车回去早点休息,我过两天再去找你。这几个是我朋友,我要跟他们好好聊聊。”

说着不由分说推着我们上了他的车,车门一关就开走了。

林姗姗眼睛瞪的老大,嘴里嘟嘟囔囔:“明明是我同学,怎么成你朋友了。”

杂牌救世主 第十六章 我靠,恩人呐。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