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第十章 王将军啊。

.吃完年夜饭,老狗明显喝高了,他搂着小李子一直哭,边哭还边求小李子嫁给他,我在一旁笑而不语,小月在一旁笑而不语,小李子在一旁哭笑不得,毕方在一旁捧腹大笑,王老二早就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

幸好我滴酒不沾,要是万一我喝高了,蹦出点心底的秘密,我就只剩下两条路走了,一是自杀,二是灭口。不过估计灭口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我是死定了。

期间我还接到了老王八的拜年电话,他说要好好谢谢我们,过几天来这给我们拜年。不过我觉得他来着是想我们帮他干点什么,这老王八表面憨厚老实但是内在绝对是属于那种无利不早起的狠角色,这是我这几次接触对他字面上的理解。

我搀着王老二送他回家,这家伙年纪不小,饭量也不小,最少吃下去半只猪头还有其他的东西,真看不出来。

王老二家住在道教协会的职工宿舍,离这不是很远,走路也就二十来分钟,扶着他在凉风嗖嗖的路上慢慢走着,路上连个人毛都看不到一根,果然小城市没大城市那么有人气,过年谁都得老实的呆在家里。

这时候原本醉醺醺一身酒气的王老二跐溜一下站的直直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状态,身上的酒气也没了,紧紧盯着我,眼神肆无忌惮。

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男人用哪种眼神看我,我把还搀在他身上的手废话抽出来用一种看毛宁的眼神看着王老二

“你要干什么?”

王老二从我口袋里摸出那包白沙一屁股坐到旁边的台阶上:“小云啊。”

“别叫的这么恶心,有话直说。”这声小云把我骨头都弄脆了,脆的啪啪响。

“你知道这么多年为什么你们几个一直都在一块么?”王老二点燃一支白沙,深吸一口,表情**。

我眼睛一瞟,头一歪:“开始我不知道,现在你一说,我用屁股想都知道你干的好事。”

王老二用哪种小人得志的表情笑着看我:“你们几个里最聪明的就是你了,以后他们也要交给你了。”

我不太清楚王老二的意思,这次是真不明白:“我不是最聪明的,小月才是。你这话听起来可有点怪。”

王老二把烟头一扔,咀嚼了半天他自己说的话:“别说你听着怪,我他妈说着也怪。我过几天就要带着钥匙去找悬圃了,放心吧!现在还没谁能伤的了我,谁想祸害老子,老子咒得他起不来床。”

他这话我绝对相信,他怎么说都算个先知级的了,扎个草人儿,下个降头那是随随便便的,不过他说以后老狗那帮子人托我照顾是个啥意思?

王老二眼睛一瞪:“别他妈给老子瞎想,扎个球草人,我还需要扎草人啊?别看我,你以为读心术就你妹会啊?老子几十年前就会了。不过小月那丫头太厉害,她要不是你妹,我第一个封的就是她,不过有你在她出不了乱子。不说这个了,再说你得揍我了,我这次去,少说得三四年,你得帮我把德海他们给看住了,别让他们给老子惹乱子。”

王老二一口气说完,中间还没个停顿,我又是听得云里雾里,什么什么封小月,什么什么栓老狗。什么乱七八糟的。

既然听不懂就得问:“你给我说明白点。”

王老二扣了扣耳屎又耐心的开始给我讲解:“你还不明白?你妹妹是佛母孔雀,只是他跟你从一个娘胎里出来,沾了你的味儿,就凶不起来了,真不知道你爹妈上辈子做了什么样的好事儿积了多少德,拯救世界也差不多就这样了。”

“这还管我爹妈事儿呢?”我惊诧,我可是个无神论者,什么上辈子我个人感觉纯属虚构。

王老二眼睛一瞪:“你他妈有没有常识?得亏你没二大爷,不然看我怎么说你,我跟你说过你丫是嘲风吧?龙之九子,你以为这龙是他妈哪吒脑海里的那种?这的龙是天地混沌,用现在的话说那就是整个儿大自然,其他八个是一种自然现象,比如睚眦是海啸,比如霸下是地震,唯独你是他妈个活物,你是这八种玩意的协调物,本身没多大能耐,可谁都架不住你那八个弟兄,所以说你他妈是个祥瑞中的祥瑞,具体我的也不清楚了,书上这么写的,至于小月。”

王老二说到这,抬起头,四周看看,然后继续说道:“你妹妹在听咱说话呢!你现在知道你为什么水火不侵刀枪不入了不?因为世上万物都包含在你那八卦属相的弟兄们身上,你觉得还有什么能伤着你?原子弹我不知道,我劝你也别试。至于你妹妹,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说德海是绝世凶物,那佛母孔雀就是凶物的老祖宗,佛教的书看过没?连如来都给吞了,连续两个这样的经典妖怪转世到一家,这概率跟你从出生开始买彩票一直买到死期期都中的概率没多大差别。不过小月跟你这***祥瑞在一块时间长了,早没凶性了,你看她现在,多好的姑娘,我***年轻四十岁我也追了。”

我眼睛一瞪:“别他妈没话找话,就你还追小月,你别想了,说完了吧,我送你回去。我明个一早还得进货呢。”这货都三四天没进了,都让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儿给耽误了。

王老二缩了缩脖子:“还没呢,话说天下间没档案的妖怪就是你和麒麟了,你是协调天地他是协调万物,按理来说都不会转世,可现在你他妈就站我面前,你让我情何以堪?”

我再也懒得听他废话,什么转世不转世,我现在只他妈有这二十来岁,七岁以前还记不得。他现在诽谤小月,等会我回去告诉她,让小月来收拾这家伙。

我准备叫起王老二一起走,王老二还是坐那不动,一脸贱样:“小子,你还得帮我个忙,知道我为啥跟你说这么多废……啊不,天机不?你没现这边气氛不大对啊?”

我仔细看了看,是觉得不大对劲,现在才几点啊,就算过年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路上没车没鞭炮声连春晚上东北小品的鼓噪声也没有,安静的好像在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我百思不得其解,询问现场观众:“这是个什么情况?”

王老二摸出块糖塞嘴里:“我一进你们那门就被个家伙盯上了,也不知道他想干啥,这不,找你保护我呢。”

当我明白我再一次被他玩儿了以后,我又一次出离了愤怒:“你他妈刚说完你谁也不惧,现在在这给我没事儿找事儿?”

王老二倒是很冷静:“明天一早我就得上火车不是,年纪大了,容易晕车出门之前啊不能浪费体力啊。这一代我做了手脚了,谁看到这边都不想进,楼里那些也早睡觉了。”

接着他站起身,冲着空荡荡的马路另外一头儿大声喊着:“哪个小畜生,想暗算你爷爷我,赶紧出来,不然我回家睡觉了。”

我心想你他妈这么叫能叫出来才有鬼了,你回家睡觉,人可求之不得呢,人家这下可以在梦里就弄死你了,要是我才不出来呢。

可天老他妈不随人愿,偏偏在马路尽头隐隐绰绰走过来一个人,我眼睛不太好,只能看到这个人岣嵝着腰,个儿不高,瘦瘦小小的。

王老二这时候侧过头跟我说:“这他妈是个半妖。”

我问什么是半妖,他告诉我半妖就是妖怪强行跟人类合体,然后用人类的身体重铸自己的身体,非常残忍,这人还是活的,能看能听不能说,手脚不听自己使唤,还大小便失禁。

我心想这半妖可他妈够脏啊。

远处那个矮小的不是人类的半身不遂的人类离我们越来越近,不知道是因为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我大概的闻到了股屎尿臭味儿。

等他走到离我们差不多还有五十米的时候,我才看到他的全貌,这也太***恶心了,要不是我经常陪老狗他们看外国恐怖片,我早把澳门回归时候吃的饭给吐出来了。

身上没皮肤,头显得老大老大,脸上带了个白色的面具,偏偏两个最少b罩杯的眼球凸在外面,猛一看就好像受过核辐射的奥特曼,边走尿还边往下滴。我真的差点吐了。

我冲王老二大声吼:“我靠,这么恶心的东西,你他妈让我怎么办?”

王老二脸色也不好看,一手捂着鼻子:“我他妈怎么知道会是个这种玩意?”

那个猥琐版奥特曼嘴里流着哈喇子,b罩杯的眼睛直勾勾盯着王老二,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我看它这样,想起王老二的斑斑劣迹:“你是不是拿他什么东西了?人家明显冲着你来的。”

王老二表情一滞,然后面目狰狞:“放屁,你看这玩意全身上下有啥玩意儿能让我拿?”

我看了看,他说的也是,要我是王老二就算那玩意身上挂着个万年何乌我也绝对不碰一下,居然能臭成这样,我很难理解啊。

我尝试着和那个越走越近的怪物交流,结果以失败告终,不论我怎么侮辱,嘲笑,讽刺,询问,它始终鸟都不鸟我一下,依然用它那满满的b罩杯看着王老二。

王老二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一块正方形的东西塞给我:“拿着。”

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上次被我们玩爆了的那个指南针,还加了个底座,这下好看多了,比那个光秃秃的指南气派。

不过当我拿过那个指南针的时候,那个悲剧的奥特曼已经把目标从王老二身上转移到我身上了,而且嘴里还出怪叫。

王老二这个没羞没臊的老屁股居然在旁边乐的屁颠屁颠的:“果然是盯上钥匙了,看来有人不想让我去打开悬圃啊,上!上!弄死它。”

悲剧奥特曼开始四肢并用的往我身上扑来,这下要是被它给碰到了,那绝对一世都翻不了身了,我眼明手快,一个错身加一个侧踢。这招可是跟甄子丹学的,我还想学咏春来着,可老狗说我根骨不行,不适合学武术。

果然,踢到它的同时我也因为重心不稳摔倒在地,而那个怪物在空中被我踢到头,很潇洒的一个鹞子翻身,一头撞到旁边的电线杆上。

它毫无知觉的站起身,继续向我出第二轮冲锋,眼看我就要被它那恶臭无比的身体碰到了,我果断的一个翻滚,起身。一脚踩在它硕大的脑壳上,它奋力挣扎,无果。

我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被我抓住或者踩住的东西,无论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挣脱,这也就是为什么老狗从来不愿意和我练手的原因,只要被我抓住,他就是个悲剧,而且他的击打对我完全无用。

王老二这时候凑上来,蹲下身子仔细观察着被我踩住的奥特曼:“天地水火雷山泽,小乖乖,你被山踩着就别挣扎了,告诉老子谁他妈叫你来的?”

我踩着这玩意就好像踩着大便一样,软趴趴粘糊糊,可怜那双去年买的匡威啊,正宗专卖店买的,四百多块呢,不是过年我还真舍不得穿。

不过我也好奇王老二说的什么叫被山踩着:“啥叫被山踩着?”

王老二头也没抬:“你能考上大学还是我给你找的关系呢,不然你以为你能上的了大学?顶多是个技校,刚才跟你说过你能借用天地之力,是不是不管别人对你用多大的力气你都感觉不到?是不是你抓到的任何东西都跑不掉?”

我点头。

他卖弄的很成功:“大地分担了给你的力,山川镇压了你所抓之物。明白了没?这都不是你牛逼,是大自然牛逼。”

我靠,你说清楚就行了,至于顺带还打击我一下么。

到最后王老二也没能盘问出点什么。他问你是谁,它答“嗷嗷嗷”语言不通压根就没法交流嘛。王老二无奈之下打了陈胖子的电话,片刻之后陈胖子带着一队穿着睡衣或者围着围裙身上还有面粉的人就赶来了,捂着鼻子连锁带拷加上王老二给下的符,把这个悲剧奥特曼给逮走了。

“小陈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有事情就找他,价钱给的跟我差不多就行了。”王老二指着我对陈胖子说。

陈胖子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我仔细端详了一下陈胖子:“老陈,咱们现在好歹也算半个同事了,你老实告诉我,咱有没有龙组?”

陈胖子眼睛一瞪表情无奈:“说了,没有。我儿子也老问我。”

“我靠,没有就没有,你占我便宜?你到底是啥职务?”

“我就是一个情报部门的地区长官,还兼着打小怪兽。”陈胖子的态度很明显在敷衍我。

王老二拍了拍陈胖子的肩膀:“告诉他吧,不然他能见你一次问你一次,他强迫症他。”

你才强迫症呢,你全家都强迫症。

陈胖子听到王老二的话,冲他一敬礼:“报告长,我是华中地区特别事务管理处处长。中校军衔。”

王老二一听他这么说,连忙大声嚷嚷:“小兔崽子,你他妈连我也卖啊你?长进啊。”

我似笑非笑看着王老二,有八卦,绝对有八卦:“那你呢?”

王老二挺尴尬,陈胖子继续卖他:“他是中央特别事务处理调查科科长,少将军衔。”

“哎哟,我得看看将军爷要咋和老狗他们解释。”我真是没想到,王老二居然还是个将军,这简直就是个悲剧。

“不说行么?我就一挂名的”

“给我个理由。”

“我……我靠,你爱说说去,老子大半辈子了,你个小王八蛋还威胁老子。”王老二急了。

“我不威胁你,军装借我穿几天。”

“门儿都没有,滚一边去。”

“真的?”

“衔儿不能给你。”

“成交。”

杂牌救世主 第十章 王将军啊。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2795574.html